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楊總,我們現在別無選擇啊,必須跟著你走啊,你讓我們也留下來吧。」

「楊總,你可不能不管我們的死活啊。」

羅浩他們看到國安的人抓起他們就要帶走時,驚慌失措的喊叫起來,他們深深的知道,只有楊隆才能救他們性命。真的要是什麼都不做的話,等待他們的必然就是死罪。

叛國罪以死論處,能有活命的機會,誰想死?

在羅浩他們看來,楊隆既然有這麼強大的底牌,帶著伯蒂恩走和帶著他們走都是一樣的,難道說還差他們四個不成?

不應該啊,這種事是絕對不會發生的,也是不能發生的。他們怎麼說都是優秀人才,是在關鍵時候能幫助到楊隆的人。再說這幾年他們都是死心塌地的跟隨楊隆,沒有誰露出一點馬腳來,即便是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楊隆應該帶上他們的。

可事實真的如此嗎?

楊隆掃過四個人後面無表情道:「你們的使命已經完成,我要是再帶著你們走的話,會成為累贅的。所以說你們四個還是乖乖的跟隨國安的人後面離開,自求多福吧。」

帶著你們走?做夢吧,我是絕對不會那樣做的。不是說不能,但凡真的有一點用的話,我都會帶著你們走,但可能嗎?你們對我真的有用嗎?要知道我設計的逃跑路線是絕對不能帶著你們走的,那樣只會讓我心有旁貸,你們只能是我的負擔和累贅,因此我是不會自找麻煩的,你們該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羅浩四個微愣后忍不住破口大罵。

蘇沐則是冷眼旁觀。(未完待續。。) 汁入。共和國與美國在之前幾年的巨額軍費開支鉚竹不顯現了出來。

根據英國國際戰略研究所在曰年初公布的一份分析評估報告,到溺年底,共和國與美國的軍事實力均比田年時增長了眠以上,而且雙方的軍力差距正在縮美國在航空航天領域追了上來,共和國則在海軍建設方面趕上了美國。

當然,田年最引人矚目的並不是共和國與美國的軍力對比。

因為是《倫敦條約》規定的第二階段削減工作的最後一年,所以年是第二階段削減工作的核查年。按照條約附加條款的規定,所有飾約國都將在函年!月日開放本國的核設施,並且為核查人員提供一切便利條件。只有在核查工作結束。證明各飾約國已經按照規定完成了第二階段削減工作之後,才會進入第三階段。早在溺年底,共和國與美國當局就先後表示。本國已經提前完成第二階段削減工作,無條件配合核查。兩國此舉的目的是在警告其他飾約國,別在削減工作上做文章。不管怎麼說,共和國與美國在銷毀核武器的態度上非常一致。

也許會有認為,在這個時候銷毀核武器,對美國是弊大於利。

這一說法的基本出點就是美國的常規軍事力量落後於共和國,銷毀核武器之後,美國將喪失威脅能力,因此會在下一場戰爭中敗給共和國。關鍵就是,如果美國不按照條約規定銷毀核武器,就能避免與共和國爆戰爭嗎?答案明顯是否定的,技術進步遲早會使核武器邊緣化。從而打開戰爭之門。

事實上,到田年左右,隨著共和國與美國的戰略防禦系統完成全部建設工作,並且進行了近實戰測試在好年,共和國的國家戰略防禦系統就進行了一次非常接近於實戰的測試,由搬戰略彈道導彈潛艇在南太平洋上向共和國本土各射了2瞅攜帶模擬彈頭的彈道導彈,同時還有口架戰略轟炸機從北太平洋上向共和國本土各射了口枚高音巡航導彈,整個攔截行動都由國家戰略防禦系統承擔,測試結果完全達到了設計要求,戰略防禦系統也從這個時候正式進入戰備狀態。美國國家導彈防禦系統的近實戰測試要稍微晚一點,在湘年底到年初完成,測試結果與共和國國家戰略防禦系統的相差不大,具備了實戰能力,核武器的威脅已經不是很大。雖然按照計算機模擬的結果。如果雙方在戰爭期間使用了核武器,即便戰略防禦系統能夠攔截所有核彈頭與運載工具,位於地球衛星軌道上的所有人造航天設備都將遭到毀滅性的打擊,特別是運行在低軌道上的軍事衛星,幾乎沒有倖免的可能性。但是對共和國與美國來說,這樣的損失完全在可以接受的範圍之內,而且不會因此而喪失主動權。不管怎麼說,軌道飛行器沒有國界與疆域之分,共和國的衛星受到影響。美國的衛星也無法倖免,大不了雙方都失去外層空間的軍事力量。

