「怎麼回事?」

虎鯊大驚,光芒一轉,化身成人影,臉色難看萬分,「這股氣息,這種力量……!」

嘿嘿……!

陰測測的笑聲驟然響起。憑空讓結界內的空氣下降二十度,讓被鎮壓在地上的楚天王等人無不頭皮發麻,心神驚悸。

「等這一天。我也等了千年!」

血龍蛋下方,冒出一股黑霧。陰邪之意,比剛才血龍蛋吞噬的強大百倍不止,黑霧一轉,化成一黑衣年輕人,邪異萬分。看上一眼,就好似看到了無邊地獄,萬鬼猙獰,魔頭嘶吼。血海漂骨,邪魅之極。

「你、你是誰?」

虎鯊神色大變,特別感受到黑衣人身上的氣息,殺意滔天。

「我是誰?你不是最清楚嗎?」黑衣人邪異一笑,他落到祭壇上,圍繞血龍蛋走了一圈,摸著血紅色的蛋殼,他兩眼血紅如燈,痴迷道,「多麼完美的紋路。多麼完美的生命,血龍本就是變異之龍,又經過千年血煞之氣、至陰鬼氣等至陰至邪之氣的孕育。再次蛻變,達到了更加完美的程度!」

他趴在蛋殼上狠狠的嗅了一口氣,露出陶醉之色,「你聞聞,多麼誘人的味道啊,讓我饞了一千年,整整一千年啊,終於等到瓜熟蒂落,嘎嘎嘎……!」

「你到底是誰?」

虎鯊化作十丈高。暴怒萬分。

「你不是猜到了嗎?」

黑衣人轉身笑道。

「你、你……怎麼可能?」虎鯊倒退兩步,踩的虛空顫抖。

「嘿嘿。不是不可能,而是你太笨!」黑衣人不屑道。「想我萬鬼邪皇,堂堂皇者,鎮壓八荒,傲視九天,在鬼域之內,也是堂堂一方強者,可奈何……嘿,也算我大難不死,留下一點烙印,隱藏在這件皇兵通幽聚煞祭壇之內。再次醒來,卻發現被你一個小小的魚妖得到,嘿,讓我想不到的是,你竟然屠了一個島嶼的生靈,不下數億之數,準備用來孕育你機緣巧合得到的半死不活的血龍蛋。更讓我意外的是,你竟然激發了祭壇的一絲威能,溝通了鬼域,吸引來無盡的至陰至邪的鬼氣……哈,你這頭虎鯊還真倒霉,被斬了肉身,傷了元神,又被封印,可你不認命,準備融合血龍蛋,嘖嘖嘖,你想不到吧,溝通了鬼域,打開了鬼門,卻是讓我不停的壯大……真是不做死就不會死。」

萬鬼邪皇滿臉的嘲弄。

虎鯊手腳冰涼,當然,他現在沒有真實的手腳,卻心中冰寒,「原來,我一直沒有煉化通幽聚煞祭壇,是你在搞鬼!嘿,邪皇又怎樣,你也只是一個死鬼,看老子今天不吞了你!」

說著,他神威綻放,無法無天,無量無大,雙手一搓,凝聚一道血光朝著萬鬼邪皇打了個過去。

「找死!」

萬鬼邪皇一怒,風雲色變,結界龜裂,大口一張,竟然將虎鯊打出的血光給吞了下去,「我現在雖只恢復了一點點,但對付你這個境界只有神王初境的小爬蟲,還不是手到擒來,輕而易舉!」

