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年紀輕輕就知道謙虛為人。」

「不過,有時候太謙虛也不是好事,有時候還是要適當的露一露崢嶸為好啊!」

蘇天宇笑著拍了拍莫宇辰的肩膀,點了點頭,忽然若有所思的說道:「小子,真武玄宮與八卦宗這兩個大勢力並不好惹。」

「雖然這一次我擅自做主,將武盟對你的懸賞撤下來,但是你以後可要自己小心為好。」

「嗯?」莫宇辰頓時很是驚訝,沒想到這蘇天宇在這個時候,竟然會跟自己提這件事,當真是出人意料。

沉吟了一會,蘇天宇繼續說道:「你雖然的實力雖然沒達到化神境,但是給我的感覺,卻比一些化神境一二重的武修強悍得多了。」

「你有這樣的天資,我勸你還是暫時離開天靈大陸,去一趟海外歷練。」

「等到你實力達到無人能奈何得了你的時候,再回來吧!」

蘇天宇的話語,讓莫宇辰整個人都愣了,沒想到他也是對自己這麼說。

不過,如今的他仔細一想,覺得蘇天宇說得也沒有錯。

只是莫宇辰這個人的性格比較剛硬,不想遇事就躲起來。

所以,莫宇辰他才一直在四處流浪歷練。

但今天蘇天宇的一番話,卻悄然將他點醒了。

特別是如今這樣的形式,假若那兩大宗門派出頂級戰力來擊殺他的話,恐怕他真的就死定了。

陡然間,莫宇辰陷入了沉思,他不明白蘇天宇為什麼要跟他說這些話。

但是對方好歹是天靈大陸的頂級人物,說這些肯定是對他有什麼提點。

然而,蘇天宇見狀,他並沒有理會莫宇辰心裡是如何想的,他說完話之後,手中的戒指忽然間一閃,頓時出現了三個華麗的木盒子。

「這些東西,是你這一次做出貢獻的獎勵。」

「這三件獎勵中,一件是我私人獎勵你的,第二件是武盟的獎勵,第三件是那神秘老前輩托我拿給你的。」

蘇天宇將三個木盒子推倒莫宇辰面子。

這時,莫宇辰收回了思緒,滿臉好奇的接過三個木盒子,心中不斷的猜測,裡面到底是放著什麼東西。

「好了,獎勵你也領取了,回去吧!」

「這一屆的至尊皇榜,我會前去般若聖地觀戰,到時候希望你能拿個好成績,別讓我失望了。」

蘇天宇笑著說道。

隨後,他便轉過身,隨意的對莫宇辰擺了擺手,讓他離開。

莫宇辰微微扼首,抱了一拳,行禮告退。

「真是個奇怪的小傢伙,希望你能聽得進去我的話吧。」

「或許只要給他三十年時間,以後天靈大陸也不用被海外勢力壓得苟延殘喘吧!」

蘇天宇看著莫宇辰遠去的背影,嘴中獨自呢喃道。

其實,就連蘇天宇自己也不知道,為何今天自己會和莫宇辰說了這麼多話,或許他是有什麼期待吧……

……

小鎮的某間客棧,少年的房間內。

重生俏軍嫂:首長,放肆撩 「這三個盒子裡面到底裝著什麼東西?」

「沒想到就連那神秘的魁梧老者也送我一件寶物。」

「以他強橫的實力,恐怕拿來送人的東西,也不會那麼的次吧!」

客棧中的房間內,少年將三個木盒子並排放在桌子上,一臉的期待之色。

很快,少年帶著好奇的心,先是一口氣打開桌子上的兩個盒子。

驟然間,只見光芒一閃。

其中一個木盒子中,明晃晃的躺著一顆舍利子,單憑揭蓋瞬間爆發出來的靈氣,莫宇辰可以肯定。

