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你不要來搗亂,我鐵拳門自有鐵拳門的規矩。」

林峰的表情平淡,既沒有聲嘶力竭也沒有威脅之意,只是陳述事實,可有他的實力鎮壓,就連莫名也無法用強。

李航帆只好冷冷一笑:「那鐵拳門是要包庇朝廷重犯咯!」

「與朝廷為敵,你們鐵拳門是想要萬年根基被毀么!」

林峰的眼帘低垂:「李大人,你的言語有些偏頗,我們今日只是收錄宗門弟子,何來包庇朝廷重犯一說。」

「難道這些在龍門郡內土生土長,一心修鍊鐵拳的寒門子弟就是所謂的朝廷重犯?」

李航帆所指的朝廷重犯自然是指的李宇,只是李宇根本就沒犯事,在衙門中也沒有任何記錄,李航帆也拿不出任何東西證明此事。

更別說此地根本就沒有李宇的蹤跡,他們只是要抓住劉柳這個敢挑釁他們威嚴的年輕小輩而已。

莫名突然開口道:「好,在此地我們暫時沒有看到我們要抓捕之人。」

「不過他很有可能會登上九門山,我們就在此暫住幾日,等那人自投羅網!」

林峰面無表情:「那就請幾位到九門山西邊的廂房暫住,我們鐵拳門從不虧待貴客!」

說完,林峰便讓其他弟子引領幾人入內,莫名卻是站在山門旁,要看那些寒門子弟轟擊山門的場景。

那些不落皇朝來的世家子弟也饒有興緻的守在山門附近,看著這些年輕武者一個個試著轟擊山門。

在兩個多時辰過後,所有寒門子弟都嘗試過一番,最終除了劉柳之外,還有其餘四人以罡勁轟開了山門,成為了鐵拳門的正式弟子。

這四人之中,有三人是先天高手,還有一人是氣感九重天,馬上就可突破到先天境。

唯有劉柳那氣感六重天的境界,在眾人中顯得較為顯眼,也最為年輕氣盛。

「好了,此次居然有五人可轟開山門,成為鐵拳門的弟子,這是近幾年來人數最多的一次了。」

「沒有轟開山門的武者也可在外廂房中休整一個月時間,在此修鍊鐵拳,體悟無上拳道!」

鐵拳門每年有四次嘗試轟擊山門的日子,附近區域的武者都會匯聚過來,嘗試著轟擊山門,這只是第一批來的武者,後續還會有武者陸續趕來。

林峰引導著眾人走入山門內,這裡有大片的石屋,都是鐵拳門的弟子採集九門山上的特殊石塊修葺而成。

據說在天門破碎之後,最大的幾塊碎片都落在了九門山上,使得這座山峰的規則發生了改變,就連山內的山石、樹木都因此變得堅硬無比,有的甚至堪比神鐵。

每日採伐山石、樹木便也成為了鐵拳門弟子修鍊拳法的日常功課之一。

在第一重山門之內,便是鐵拳門的外廂房,提供給客人和外門弟子居住。

「看,那便是通天武神大人的雕像,這是鐵拳門的門人放置在此,供其他人瞻仰的。」

「原來通天武神大人長這樣,果然如傳言之中一般英明神武,氣勢無雙!」

在第一重山門之後的廣場上,有一座以特殊石質打造而成的雕像,其高約九丈,倒算不上是什麼偉岸無比的雕像。

可其栩栩如生,似乎有著通天武神的幾分神采,因此在外人看來,其仍然是無比高大,那是他們的偶像!