由此可見,共和國與美國的戰爭已經不可避免。

關鍵就在這裡。在戰爭已經無法避免的情況下,共和國與美國都有必要積極推動銷毀核武器的工作。

不管怎麼說,核武器始終都是一大威脅。

即便戰略防禦系統能夠擊落絕大部分來襲的核彈頭,可是誰也不敢託大,哪怕只有一枚核彈頭落到本土上,而且落到偏遠地區,不管是共和國當局、還是美國當局,都無法向民眾解釋,甚至有可能因此而喪失先機,付出更為慘重的代價。

如此一來,共和國與美國仍然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積極推動核裁軍。

問題是,其他國家卻不這麼看。

從本質上講,全面銷毀核武器是為了創建一個安全、穩定、和平的世界,而不是為了級大國的全面戰爭打基礎。這也正是除了共和國與美國之外,其他所有《倫敦條約》飾約國的初衷。哪怕所有人都知道,《倫敦條約》是共和國與美國為世界霸權搞出來的,可是在幾個,關鍵問題上,其他國家都不會讓步。正是如此。在條約的附加條款中就明確規定,在進行第三階段削減之前。必須明確規定各飾約國常規軍事力量的規模,並且制訂一個適用於所有飾約國的比例。

問題是,在此之前,如何計算常規軍事力量卻沒有說清楚。

雖然按照俄羅斯在力萬年提出的維法,即明確規定各國6海空天等各大軍兵種的兵力規模、裝備數量與軍費開支比例,然後根據國家的國土面積、人口數量、經濟規模、社會情況等等因素來確定各飾約國常規軍事力量的具體規模但是這種辦法的可能性並不大,別的不說,同樣為。萬兵力,共和國6軍的戰鬥力就比其他國家6軍高得多,或者同樣為四萬噸的總排水量。美國海軍…下小就比其他國家的海軍高得多。更重要的是,在確定常膚牛尹力量總規模的基本要素中,各個要素所佔的比例是多少?比如國土面積佔多大比重,人口數量佔多大比重,經濟規模佔多大比重?還有社會情況到底應該以什麼為標準?這麼多問題中,只要有一個談不攏,就不大可能約束常規軍事力量。

因為幾個主要飾約國都知道,只要常規軍事力量談不攏,俄羅斯與法國就不會在猛年啟動第三階段削減工作,《倫教條約》也將因此變成一紙空文,所以從力石年開始,共和國與美國就放下架子,與俄羅斯、法國等幾個主要飾約國開始商討常規軍事力量問題,並且進行了好幾輪多邊談判。

相對而言。限制常規軍事力量的辦法比較簡單。

談到田年的時候,幾個主要飾約國就在這個問題上達成了一致意見。即6軍與6戰隊按照總兵力、海軍按照主力艦艇總排水量主力艦艇指具有制海、反潛、防空、偵察、監視等作戰能力,以及具備兵力投送能力,排水量在聯燉以上,直接隸屬於海軍的戰鬥艦艇、空軍按照機群規模分成戰術航空兵、戰略航空兵與支援航空兵、天軍按軍費開支以軍費總量與比例分別計算,兩者都要達標來限制常規軍事

量。

問題是,到底應該怎麼限制燦

比如,6軍總兵力應該以什麼為標準?像共和國這樣的國家,到底需要多少6軍兵力呢?

