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果然狂妄,你知道你這話是在找死嗎?只要我輕輕一用力,你就會隕落在這裡,你相信嗎?」老者毫不客氣的問道。&1t;/p>

「這倒是事實,不過你目前應該還不會殺我,因為你想要我身上的東西。」凌俊逸知道對方為什麼而來,&1t;/p>

「在東西沒有到手之前,你是不會殺我的,因為那東西只有我一個人知道在什麼地方。」凌俊逸這點自信還是有的,他其實知道老者不會殺他,但他不喜歡把自己託付給一個外人。&1t;/p>

老者來到金寶身邊,檢查了一下金寶的身體,現金寶已經重傷只剩下一口氣還在,如果不及時救治的話很有可能會隕落。&1t;/p>

就算不隕落也有可能留下後遺症,會影響以後的前途,這是金家所有人都不想看到的。&1t;/p>

老者站起來眼睛直直的盯著凌俊逸,他想要把凌俊逸看清楚,凌俊逸倒地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為什麼如此年齡就殺氣這麼重。 踏碎豪門 &1t;/p>

凌俊逸也是被他盯的毛,他知道接下來可能會有好戲登場,但對他來說確實度日如年。&1t;/p>

在一個強者面前不能逃走,這實在是一件非常悲哀的事情,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老者來到凌俊逸的身邊。&1t;/p>

隨口問了一句,「交出來吧!我放你走,並且以後再也不來麻煩你。&1t;/p>

凌俊逸可不相信這老者會那麼好心,也許交出寶物的時候就是自己沒命的時候。&1t;/p>

「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我如果交出了東西,你第一時間應該就是殺人滅口吧!你覺得我會那麼傻嗎?」凌俊逸再一次面無表情道。&1t;/p>

「不識好歹,那我就自己動手吧!」老者說完,也不等凌俊逸反應過來,單手就抓向了凌俊逸。&1t;/p>

凌俊逸看著老者那巨手抓來,他很想避開,可是他現自己竟然避不開,這老者的手就好像是一個追蹤器一般,他躲到哪兒,這巨手就追到哪兒。&1t;/p>

凌俊逸知道自己只能硬生生的承受這一掌,不過他就算是要承受這一掌,他也不會讓老者好過。&1t;/p>

凌俊逸拿出刺靈,一掌對著老者的手掌拍去。&1t;/p>

嘭!兩手相交,凌俊逸頓時被震飛出去很遠,噗!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凌俊逸知道自己的五臟六腑都移位了。&1t;/p>

凌俊逸狠狠的瞪著老者,這老傢伙太不要臉了,竟然真的對他出手,好在凌俊逸也把老者暗算了一擊,他相信老者活不了多久了。&1t;/p>

不過就是可惜了他的那個上品靈器刺靈,刺靈的作用可是非常大的,沒想到在這裡就這麼用掉了,說實話凌俊逸確實有點心痛。&1t;/p>

老者在與凌俊逸對轟一掌的時候突然感覺自己的手掌好像被文字叮了一口一樣,有點點不舒服。&1t;/p>

他趕緊內視,果然現凌俊逸手上有暗器,還打進了他的體內,他雖然不知道這暗器有什麼作用,但這並不影響什麼。&1t;/p>

老者趕緊進行周天運轉,而且他每運轉一次,那刺靈不但沒有一點到退的痕迹,反而還進入了體內更深處。&1t;/p>

這讓老者焦急起來,他不知道這暗器怎麼才能逼出來,而且他都不敢嘗試了,讓老者高興的是這刺靈並沒有毒。&1t;/p>

凌俊逸拿出一粒丹藥吞了下去,他要儘快把實力恢復,好應對接下來的重大事故。&1t;/p>

但是老者沒有給他恢復實力的機會,老者右手再次抓了過來,凌俊逸本來就一直在注意,現在更是偏了一下,那一巴掌打在旁邊的一座小山丘上,濺起一陣又一陣的塵土。&1t;/p>

當老者的巨手再次抓過來時,凌俊逸還沒有來得及躲開,另一隻大手就打在了老者的手腕處,那實力也非常恐怖,一看就知道比這位老者要強上那麼一點。&1t;/p>

老者大手被轟開,他這才抬起頭來看著遠處的一個人影,凌家大長老,實力半隻腳已經跨出了開元境。&1t;/p>

當看清來人以後,老者就放下了手裡的動作,要知道他們可是曾經對戰過,以前都甘拜下風,現在更是不用說,他也不是凌家大長老的對手。&1t;/p>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小受的名字叫杜錦。