林峰則帶著新進入鐵拳門的五名正式弟子步入第二重山門之內,前去拜見鐵拳門的現任門主。

在鐵拳門的真正宗門處,劉柳等人看到了當代鐵拳門的門主莫林海。

身為鐵拳門第八十二代門主,莫林海的年紀也算不小了,他的兩鬢有些許白髮,眼角也有些皺紋,不過他並不顯得老態龍鍾,身上有著濃烈的氣血。

看著台下的五名年輕武者,其中年紀最大的已幾近三十歲,而年紀最小的便是劉柳了。

見到目光純凈的劉柳,莫林海眼中閃過一絲異芒,他向五人簡單講述了一下鐵拳門的規矩,最後高聲說出了一個讓在場諸人驚訝無比的決定。

「劉柳,你便是我收下的第九位親傳弟子,林峰、林軒,你們可要好好的教導你們的小師弟。」

「他以後的成就或許還在你們之上!」

在兩名弟子和幾名長老驚訝的表情中,莫林海對劉柳招了招手:「柳兒,你且隨我來,既然你是我的親傳弟子,那也可以獲得我鐵拳門的無上神功。」

「這可是通天武神大人親創的通天神功!」

劉柳點點頭,他的臉上似乎沒有什麼動容的神采,跟著莫林海便走入了內殿。

在內殿之中,有著一座與人等身高的神像,其面容與第一座山門內的雕像一模一樣,這又是一尊通天武神的神像!

莫林海站在神像前九步,他轉頭看向劉柳:「小友,你該出來了吧。」

「一直跟著柳兒到這,所為何事?」

超級寶貝之我的媽咪像姐姐 莫林海定定的看著劉柳,他表情篤定,更是盯著劉柳胸口處的一座小塔。

「莫門主真是慧眼如炬,這都被你看出來了。」

李宇的身影突然出現在劉柳身邊,表情淡定的劉柳低聲道:「李宇大哥!」

正是與劉柳巧遇,引導他前往鐵拳門的李宇! 李宇在被莫名等人追殺之後,受了重傷之下藏入龍門郡的一座小城之中。

等他修復了傷勢,便知曉以李宇的身份是很難逃脫追殺的,正好他在這座小城中見到了鐵拳門的一位門徒開設的武館。

武館內有不少的年輕武者,李宇便選中了其中已修鍊出罡勁的劉柳。

為了讓劉柳相信自己,李宇展示了自己的罡勁,還將通天神功的一部分傳給了他,這也成了兩人最大的秘密。

也是通天神功讓劉柳自身的力量大增,武體得到極大淬鍊,他這才能以氣感六重天的修為轟開第一重山門。

李宇則是藏身在天魔塔內,由劉柳帶著進入了鐵拳門內。

當時李航帆和莫名出手要擒下劉柳的時候,李宇都準備要出手與之對敵了。

沒想到林軒和林峰兩兄弟趕來,卻是擊退了紫衣衛,讓劉柳順利進入山門。

李宇倒是沒料到莫林海居然可以看出他藏身在天魔塔內,這位鐵拳門的門主倒是深不可測。

「小友跟著劉柳一起進入我鐵拳門,不知所為何事!」

莫林海倒是沒有第一時間就喊打喊殺,李宇心中一動:「莫門主,我藏身在寶物內,跟著劉柳進入鐵拳門,你就不怕我對鐵拳門不利?」

微微有些蒼老的莫林海卻是哈哈大笑道:「我從未有這種想法,因為我從小友身上能感覺到十分純粹的鐵拳拳意,那是苦練鐵拳十餘年,並且有著較高的鐵拳境界才能有的氣息!」

「況且你出現在這裡之後,師祖的神像便在微微發光,閣下是有什麼和師祖有關係的物品么!」

李宇轉頭看去,果然看到通天武神的神像正在散發著淡淡的熒光,使得這尊與真人同等大小的神像猶如要活過來一般。

這尊神像與武神圖錄中的通天武神幾乎一模一樣,只是武神圖錄中的通天武神那是真正的靈魂印記所化,有著通天武神獨特的靈魂波動,也比眼前的神像更為氣息強大!

李宇早已想好了一個理由,他點頭道:「我在一處秘境之中得到過一捲圖冊,裡面記錄著一位來自上界的無上強者的武學傳承。」

「這位前輩曾經跟隨著通天武神大人修鍊過一段時間,圖冊中就記載著部分通天武神大人改良過的通天神功!」

莫林海抑制不住的捏緊了拳頭,他忍不住問道:「師祖在飛升入上界之後,就再也沒有消息傳出。」

「我鐵拳門的幾位先祖也曾飛升上界,想要尋找師祖的蹤跡,可他們飛升之後同樣也是音訊全無。」

「這位小友是否從那圖冊中知曉了師祖的情況,他是否同樣君臨上界!」

李宇臉上露出複雜的表情,他同樣不是很清楚通天武神在上界的經歷,這部分記憶似乎是遺失了一般。

他只隱隱約約的知曉,通天武神在飛升上界之後,似乎以很短的時間就成為了上界的無上強者,同樣有著絕世武神的稱號。

可那之後的記憶就徹底消失,李宇也弄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使得通天武神留下武神印記在武神圖錄之中。

李宇只隱隱覺得,那是一件十分恐怖的事情,使得無敵天下的通天武神也隨之失去蹤跡,武神圖錄成為他唯一留下信息的物品!

