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回事?」的蛇人族美婦雅蘭,蛇行到鬼獵身旁問道。

鬼獵眼眸之中,混合著一種複雜的神色,彷彿自言自語地說道:「不,這怎麼可能?沒有渡過鬼皇大劫,卻擁有超越普通鬼皇的實力……那四頭陰鬼,我一定要得到……這種良材美質,放在許陽那廝的手裡,簡直是暴殄天物!」

「你在亂說什麼?」雅蘭沒有得到回應,有些氣憤,不過她也不敢得罪鬼獵,豐盈的身軀湊了上前,輕輕蹭著鬼獵的身子。

鬼獵不經意間抬手,將雅蘭掀到一邊,他也沒有心思解釋,對於鬼族來說,烏木鬼王、滄溟鬼王、赤黎鬼王、啼鵑鬼王這等擁有逆天資質的大陰鬼,是稀世珍寶,再難尋覓。現在別說雅蘭這樣誘惑,就算她脫光衣服獻媚,也不會讓鬼獵轉移半分注意力。

雅蘭氣惱地重新站直,沒好氣地斥道:「鬼獵,你莫不是讓許陽給嚇傻了?」

「許陽?」鬼獵森冷一笑,「許陽不配做那四頭陰鬼的主人,我會逼迫他交出那四鬼的控制權!」

「就憑你這些不入流的陰鬼大軍。能奈何得了許陽?」雅蘭激將道,「別做夢了,別說是許陽,就算是我,也能從這群不入流的陰鬼大軍中脫身而出。」

「嘿嘿……鬼丘是我們鬼族的地盤!」鬼獵得意說道,「你以為。萬鬼之墓的最外環,就只有這些廉價的低級陰鬼么?」

說話間,鬼獵枯瘦的手指掐動印訣,猛然按在了甬道地面上!

一圈閃爍著玄奧符號的慘白光環,迅疾擴散出去,轉瞬之間,便擴散到了遠處,蔓延到了整個萬鬼之墓的外環之中!

***

「咦,怎麼起霧了?」采籬跟著許陽。好奇地左顧右盼。

「小伎倆而已,不用擔心。」許陽淡淡說道。

四周的霧氣,和尋常霧氣相比大不相同。這萬鬼之墓中的霧氣,透出一種慘白色,和那些跳躍的鬼火,顏色完全一致。

「主人,屬下有種奇怪的感覺……這種霧氣之中,似乎有一種莫名的東西。在侵襲我等的神智!」烏木鬼帥最為謹慎,當即向許陽稟報。「有一種想要將眼前的一切都撕碎的衝動,是不是敵人搞的鬼?」

這麼一說,其他三頭陰鬼同樣點頭,向許陽說明,他們也遇到了這一狀況。

「為了謹慎起見,你們暫且返回載具之中!」許陽當即說道。「也許這霧氣,僅僅是針對陰鬼才起作用,我沒有絲毫不適。」

四大鬼王對於許陽的實力,絕對信任,即便它們現在實力大增。也遠遠不是許陽的對手。留許陽一個人應對外界危機,並無問題。他們就算留下,也只是起一個錦上添花的作用而已。

四大鬼王遁回畫軸之中,被許陽收了起來。隨即許陽和采籬便聽到了,那霧氣之中,傳來的一聲聲低沉咆哮,彷彿受傷的野獸在嘶吼!

「那些陰鬼發狂了……」許陽靠著強橫的目力,看清楚了面前數丈內的陰鬼動靜,它們果然如四大鬼王所說,已經失去了神智,開始了互相攻擊!

「鬼獵這一手是何意?」許陽雖然不解,但也不會傻傻地在原地等待,反而是加快了搜尋的速度。強大的靈覺像是流水一般,在甬道之中搜索著鬼獵等人的蹤跡。

終於,走到了外環通道的一半,許陽看到了三個不同於陰鬼的身影。鬼獵,雅蘭,以及風擊揚,出現在了許陽面前。

「鬼獵,終於決心和我一戰了?」許陽微微一笑,「這一次,你將沒有任何機會逃走。」

許陽安排夜棟守住封印缺口,就是為了防止鬼獵逃逸。

「許陽,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出乎意料地,鬼獵趾高氣揚地指著許陽說道,「將那四頭陰鬼交出來,我可以給你一個痛快的死法。否則,我會讓你死前受盡折磨,然後將你煉成陰鬼,供我永生永世地驅使。」

