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老,這裡有什麼規矩?或者說我有什麼許可權?有什麼義務?」

思量許久,丁峰再次詢問。

「少主,萬道山傳承需要達到神徒才能攀登,而少主現在的實力,還達不到攀登的資格……!」

山老沒有多說,又道,「至於許可權?少主不用通過萬道選就能通過胸前的萬道門來到萬道山,但少主切記,萬道山每九階梯算一輪迴,每次進入,必須通過一輪迴才能離開,否則不是損落在考驗之中,就是耗盡壽元而亡,切記,切記,不做好準備,千萬不要進來!」

「神徒?那是什麼境界?」

丁峰仔細的聽著,將山老所說的每一點都深刻的記在心裡。

「凡俗人間,有天地人三境界,那不過是築基階段,奠定基礎,還沒有邁入神道的門檻。天地人三級,是凝練自身,精氣神形成內循環的小天地,然後內世界溝通外天地,引動天地之力,內外合一,開闢自身的本源,凝練神土,這才達到神徒之境!神徒,不過是走上真正巔峰的起始階段。」

山老解釋的很詳細。

「天地人三級,竟然只是基礎!」

丁峰暗中搖頭,也感覺到了萬道山傳承的真正不凡,再次詢問,「萬道山傳承,登天梯,必須在達到神徒之境才能進來嗎?」

「神徒是資格,也就是說少主達到神徒之境才能進來,至於少主何時進來,這倒沒有規定,少主隨意。但切記,一旦進來,至少也要攀登九階天梯,因而建議少主,要是進來,最好達到某一境界的巔峰,而一個境界,最多進來一次,否則……!」

山老笑笑,沒有再多說。

「那山老,對我目前的狀態有什麼建議?」

丁峰稍微沉思,姿態很低的詢問。

「少主實力太低,當然是提升修為,這才是最要緊的!」山老笑道,「在這裡,主人還可以待夠一年時間,當然,萬道山飄蕩在無盡的時空長河中,只有踏上階梯,時間才會和外面的世界相互連通,現在少主不要擔心!」

「一年相當於?」

丁峰追問,可心裡卻一顫:飄蕩在時空長河中,這是什麼概念?

「不確定,最多外面的一個月罷了!」山老答道,「少主您看,那邊是天地靈液,擁有脫胎換骨的功效,少主可以輕易的吸收煉化,無論是轉化真氣,還是淬鍊肉身,都具有無上等功效。少主再看,那邊是悟道台,做在上面,靈台清明,具有增強悟性的效果,上面還有幾十種天級功法,可以任意參悟。另外少主放心,這裡的天地氣息會自動的進入體內,默默改變體質的同時也具有辟穀之效,不用擔心飲食。少主是現在離開,還是在這裡潛修?」

「潛修!」

丁峰毫不猶豫的回答。

天地靈液,不是一個池子,而是整整一湖泊,悟道台相當於一個小型的足球場。

「山老,那如何離去?」

丁峰追問。

「時間到了,自動會將少主傳送走,或者少主意念進入胸前的萬道門,意念選擇離開即可!」

山老回答。

丁峰看到胸前有個石門印記,意念一轉,便進入了裡面,裡面出現一個聲音:是否離開!

明白之後,意念退出,丁峰就登上了悟道台,來到了功法石壁前觀看。

共有四十五種功法,都一一觀看,自動的記錄在無限系統中。

「少主,這裡都是天級功法,除了五種煉體功法之外,其它的都不能修鍊。」山老跟了過來,「給少主一個建議,無論何時,肉身都是根本,承載著主人的印記。若是達到某一境界,滴血可重生,哪怕只剩下一個細胞,都能重活。」