可以說,這才是最關鍵的問題。

正如前面提到的,俄羅斯提出了解決辦法,卻不具備可行性。

比如在談判中,俄羅斯一直堅持應該已國土面積為住,原因是,軍事力量的要價值就是保衛國家。而一個國家的國土面積直接決定了軍事力量的規模,因此在以防禦為目的展軍事力量的時候,自然要以國土面積為準。對於俄羅斯的提議,共和國與美國還不是很反對,畢竟共和國與美國也是國土大國,平靜先進的軍事技術,即便部隊規模一點,軍事實力也在俄羅斯之上。問題是,其他幾個國家就無法接受這樣的提議了。當時,反對得最為堅決的就是印度。如果以國土面積為準,印度的軍事力量僅為共和國的三分之一。對一個人口即將過力億的國家來說,這顯然是無法接受的。正是如此,印度率先提出應該以人口數量為第一基準,畢竟軍隊是由人組成的,國土面積再大,如果沒有人,如果不去保護人民的利益,軍隊就不會存在,也沒有存在的價值。而印度的這一提議立即遭到了巴基斯坦的堅決反對,因為巴基斯坦的人口數量僅有印度的八分之一,而巴基斯坦肯定不可能把軍隊規模縮減到印度的八分之一。正是如此,巴基斯坦先提出應該按照經濟總量來算,畢竟現代戰爭拼的是以經濟為主的綜合實力,而且沒有經濟做支撐,再大規模的軍事力量也是擺設。問題是,這麼一來,以色列又堅決不同意了,因為以色列的經濟總量只有周邊阿拉伯國家的二十分之一,而以色列的軍事力量肯定不可能降到這個比例上。正是如此。以色列始終堅持應該按照社會情況來決定軍事力量,畢竟以色列時玄都在應對危機,國家始終處於戰爭狀態,理應獲得較高的軍力。

毫無疑問,在這麼關鍵的冉題面前,談判進行得異常艱難。

雖然各國都知道,不可能以某一因素作為衡量標準,而是為各個因素設個權重,再來決定各個國家的軍事力量,但是在這個權重比例設置上。各國的分歧仍然非常明顯,談判從秘6年持續到2甥年,才得出了一個基本結果。

根據共和國、美國、俄羅斯、法國、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伊朗、巴西、阿根廷、埃及與南非在猛年初達成的協議:6軍總兵力以共和國為準,最多保有馮萬地面部隊,美國的保有量為共和國的。豌、其他各國在糊到8甥之間;海軍艦艇總噸位以美國為準,最多保有,萬萬噸。共和國的保有量為美國的心、其他各國在艦到溉之間;空軍戰機數量以共和國為準,最多保有丑。架戰術戰鬥機舊凶架、轟炸挑2力架、支援類飛帖四架,美國的保有量為共和國的,艦,其他各國在強到溉之間;天軍軍費開支以美國為準,最多為聯邦政府財政預算的出、或者國防預算的3皖,共和國的比例與之相當,其他各國則在美國的基礎上降低到溉不等。

總的來說,這是一份比較成功的軍控協議。

在整個談判中只有兩個關鍵問題,一是共和國海軍艦艇總噸位,二是天軍軍費開支。

談判開始的時候,共和國就要求將艦艇總噸位為美國的糊,原因很簡單,共和國的海外基地比美國少得多,因此需女父規模更加龐大的艦隊來維持國家的倉殊利爸。為了汝驕悅目的。共和國還在6軍的兵力對比上做出了讓步,即讓美國獲愕了。夠的分額,但是美國並不想在海軍份額上做出讓步,因為在美國看來,維護美國國家利益的不是6軍,而是海軍。

與之相比,與天軍軍費開支相關的談判進行得更加艱難。共和國一直要求將天軍的軍費比例控制在國防開支的強以內,而不是放寬到糊。原因非常簡單,共和國在各項基礎研究上走在美國前列,因此在相關科技研究上的投入就少得多。自然可以把天軍的軍費降下來,而美國卻沒有這麼好的條件。以當時的情況,如果美國做出讓步,那麼美國肯定會在數年之後喪失制天權。

當然,共和國當局與美國當局都知道。軍控協議主要針對其他國家。

正是如此,經過數年談判之後。共和國與美國都做出了讓步,即共和國在6軍比例上再讓出既的份額,並且將天軍軍費比例提高到糊。美國則在海軍規模上做出讓步,承認共和國擁有與美國同等的海權。

可以說,這份軍控協議是《倫敦條約》第三階段削減工作的前提條件。

雖然在毖年的時候,共和國與美國的「熱戰」氣氛已經非常明顯,戰爭隨時都有可能爆,但是在共和國、美國等舊多個國家的領導人在瑞典都斯德哥爾摩簽署了具有歷史意義的《斯德哥爾摩常規軍事力量控制協議》之後,仍然有不少人宣稱。這是世界和平與穩定的基石。