「徒逞口舌之快,」許陽皺眉,「那就來吧,讓我看看你到底有什麼本事。」

「桀桀……」彷彿骨頭摩擦的難聽聲音響起,隨即鬼獵雙手一翻,兩道白光圓環擴散開去,整個鬼墓之中的霧氣,快速散開。

「嗷吼!」

幾聲雄壯的吼聲響起,伴隨著沉重的腳步聲,許陽的背後,以及許陽面前的甬道之中,分別走來了兩頭模樣詭異的鬼物。

共計四頭鬼物,長得奇形怪狀各不相同。其中一頭,外形酷似人類,但是手臂上長滿了巨大的慘白色骨刺,還拖著一條長尾。還有一頭,肥壯碩大,沒有透露,五官全在胸腹位置。第三頭鬼物,彷彿一根竹竿一樣既高且瘦,枯瘦的手臂彷彿從古墓中爬出的厲鬼,骨架上還粘連著慘白色的肌腱。最後一頭鬼物,生著八條手臂、三張臉孔,六隻眼睛不斷地滑動,掃視四周。

「桀桀!」鬼獵陰測測地大笑,如同夜梟,「許陽,給你介紹一下,這四位是我們鬼族當年豢養的四頭頂尖鬼物,每一個都堪比無敵玄皇,而它們的真實戰力,更是勝過了無敵玄皇一籌!剛剛通道之中的陰鬼互相廝殺,你應該很好奇吧?嘿嘿嘿……不瞞你說,那只是召喚這四位出現的祭品罷了。」

被前後四頭猙獰詭異的怪獸鬼物盯視,許陽和采籬臉色都不好看。這四頭鬼物絕非易與之輩,再加上實力強絕的鬼獵、風擊揚和雅蘭,這場戰鬥不好打。(未完待續。。) 呼啦啦一聲,從許陽儲物戒中,飛出了一卷畫軸,四大鬼王,同時出現!

「主人,我等來為你分憂!」烏木鬼王沉聲喝道。

「你們?」許陽有一絲猶豫,他當然清楚,四大鬼王雖然現在擁有了超越普通鬼皇的實力,但也只是相當於鬼皇後期乃至鬼皇巔峰的程度。要對抗這四頭明顯是無敵鬼皇境界的鬼獸怪物,他們仍然力有未逮。

「我們可以幫主人拖住這四頭鬼獸,等到主人擊敗敵人,騰出手來之後,再來支援我等!」滄溟鬼王道,「這些鬼獸體型巨大,但是行動笨拙,對於怨力的使用,顯然不及我們。拖住它們一時半刻,還是可以的。」

許陽略一點頭說道:「好,你們要小心!」

鬼獵陰冷一笑:「有趣。你們四頭鬼物,遲早要被我控制!到時候,我會讓你們親手撕碎你們曾經的主人!鬼獸,給我上!」

長尾鬼獸一聲驚天動地的嘶吼,略一蓄力,直接沖向了許陽,長滿巨大慘白色骨刺的手爪,向許陽用力拍落。

「你的對手是我!」烏木鬼王絲毫不懼,一棵參天古樹的虛影閃爍而出,無數枝葉糾纏盤結,將長尾鬼獸的巨大手爪層層纏繞,摔向一旁。

長尾鬼獸在半途中就掙脫了枝葉纏繞,但是它也被成功地轉移了注意力,嘶吼一聲,沖向了烏木鬼王。

「也好,先將這四頭優質陰鬼給擊敗,不過不要吞噬它們!」鬼獵向四頭鬼獸發號施令,「留著它們,我還有用!」

滄溟鬼王一向崇尚少說多做的原則,他默不作聲。手掌駢起,一柄長達百丈的怨力劍罡,轟然劈落,劈向了另外一頭肥壯鬼獸。

那肥壯鬼獸胸腹處的五官猙獰,張開肚腹上的一隻大口,噴湧出一團團黃綠色的怨氣!這些怨氣彷彿有靈性一般。幻化出一頭頭幽靈的形態,圍攻滄溟鬼王。在怨氣之中,有種令人神智昏亂的毒性,慢慢地腐蝕著滄溟鬼王的心智。

