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傅,師弟好像出去了。」

狐芷壓低聲音,用的是傳音入密。

杜瑤剛想說話,臉上就露出笑容來,她道:「你師弟回來了,去跟他說說情況吧。」

狐芷臉上立時露出笑容來,一個閃身從原地消失,這時候整個現場有無數魔情殿弟子圍觀,如今魔情殿早就知道聖女的胸衣被一個弟子弄回來了,如今看聖女殿的架勢,這些弟子們頓時明白傳言果然是真的,頓時一個個都激動了。

「到底是那位師兄啊,居然能將聖女殿聖女的胸衣偷來,實在是太令人崇拜了。」

「我看應當是葉凡師弟,咱們整個魔情殿也只有他才能如此風騷。」

「沒錯,我認為也是葉凡師弟,這個聖女肯定是被他一招風騷的劍法打得裸.奔,這次啊丟掉了自己的聖衣。」

「哈哈!師弟真是了得啊,能將聖女打到裸.奔,看聖女殿那些女人根本不敢提這事,肯定是認為輸給一個仙武丟人啊。」

「你們的想法不對,我認為葉師弟應當跟聖女有私情,其實是聖女將聖衣送給葉師弟的,只不過因為葉師弟將聖女的胸衣拿去交換任務,這事鬧大了,惹得聖女殿不得不出面。」

「不大可能吧,聖女殿的聖女雖然並非說不能談戀愛,但是也犯不著將聖衣送人吧。」

「你懂什麼,沒看到聖女剛剛說要葉師弟給一個交代嗎?這明顯就是表明他們之間的關係曖昧嘛,我看她這是生氣了,一定要讓葉師弟給一個說法,不然他們之間的事情就吹了。」

「哇塞!葉師弟真是厲害啊,居然都能將聖女殿的聖女拿下,這實在是太令人崇拜了。」

「屁!沒看到狐師姐都成了葉師弟的道侶嘛,一個聖女殿的聖女又算什麼。」

……

魔情殿的弟子們議論紛紛,他們是見識過葉凡的風騷,自然清楚聖衣很可能是搶過來的,不過他們隔得遠,不可能被對峙中的兩派高層聽到。

葉凡就在這時回到了魔情殿,李愁跟天啟跟著他進來,他很快就察覺到氣氛有些古怪,還沒有等他詢問,就有一群美麗的魔情殿女弟子興奮的道:「葉師弟!葉師弟!我們愛你!願意跟你雙修,什麼時候都可以!」

魔情殿女弟子非常熱情,就差直接衝上去搶人了,好在她們也知道葉凡的劍法非常風騷,她們害怕像月魔殿的女弟子一樣被戳得死去活來,只是一個個興奮的看著他,似乎只要點頭,她們就可以立馬脫衣服。

這一幕讓跟在葉凡身後的李愁與天啟目瞪口呆,他們從未想到有一個弟子居然如此受歡迎,看看這些女弟子,簡直恨不得集體被他臨幸。

這小子有這麼厲害?

兩人交換一個震驚的眼神,他們覺得要重新評估葉凡的實力才行。

葉凡也很是驚訝,他沒想到魔情殿這些女弟子居然如此激動。

自己真有這麼風騷?

心中暗自搖頭,葉凡臉上立時堆砌笑容道:「諸位師姐,不知道現在宗門發生了什麼?」

葉凡這一笑,頓時一群女弟子做出暈倒的表情,有不少還近乎呻吟的說「葉師弟沖我笑了,我要**了!」

必須承認魔們的女子就是不一樣,這些女弟子當著眾人的面說這話臉不紅氣不喘,反而有種擲地有聲的感覺。

還好並不是所有的女弟子都容易犯花痴,當即就有女弟子說:「聖女殿上上門來,聽說讓我們交人,現在正跟掌門對峙著。」

聽到這些,葉凡頓時明白聖女殿是上門來找自己麻煩的,他正尋思著自己要不要上去時狐芷閃電間出現,美麗的師姐橫了他一眼道:「師弟,掌門叫你過去,你跟聖女的事情必須好好處理,要不然很容易惹來兩派的衝突。」

葉凡眨了眨眼,他感覺狐芷在暗示自己。

我跟聖女的事情?

我們能有什麼事情?

葉凡很快就醒悟過來,這是讓他坐實跟聖女的私情,難道掌門想要跟聖女殿聯姻?

葉凡腦中冒出這樣一個念頭來,他感覺非常荒謬,不過仔細想想還是很有可行性的,他現在需要去其他宗門得到天賦能力,或許可以趁此機會混進聖女殿。

……

「你終於出現了!」

葉凡跟著狐芷出現,聖女頓時一臉憤怒的怒視著他,那眼中的怒火就像要燃燒一樣,如有可能他確信聖女一定想用目光戳死他。

「我來了,讓你久等了。」

葉凡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他那一瞬間深情款款的看著聖女,聲音非常柔和,充滿一種無法言語的喜悅跟開心。

這該死的混蛋!

