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龍帶路。」秦浩天對著小龍喊道。

小龍的身子在空中電射了出去。秦浩天跟在小龍的後面。腳在地上一蹬。凌空飛了起來。

「給我射!」凱特親王見秦浩天竟然敢真闖,大為的激憤。手一擺。

瞬間,上百名弓箭手,手中的箭如雨點一般的向著秦浩天的身上射了過來。這些箭帶著微微的利芒。顯然是特製的。就算是秦浩天這個修鍊者也不能完全的無視。

秦浩天手中的吞噬之劍在空中劃出了一道劍網。

唰!」那些弓箭射在了這劍網上,完全被檔在了外面。

就在第一波箭停頓后,秦浩天沒等第二波箭來領。大喝了一聲。

「虎嘯龍吟功!」

「吼!」的一聲。秦浩天的身後出現了一隻虎影,張牙舞爪。

一道道光暈從秦浩天的口中向那弓箭手沖了過去。 桃花越說越玄乎,可是讓水晶和翟靈薇兩人有些想要打退堂鼓了。桃花的強大,她們是有目共睹的。

可是剛剛在吃飯的時候大話已經說出去了,怎麼辦?兩個女人相望了一眼,相互打了一下氣。

「我們沒意見。可以開始了」

「遊戲規則很簡單。打火箭,沒有幫友,以單人為一夥,一直絕殺到剩下最後一個人。第一個出去的人為贏家,最後一個出去的為輸家。中間兩個先把牌出完的玩家不需要接受懲罰。」說完,將撲克平鋪在桌子上,說道:「可以開始了。」

打火箭是最普通的撲克玩法之一,規則也不用講,幾人都會玩。

不過玩歸玩,玩起來輸贏的問題可就有很大說道了。一個人打牌的技巧完全可以影響全局。

對於玩牌,陳青雲那絕對是高手。曾經混跡在美國拉斯維加斯都城,各種玩法都十分精通。特別是撲克,憑藉著超強的記憶力,更是很少出現輸的情況。

現在四人對戰,手中牌太少,不能左右局勢。但讓他處在不輸的位置上還是可以的。

陳青雲可以記住牌,桃花也可以。可是水晶和翟靈薇就不行了,兩人平時工作忙,就是撲克也很少玩。跟這一對聰明都要出油的父女玩,從一開始就註定了一個悲慘的結局。

第一局,桃花的牌十分的旺,輕鬆拿下第一的位置。而陳青雲憑藉著牌技,落到了第三,將可憐的水晶留到了最後。

第一局就開門紅,成了第一個接受懲罰的人。

桃花笑著從兜中掏出了盒子,在手中搖了搖,說道:「水晶媽媽,別害怕。我不會為難你的。」

說完,將盒子打開,從裡面掉落出一顆很大的骰子。在骰子的每個面上都刻有幾個字。字體很小,未等水晶看清楚,桃花就將骰子握在了手中,搖了搖丟在了桌面上。

骰子挺穩,幾人將腦袋湊了上去。

大喊三聲『我真的是傻蛋,請相信我』

看完上面的字體,水晶差點暈了過去。是誰發明的這麼無聊的骰子,現在她明白了。桃花所說的懲罰工具就是這個整蠱骰子。

「水晶媽媽,照顧你一下,喊一聲就好。可以開始了。」桃花拖著雙腮,就等著水晶喊了。

水晶苦笑了一下,真是上賊船了。不過事先已經說好了,總不能不喊。好在這是在自家中,根本沒有外人,喊就喊了。

喊過一聲后,水晶還是感覺自己的臉頰有些發燙。到底是誰發明的這種東西,實在是太折磨人了。傻蛋就傻蛋唄,還非得糾正一下,我真的是傻蛋,哎

看到陳青雲叼著煙偷笑的模樣,白了對方一眼,挑釁道:「有什麼好得意的。你最好不要輸在我手中,否則有你好看。」

驕橫美人 「不要得意得太早。萬一你先輸在我手中,你就慘了。」陳青雲笑著說道。

「少廢話,開始第二局。」水晶燃起了濃濃的戰意,現在她的目的就是贏陳青雲一局,別無所求。

陳青雲要是想輸一次,還真是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第二局,陳青雲勝出。而剩下的三個女人廝殺就比較費勁了。桃花還是先勝出了。剩下了翟靈薇和水晶兩人對決。

陳青雲往水晶方向吐了一口煙霧,調笑道:「小水水,你可得努力啊否則,你就要受到我的懲罰嘍」

這下水晶可真著急了,可想而知,她要是輸掉了,結果會是何等悲慘。一想到那個整蠱骰子腦袋就大啊還不知道另外五種懲罰方式是什麼,想想也知道不會那麼好做。

如今之計,只有求助翟靈薇了。要是翟靈薇輸了,陳青雲總不好意思使勁懲罰翟靈薇吧

偷偷的對翟靈薇使出了一個求救的眼神,可憐巴巴的。看得翟靈薇這個不忍心啊

最後,翟靈薇輸掉了這一局。

「嘿嘿,想要懲罰我,你還早著呢?」大局已定,水晶得意起來。

陳青雲輕笑了一下,說道:「不要以為我剛剛沒有看到你的小動作。這次是靈薇姐讓你,下次可就沒有這樣的好運氣了。靈薇姐,既然你選擇幫她,那我可就不客氣了。桃花,把骰子給我。」