第三頭形同骷髏的鬼獸,迎戰赤黎鬼王,而最後一頭三頭八臂的鬼獸,迎上了啼鵑鬼王。一時之間,四頭鬼獸,和許陽這邊的四大鬼王。激戰開幕。

憑四大鬼王的實力,自然不是這四頭無敵玄皇級的鬼獸之敵。不過四大鬼王游斗之中,身法靈活,能不硬碰就絕不硬碰,節省了大量的怨力;另外,鬼獵下達的不準吞噬命令,也著實限制了四頭鬼獸的攻擊方式,所以四大鬼王完全可以支撐片刻。

許陽放下心來。森然一笑,直接沖向了鬼獵!這次不用於上次的鬼丘大戰。他已經沒有足夠的時間來觀察對手的手段,而是要祭出最強力量,一擊敗敵!

「兩位,擊敗許陽就在此時!」鬼獵沙啞的聲音狂吼出來,「上!」他兩隻枯瘦的鳥爪,各自延伸出了一柄森然的骨刺。縱橫劃出,凄厲的破空銳嘯響起,一道道蛇形弧線,向許陽切割而去。

「死亡切割!」

許陽頭頂的八重天宮中心位置,一尊熔爐升騰而起。垂下道道彩光瑞氣,抵擋這一招死亡切割。一陣陣難聽聲音響起,彷彿是指甲劃過玻璃,死亡切割產生的弧線,紛紛消散,而許陽的護體彩光,也薄弱了幾分。

一左一右,風擊揚的四風寶扇扇動陰陽罡風,雅蘭的斬馬長刀揮灑虛實刀霧,向許陽襲來。

許陽抖擻神威,一招大地之拳轟出,先將鬼獵震退,隨即身形一閃,血飲劍嗆啷一聲出鞘,三招精妙絕倫的真武七截劍術施展出來。其中兩招,抵擋住了風擊揚和雅蘭的攻擊,最後一招殺力最強的瑰美劍弧,卻是向著雅蘭切割而去。

以一敵三,許陽兀自是攻多守少,展現出了人族當代年輕一輩第一人的強大實力。

雅蘭一聲驚呼,修長的蛇軀一陣抖顫,斬馬長刀揮舞出三道刀罡,迎接劍弧的斬擊。轟隆一聲巨響,甬道之中塵埃彌散。

「雅蘭,小心許陽的偷襲!」眼看著許陽背後飛翼震顫,身形消失在了原地,鬼獵連忙發音示警。

雅蘭上次就吃了許陽的一個大虧,現在哪裡敢懈怠?她睜大眼睛,戰馬長刀劈刺橫撩,一朵以她為中心的盛大蓮花綻開,已經擺好了防禦姿勢。

然而煙塵散去,雅蘭一直沒有看到許陽偷襲過來的身影,不由微微一驚。與此同時,風擊揚的方位,卻是傳出了一聲慘叫!

「糟了!」雅蘭和鬼獵同時出手,向風擊揚身旁突兀出現的一道黑影,也就是許陽攻殺而去。

許陽一拳得手,將風擊揚打的咳血不止,立刻遁走!他足尖點地,身形如一隻鷹隼般撲上高空,徑直伏在了高高的甬道穹頂上,凌空下擊!

一道道血色劍罡,如湧泉一般向下方射出,將三人全部包裹在內。

鬼獵和雅蘭又驚又怒,僅僅是一個照面,風擊揚就失去了戰鬥力,他們頓時少了一個臂膀。

「鬼獵,讓你的鬼獸不要玩了,快點殺掉許陽的四頭鬼仆,過來支援!」雅蘭一邊抵擋血色劍罡的轟擊,一邊著急地喝道。

「可是……」鬼獵眼中閃過一絲掙扎,烏木鬼王等四鬼的資質,他這個擅長養鬼的高手最為清楚。毫不誇張地說,這四鬼一旦晉階,立刻就是四頭鬼皇極致的超級陰鬼,將來有可能問鼎鬼尊的至強存在。就這麼硬生生擊殺,鬼獵實在不忍。