龍勝林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就知道對方是一個很好的人。

當然,在得知對方名字之前,他已經見過這個人。

那天的太陽很大,他坐在開往小縣城的大巴上面百無聊賴的打量這個地方,非常的落後。

水泥路面,在太陽光的照射下,反射晃眼的光芒。

那天,正好小縣城在舉行什麼活動,車輛多,龍勝林乘坐的大巴就堵在了路上。

就是這個時候,龍勝林看到了站在窗外的杜錦。

當時龍勝林正在跟自己的好友孫志尚聊天。

龍勝林真的很煩躁,他心想在這種小縣城也不可能遇到什麼特別美的花仙子啊,他要談個小戀愛什麼的肯定也不行。畢竟一般人他還看不上。

可就在這個時候,就看到了杜錦。

當時杜錦在幹嘛呢。

因為前面在堵車,沒辦法看到具體的一些情形,畢竟小縣城的公路嘛,也不是大城市那麼一目了然,所以杜錦就顯得猶豫,不知道要不要繼續走,還是說等車流量動起來,看清楚了再往前走。

當時他呢就站在那,很迷茫,手裡抱著一個西瓜,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就那麼站著。

英雄聯盟之世界冠軍 當時龍勝林還看不到他的正臉兒,就看到白花花的手臂,修長的腿。

體恤也是洗到,幾乎都要變透明的那種狀態。

看起來特淳樸,特乾淨。

反正跟龍勝林在他的那個大城市看到妖艷美女不一樣,絕對不一樣。

他呢?當時就直接掛斷了好友的電話,拉開窗戶,對著那杜錦就

嘿!

叫了一聲。

本來杜錦他就是一個防備心挺重的人。但是因為他就是不知道要不要往前走,陷入了迷茫。

那個時候就放鬆了警惕。所以聽到龍勝林發出的聲音,他就看了過來。

杜錦的話,從側面看那肯定是一個特別清爽的女孩子。

儘管胸部有點平。

龍勝林想。

當他轉過身來,現了正臉。

龍勝林驚呆了,並且不知道自己那個時候要說什麼。

本來在大城市裡邊兒嗎,他就是成天就被那些女人圍著轉了,然後他就會覺得自己魅力無限呢,也沒有說主動給女人搭過訕什麼的。

這次看到了這麼一美女,他就激動的語無倫次了,吞吞吐吐的說。

美……美女……

龍勝林清楚的看到杜錦的表情微微有些奇怪,然後他轉身就離開了這個地方。

龍勝林心想,我的第一次給美女搭訕就失敗了。

後來,等他入學之後,終於明白這能不失敗嗎?他把一男的當成女的。

那個時候的龍勝林,16歲,因為作風問題,留過一級,本來要上高中了吧,但自己談的那個大學女朋友是自己父親戰友的女兒,被自己父親發現之後,他父親特別的生氣,就說你既然要發青,你也不能說在這兒給我們龍家丟臉呢,所以就讓他去小縣城裡面。

畢竟那個20歲上大學的女朋友,的那個戰友父親吧,跟自己父親可是出生入死的兄弟,親的跟家人一樣親,比他的父子關係還要親,他和對方女兒談戀愛算什麼呀。

所以,他父親讓他在小縣城過了這衝動的青春期,上高中的時候就回去。

來的時候還被自己父親警告,不能在這犯錯。啥都不能做,必須得安穩的度過這一年。

龍勝林心想,不行,安穩不了,誰讓他遇到了杜錦。 來了學校上了幾天學。

憑藉龍勝林的交友手腕,且父親給的大把人民幣,在同學間吃得很開。

並且他還長了副從小嬌生慣養,帶著幾分貴氣的臉。班裡的班幹部也不找他麻煩。

沒交作業,拉拉小衣袖,撒個嬌,自然對方就幫他擺平了。

今兒又是這一出,龍勝林才跟班幹部說好交作業的事兒,便看到杜錦從外面走進來。

「誒,問你個事兒。」龍勝林說。

女生問是什麼事情,龍勝林就說,那個男的為什麼不愛說話。

女生面露難色也不知道作何解釋,倒是一旁的男生湊上前來。

「他跟他媽外面來的,爸跑了。聽說他媽以前在城裡,是陪酒小姐!造嗎?現在還經常約男人去家裡,也沒個正經工作,你說他能好嘛,也是遺傳了他媽的樣貌。若是個女的,不知道多勾人!」

