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樣,和我玩,我不玩死你!」姜慕芝眼底閃動著一抹精光道。

這時候的姜慕芝都沒有意識到,原本不想著和她玩耍的蘇沐,會這樣走進她的心。有時候有些事情的發生,真的是很為奇妙的。雖然說這樣的進入是以一種這樣的不快方式,但要知道姜慕芝的身邊,像是這種不快方式的進入之人都沒有。

這點就連姜慕芝都沒有意識到!

五分鐘過後!

等到李美美從外面走進來之後,神情比姜慕芝好不到哪裡去。而現在的她,才真正的是感到吃驚著。

「怎麼了?傻了?」姜慕芝直接問道。

「我倒寧願傻了,你說這個人真的是關係戶嗎?」李美美眨巴著眼睛問道。

「肯定是!」姜慕芝點頭道。

「那樣的話,這關係該有多硬。」李美美想到剛才在辦公室中見到的一幕,真的是被震住。一向不會想著對人流露出如何好感的歐古典,在瞧見蘇沐的瞬間,表情竟然是那樣的!

你說能夠不震驚嗎?

只是這樣的震驚,李美美不會告訴別人,像是蘇沐這樣的人,知道的人越少越好,這樣的話,自己才能夠有著近距離接觸的機會不是。想到自己身邊很有可能出現一隻超級無敵的黃金單身漢,李美美的雙眼就開始發亮。

真的很渴望蘇沐快點過來啊!

蘇沐真的是沒有在歐古典那裡多做停留!

歐古典的態度是讓蘇沐都有點懷疑,這傢伙是不是知道了些什麼,不然的話,僅僅只是蔡錦戈的關係,似乎是沒有必要對自己熱情成這樣吧?但這樣的話又不能問出來,偏偏這傢伙又很為精明,和蘇沐始終保持著距離,弄的蘇沐想要通過官榜知道些他的事情都不成。

不過無所謂了,反正自己以後還是要前來燕京大學的,有些事情到時候就會知道的。

「歐主任留步吧!」蘇沐站在門口笑著道。

「那好,你慢點走!」歐古典道。

「我知道!」蘇沐點點頭。

等到兩人以這樣歡笑的氛圍分別之時,羅庄的身影恰好出現在樓梯口,眼睜睜的瞧著蘇沐就那樣離開。而當歐古典掃向自己之時,眼神之中流露出來的那種冰冷味道,當場便讓羅庄嚇得一哆嗦。

這事真的是鬧大發了!

什麼是小人物?什麼是大人物?這樣的事情有時候真的是說不清楚的,在天朝如今的大環境大氛圍之下,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是很為正常的生物鏈。

但怕就怕,有時候你吃到的蝦米不一定是小蝦米!

京城的天氣真的是不能說的,這天真的是夠熱。雖然說沒有辦法和南邊的那些城市相比,但這樣的炎熱也真的是夠嗆人的。蘇沐直接選擇一處商場進去之後,沒有任何遲疑,直接點了一杯冰可樂,一股腦的倒進去之後,那股燥熱的勁道才消失掉不少。吹著空調,喝著冷飲,這樣的生活才是現在最為值得享受的。

「關魚,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

就在這時候蘇沐的手機響起,那邊傳來的赫然是關魚的聲音。每當蘇沐聽到關魚的聲音,整個人總是會在無形之中變的安靜下來。

「怎麼?難道沒事就不能給你打了嗎?」關魚撅嘴道。

「當然能!」蘇沐笑道。關魚能夠以這樣的語氣說話,就說明她現在是沒事了,說真的關魚和關雲渡之間的事情怎麼處理,蘇沐是絕對會站在關魚這邊的。但不管如何,他是想著讓關魚能夠幸福的。范姜芋的選擇其實是起到了催化作用,現在這對父女之間的關係比之前最開始的時候要緩和許多。

「蘇哥,你什麼時候會來京城?」關魚問道。

「我現在就在京城!」蘇沐說道。

「真的假的?」關魚驚聲道。

「當然是真的,我這次過來是辦燕京大學讀研究生的手續。我要是沒記錯的話,從現在起,咱們就是一個大學的了,你我之間就變成師兄師妹的關係了。」蘇沐開玩笑道。

關魚真的也是就讀燕京大學的!

蘇沐說出來的這個消息,真的是讓關魚感到十分高興,「蘇哥,你中午來家裡吃飯嗎?我媽說要好好的給你做一頓地道的大餐那!」

「這事不著急,我這次恐怕是沒有時間,我一會還要去徐老那裡。你別撅嘴了,我又不是不來了,以後會經常前來燕京大學的,到時候我再找你也不遲啊。」蘇沐笑道。

蘇沐這次是真的沒有時間,想到接下來的行程,蘇沐就頭大。這次前來京城,雖然說是沒有怎麼動用關係,但該去拜訪的人自然要去拜訪,西山別院的徐老那裡是必須前去的,不出意外的話,蘇沐每次過來都是會在哪裡住下的。真的要是有那一次不去那裡住了,事情才會鬧大。

人越老越是會在乎這個!