當然,按照各飾約國的法律,各飾約國的立法機構確認之後,該協議才正式生斑

正是如此,進入曰年,共和目、美國等主要飾約國中央政府的一大任務就是讓《斯德哥爾摩》協議在立法機構獲得通過。

與舊多年前簽署《倫敦條約》的時候不一樣,這次是幾個小國更加積極主動。

凹年3月之前,南非、巴西、埃及、阿根廷、巴基斯坦與以色列的立法機構就先後批准了該協議,隨後法國、俄羅斯、印度、伊朗的立法機構也批准了該協議,共和國與美國的立法機構卻遲遲不見動靜。

準確的說,是共和國與美國的立法機構都認為這份協議損害了國家

益。

在島年底,美國國會參議院的8名資格最老的參議員就聯合表聲明。如果白宮不能合理解釋《斯德哥爾摩協議》能夠給美國帶來什麼好處。他們將聯合其他參議員,在參議院否決該協議。隨後,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也在公開場合表示,在看不到《斯德哥爾摩》協議給美國帶來的實際好處之前,他不會支持該協議。而且會號召所有的民新黨與民主黨議員在表決中投否決票。別斑個在界黨的議員。事實上。共和黨的議員都想不明白,在咸年再次住進白宮的總統為什麼要支持這麼一個毫無意義的協議。

正是如此,在曰年的3月底之前。該協議在美國國會參眾兩院先後遭到否決。

問題是,在美國社會中,支持該協議的選民不再少數,因為大部分美國人都相信,《斯德哥爾摩》協議能夠幫助美國降低軍費開支解脫民眾的負擔,使美國回到正常展的軌道上來。

雖然按照美國的法律,美國總統可以連續三次提交同一法案,如果聯繫三次遭到國會否決,總統可以申請由最高法院總裁,如果最高法院支持總統,則將解散國會,提前舉行中期大選,如果最高法院支持國會。則將啟動彈劾案。相對而言。美國總統掌握的權力要比國會大一些。 重生在白蛇的世界裏 最終讓步的很有可能是國會。但是必須說明的是,在美國歷史上,還從來沒有出現過由總統向最高法院申請仲裁。並且解散國會的先例。對於美國來說,如果共和黨總統走到那一步,必然是一次政治災難。

用一些美國新聞媒體的話來說。一份國際協議,將美國撕成了碎片。

可以說,在力墜年初,幾乎所有美國人都在討論這個問題,即要不要正式簽署《斯德哥爾摩協議》。

同樣的,共和國的情況也差不多。

雖然共和國的民主制度沒有美國那麼完善,但是曰年初是一個相對敏感的時間,當顏靖宇把《斯德哥爾摩協議》提交給全體代表大會的時候,先要考慮的不是該協議被代表否決,而是會不會因此使共和國走上歧途。

要知道,就在2年前,顏靖宇再次當選為國家元。

雖然這次贏得非常輕鬆,但是換屆選舉中暴露出來的一些社會現象,讓這位一直以強硬著稱的國家領導人不得不考慮一個更加重要的問題。那就走過於激進的戰略,會不會使共和國走火入魔?,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6以。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到最後羅浩他們都沒有能讓楊隆回心轉意,統統被第五貝殼的人給帶走,等待他們的只能是最悲慘的結局,這點是毋庸置疑的。

而就在第五貝殼離開這裡不久,所有埋伏在這裡的人全都潮水般撤出別墅區。但他們並沒有走太遠,全都在外面的街道上候命。他們是絕對不甘心就這樣離開的,不要說蘇沐,就沖著楊隆這顆定時炸彈,他們都必須有這樣的防備。

「咱們真的什麼都不做?只是在這裡等待嗎?」

面對下屬的詢問,第五貝殼眼神寒徹的盯著這座別墅,「現在楊隆手上有底牌,佔據了上風,咱們能做的就是等待,除了等待外再沒有任何事情能做。不過我們不能對付楊隆,但不代表不能對付其他人。羅浩他們的家人,楊隆的家人,全都給我監控起來。只要命令下達,將他們全都帶回去進行嚴格審查,記著一個都不要放過。」