「是嗎?你個鬼東西,看老祖我不吞了你!」虎鯊伸手一抓,大地龜裂,從下方騰空而出一桿大戟,朝著萬鬼邪皇就打了過去,「我不是沒有手段!」

「該死,我竟然忘了你的王兵!」

萬鬼邪皇大驚,他手一指,祭壇幽光閃爍,堪堪抵擋住大戟的攻擊。

瞬間,兩位絕世強者大戰一起,而楚天王等人全部被震暈過去,跌落結界邊角處,奇怪的是,他們竟然沒有一個被無盡的神威震死。

一妖一鬼大戰,妖氣狂暴,鬼氣邪惡,然而血龍蛋卻安然無恙,靜靜的散發著血光。

打的天崩地裂,結界即將崩潰。

忽然,一妖一鬼撲向了結界一角。

「帝乾,給我去死吧!」

虎鯊氣息暴漲十倍,手中的大戟瞬間將結界崩潰,外面卻不是真實的天地,而是灰濛濛一片空間。

「想算計我,嘿,卑微而卑賤的人類,你還太嫩了!」

萬鬼邪皇手一握,一柄鬼氣深深的利劍出現了手中,朝著虎鯊攻擊的方向爆發出了無盡的威能。

「竟然被你們發現了!」

天機老人站起身,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他大手一揮,楚天王等人消失不見,他身形一晃,神威無盡,氣勢通天,在他背後,顯現一方世界,那是一座金色的巨城,只是十分虛幻。

「發現了又如何?一個只剩下殘靈的妖物,一個只剩下一點烙印的小鬼!」

天機老人手指一點,身前的天機八卦盤發出蒙蒙光輝,瞬間化作萬丈大小,融入虛空中,消失不見。在下一個瞬間,光芒乍現,將天機老人籠罩裡面,將萬鬼邪皇和虎鯊的狂暴一擊抵擋住,只是光芒龜裂,破碎開來。

「帝乾,你現在也只不過是一具分身罷了,嘿嘿,想必你本體還沒有恢復過來吧。」虎鯊恨意滔天,「我就知道你這個混蛋會出現,一直防備著你呢!」

「虎鯊,你和一頭老鬼聯手,就不怕事後他將你吞了?即使不吞了你,那血龍蛋怎麼分配?」

天機老人淡淡笑道。

「那就不是你操心的了,對於我們而言,你才是真正的大敵!」萬鬼邪皇冷笑,「你若不出現,我們會分個生死,你既然出現,等將你解決后,我們依然會分個生死,至於血龍蛋,當然是勝者得到了。」

「帝乾,你千不該,萬不該,利用虎鯊耗費千年之功蘊養血龍,等待摘取果實,卻將我算計進去!」萬鬼邪皇厲吼,「鬼門開,萬鬼行街……!」

嗡嗡嗡!

通幽聚煞祭壇上空,出現一個黑色的門,『吱呀呀』黑門打開,裡面黑暗一片,可看上一眼,靈魂就要被吸走。

當黑門完全打開時,從裡面飛出一頭頭小鬼,呼吸之間,就要上千頭飛了出來,他們每一個的氣息,都不下於已經死亡的宋忠,甚至有些比楚天王的氣息還要強大。

「給我殺!」

萬鬼邪皇手一指,眾鬼撲向了天機老人。

「帝乾,嘗嘗我耗費千年為你準備的禮物,等滅了你這具分身,再找你本體算賬!」虎鯊一拍大地,裂開一道深淵,從裡面爬出一頭百丈高的血色巨人,「這是我煉製的萬毒血人,實力雖不強,可也達到了神侯巔峰之境,去,給我撕了他!」

「唉……!」

天機老人嘆息一聲,「虎鯊,千年之前,你率領魚妖屠殺重華島的生靈,等我感應到時已經晚了……這是我出生之地,豈能讓你放肆,我就趕來,滅了你這一支,可惜被你反噬之下,本體遭到重創,卻只能將你封印起來!不過我也查到了,你之所以屠殺重華島的生靈,不過是為了孕育血龍罷了,我趁機將計就計,等待血龍孕育成龍!」