桃花帶著稀奇古怪的神色,將盒子遞到了陳青雲的手上。

陳青雲也沒有看,拿起骰子在手中搖了搖直接丟在了桌子上。

骰子在桌面上高速的旋轉,最終慢慢的停了下來。翟靈薇雖然幫了水晶,可是心裡也挺忐忑的,這整蠱骰子整人的方法可是太特別了。

幾人將腦袋湊了上去,看清楚上面的字后,翟靈薇的臉一下就紅了起來。

「桃花,這個不是剛剛那個骰子啊」翟靈薇一下就發現了骰子的不同之處。

桃花理所當然的點頭道:「當然不是了。我也沒有說只有一個骰子啊現在請你接受懲罰吧」

水晶拍了拍胸脯,幸好剛剛求翟靈薇幫了自己。否則她現在就要去親那個大了。

「桃花,這個懲罰有些不合適啊」翟靈薇指著骰子說道。她做夢也不會想到,桃花不只有一個整蠱骰子,還有一個情人之間玩的情趣骰子。

上面幾個大字:親對方一口。

「有什麼不合適的。就是玩遊戲嘛是不是水晶媽媽?」桃花問水晶。

雖然翟靈薇親陳青雲有些怪怪的,但正如桃花說的,這是玩遊戲啊知道翟靈薇心中所想,說道:「我也覺得沒什麼不妥,玩遊戲嘛再說,他都抱過你,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就是,就是。」陳青雲笑著將臉探到了翟靈薇的面前,用手指敲了一下自己的臉頰。

「…………」翟靈薇無語,這對夫妻還真是強悍

這種事情實在是太刺激了,居然當著水晶的面去親陳青雲,翟靈薇的心跳過速,臉紅得不成樣子。

望了一眼水晶,心想:算了,親就親吧要是自己一個勁的扭扭捏捏,反而看起來更加的古怪。

鼓了鼓勇氣,閉著眼睛快速的在陳青雲的臉上香了一口。

「嘿嘿,真是香噴噴啊」陳青雲挺直了腰,用手摸了摸臉,壞笑道。

「別得意,這次就不一定贏,哼再來」水晶見陳青雲那豬哥樣,就有些怨氣了,被別人親了就那麼高興啊

「呦……下次該親的人就是你了,不要著急嘛」

「誰著急啦」水晶白了陳青雲一眼,這傢伙敢情把自己當成古代的皇帝了,難道叫個女人都會為他爭寵啊

第三局開始,水晶悲哀的發現她的牌只能用一個爛字來形容。情況似乎與上一局沒有什麼出入。陳青雲又率先勝出了,接著是桃花。到了最後,又剩下她和翟靈薇兩個人。

逼不得已,只得再次向翟靈薇求救。不過這次,翟靈薇將頭搖得好像撥浪鼓一樣。剛剛的懲罰可就讓她心臟差點跳出來。如果接下來的懲罰要是與對方熱吻五分鐘,她怎麼辦?還是不要冒這個險了,就讓水晶自己去解決吧

「晶晶啊這次我可不能讓你了。」翟靈薇連出幾次牌,將水晶留到了最後。

水晶傻眼,這下可慘了。

眼見著陳青雲拿起了情趣骰子,她有想逃跑的衝動了。情趣骰子,她還是有所耳聞的。剛剛翟靈薇所受的懲罰似乎是最輕的吧?

骰子投出,水晶屏住了氣息,眼神緊緊盯著骰子。

讓對方咬一口。

「哈哈這個也沒有什麼嘛小云云,你運氣似乎不怎麼好,老天爺都不幫你。想讓我親你,還得努力啊」水晶的心頭長長的喘了口氣,這個懲罰似乎還算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內。

「你真的這麼覺得?」陳青雲將煙頭丟掉,壞笑著問道。

「咬就咬唄說吧,你想咬哪裡?」水晶不覺得有什麼不妥。

可是,剛剛說完就覺得有些不對勁了。只見陳青雲的眼神一個勁在她的身上來回掃蕩,最後停落在了她的胸上。

呃……水晶的額頭流出了一顆大大的汗珠。小看陳青雲的下場是需要付出很大代價的

「亂看什麼,小孩子在這裡呢,你不要太過分了」水晶瞪著眼睛,還真怕自己的極品老公當著桃花的面說要咬她的那裡。

一想到這,混身都覺得滾燙。這傢伙就不能正常點嗎?

「小水水,是你自己想歪了好不好?我還沒說要咬你什麼地方,你怎麼就知道我要咬不該咬的地方呢?」陳青雲無奈的說道。

「你就是想了,不要以為我不知道。」水晶認準了陳青雲想咬那裡,否則眼神總是往這裡飄什麼?