「是。」

第五貝殼這邊焦急等待的同時,在省委書記辦公室中,幾個省委常委同樣是滿臉焦急。他們沒有誰知道蘇沐會怎麼做,更加對嵐烽市的將來擁有著忐忑不安的猜測。

凡事往最壞處想不是說沒有道理的,只有往最壞處想,遇到事的時候你才能有足夠的承受力,才能更好的解決問題。而想到嵐烽市面對的困境,幾個人全都會這麼想。

「你們說楊隆到底會怎麼做?」林廊皺眉道。

「現在不是楊隆會怎麼做,而是蘇沐絕對要保持冷靜,倘若說他做事稍微過激,讓楊隆受到刺激的話,絕對會引起大麻煩。」省政法委書記梁賀沉聲道。

「老梁,你那邊通知武*警*部*隊出動了嗎?」關雲渡問道。

「已經安排了。算算時間的話,他們十五分鐘內應該能抵達嵐烽市。」梁賀說道。

「我相信蘇沐。」杜審言忽然說道,說出這話后,他神情越發堅定,「這事我們只要在外圍輔助就成,我們是不可能控制局勢。我們必須相信蘇沐。他以前所經歷過的那些事情,任何一件都未必會比現在的要輕鬆,但他都是能應付,所以說這次我也會相信他。我們要相信蘇沐是一個絕對有原則懂分寸的人。」

關雲渡心底對杜審言當場佩服。

難怪杜審言會是省委書記,自己現在只能是省長,在這種大事上,自己還差人家遠的多。按照道理來說,自己是最應該相信蘇沐的人,但偏偏因為事關重大。他沒有辦法對蘇沐真的放心。然而杜審言卻對蘇沐如此信任不說,關雲渡能從他的態度感受出來,他是真的對蘇沐蘇沐信任,並非只是說說那麼簡單。

蘇沐你千萬要頂住,要值得我們信任啊。

別墅客廳中。

當這裡只剩下蘇沐他們三個后,楊隆略帶嘲諷笑道:「呵呵,怎麼?你以為現在只剩下我們三個,是想要給我打溫情牌。還是想要讓我放棄抵抗?蘇沐,你省省吧。要不是你的話,我現在何至於會落得如此田地。我如今這樣全都是拜你所賜,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要不是你的話,我還是高高在上的楊家家主,還能享受嵐烽市的無盡風光。就因為你的出現,才讓我的美好生活全都消失。我心中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你想要求我,趁早死了這條心吧。」

「哼,求你?」

蘇沐不屑的冷笑,走到伯蒂恩前面,手指不經意的放到他腦袋上。官榜隨即開始悄然運轉,讀取伯蒂恩所有消息的同時,沖楊隆冷然道:「楊隆,不得不說你的這張底牌倒是真的讓我意外了,我沒有想過你竟然還能布置下這麼狠毒的底牌。想想也是,你既然是所謂的賣國賊,是間諜,又怎麼可能什麼準備都不做?」

「你在嵐烽市經營這麼多年,布置下水庫這張底牌,倒也在情理之中。只不過我是不會向你求饒的,就像是第五貝殼所說的那樣,我不相信你的身上有引爆裝置,你就算是有,也是藏在家中,或者說是其餘地方。要說你身上有,我是絕對懷疑的。」

「你也想要拼拼人品嗎?」楊隆嘲諷道。

「我不會拿嵐烽市所有人的性命當作賭注,你要的不就是從這裡逃走嗎?我想要知道,你從這裡逃走後,能不能將水庫炸彈的位置告訴我?要知道這座城市好歹也是生你養你的地方,是你的家鄉。你的家人你的母親都在這裡生活,難道你真的忍心看到整座城市毀於一旦,你成為歷史罪人的同時,也讓你的家人永遠背負著這樣的惡名嗎?」蘇沐故意拖延著時間。

「楊隆,你不要聽他的蠱惑,你的家人都住在西山,哪裡可是一座山峰啊,真的就是爆發洪水,也沒有可能影響到他們的,你要做的就是趕緊帶著我離開這裡。其餘的事都不要去想,蘇沐,你少在這裡胡言亂語,蠱惑人心,你趕緊滾出去。要不然的話,你知道魚死網破是什麼後果。有著整座嵐烽市的人陪葬,我會很高興的。」伯蒂恩抬起腦袋叫囂著。

