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回去睡吧!我也困了。」周法通語氣柔和,並沒有生氣。

魏風連忙走出了屋子,隨後,周法通屋內的燈光熄滅,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此時,羅凌月已經洗完了衣服,進入小屋。魏風推門而入,大感幸運又大感遺憾,有兩張床,分別放在不同的角落裡。

羅凌月身著粉色的褻衣,頭枕著被子,仰躺在床上,微皺著秀眉,無聊的看著窗外。一對白嫩的腳丫,從褲管里鑽出來,宛如玉雕,小巧精緻。

魏風怦然心動,差點就忍不住使出透視眼,羅凌月當然發現魏風異樣的目光,只是裝作沒發現,都在一個屋內,被窺視難免。

「羅凌月,你能不能出去一下,讓我換換衣服?」魏風問道。

「你換唄!我才不稀罕看。」羅凌月撇了撇嘴,將身子側躺轉了過去。

挺翹的臀部,形狀不錯!魏風在心裡贊了一個,又說:「還有,咱們能不能換個位置,我喜歡靠著窗子。」

「老娘也喜歡靠著窗子,再說了,裡面太危險,誰知道你是不是禽獸?」羅凌月氣哼哼道。

「別自戀了,我們村的村花,無論個頭還是長相,都比你強一大截,要不是跑到這裡來,已經是我的媳婦了。」魏風大言不慚的吹牛。

女人最不愛聽的就是這種話,羅凌月騰的一下坐了起來,擺出要急眼的架勢,一看魏風正在脫衣服,連忙又紅著臉倒頭躺下。

「羅凌月,你的顧慮是多餘的,即便我是禽獸,也會選擇好捕獵的對象。你明明是一隻母老虎,在車上把我打得那叫一個慘。」魏風繼續說道。

羅凌月舉起了粉拳,背對著魏風嚷嚷道:「裝傻充愣,看看我的拳頭,現在還腫著,你那麼慘,一夜就完好如初,怎麼可能。除非……」

對於這件事兒,魏風也覺得不可思議,小時候打仗受傷,怎麼也要幾天才好,來到這裡,似乎一切都變了。

「是我體內的真氣,具有修復能力。」魏風想起那名道袍長老的話,隨口說道。

「在名師的指導下,苦修一年,才可能煉出一絲真氣,而你體質這麼弱,不該有的。唉!不說了,挫敗!」羅凌月將頭徹底埋進了被子里。

就在這時,魏風發現了衣服里的那顆碧綠色的小藥丸,中轉站的葛老送的,他吃了一顆充饑,還留下了一顆。

難道說,是這顆藥丸起了作用,讓自己擁有了所謂的真氣?

回想起服藥前後的變化,魏風可以確定,他就是被這顆神奇的藥丸,改善了體質。

這到底是什麼藥丸?怎麼會在葛老的手裡?

帶著諸多疑問,魏風快速將藥丸先藏在枕頭低下,換好那套與他年齡不符的老氣長袍,拿著衣服到外面清洗。

沒有香皂,衣服也只是用水涮乾淨,滴滴拉拉的淌著水,掛在羅凌月的衣服旁邊。

伸展了幾下胳膊,為自己鼓氣加油,魏風轉身返回小屋,準備跟美女同屋而眠。推開門,魏風先是一愣,隨後便極其不滿的嚷嚷道:「羅凌月,快回你的床上去!」 「好的,我知道了。」石茜點點頭。