「細胞?」

丁峰震顫。

「這是某些凡俗世界演化的一個別於武道世界的分支的說法,物質生活豐富,很有意思。」

山老稍微解釋了一句。

丁峰卻真正的明白了,宇宙之大,真有無窮世界,他也真正的看到了返回原來世界的希望之光。

「山嶽體!」

「淬體功!」

「魔象煉體功!」

「金剛體!」

「極限劍體!」

這是五種煉體功法,丁峰卻不好選擇,一般煉體功法只能選擇一種,一旦選擇,往往就限定了以後的修鍊。

「山老,你認為我該選擇哪一種?」

有一位不知多強的山老在,要是不請教,那丁峰就是真的傻子了。

「少主,山嶽體,乃是煉體如山嶽,力量強大,具有鎮壓功效;魔象煉體功,修鍊之後,*堅硬,擁有魔象之力;金剛體,顧名思義,擁有金剛不壞的特性;極限劍體,乃是將自身轉化劍體,是一種不可多得的體質,對修鍊劍法擁有極大的加成;至於淬體功,最是中正平和,只是為淬鍊身體而淬鍊,沒有任何屬性,修鍊到極限,凡兵不傷,內外臟腑骨骼達到凡俗極限!」

山老點評五種功法優劣,最後道,「為了以後考慮,還是修鍊淬體功最為合適,中正平和,雖沒有特點,卻也代表著最大的包容性。」

「好,那我聽山老的!」

丁峰當即做了選擇。

隨後進入了靈液湖中。

萬道山中,一年之後,丁峰離開。

黑玉山,奈何橋頭。

回首而望,丁峰感概萬千,一入石橋,他嘗盡了世間最大的折磨,最大的痛苦,死去活來,活來死去,那種極致的折磨痛苦,他現在想起,都毛骨悚然,心中驚悸。

功法參悟,五天五種極品。

殺心橋,千米殺千人,後來丁峰也詢問過,若是他的修為是地級圓滿,在殺心橋上會遇到什麼樣的敵人?山老當時回答:至少百名天級!

問心鏡前,磨礪道心,也讓他徹底的堅定了執念,一旦認定,一往無前。

前塵種種恍若昨日夢。

可這個夢太真實了,太刻骨銘心了。

然後在萬道山的一年潛修,讓他的氣質徹底的大變,沒有了死氣沉沉,也沒有了往日的輕浮,整個人氣息收斂,變的十分隨和。

眸光之中,閃動著智慧的光芒。

眼底深處,卻蘊含著難以察覺的冷酷。

「不知外界,過了多久?」

丁峰低語。

「兩個半月!」

聲音略微沙啞,出現在他百米開外,丁峰好似剛剛察覺到,緩緩的看了過去。

那一抹紅色,紅的鮮艷,紅的耀眼,紅的好似燃燒的鳳凰。

那是鳳舞。

「丁峰,你、你真的走出來了?」

聲音顫抖,緩緩的走來。

「小舞!」

丁峰笑了,可他卻感覺,好似穿越了歷史滄桑,經歷了幾個世紀的輪迴,驀然看到,冷漠的心田,多了一抹暖色。

「見到你,真好!」

有感而發,出自真心,丁峰迎過去,一把將鳳舞抱在懷裡,略微掙扎,便默認了。然而在高空上,風雲突變,電閃雷鳴,狂風暴雨,宛若世界末日,一隻大手出現其中,忽而隱沒,忽而出現,最終消失無蹤,一切異象也宛若沒有出現過。

下方的兩人,都沒有發現。

…………

ps:有這樣一位女孩默默的等著,多好啊!