「沒有可是了!」雅蘭聲色俱厲,「再糾纏下去,你我都會被許陽殺死!」

鬼獵終於下定了決心:「四頭鬼獸,放開一切顧忌,把你們的敵人撕碎,吃掉!」

四大鬼獸同時興奮地狂嗥,它們比起正常的陰鬼,神智比較混亂,但骨子裡還有著殘存的吞噬本能。眼前的對手,具有強大的怨力儲備,一旦吞噬掉,它們的力量將會愈發膨脹。

「你們的時辰到了。」

穹頂之上,突然響起了許陽冰冷的聲音。隨即,一縷聖威傳出,鎮壓全場!(未完待續。。) 「你們難道以為,只有你們擁有族群傳下來的聖器,我卻沒有?」許陽眸光冰冷,聖器乾元劍的宏大氣勢蔓延,讓鬼獵、雅蘭,目光都是一變。

「這把劍的威勢……至少也是四階聖器!」鬼獵吞了口唾沫,和雅蘭對視了一眼,都感受到了濃重的驚駭。

「只有聖劍,沒有匹配的聖術,我們還可以抵擋。」雅蘭咬牙說道。

而躺在一旁,身受重傷的風擊揚,聞言卻是露出了一抹苦澀:「鬼獵兄,雅蘭姑娘,你們足不出戶,並不知曉許陽的底細……許陽這把劍,有著與其匹配的聖階劍術,威力絕非一般對手可以抵擋!趁這個機會,你們趕快逃走吧……為我們蠻荒諸族,多保留一些火種……」

這三人之中,只有風擊揚憑藉著長相和人族相像的優勢,混跡在一家人類宗門,成為外門弟子。而鬼獵身處鬼丘,雅蘭避居蛇谷,兩人對許陽都是只聞其名,未見其人,對許陽曾經施展過的手段,更不了解底細。

「現在跑,遲了,」許陽淡漠說道,「我為何到現在才祭出聖劍這一殺手鐧?就是為了布置斷空大陣,讓你們無路可逃!接我一劍,大日乾元劍之耀日!」

許陽手中,聖劍橫空,一抹濃重的威嚴內斂,無窮無盡的熾烈光芒,向著許陽手中的聖劍聚攏過去,彷彿是一顆熊熊燃燒的小太陽般,無比耀眼!

「事已至此,只能拼力一搏!」雅蘭和鬼獵齊聲高喝,要各自施展出絕學,硬撼許陽的聖劍聖術之威。

他們還有著一絲僥倖,因為他們手中握持的也是聖器。而且施展的也是族群聖階玄術,不一定就比許陽差。

然而,許陽眼眸之中,卻是爆出了一團藍色的光芒,化作兩柄透明的大鎚,分別向雅蘭、鬼獵轟擊而去!

魂族秘術。奪心之術第一重,心神震爆!

雅蘭和鬼獵遭到這一襲擊,心神頓時有了一絲恍惚!手中凝聚的力量,沒有了意志的掌控,立刻出現了一瞬間的停滯。

高手相爭,一瞬間便足以改寫戰局!兩人的絕學尚未施展出來,便被耀日劍無所不在的金芒神劍形成的大雨淹沒了。

嗤嗤嗤嗤……

連番的尖嘯破空響起,鬼獵、雅蘭二人失去了先機,只能被動地以玄力硬抗聖劍聖術之威!不過。他們的防禦根本沒有起到作用,就像紙片一般,被耀日劍式化出的萬千金芒神劍,洞穿開去,緊跟著被穿透的,還有他們的身軀。

許陽一招得手,顧不上再管這兩人,因為身旁的四大鬼王。抵擋敵方四頭鬼獸的攻擊,已經岌岌可危!許陽早已想好了對策。頭頂的長春天宮光華大漲,熾烈的生命能量,凝結出了四條光芒閃爍的生命鎖鏈,分別捆向了四頭鬼獸!