聖女心中那叫一個怒啊,葉凡此番作態肯定是想要誣陷她,她很想大聲怒叱,說他們之間什麼關係都沒有,但是她最終還是認主了,這事不能這麼干,她需要冷靜。

「將我的聖衣還來。」

聖女死死盯著葉凡,似乎他敢說一個拒絕的話,她立馬要拿劍戳死他。

「好啊。」

葉凡一臉的笑意,回答得很是乾脆。

捲土重來 聖女愣道:「你同意了?」

葉凡嘆道:「當初就不應該向你要聖衣的,因為這東西對你太重要了,要是失去它,對你影響實在是太惡劣,所以我自然要將聖衣還給你。」

「那你還不還給我。」

忍!

一定要忍!

只要等聖衣到手,自己絕對要讓這小子知道厲害。

聖女在心中咬牙切齒的怒吼著,她從未如此討厭一個人,甚至恨不得將賭坊挫骨揚飛。

葉凡笑道:「還給阿茹當然不成問題,不過我卻有一個條件。」

阿茹?

聖女渾身哆嗦一下,她本名叫做天茹,葉凡這樣喊她分明就是要告訴所有人他們之間有曖昧,說不定已經有一腿了。那一瞬間聖女似乎感受到師傅已經給為聖女殿的長輩看向自己異樣的目光,這讓她根本不管去看,她實在是太害怕了。

這該死的混蛋!

聖女咬牙切齒,她真的很想一劍幹掉這小子。

「你有什麼條件?」

葉凡微微笑道:「阿茹放心,我這個條件非常簡單的,你想必也清楚我喜歡收藏你的衣物。聖衣對你很重要,我可以還給你,不過你必須拿出一套貼身的衣物跟我換才行,這個條件阿茹相比一定會答應吧。」

「你……做夢!」

聖女瞪大眼睛,一臉驚恐的看著葉凡,她想不到這混蛋居然如此無恥,竟要她將自己的衣物送給他。

「難道阿茹不願要回自己的聖衣了?」

葉凡一臉的驚訝,似乎不可思議的看著聖女道:「既然阿茹不願交換也成,其實我對聖衣還是很滿意的,上回將你的胸衣拿去交換任務實在是太不對了,我打算將其要回來,這一點你可以放心,今後我一定好好的貼身收藏,保證不會再隨意送人了。」

「該死的淫賊,我要殺了你!」

聖女忍無可忍,她要暴走了。

「幹什麼?想搶男人險要問一問我同不同意,就算你死皮賴臉的要跟他,也只能做小。」

狐芷一個閃身就擋在葉凡面前,人尊的實力展露無疑,讓聖女的臉色當即就是一變。

「你!?」

聖女自然認得狐芷,只是她沒想到這個昔日跟自己實力相當的女人居然已是人尊了,這讓她非常震驚。

「哼!瞪什麼瞪,雖然這混蛋將你胸衣拿去交換任務做得很不對,但是你也不能帶著聖女殿的殺上門來吧,難道你想要將自己跟他的私情弄得天下盡知。」

「你血口噴人!」

聖女勃然大怒,她沒想到狐芷居然誣陷她。

狐芷冷笑道:「我知道你一直不滿屈居我之下,你不會想要利用這次的機會逼迫他娶你吧。哼哼!你還真是敢想,居然不惜弄得天下皆知。難怪當初你會將自己的聖衣送給他,原來就是想要讓全天下都知道你們之間的關係,你的臉皮還真是厚。」

「你放屁!」

聖女險些一口老血噴出來,狐芷完全就是張口胡說八道,她什麼時候跟葉凡有私情了,還打算坐實彼此的關係了,這簡直就是胡說八道。

狐芷根本沒有理會憤怒的聖女,而是看向葉凡道:「早跟你說過這女人就是麻煩,她如果真想要聖衣親自來找你多簡單啊,難道你會不給?她現在這樣還不是想要將你們之間的關係公佈於眾,現在她如願了。」

「師姐!」

葉凡一臉震驚的看著狐芷,這妞真眼說瞎話的本事真是厲害啊。

狐芷一臉嚴肅的道:「師弟,你要她的衣物做定情信物,自己也就送她一件吧,這樣禮尚往來,算是如她的願了。」

禮尚往來?

葉凡眨眨眼,他很想說難道自己也送衣物?

這個念頭僅僅一閃就被否定,葉凡能夠肯定,聖女別說收禮,說不定會將他的禮物撕成碎片。

送什麼?