為情人相見,賀一個:推薦票、收藏怎麼能少! ?「好熟悉的氣息!」

嗅著發香,丁峰久久回味,他想沉醉其中,可心中卻格外的清醒,甚至沒有激動,心靜如止水。

「我竟然、激動不起來?」

丁峰暗嘆,地獄九關中給他的傷害太大了,刻印到了靈魂中,甚至將他的感情都磨去了九成九,剩餘的只有理智。

「小舞,你一直在這兒等著?」

丁峰輕聲問道。

鳳舞點頭,「當日我來到這裡,卻看見你走到了彼岸花盡頭,突然被吸了進去……當時我……我……就一直等在這裡,若是你一直不出來,我就將火龍宗踏平。」

「差一點,差一點就沒出來啊!」

抬起頭,看見白雲舒捲,丁峰嘆息一聲。何止是差一點啊,比絕望還令人絕望。對於裡面發生的事情,他沒有說,也不能說,甚至不能說出口,這就是萬道山的禁忌。

鳳舞也沒有詢問。

「能從裡面出來,說明你的資質在諸天萬界之中,絕對是最為頂尖的一批。難以想象,以峰哥你普通的血脈,竟能通過考驗,不可思議,真不可思議,這比世間任何奇迹都要奇迹!」

鳳舞忍不住驚嘆。

離開了黑玉山,飛速前進,不過一天的功夫,兩人就來到了離火郡城。

「峰哥,我帶你去報名,還有半個月就開始郡城選拔了!」

走在大街上,兩人像極了一對小情侶,男的英俊挺拔,又溫和陽光,女子傾國傾城,小鳥依人,不知吸引了多少少男少女的目光。

「走了這一遭,我對什麼天才戰已不敢興趣,不參加了。」

丁峰搖頭,神情淡然。

「不參加了?」鳳舞一愣,隨之笑道,「也是,經歷過了那裡,已獲得最大機緣,確實沒有必要參加了。那好,我也不參加了,在這裡我們好好遊玩一段時間,然後……!」

「然後什麼……!」

見鳳舞停頓,丁峰問道。

「對於天才戰,本來就沒興趣,不過是好玩罷了。 天魔弈 原本等郡城賽結束之後,我就準備深入南部火山深處,進行潛修,提升實力,順便尋找我的機緣。」

鳳舞沒有隱瞞,說出了自己本來的打算,「至於現在嘛,我又改變了想法,準備看看這片小天地的景緻,也不枉在這裡停留這麼長時間,峰哥,你說好不好?」

丁峰笑了。

找到一個酒店,兩人走了進去。

拐角處,一位白衣女子走了出來,她神情清冷,帶著疑惑:「那是鳳舞,在他身邊的那個男子,不正是……怎麼可能,長老親自看見他進入了禁地,怎麼能闖出來?」

此人正是火龍宗的大師姐,在黑雲山中,丁峰曾經反殺,不知為何,始終沒有碰見這位火龍宗的強者。

卻在此地,被她看了個正著。

「他若真是丁峰,那……!」

她眼前一亮,心中『砰砰』直跳,眼中冒出了火熱。

「小二……!」

來到這裡,丁峰莫名的輕鬆,肚子開始咕咕叫,他一拍桌子,大聲叫道,「上好菜,上好酒,桌子擺滿為止,爺有錢!」

恍惚中,似乎回到了從前,沒有二至。唯有他自己知道,他再也回不到從前了,只有盡量的洒脫生活。

「我可沒錢付賬!」

鳳舞捋了捋額前髮絲,輕笑道。

「咱可不是小白臉,咱是款爺,妞兒,樂一個,大爺賞你千金!」

丁峰挑挑眉毛,邪邪一笑。

「去你的!」

「哎呀呀,妞兒,笑容太美了,太好看了,再樂一個!」

「再胡說八道,將你嘴縫上。」

「最毒婦人心啊,俺會傷心的!」

酒菜擺上,丁峰眼睛都綠了,一頓胡吃海塞,吃的天昏地暗,喝的酒滿乾坤。打了個飽嗝,揉揉肚子,滿足的笑了,「舒坦!」

「多久沒吃過了!」

鳳舞疼惜道。

「多久了?」丁峰陷入回憶,立馬想到了地獄九關的折磨,嘴角扯了扯,「很久很久了!」

吃過之後,兩人來到了街上。

重生一來,丁峰還是首次來到郡城。

相比縣城,郡城大的不是一點半點,也分外繁華,特別是這個時候,天才戰開戰在即,匯聚了整個郡城的天才人物,亦有來自四面八方的觀戰者。

丁峰走著看著,不禁感嘆:「這遠比前世的古代繁華啊。」

武道繁盛,自然演化到了另一種極致。

「鳳舞,剛聽有人說你來到了郡城,這不,我立馬尋來了。」驚喜的聲音從旁邊響起,走過來三位青年,其中一個快步走來,來到了鳳舞對面,目光灼熱道,「鳳舞,今天在天悅酒樓,郡城天才匯聚,談武論道,咱們一起去吧,再不去就晚了。」

「不去!」鳳舞搖搖頭,只是瞥了對方一眼,便挽起了丁峰的胳膊,錯身而去。

「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