「那畢竟是一頭變異血龍,一旦孕育而出,有成為至尊的潛能,是煉製成分身,或者培養,都是大機遇,大機緣,我豈能不謀劃一二。」

天機老人無奈的搖頭,「只是沒想到,還有一頭老鬼,皇境的老鬼,實力超過了我的算計,讓我謀劃成空,不過和你們同歸於盡,我還是能夠辦到的,至於血龍……!」

說到這裡,他露出極其詭異之色,似笑非笑,似悲非悲,又似在感嘆命運之神奇。

「天機盤,千星轉,萬靈變,推古測今算未來,一旦逆轉古時今,天地俱滅乾坤亂!」

話音落下,他身形消散,融入虛空中。

轟隆隆!

陡然間,這片昏蒙虛空變成了煉獄之地,毀滅之氣橫掃乾坤。

啊啊啊……!

冤鬼慘叫,血人覆滅。

整個被大陣覆蓋的空間,變成了絕地,虎鯊哀嚎一聲,魂飛魄散,萬鬼邪皇慘呼一聲,手指一點,一頭頭小鬼爆開,抵擋住天機老人以自身祭陣之力形成的絕殺之術,他則朝著祭壇撲了過去。(未完待續)

ps:第二章奉上,想看第三更嗎!

那就來點票票吧,成績太凄慘了! ?咔嚓……!

結界龜裂的聲音,清晰的傳了出去,山巔之上的西門明月猛地站了起來,冷艷的面容上蒙上了擔憂,還有期盼。

龜裂的聲音越來越響,結界之上爬滿了蛛絲網一般的裂痕。

「結界裡面到底有什麼?發生了什麼?」

楚雲飛眉頭大皺,低喃而語。

「恐怕只有明月知道,只是她現在……!」

回頭望了一眼,南宮無殤嘆息。

「等著看吧,裡面究竟有什麼,馬上就知道了!」

劍無雙的聲音剛落下,結界即將破碎的瞬間,陡然從眾人眼前消失,無影無蹤,沒有一點蹤跡。

「怎麼回事?」洛水難以置通道,「這種能力,恐怕……!」

山峰之上,西門明月一顫。

圍觀的眾強者全都疑惑不解,卻誰也沒有動彈。

這個地方太詭異了。

砰……!