陳青雲聳了聳肩膀,表示無奈。

「好吧既然你這麼說,我也不要解釋什麼了。為了證明我的清白,我把主動權交到桃花的手上好了。桃花讓我咬你什麼地方,我就咬你什麼地方。這樣公平吧?」

「恩,這倒是一個不錯的主意。好吧我同意」水晶沒有反對,讓桃花來懲罰總比陳青雲強得多。

然而,她忘記了,桃花是無時無刻不為陳青雲著想的。

一聽到兩人的提議,高興的拍手道:「太好了,我就喜歡懲罰人。」

「丫頭,說吧你想讓我咬你水晶媽媽哪裡?」

桃花咬了咬食指,想了想,說道:「我想讓你咬水晶媽舌頭。」

水晶當場昏倒 在秦浩天那光圈向著眼前撲去的時候。眼前的弓箭手感到似乎有萬根針刺進了自己的耳朵當中。當覺眼前一黑。

「擋!」「擋!」「擋!」的幾聲,他們手中的弓箭全部的都掉在了地上。捂住了耳朵。

十名手中拿著刀的青年待在了秦浩天的前面。

「此路不通……」

「擋我者死……」秦浩天的目光一凝。

說著,秦浩天的腳在地上重重的一蹬。凌空的飛了過去。

那幾名青年的臉色一凝,喝了一聲。向著秦浩天沖了過來。

秦浩天手中的吞噬之劍,瘋狂的輸入了玄氣。藍色的玄氣包裹著吞噬之劍。

對著眼前撲來的幾個青年一揮。

強大的劍芒瞬間的向著那幾個青年的身上射了過去。那幾名青年感到秦浩天這一劍的厲害。

紛紛揮劍擋去。

「嗆!」的一聲。一陣劇烈的撞擊聲響了起來。

那幾個青年手中的劍被秦浩天手中的吞噬之劍瞬間的砍斷。

「撲哧!」的一聲。兩顆人頭凌空飛了起來。

「疊浪擊!」

看著四名凌空向自己揮劍次來的修鍊者。秦浩天的身子豁然的出現在空中。

在空中,四道劍影凝成了一線。

「嗆!」秦浩天手中的吞噬之劍瞬間的穿過了一名修鍊者的劍網。刺穿了他的身體。空中爆出了一團血霧。

在另外三名修鍊者想要逃跑的時候。秦浩天又哪裡可能讓他們這麼輕易的逃出自己的手掌心。

身子如鬼影般出現在了三名修鍊者的身後,一劍快如電閃的揮了過去。

三名修鍊者連反應都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人頭頓時離空而起。

不到片刻,幾名王府的侍衛都倒在了秦浩天的手上。

凱特的臉色陰沉的嚇人,這些人都王府重金請來的侍衛。卻不想都這麼死在了秦浩天的手中。

「給我上,格殺勿論……」凱特殺氣騰騰的對著身邊的侍衛喊道。

如果今天這麼輕易的讓秦浩天逃出自己的掌心,那他這個王府的親王就會成為笑柄了。

「是……」幾百名的侍衛向秦浩天沖了過去。

秦浩天似乎並不戀戰,身子在空中一晃,消失在了凱特的面前。

見秦浩天消失了,凱特的心裡一動,忽然想到了什麼。手一擺,對著身邊的侍衛道:「給我追!」

秦浩天自然不會和這些人糾纏,他是來救人的,不是來殺人的。跟在小龍的後面七拐八拐的,來到了一個庭院外。悠然,秦浩天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影子凱沙。他的前面正挾持著一個人,不是梅紫凝還有誰來。

「紫凝……」秦浩天看到梅紫凝,哪裡還按捺的住。連忙的沖了過去。手一探,向著那幾人的背上探了過去。

凱沙沒想到秦浩天出現的這麼快,臉色一變。

另外幾名挾持著梅紫凝的侍衛還沒有反應過來。但覺呼吸一窒,脖子瞬間的被秦浩天給掐住了。秦浩天一運勁。

「咯吱!」的一聲,那兩名挾持著梅紫凝的侍衛瞬間的被秦浩天給扭斷了脖子。

梅紫凝被秦浩天攬回到了懷抱之中。

「紫凝,你沒事吧?」秦浩天望著懷中的梅紫凝。

「浩天,我沒事。」梅紫凝看秦浩天來的這麼快,又驚又喜的望著他。

見梅紫凝的神色似乎有些睏倦,顯然是被凱沙動了手腳,但人沒事,秦浩天這才放下了心。

「秦浩天……又是你。」凱沙劍秦浩天見自己到手的肥肉給奪走。又驚又很。

「你可以死了。」說著,秦浩天的殺氣一凝,鎖定住了凱沙。手中的吞噬之劍,一劍向著凱沙的身上刺了下去。

凱沙但覺一股令他感到窒息的殺氣鎖定住了他的身子。一道劍影,向著他的身上刺去。一股令他無法抵擋的劍氣向他的身上沖了過來。

凱沙腳不由的向後退了幾步,「護駕!」「護駕!」

但是身邊的侍衛已全部的到在了秦俺後天的手上,沒人能上前幫助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