這舍利子比當初蘇雨煙給他的那個冰靈玄果,還要高出一個等級,那渾厚的靈氣,讓他整個人的精神都為止一震。

「沒想到這蘇天宇倒也慷慨,這麼好的寶貝,居然都捨得送出去。」

莫宇辰的眼眸,頓時就亮了,滿臉都是興奮的神色。

到了如今他這個境界,想要增進一點修為都是非常的艱難的。

光是靠著吸收天地間的靈氣,還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才能突破那麼一點點。

而蘇天宇送的這顆舍利子,卻是可以幫助莫宇辰節約不少年的苦修,令他的修為增加不少。

「咦?這是什麼東西?」

莫宇辰將舍利子重新蓋起來,收入乾坤戒中,將目光放在另一個蘇天宇送的盒子上。

剛剛看到第一眼,頓時莫宇辰感受到一股亮光激射而來,差點將他的雙眼亮瞎。

繼而,接踵而來的是一股恐怖的氣息,將整個房間內撐滿。

頓時,莫宇辰感覺到自己的手情不自禁的抖了一下。

他死死的盯住盒子裡面的那個六邊形的滾珠,感覺自己就像在面對一頭恐怖妖獸一般。

「這是什麼玩樣,好恐怖的氣息!」莫宇辰將盒子中的那個滾珠拿到自己手中把玩一下。

忽然間,他心中對這股恐怖的氣息,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下一刻,少年眼中一亮,眸光死死的盯在那顆滾珠上面,顫聲說道:「難道,這顆滾珠,就是那狂蟒魔虎的內丹嗎?」

想起當初那頭恐怖的狂蟒魔虎,莫宇辰越是肯定,這顆滾珠,就是狂蟒魔虎的內丹。

因為,這上面那股恐怖的氣息,跟那頭魔虎特別的相似。

「那狂蟒魔虎身為獸中王者,一身實力達到了化神境五重。」

「假如我能夠將其煉製成一顆萬獸破境丹的話,在加上舍利子,不知道能不能讓我一舉沖入化神境一重!」

莫宇辰思緒中,越想越興奮,整個人都非常的激動。

他如今到了凝嬰境七重的修為,想要提升一個小層次的修為,簡直比登天還難。

他沒想到這蘇天宇送的禮物都是如此的實用,現在他都恨不得那獸潮能再來一次了。

「呼!」

「冷靜,還有那神秘老者的盒子沒有打開,也不知道那裡面是什麼東西。」

莫宇辰深吸了一口氣,小心翼翼的收起那狂蟒魔虎的內丹,迫不及待的打開最後一個盒子。 然而,當他打開神秘老者所贈的盒子時,盒子中並沒有什麼異動。

裡面只有一隻瓷瓶,直挺挺的躺在盒子中央,從上面散發出的熾熱感來看,氣息倒是不弱。

只是,僅憑這一點還是達不到令人震撼的效果。

「就送了一隻破瓶子?」

「那神秘老頭雖然實力很強,但是未免也太摳門了吧。」

莫宇辰頓時愣了一下,第一個感覺就是被那老頭耍了。

可是,少年仔細一想,沒道理啊,他跟那老者無冤無仇了,人家那麼強的實力,怎麼可能戲耍他呢。

莫宇辰帶著疑惑,拿起那個泛黃的舊瓶子,用手掌大力的擦乾淨上面的污漬。

頓時,瓶身上幾個淡得幾乎快要消失的字跡,出現在他眼帘中。

「天獸骨炎!」

當看到這四個字,以及從瓶身上傳來的熾熱感,莫宇辰整個人都顫抖起來了,雙眸之中,激射出振奮的精光。

這瓶子中竟然是一朵異火!