「你的工作也不顧了嗎?」葉皓軒苦笑道。

「好不容易你良心發現,主動來看我一次,我還不趕緊快抓你抓緊一點?」邵清盈微微一笑道:「今天陪陪我吧。」

「好的。」葉皓軒點點頭。

「需要護衛跟著嗎?」石茜有些心驚膽戰的說。

她實在是不想看到葉皓軒和邵清盈兩個人一起單獨出去,不因為別的,就是因為每次這兩個人出去,十有八九會遇到一些危險。

尤其現在邵氏科技站到了世界科技的前沿,也不知道有多少國家和地下勢力暗中盯著,邵清盈如果單獨和葉皓軒一起出去,如果出事了,會有很多人著急的。

「他能保護好我的,有我直覺,這一次我和他一起出去,不會遇到什麼事情。」邵清盈微微一笑道。

「好的。」石茜有些無奈的點點頭,雖然她現在還是有些不放心,但是邵清盈是個特別的女人,她做出來的決定,從來沒有改變過。

「我去換件衣服,在這裡等我一下。」邵清盈對葉皓軒微微一笑,轉身走進了大廳裡面。

半個小時以後,她才走出來,現在的邵清盈,已經換了一身簡裝,簡約的風格,略帶清新的裝扮,與她昔日高高在上的邵氏總裁的身份沒有一點相似的地方。

讓人看起來有種眼前一亮的感覺,女神就是女神,不管她怎麼打扮,總會有種氣質深深的吸引著其他人。

「走吧。」邵清盈挽著葉皓軒的手臂。

「去哪裡?」葉皓軒問。

「恩,去孤兒院看看吧,我好久沒有去那裡了。」邵清盈笑了笑。

「好的。」葉皓軒點點頭:「然後呢,帶你去燒烤?」

他抬起頭看了看天空,有些惋惜的說:「可惜今天的天氣不好,霧霾太嚴重了。」

的確,京城的霧霾始終是籠罩在所有領導人心頭的一根弦,因為大氣染污嚴重,所以每到冬天,京城的上空始終籠罩著一層濃濃的霧氣。

為了治理這些,京城市委市政府已經立下軍令狀了,尤其是市政一把手直言三年內治不好霧霾,他直接辭職。環保部門更是簽下了軍令狀。

不過治理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事情,在京城所有染污嚴重的化工廠一類的公司,幾乎全部被關停,車上的汽車也限行。

但是起色似乎不算太大,一到冬天,這裡的霧霾還是讓人頭疼,或許這種現狀會隨著邵氏科技推行的新能源環保汽車上市以後就會有所改變。

「這個沒問題。」邵清盈微微一笑,她隨手拔出了一個號碼道:「今天發動微塵吸收液,試行。」

得到了對方的答覆以後,邵清盈掛斷了手機,她挽著葉皓軒的手臂道:「走吧,等我們從孤兒院出來以後,天氣就會好起來的。」

「你想到治理大氣的方法了?」葉皓軒很快猜到了。

「你怎麼這麼聰明呢?」邵清盈微微一笑道:「一種未來的高科技,空氣凈化微塵,用無人機帶到高空,隨風吹散,很少的一點,就能讓京城附近數千公里的霧霾消失。」

「太好了。」葉皓軒一拍大腿道:「你不知道,治理的事情,是我爸抓的,你這簡直就是送了他一份大禮啊。」

「本來……今年沒有打算啟動這個項目的,不過後來我得知你爸是主抓這個的,所以送了一份大禮給他,今天是第一階段的實驗,如果成功,我就會找他談,這種大氣凈化的方法持久,高效。」

「呵呵,你這算是送你未來公公的一份大禮嗎?」葉皓軒笑了笑。

「恩……」邵清盈的臉微微的一紅,並沒有否認。

「話說你現在掌控著邵氏科技,又管著邵氏集團那一大家子的大大小小,你能忙的過來嗎?」葉皓軒問道。

「邵氏集團的其他產業,我已經交給清舟了,現在我主管邵氏科技。」邵清盈淡淡的說。

「交給他了?」葉皓軒愣了愣:「你確定他能把邵氏集團帶好嗎?」

「他已經不是以前的他了。」邵清盈笑了笑道:「他成長的速度很快,之前的一年多時間裡,他一直在邵氏集團各部門熟悉,我找一些經驗豐富的人帶他,他進步的很快。」

「如果我早這麼做,之前的事情也許就不會發生了。」邵清盈微微的嘆了一口氣道:「我與他也不會出現那種決裂,文月也不會死,也不會連累到那麼多人。」

「他早就應該明白你的苦心的。」葉皓軒嘆了一口氣道:「其實如果他聰明一點,他早就應該料到,他是邵家唯一的男丁,邵氏科技遲早是他的,只是他有些太心急了點。」

「是,而且當時的他還是被人利用了,他現在已經徹徹底底的做了一番改變了,而且這半年來,邵氏科技在他的掌控下發展的很好。」邵清盈道。

「真羨慕他有個好姐姐。」葉皓軒微微的一笑道。

「你呢,接下來去哪裡?」邵清盈挽著葉皓軒的手臂,兩人在等公交車。

難以想像,鼎鼎大名的醫聖,還有邵氏科技掌舵人,這兩個人竟然會像是普通人一樣擠公交車,這是邵清盈要求的,她說她想過一天和普通人一樣的生活。沒有保鏢的跟隨,不管走到哪裡,都沒有長長的車隊。