或許要知曉這個真相,就只有等李宇足夠強大,或是進入上界才知曉了。

李宇斟酌了一番,這才開口道:「據我所知,通天武神大人在上界中同樣是曾無敵天下,被共稱為通天武神。」

「不過在那之後,武神大人就徹底失去蹤跡,沒人知曉他的蹤影,留下傳承的這位前輩,也無從知曉他的下落。」

「此次我來鐵拳門,也是因為那位前輩與通天武神有緣,也十分感謝於通天武神的傳功之恩,我來也是為了將改進后的通天神功交與鐵拳門!」

李宇的話讓莫林海一震,鐵拳門的核心功法便是通天武神開創出的通天神功,其可通過修鍊鐵拳來淬鍊武體,增強拳力。

若是鐵拳的境界提升,那通天神功就可助修鍊者快速提升戰力,曾有鐵拳門的無上強者借之橫掃天下。

不過鐵拳門保留的通天神功畢竟是通天武神在天武大陸時所留,存在著不少的瑕疵,要不然鐵拳門也不會沒落。

原始版的通天神功,唯有天賦異稟和意志堅定無比兼具之輩,才可借之有著超強戰力,不然其效果與一些一流宗門的鎮派神功差距並不是很大。

當初通天武神就說過,最強的武者本身,而不是功法。

通天武神能以原始版的通天神功成為天下第一強者,同時還能轟開天門。

可其他武者並不一定可做到這點,有點就連晉陞到靈海境都難。

李宇現在要拿出來的,實際上便是完整版的通天神功的一部分,其經過通天武神的完善,已是在上界都算是無敵的功法!

就算是僅僅一部分,也足以超越此界的絕大部分神功。

不過李宇故意隱瞞了這一點,隱隱透露出神功並不全,同時也不宜讓他人知曉。

莫林海自是明白這一點,鐵拳門因為有著步步登天酒和其他一些寶物,便被無數勢力所覬覦。

若不是忌憚於紫龍皇朝的皇室和其他一些原因,鐵拳門早就被人滅門了。

要是改進版的通天神功的消息傳出來,那恐怕不用幾天,便有絕世強者殺上鐵拳門!

莫林海沉吟一番,他看向劉柳:「也就是說,劉柳也修行了這種改進版的通天神功?」

表情沉穩的少年點頭道:「沒錯,師父,李宇大哥已將通天神功傳授給我。」

「正是有著這門神功,我才能轟開第一重山門,成為鐵拳門的弟子!」

莫林海大笑道:「如此正好,那我們就演一齣戲,讓劉柳在修鍊鐵拳和通天神功時,漸漸體現出其天賦異稟的一面!」

「讓劉柳以他的名義,將通天神功漸漸改良,將這門神功普及到鐵拳門之中!」

「在神功的效果徹底暴露之前,想必沒有哪位武者會認為一個後輩改進的神功可以有著如此大的威能!」

李宇暗暗點頭,莫林海用這種潛移默化的方式來將改良版神功推廣,等外人反應過來,鐵拳門想必已不是現在的鐵拳門!

同時鐵拳門中的絕對高層則可以直接修鍊這門改進版神功,以最快的速度增強戰力!

莫林海顯然也想到了這點,他的目光落在李宇身上:「小友,你如此無私奉獻,願意將改進版的通天神功獻出來,對我鐵拳門來說幾乎是再造之恩!」

我不是歸人,是過客 「小友可願意成為我鐵拳門的榮譽太上長老,地位等同於我這位門主!」 莫林海的話讓李宇都有些沒反應過來,他知曉鐵拳門定會給予他豐厚的報酬,可沒想到門主直接以榮譽太上長老這樣的位置來感謝李宇!