只是這話剛喊出來,他腦門上便被蘇沐不加猶豫的一巴掌扇過去,伯蒂恩當場被扇到牆角處,由此就能看出來蘇沐這巴掌的力道有多強。

伯蒂恩想要擦拭掉嘴角血跡,但雙手雙腳都被廢掉的他,就是一個殘廢,還能做什麼?能做的就是雙眼中迸射出憤怒猙獰的光芒,沖著蘇沐抵死的咆哮怒喝。

「伯蒂恩,你的這個想法是愚蠢的,你想要讓我嵐烽市所有人都給你陪葬,你這是痴心妄想。」蘇沐譏誚道,手指揚起,一道內力射出后伯蒂恩當場暈倒。

「你殺了他?」楊隆不由得驚呼道。

「沒有殺他,他還不能死,這麼有價值的人,要是說如此輕易的就死了,那多可惜啊。」蘇沐微笑道。

看到蘇沐現在還能笑出來,楊隆是真的感到有點茫然:「你……你還敢笑出來?」

「我怎麼不敢笑出來?楊隆,趁著你還清醒,我給你說出最後一段話,當我說完這些話后,一切就都將結束。你在嵐烽市不管是留下了多少後手,不管你在這座城市經營了多久,你到底還有什麼底牌,全都會在我的掌控中。我能向你保證的是,你的楊家將會因為你而徹底衰敗,紫荊花集團將會不復昔日榮耀。你們楊家那位老佛爺想要保證的楊家昌盛,將會在你手中徹底斷絕。」蘇沐面露坦然道。

「你想要做什麼?」楊隆驚懼道。

「我想做的就是…」

蘇沐站在楊隆面前一米處,嘴角斜斜揚起的同時,從口中緩緩吐出兩個字:「催眠。」

官榜催眠威能瞬間展開,不要說是楊隆,就算是伯蒂恩面對這個都將是束手無力。因此就在楊隆被催眠后,他所埋下來的所有伏筆後手全都一五一十的說出來,官榜不斷記下的同時,也挖掘著楊隆內心最深處的秘密。

這刻的楊隆就像是一張白紙似的,再沒有任何能夠遮掩的可能,所有秘密全都坦露。

蘇沐也真的被楊隆的手段給驚到了。

水庫炸彈只是楊隆手中最強的底牌,但這不是說他就沒有其餘底牌。像是羅浩他們四個不就是最好的例證嗎?他們的存在並非是惟一的,像是他們這樣的人在嵐烽市還有很多,都是完全聽命楊隆。

楊隆的人脈網路是遍及到嵐烽市的各個部門,雖然說這些人有的並非是出賣國家機密,但他們曾經多多少少利用手中的職權,幫助楊隆做過一些涉嫌違法違紀的事情。

商業部門。

政府部門。

市委機構。

……

你所能想象到的部門,楊隆全都有人在。今天這事也就是蘇沐這邊發動的夠快,快到楊隆根本沒來得及反映,不然依著他的能耐,蘇沐只要流露出點風吹草動的異動,都有可能被他知曉。

因為在嵐烽市的公安戰線中,直接和間接聽命於他的人就有不少,其中更是有著市公安局的兩個副局長,以及四個公安分局的正副局長近十人。

如此規模,讓人何其驚悚!

蘇沐現在是拿定主意,今天這事結束后,不管如何都要將這群害群之馬全都抓出來。不能等到明天早上,就要今天便徹底解決掉。否則楊隆這邊的消息泄露后,鬼知道他們這些人會不會趁機逃走。既然你們當初選擇當蛀蟲,就不要怪我對你們心狠手辣。

黨紀國法,絕對不容許任何人以任何理由踐踏。

當然現在的當務之急還是水庫炸彈。

楊隆所招供出來的消息證明,在水庫中安置著的是四處炸彈。這四處全都是他當初花費很大精力布置下來的,想要將炸彈拆除的話,其實很簡單,只要按照他這邊拿出來的方法操作就成。