「湘西。」 一醉沉歡,裴少誘拐小蠻妻 葉皓軒想了想道:「可能是那裡吧。」

「就是湘地最西邊,那個號稱有十萬大山的地方?」邵清盈感覺到有些訝然。

「對,就是那個地方。」葉皓軒笑了笑道。

「我以為你會儘快的去國外,把中醫傳播出去呢。」邵清盈微微一笑道。

「有些事情,需要去解決。」葉皓軒道:「而且那個地方號稱華夏最原始的地方,沒有經過現代工業的污染,一切都保留著最原始的狀態,我想去那裡找點東西,順便去還前任巫女的一個願,她臨死前有托,要我一定要到那個地方去看看,有些東西我還沒有弄明白。」

「你的世界,還真的是複雜啊。」邵清盈嘆了一口氣道。

「一點也不複雜,只是有些事情必須去做罷了。」葉皓軒笑道。

話說間,公交車來了,現在不是上下班的高峰,所以公交車上根本沒有那麼多的人。

「我很嚮往現在的生活。」邵清盈和葉皓軒坐在公交車的車位上。

「你是邵氏的掌舵人,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呢?」葉皓軒簡直哭笑不得。

「因為,我想像一個普通女人一樣,上班擠地鐵,下班逛菜市場。然後和自己喜歡的人一起做飯,做一些他愛吃的菜。」邵清盈拉著葉皓軒的手,輕聲道:「哪怕只有一天,也足夠了。」

「對不起,我不能給你想要的。」葉皓軒嘆了一口氣。

「沒關係,或許有一天,我會夢想成真了也說不定。」邵清盈微微的一笑道:「我也只是說說,我的理想,或者說是我的野心,遠遠的不止這些。」

「你的目標是什麼?以前是做世界首富,現在基本上已經做到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三年時間,邵氏科技將會成長到一個全新的高度,到那時候,邵氏科技成為世界首富,已經是沒有任何懸念的。」

「富民,強國。」邵清盈只有這四個字。

雖然這四個字很簡單,但是卻讓人聽得熱血沸騰。

富民,強國……這是歷代領導人的終極目標,數十年前的**,讓曾經盛極一時的天朝受到重創,直到新的國度成立,才讓華夏擺脫了那任人凌辱的日子。

這四個字從歷任的首長嘴裡講出來,葉皓軒並不覺得有什麼奇怪,但是從一個女人的口裡說出來,葉皓軒有種熱血沸騰的衝動。

巾國不讓鬚眉,說的就是邵清盈這種人吧,真正的英雄,並不一定非要在戰場上奮勇殺敵,而是用另外一種方式報效祖國,讓這個國家變得更加強大。

事實上,邵清盈現在已經做到了,華夏現在已經開創了一個新時代,而邵清盈帶著這個新時間走入一個全盛時期。

在華夏終極實驗室里在,已經放著一疊又一疊的檔案,這些檔案是華夏最近的武器科研成果以及一些秘密的計劃,包括載人飛船火星計劃,也包括蟲洞最新研究成果,還有載人飛船探索外星計劃……

這個國家已經強大起來,因為邵氏科技提供的未來科技資料,因為邵氏科技經濟發展已經成了華夏不可缺的支柱,首長已經在國際媒體上放出豪言,明后華夏閱兵,將會是空前的陣容。