鐵拳門的太上長老乃是可決定門主之位歸屬的絕對高層,每一位都是修為通天之輩,一般都在山門深處修鍊,很少管理世事。

唯有在門派生死存亡的關鍵時期,太上長老才會出手。

鐵拳門中一共只有幾名太上長老,榮譽太上長老的地位與其相當,莫林海已是拿出了足夠的誠意。

李宇此次來,本就是為了鐵拳門的壯大而來,他想都沒想就答應下來:「好,我此生與鐵拳門有緣,那就如此決定下來了。」

莫林海笑容滿面,他開口道:「李長老,我們鐵拳門中的資源都與那九座山門有關。」

「今日得改進版的通天神功,我便可以嘗試去闖第六重山門,若是能闖過去,那就可得到山門后的各種寶物。」

「我會為李長老取出幾份步步登天酒,以感謝李長老的幫助。」

李宇之前提到過他想要拿到步步登天酒,卻是被莫林海記在了心中,他倒是有心了。

在門主的帶領下,劉柳和李宇一路來到第三重山門前,在這座山門之後,便是九門山內的無數寶物。

在天門破碎,九門山形成之後,通天武神就為鐵拳門立下規矩,門中弟子,想要獲得門派內的資源,只能通過闖山門的方式!

自第三重山門開始,每座山門后都有存放各種寶物的福地,唯有以自己的力量轟開山門,才能得到門后的寶物。

而每位門中弟子,根據其修為不同,每隔一段時間才有一次闖山門的機會。

像氣感境武者,每過半個月便可闖山門一次,先天境武者,闖山門的期限便是每三個月一次。

靈海境武者,根據修為高低,則是限定在一年乃至十年才能闖一次山門。

如此門規,使得鐵拳門內的弟子,只能不懈的修鍊,增強自己的戰力,才能自門派中得到更多的資源。

像林峰,就在之前闖山門時,轟開了第五重山門,得到了人體秘葯,可輔助自身聖化穴竅!

就連鐵拳門的門主莫林海,目前為止始終差了那麼一絲,無法轟開第六重山門,或許唯有太上長老之類的無上強者,才能轟開後面的山門。

李宇有著通天武神的武神印記,他就知曉在九門山的後續山門中不乏有聖葯乃至通靈寶具!

當初通天武神破開天門,可是有無數上界強者化為天兵天將要鎮壓他,卻被他一一擊敗,不少戰利品便被封於九門山內。

這也使得九門山成為了一座無上寶藏,不過想要獲得裡面的寶物,必須要轟開一座座山門才行。

到目前為止,還未聽說有誰打開了第八重山門,更別說最後的第九重山門了!

莫林海走到第三重山門前:「第一重山門為進入我鐵拳門的門戶,修鍊出罡勁的武者都有可能轟開。」

「而第二重山門乃是外門和內門之隔,還未出現過氣感境以下便可轟開第二重山門之輩。」

「至於這第三重山門,更是一個分水嶺,唯有鐵拳境界達到玄鐵境界之上,才可轟開這重山門。」

「我也是在二十餘歲時,才第一次轟開第三重山門,見到裡面的無數藏寶。」

莫林海說完,他便輕輕揮拳,似乎都沒費什麼力氣,就將第三重山門轟開。

鐵拳門門主雖然表現得舉重若輕,可李宇卻是能夠看出,那第三重山門重逾千鈞,就算是先天九重天的武者,很多都無法撼動這座山門!

走入山門之內,各種寶物沉浮在石柱之中,釋放著璀璨的光芒,這都是通天武神乃至鐵拳門的強者收集來的寶物,不乏丹藥、靈武和功法秘籍。

李宇和劉柳都可走入山門內,只是他們沒有轟開山門,便沒有權利在其中選取寶物。

莫林海伸手一招,一枚丹藥就落在他手中,門主直接將這枚散發著葯香的丹藥遞給了劉柳。

「柳兒,這是三品絕品丹藥靈血淬體丹,對氣感境和先天境的武者都有較大功效,可助你淬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