「如果主人真要送,我到時有個非常合適的禮物。」

就在葉凡尋思時,傳承之塔的聲音忽然響起。

「什麼禮物?」

「這東西屬於聖女殿一篇失傳的聖書第一卷,只要主人送,聖女殿絕對會收。」

「那敢情好。」

葉凡的眼睛頓時亮了,讓傳承之塔將禮物準備好,他急忙道:「師姐說的沒錯,禮尚往來嘛,阿茹送我貼身的衣物,我怎麼說都要送一件禮物當做是我們的定情信物。」

狐芷嘴角綻起笑容,她扭頭看向聖女道:「師弟打算送你一件定情信物,這回你總算是滿意了吧。」

聖女那個憤怒啊,這對狗男女實在是可惡。

「誰要你送的禮物,你可以去死吧!」

葉凡微微笑道:「阿茹不要急著拒絕,還是等你師傅看一看這份定情信物是否夠分量再說吧。」

葉凡也不理會暴怒中的聖女,而是扭頭看著天女,他的說中很快出現一個盒子。



” 天女眉頭一皺,她對於什麼定情信物自然是不想要的,她也不打算將聖女許配給魔情殿的弟子,不過她的目光落在葉凡手中的盒子上,目光突然一怔。

這光芒……

「殿主,那盒子好像是專門用來裝聖書的盒子。」

「什麼?」

天女渾身一震,那一刻她的眼中射出奪目的光芒,一個閃身就搶到聖女的面前,她盯著葉凡手中的盒子道:「葉公子真的願意將這東西當做是你跟阿茹的定情信物?」

「師傅!?」

聖女瞪大眼睛,天女的態度讓她感到驚恐,師傅不會真的同意這場荒唐的定情信物交換吧。

「閉嘴,為師待會兒收拾你。」

天女瞪了一眼聖女,目光飛速看向葉凡,那一瞬間居然滿臉堆笑道:「葉公子可否讓我看一看?」

「當然沒問題。」

葉凡臉上也堆起笑,天女的態度讓他明白這份禮物已經打動對方。

接過盒子,天女有些激動的打開,她還是很小心的,只是打開一道縫隙,那一刻一股神聖的光芒從那道縫隙中射出來,只讓她心神都是一振。天女緩緩將盒子打開,內里一份卷宗出現,看著上邊標記的聖卷兩字,她一顆心激動地差點從嗓子眼跳出來。

真是失傳的聖書啊。

不顧天女的臉上很快露出失望之色,因為她發現聖書只是第一卷,不過她臉上的失望之色很快消失。天女的反應還是很快的,葉凡拿出第一卷,誰能說這小子手中沒有第二卷、第三卷。

「師傅,這份定情信物還行嗎?」

師傅?

天女嘴角抽搐一下,這小子還真是打蛇隨棍上啊,這麼快就叫師傅了。

「滿意!很滿意!」

雖然感覺葉凡無恥了一點,但是他對自己徒弟還是很真心的,就連這麼珍貴的禮物都願意送來,自己做師父的豈有拆散他們這對鴛鴦的道理。

「師傅!?」

聖女驚恐不已,她感覺事情已經超出自己的掌控了。

葉凡笑道:「師傅,那我跟阿茹的事情,您看怎麼辦?」

天女微微笑道:「既然你對阿茹一往情深,現在又交換了定情信物,你們的事情就這麼定了,等回去我挑選一個黃道吉日,將你們的事情給辦了。」

葉凡大喜過望道:「那阿茹的聖衣怎麼辦?」

天女一臉奇怪的道:「這不是她送給你的定情信物嗎?從現在開始聖衣就是你的了,你可要好好收藏,尤其那胸衣不能流落在外,知道嗎?」

葉凡急忙點頭道:「師傅說得沒錯,這是阿茹的胸衣,弟子一定會好好貼身收藏。」

天女一臉嚴厲的看著聖女道:「阿茹,為師現在就准了你跟小葉的婚事,今後你們就是道侶,這回你可以滿意了吧。」

「師傅!弟子沒……」

聖女大驚失色,事情怎麼一轉眼就成這樣了,誰要做這淫賊的道侶了,這是絕對不成。

「沒什麼可是,這是為師的安排,也是聖女殿做出的最後決定,你跟小葉就是道侶了,改明為師跟魔情殿的杜宗主商量一番,安排一個好日子,將你們婚事辦了。」

天女強行打斷了聖女的話,她才不管徒弟是否願意,只要葉凡願意就行,現在她就連聖衣都可以不要,何況是一個徒弟。

對於天女的決定,十多個聖女殿仙尊全都點頭,她們紛紛表示自己很看好葉凡跟聖女,她們絕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