莫宇辰眼中滿帶著激動之色,這可以說,真的是得來全不費功夫。

在他自身修為增加艱難的情況下,那神秘的老者竟然給他送來一朵異火。

雖然異火只能提升先天火靈的威力,但是這也變相是在提升他的實力啊。

要知道,先天火靈的力量,莫宇辰可是能融入他的招式中啊。

這先天火靈現在身上火焰的顏色已經是橙色,如果它再將如今這朵天獸骨炎吞下去的話,極有可能進化為黃色。

到時候,莫宇辰的攻擊何止提升一個層次。

不過,莫宇辰也知道,先天火靈進階是一階比一階難,想要讓它進階到黃色黃色火焰,恐怕不是那麼的容易。

當下,莫宇辰釋放出神念,細心的感受著瓶中的火焰。

頓時,瓶子中的景象映入他的腦海中,熾熱感非常的強烈。

不過感受著半透明火焰的威力,莫宇辰覺得這先天火靈吞噬它應該是沒問題的。

但是,當他繼續觀察下去的時候,卻是驚呆了。

「原來,那半透明火焰只是這天獸骨炎的外炎而已,而那真正的內炎其實只是裡面的一個小黑點……」莫宇辰死死的鎖定那個小黑點,眼中露出了驚駭之色。

根據無賴龍記憶中的記載,雖然這先天火靈能吞噬天地萬火,但是前提條件,也是需要先天火靈的等級達到標準。

不然的話,那火靈一旦吞噬級別高出自己太多的異火,也極有可能令其反被焚化。

先天火靈的實力,隨著越來越強大,往後每次境界就越困難。

同樣,異火的等級也是如此,級別低的異火,先天火靈可以通過隨意吞噬來增強自己的實力。

但是現在,先天火靈只達到了橙色的級別。

紅橙黃綠青藍紫……可以說,現在火靈還處於幼年的階段。

所以,即便先天火靈現在想要去吞了這朵『天獸骨炎』也沒有那個實力去吞噬。

只有等到它邁入黃色階段的時候,才有那個能耐消化這朵異火。

「哎!如入寶山空手歸啊!」

莫宇辰輕輕的嘆了一聲,他一直以來都想要得到異火供先天火靈吞噬。

但是,當他真正得到的時候,卻沒想到,因為異火的級別太高,火靈吞噬不了。

「不管怎麼說,還是先收著,只要先天火靈在手,早晚有一天,它會進階到黃色火焰的,到時候再讓它吞了這『天獸骨炎』也不遲。」

莫宇辰暗中想道,眼中充滿了堅定之色。

這可是異火榜上排名第十的異火啊,儘管火靈現在不能吞噬,他也不會輕易遺棄變賣的。

更何況,這玩樣在生死關頭上,還能拿出來陰人,恐怕就算是那蘇天宇沾上一點天獸骨炎,也絕對夠他喝一壺的吧。

他有一種預感,這朵異火,以後將會成為他一大殺手鐧。

龍刺兵王 砰!砰! 小炮灰今天成首富了嗎 砰!

忽然間,傳來了一陣劇烈的敲門聲。

莫宇辰眉頭緊皺,眼中閃過一道不滿之色,隨即他呼了一口氣問道:「誰啊,進來吧!」

在他的神念探查中,門外之人是一個凝丹境的武修,這種實力的武修,對於現在的莫宇辰來說,打個噴嚏都能噴死他。

吱呀!

隨著莫宇辰的話音落下,一個身著交易中心服飾的小廝走了進來,他看了莫宇辰一眼,而後弓著身,雙手遞上兩個信封。

「莫公子,這是譚老讓小的送來的,他讓你馬上離開此處!」

交易中心的那名小廝,恭敬的說道。

「嗯?」

莫宇辰聞言,眉間處皺成一個川字。

他接過小廝手中遞過來的兩個信封,淡漠的問道:「譚老就只說這些嗎?」

「回莫公子的話,譚老說了,他要跟你說的話都在這兩個信封里。」

「而且還說了,您若是當譚老是長輩的話,要好好三思他信里的建議。」

小廝低著頭,被莫宇辰身上的氣息壓得額頭冒冷汗。

「嗯,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莫宇辰聽完他說的話,揮了揮手讓他離開。

那名小廝恭敬的鞠了個躬后,轉身離開。

而屋子中的莫宇辰,滿臉凝重的看著手中的兩封信,非常的疑惑。

「譚老他是什麼意思?」

「怎麼接二連三的趕我走?」

莫宇辰眸光山鎖著,心中對於譚老的做法非常的費解。

隨後,他搖了搖頭,將兩個信封塞到旁邊的枕頭底下,並沒有拆開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