總之說起來,就是。因為這個原因,班裡的同學都孤立他。這也是他獨來獨往的原因。

本來兩個人也沒什麼交集,再說聽對方的情況,且又是個男的,他自然就沒掛記什麼。每天一群搞個人崇拜的圍著他。日子倒是過得很快。

只是有一次考試,杜錦忘記帶筆,龍勝林給了他一支。兩人才正式有了交集。

杜錦之後給龍勝林買了一支筆做還禮,龍勝林說不要,杜錦就放到他桌上。一副不想欠人人情的樣子。

放了學,龍勝林沒跟其他人一道,而是攔住了杜錦。

你別說,這男的皮膚比哪個女生都要白,而且睫毛特別長,低垂著眼,看得更清楚,也不翹,直直的。

越看越好看。

「我說你要報恩以為一支筆就行啦。沒聽說滴水之恩要湧泉相報嗎?」

杜錦說他沒什麼錢,買不起貴的。

龍勝林說,請他吃頓飯就成。

畢竟在他那個圈子,一頓飯就能了解一個人。

杜錦說,他沒錢,非要他請吃飯,就去家裡面。他做給他吃的。

「那敢情好!」龍勝林說。

也沒成想杜錦會做飯,好感度upupup~~~

到了杜錦家,發現房子收拾得很乾凈,龍勝林過去開電視,電視出了故障,他只好進廚房去盯著。

「你家沒人嗎?」

杜錦抬頭,冷漠的撇了眼。

「我不是人嗎?」

龍勝林略微有些促狹。

畢竟在此之前聽說過杜錦的事情,便打聽打聽,這是不是真的。

正要問什麼,就聽見客廳有叫杜錦。他探出頭去,那女人一愣,翩然一笑。

喲,這小帥哥是誰!

龍勝林還滿驚訝的,這女子跟杜錦很像!皮膚很白很好看。

唯一不同的之處,或許是這女人更妖嬈更嫵媚。

杜錦透著一股子清純。。

「我同學,欠了他頓飯……」

沒等杜錦說完,女人就說,多交交朋友好,臨走還讓龍勝林常來玩。還說今晚不回家。。

對於杜錦母親的熱情,龍勝林很是高興。

別說,他身邊那些女人,個個都是主動型,跟杜錦媽差不多。

「你媽私生活還挺豐富。」

龍勝林哪壺不開提哪壺。

說完驚覺後悔。

杜錦說沒生氣,只說讓他吃完飯快滾。

龍勝林滾是滾了,但就因為這事兒,跟杜錦有了接近的機會,就時常跟杜錦回家。。

有時候趕都趕不走。。

那天龍勝林一躺就說要跟杜錦挨著睡。

杜錦說不願意,讓他滾。

本來也就算了。但龍勝林下樓梯的時候卻撲棱撲棱滾下去。。

身強體壯,也沒摔骨折,就是破了皮兒。非要杜錦負責。。

也就喜滋滋的睡下了。。

倆人兒躺床上,龍勝林就問他,班上同學那麼對你,你介意否。

杜錦出乎意料的,根本不介意。

「我反倒清靜了,一群幼稚鬼。」杜錦這麼說。

杜錦的媽經常不回來,回來也是讓杜錦好好學習,將來出去念書,之後又走了。期間為了表達龍勝林對杜錦的陪伴之情,還給龍勝林帶過幾次火龍果。

久而久之,就越來越相熟,有時候起床換睡衣什麼的,杜錦就也沒有避著龍勝林。

龍勝林就想啊,這麼好個皮膚,這麼好個相貌,這麼好個身材,這麼長的一雙腿。。

他怎麼就不是個女人呢! 到了冬天,龍勝林更是賴在杜錦這兒。

杜錦做得一手好飯,早上起來變著花樣兒的早點,粥。

且晚上睡覺還能暖被窩。

除了這人個性冷冰冰之外,沒哪處不好。

兩個人也越來越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