「主人已經取勝,來援助我們了!」四大鬼王本來落在下風,只能憑藉默契互為奧援。苦苦支撐。如今許陽一出手,生命鎖鏈捆縛在四頭鬼獸身上,冒起了滋滋的白煙,四大鬼獸頓時發出了震人心魄的怒吼。聽到這痛苦的吼嘯,烏木等鬼王士氣大振。

長春天宮、生命能量。是最為克制這些陰邪鬼物的手段。雖然許陽以一對四,分薄了長春天宮的力量,使得這四道生命鎖鏈,無法長時間捆縛這四頭鬼獸,但是對於烏木等鬼王來說,無疑是提供了一個極好的機會。

烏木做出了表率,直接撲到了他對戰的長尾鬼獸背部,小心避開生命鎖鏈捆縛的範圍,大力撕咬,大口吞咽這頭長尾鬼獸的身軀!對於陰鬼而言,這可是大補的怨力精華。

滄溟、赤黎、啼鵑三名鬼王有樣學樣,紛紛撲上去,撕咬那些鬼獸,將其怨力精華吞了下去。

四頭鬼獸震天長號,許陽幻化出的四道生命鎖鏈,接二連三地破碎,就連許陽的臉色,都微微一白。不過許陽沒有絲毫動搖,神色冷峻地再度揮手,長春天宮繼續延伸生命鎖鏈,不斷地捆向四頭鬼獸。往往四頭鬼獸掙脫了第一道鎖鏈,第二道、第三道鎖鏈卻又早已捆上了它們的身軀。

許陽就是憑藉著強橫的恢復能力,以一種近乎無賴的方式,束縛著四頭鬼獸,讓它們無法抗拒烏木等鬼王的吞噬。

隨著四位鬼王的吞噬,它們氣息越來越強,而這四頭鬼獸的氣息,卻越來越弱小。此消彼長之下,四大鬼王吞噬的速度越來越快,不過一炷香的時間,那四頭鬼獸就被盡數吞吃,沒有再剩下一絲一毫。

「吞掉比自己更強的陰鬼,居然一點事情都沒有?」被刺穿身軀,身受重傷的鬼獵,瞪大了眼睛,「這四隻陰鬼,到底是什麼品種,怎麼培養的?」

看到鬼獵到了這個時候,還以這種渴求的眼神看著四大鬼王,許陽不由一陣無語。 聿先生的檸檬式愛情 或許對於鬼族來說,這就是他們的修鍊大道,朝聞道,夕可死。

「這個問題我也不清楚。所以,抱歉了。」許陽感慨過後,眼神變冷,一掌拍中鬼獵的頭顱,讓這個鬼族強者魂歸陰界。

「許陽,你儘管殺吧,不出三年,諸聖便會歸來。到時候,再也不會有人能阻止蠻荒諸族的復興!」風擊揚倒是很硬氣,仰頭喘息著說道。

雅蘭和風擊揚都沒有求饒,涉及到族群之間的戰爭,求饒根本就是沒有用的。

「蠻荒諸聖,自有人族強者去應對。而我現在的使命,便是將你們這些異族姦細,全部清除。」許陽漠然說道,雙手拂過,取走了風擊揚和雅蘭的性命。

這三名異族強者被殺,許陽終於是舒了一口氣。潛伏在天玄世界中洲的異族姦細,經過這一次清掃行動,應該已經被誅滅得差不多了。這樣,還能為天玄世界,再爭取一段時間。

將鬼獵三人的儲物戒、玄器等物品取來,許陽正想看一看收穫,卻聽到烏木鬼王有些緊張地說道:「不對,那鬼族的胸膛之中,似乎有東西在跳動!」(未完待續。。) 許陽聞言看去,卻見到鬼獵屍體的胸膛位置,有著一顆拳頭大的白色光球,一閃一閃地躍動著。

許陽眼眸驟然收縮!他從那顆白色光球之內,感受到了一股毀滅性的能量波動!這種能量,簡直能夠比擬世尊強者的一擊!

「不好!」許陽高喝一聲,快速收回了聖器乾元劍,將斗獸銅環祭出,血能輸入,頓時斗獸銅環猛然漲大,化作一座長寬十丈的小型斗獸場!

不等許陽說明,烏木等四位鬼王和他心神相通,立刻飄入斗獸場內。許陽一把抓過采籬,也沖入斗獸場中,大門轟然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