之所以會這樣,不是說楊隆心慈手軟,而是他就生活在這裡,他沒有想過自己會暴露,因此他怎麼都不會讓那些炸彈成為奪走他性命的工具。

費勁安置,輕鬆拆除,遊刃有餘,掌控全城,這就是楊隆的目的。

蘇沐漠然掃了一眼陷入到催眠中的楊隆,心底冷笑。

被官榜催眠住的楊隆,除非是蘇沐想要讓他清醒,不然他就只能乖乖的這麼睡下去。不過和這個相比,最為讓蘇沐安心的是,引爆裝置的確沒有在楊隆身上,但卻也沒有在西山,而是就在這座別墅中。只要將引爆裝置拿到手,想要拆除四顆炸彈輕而易舉。

至此,大局定。(未完待續。。) 嘉然不管怎麼著。曰年都算的上「關鍵年份」。因為在世十中。不但美國會進行總統大選,共和國也將迎來換屆選舉。但是受兩國基本政策,特別是國家決策層對未來局勢的判斷影響,兩個級大國的大選都波瀾不驚。

共和黨再次入主白宮,而且在國會選舉中取得勝,力壓民主黨與民新黨,繼續保持國會第一大黨的地位。共和國的換屆選舉也沒有任何驚險可言,顏靖宇以懈以上的支持率,毫無懸**的再次當選國家元,由他提名的幾位國家領導人也得到了全體代表大會的支持。

兩國大選,基本上都可以著成是在為戰爭做準備。

不管怎麼說,在戰爭逼近的情況下,除非兩個國家的利益集團生內訌,不然都會竭力避免政治動蕩,並且盡全力維護政策的連貫性與一致性。比如美國共和黨能夠再次在大選中勝出,一個極為關鍵的原因就是以鋼鐵總工會、律師聯合會為代表的,眾多原本支持民主黨的利益集團轉為支持共和黨。如果仍然像聯年那樣,即民主黨與共和黨內鬥。那麼贏得大選的肯定不會是共和黨、也不會是民主黨,而是在一旁虎視眈眈的民新黨。事實上,到了選舉開始前,共和黨已經與民主黨結成聯盟的時候,出於維護美國社會團結,杜奇威也公開表示支持共和黨,從而使共和黨總統毫無懸**的連續第四次贏得大選,創造了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新紀錄。當然。在貿年初宣誓就職的這屆美國聯邦政府,可以看成是一個,「多黨派聯合政府。」雖然民主黨與民新黨的黨魁都沒有接受共和黨總統的邀請,到聯邦政府中擔任要職,但是在一些對方業能力有特別要求的重要職位上,比如國防部長、四局長局長,都是由民主黨與民新黨推舉的。如此一來,在這屆美國政府中,如同杜奇威這樣的在野黨領導人有很大的言權。

別的不說,由史塔克出任國防部長。就能保證杜奇威在美國國防安全與軍事建設上的言權。

與美國相比,共和國的換屆選舉沒有這麼複雜。

雖然在很多人看來,顏靖宇在第一屆任期中的表現對不起民眾對他的期望,但是在換屆選舉鄰近的時候,幾乎沒人懷疑顏靖宇將再次出任共和國國家元,因為當時沒有任何人對顏靖宇構成了威脅。

事實上,顏靖宇在第一屆任期內的表現並不差。

用後世的評價,顏靖宇的最大貢獻就是為共和國創造了在戰爭中取勝的基礎。在他的第一屆任期內。主要做了兩件事情,一是對顧衛民的「遺留工程」收尾,二是完成王元慶沒有能夠完成的政治改革,準確的說,是第二輪政治改革。當然。顏靖宇真正做好了的,就只有第一件事情。至於第二輪政治改革,即便是最樂觀的人,也不會指望能夠在短短鮮間見到成效。別的不說。要想在共和國推行直選,即由公民直接投票選舉國家元,至少需要經歷兩次大選,也就需要舊年時間。

當然,顏靖宇的貢獻是不用懷疑的。

根據共和國當局公布的資料,以財年度為準的話,猛年的國民生產總值是冶年的!溉,相當於年均增長既左右。要知道,這個度已經是湯年之後,以年為周期的最快增了。如果把通貨膨脹等因素算進去,那麼秘7到猛,年間的經濟增效即經濟增長產生的實際效果足以與力到力口年相比,為共和國在引世紀中,經濟展最為順利的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