「你讓華夏,少走了幾百年的彎路啊。」葉皓軒感嘆道。

「如果沒有你,也就沒有我,所以說,你才是最大的功臣,我想你的名字已經被列入了華夏最高的檔案中。」邵清盈微微一笑道。

話說間,公車已經到站了。

邵清盈資助的福利院有很多,而且邵氏科技成立了以後,她在京城最繁華的地段建立了一個全華夏最大的福利院,由邵氏科技與曙光基金同時出資,福利院將有先進的醫療,先進的助學方式,總之她給這些無家可歸的孤兒提供了一個溫暖的家。 羅凌月正翹著腿,躺在那張屬於他的床上,手中拿著那柄魏風從田妮家順來的扇子,有一搭無一搭的扇著風。

一聽魏風嚷嚷,羅凌月立刻惱了,「魏風,你是不是有病啊,剛才是你要跟我換床的,誰說的喜歡靠著窗戶?」

「我又不想換了!」

「你拿我當猴耍啊,多虧在車上,我看你可憐,還給你吃肉乾,還不如喂狗。」

「兩條肉乾,也彌補不了那頓胖揍給我帶來的創傷。」

「你哪裡受傷了?」

「心靈的創傷!」

「隨你便,老娘今天就在這裡睡。」羅凌月簡直被氣炸了肺,跳下床吹滅了燈,咣當一下,又把自己砸在床上。

魏風當然喜歡靠窗的這張床,涼快清爽又能看見夜空,可是,那顆藥丸還在枕頭下,這要是被羅凌月發現了,難保她會去告發,說自己偷了門內的好東西。

萬一葛老不承認,百口莫辯,後果嚴重。

今晚必須拿回來,明天早上羅凌月整理床鋪,就會發現這個秘密。

魏風躺在殘留著羅凌月香氣的小床上,眼睛直勾勾的透過窗子看著夜空,耳朵卻一直豎著,聽著那邊床的動靜。

羅凌月睡覺很死,喜歡抱著東西,掉下來都不知道,關於這一點,魏風在車上就發現了。福兮禍所依,他雖然幸運的一親芳澤,卻無辜遭受了一場皮肉之苦。

等著羅凌月睡著,悄悄地過去,神不知鬼不覺的把藥丸拿走。

足足等了半個時辰,魏風都困得不行,這才聽到那張床上,傳來了微微的鼾聲。

哈哈,羅凌月終於睡著了。

魏風悄悄起床,又是一愣,終於發現這雙眼睛的異樣。

沒有月亮的夜晚,屋內本該是黑漆漆的,但是,他竟然能基本看清屋內的一切,包括背對他抱著被子的羅凌月,粉色褻衣上的幾朵刺繡小花。

魏風開心的差點笑出聲來,看來,仙女不但給了他透視眼,還有夜視眼。

嘿嘿,就該這樣,仙女能咋樣,都被看光了,那也等於夫妻,給點好處應該的,魏風的想法很無恥,反正仙女也不知道他的心思。

躡手躡腳,靠近羅凌月的床,更細緻的看清了那露出的一截雪白纖腰,相當得誘人。

不,可不能亂來,錯失良機。魏風搖了搖頭,抑制住年少衝動的想法,將手緩緩的探向了枕頭。

突然,一股勁風撲面,魏風蹬蹬退後幾步,坐在了地上。

羅凌月橫掃了一腳,身手流暢的盤坐在床上,用一雙憤怒的眼睛,搜尋著魏風的位置。

看不見,魏風貼著地面,挪動了一下位置,果不其然,那柄扇子就朝著剛才的地方丟了過來。

「禽獸,本姑娘就猜到你會圖謀不軌,色膽包天。」羅凌月罵道。

「羅凌月,我想你誤會了,不是你想的那樣。」魏風變換著地方,開口辯解。

「你要爬上我的床,還要我說你是正人君子。」

「我沒那麼想!」

「你已經付諸行動,還在狡辯。」羅凌月的胸前劇烈起伏,好像有東西要跳出來。

完全解釋不清,魏風頭大如斗,整件事兒要怪只能怪周法通,非要安排跟一對不和的男女住在一起。

「啞巴了吧?說,你是不是一開始就打我的主意?」羅凌月佔了上風,小嘴開合,不依不饒的逼問。

魏風到底是年輕,不了解女人的心思,如果他說是,羅凌月可能就會轉變態度,結果,他卻用不屑的口吻道:「天下的美女多了,老子對你才沒興趣呢!」

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