忽然,高空一暗,跌落下來十幾人,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發出了呻吟之聲。

「那是、天王老祖?」

楚雲飛眼尖,立即發現了楚天王,飛奔而去,同時後背長劍彈跳手中,滿臉的煞氣,警惕的掃視一眼周圍。

「宗主?」

劍無雙和柳一劍看到了天劍老人,也同時跑了過去。

西門明月也第一時間飛奔山下,來到了西門豹身前,她仔細查看,卻沒有看到丁峰,一顆芳心頓時沉了下去。

片刻功夫,楚天王等人全部醒了過來,可一個個全都面面相覷,疑惑不解。又萬分恐懼。

他們只記得被虎鯊鎮壓,後來和萬邪鬼皇大戰,抵擋不住毀滅狂潮就暈了過去。可看到跟隨他們的強者死的死。殘的殘,卻什麼也沒得到。不由得心中悲戚。

楚天王等人不知自己為何沒死,可卻都膽寒無比。

「走……!」

蠻祖、妖祖等強者眼珠轉了轉,騰空而起,轉眼消失無蹤。

「可惜了!」

楚天王嘆息一聲,帶著楚雲飛也御空而去,天劍老人等強者則緊緊的跟著,轉眼間消失大半。

「小丫頭,還是你命大。撿了一條命,跟我回去吧,這裡太……!」

西門豹十分后怕,進去的強者,神士以下,除了西門明月之外,全部死亡,當然還有一個不知死活的丁峰,哪怕神士強者,也死了大半。

這一次死亡的強者之多。比過去百年都要多。

「我在這裡等著。」

明月搖頭,十分堅定。

「可……!」

西門豹嘆息一聲,「那好。切記,沒有發現屍體,一切皆有可能。」

重新回到山峰上,明月再次坐了下來,

距離這裡數百里之遠,一處人跡罕至的山谷,天空一暗,從上面掉落下一座祭壇,在祭壇上有一個散發著血色光芒的巨蛋。在另一邊,一桿大戟從天而降。插在山谷的岩石上。

祭壇落下,砸出一個十米的深坑。可上面的血龍蛋連動都沒動彈一下。

過了一會兒,從祭壇中冒出一股黑霧,化成了萬邪鬼皇,只是身影極其暗淡。

「死了?都死了,哈哈,虎鯊死了,帝乾的分身也死了,想不到,我萬鬼邪皇還有重新開始的一天。」萬鬼邪皇有些癲狂,黑霧瀰漫,數百米內的一切都瞬間枯萎,化作飛灰,他落到血龍蛋旁邊,舔了舔嘴唇,「這邊的事情,帝乾本尊肯定知道,我還是快點融合血龍蛋誕生的新生靈魂,取而代之!」

身形一轉,化作一道黑霧,撲向了血龍蛋,黑霧剛剛鑽進去一半,天空中驟然響起一聲雷鳴,一道閃電破空而來,落在了血龍蛋上,正好擊中萬鬼邪皇化作的黑霧。

「啊……蒼天不公啊……!」

萬鬼邪皇慘叫一聲,被雷電之力轟的魂飛魄散。

天空中又降下一道光芒,化作一道虛幻的人影,落到了祭壇旁邊,看著血龍蛋,露出莫名之色,「天機莫測,氣運無常,萬物運轉最是難以把握,誰能想到,堂堂一代鬼皇,竟然被一道微不足道的閃電轟擊的魂飛魄散!」

這個人卻和天機老人完全一樣,神色溫和,盯著血蛋,不禁感嘆萬分,「丁峰、丁峰,你的身世平淡無奇,可卻……!」

血龍蛋內。

丁峰盤坐不動,一心二意的運轉功法,不知時間流逝,不知外界變化,完全沉浸在修鍊之中。

萬劫道體依然處在劇烈的蛻變之中,直到此時,丁峰才發現以前的想法多麼可笑,三十滴龍髓聖液就將體質轉化達到了九成九,可這最後一分,他吞下了百滴還沒有蛻變完成,另外還有吸收的無盡血龍精華。

不過二十七個竅穴早已經變成了祖竅!

砰砰砰!

一個個全新的竅穴勢如破竹的被打開,飛快的開闢成祖竅,又在下一個瞬間充盈滿了精純無比的真氣。

咿呀咿呀……!

正在修鍊中的丁峰,忽然聽到了奇怪的聲音,他睜開眼睛忽然發現眼前多了一個光團,被一層血色籠罩,在最中心是虛幻的龍影。

龍頭正對準他,龍口一張一合發出嬰兒一般的聲音。

「系統,他是什麼?」

丁峰在腦海中詢問。

「叮,宿主,他是血龍蛋孕育而出的靈智,處於被煉化的邊緣,隨時都有潰散的危險!」

「煉化的邊緣?」丁峰身軀一震,「有辦法解救嗎?還有,他是不是邪惡的?」

「叮,萬物孕育之初,純潔無暇,沒有善惡之分。宿主,想解救他,只要吸收了籠罩他周圍的血煞之氣即可。」

丁峰心神一跳,又問道:「我能不能將他收服?」

「叮,系統無所不能,宿主可以搜尋相應物品!」

「那好。系統,搜索能和眼前血龍靈智簽訂契約的東西!」

「叮,宿主搜尋物品超越現在境界。扣除一百能量點,搜索完畢。」

「嗯?到了天級修為。不是只能兌換現有境界及以下的物品嗎?」

「叮,無限隨機只能如此,無限搜索可達下一個境界的物品!」

「怪哉,既然這樣,無限隨機的限制豈不是沒有了用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