關魚又不是不懂事的人,不過想到蘇沐說自己會撅嘴,就忍不住一笑,自己還真的是在撅嘴。「你成了我的師兄嗎?那樣正好,我以後有事情就找師兄罩著了。」

「沒問題!」

蘇沐就坐在那裡和關魚閑聊著,沒有聊兩句,關魚那邊便掛了電話。蘇沐倒是沒有直接動身前往西山別院,這個時間點徐中原肯定是在休息的。自己這個時候過去,實在是有點不合時宜。

反正這裡就有飯店,蘇沐隨便的對付了一口就當作了事。

至於下午的話,蘇沐是想著前去李樂天那裡轉轉的。只是就在他剛剛走出商場之時,一個電話便將他直接給喊走。當蘇沐在一個地方等著之時,開車過來的人竟然是趙無極。

這倒是讓蘇沐真的很意外!

「趙哥,怎麼會是你?」蘇沐驚奇道。

「怎麼?怎麼就不能是我?」趙無極難得的露出笑容,「上車吧,我來帶著你前去那個地方。你要是沒有人帶著,是別想靠近那裡半步的!」

「好!」蘇沐笑道。

說真的如果不是趙無極開車帶路的話,讓蘇沐自己過來是絕對找不到路的。蘇沐是怎麼都沒有想到,師父梅錚給自己打過來電話,讓自己前來的地方竟然是這裡。這裡具體是位於什麼方位,蘇沐是不清楚的,但他卻知道,絕對是應該一處很為隱秘之地,否則的話,不可能這麼安靜。

而且這裡的環境也真的是沒得挑的!

一顆顆綠樹成蔭,就那樣環繞著幾座校園。蘇沐因為將形意拳修鍊到一種境界的原因,當他出現在這裡之時,便能夠真正的感覺到,這裡別看環境優美,在暗處戒備著的人員更是多得很。別看從表面上這裡是沒有任何防禦力量的,但只要稍微琢磨下,就能夠感覺到這裡的不凡。

這裡就是師父所居住之地嗎?

「趙哥,師父在哪裡?」蘇沐問道。

「老首長在那邊等著你那!」趙無極說道。

「老首長?」當這樣的詞從趙無極嘴裡說出來之時,蘇沐心跳陡然加速,真的是和軍隊有關。雖然早就對梅錚的身份有所猜測,但梅錚從來沒有開口說過。在這樣的猜測之中,現在很有可能會知道事實,你讓蘇沐如何能夠不激動?

「有些話現在我是不能多說的,你到時候見到老首長,他會告訴你的。」趙無極道。

「我明白!」蘇沐道。

這處精緻的院落之中有著一個小池塘,梅錚就坐在池塘旁邊釣魚。儘管現在是這麼炎熱的天氣,梅錚似乎都沒有半點在乎的意思,自顧自的垂釣著。

宋時仍然像是最為忠誠的士兵,在梅錚身邊守護著。只是瞧見蘇沐只是,臉上才露出一種滿意的笑容。

「老首長,蘇沐來了!」宋時低聲道……

趙無極在送到這裡之後,便轉身離開,瞧著梅錚的眼神,流露出一種毫不掩飾的狂熱之情。

「師父!」蘇沐恭敬道。

梅錚淡然放下手中的魚竿,沖著身旁一笑,「蘇沐,過來坐下陪我一起釣魚!」

「是,師父!」

當蘇沐坐下之後,很為嫻熟的將魚竿丟出去,梅錚微笑著點點頭,「行啊,動作夠專業的,不愧是我梅錚調教出來的人,真的是很厲害!」

「那是,我是師父的弟子,要是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的話,還怎麼出來混!」蘇沐笑道。

「哈哈,這股精氣神我喜歡!」梅錚大笑道。

當魚竿開始漂浮著到時候,梅錚瞧著前方的池塘,微笑著道:「蘇沐,現在是不是很疑惑?很想要知道師父的真正身份!」

「師父?」蘇沐神情頓時激動開來。

「別激動,我把你喊過來就是想要告訴你我的真實身份,其實我是…」 劉伯陽呵呵一笑,剛要說什麼,忽然感覺「寢宮」外面傳來一股熟悉而又強大的氣場,就好像原子彈倏然爆炸產生的那種威壓,他猛的從浴缸里站了起來,對著孫小柔四女道:「你們都呆在這裡不要動,我去去就來!」

孫小柔四女詫異的看著他,都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可劉伯陽也多做解釋,直接用浴巾快速擦乾身體,然後穿上衣服就沖了出去,外面高震飛老貓崔國棟虎子早就在那等著了,見劉伯陽出來,五位兄弟就一起往外狂奔!

衝出「寢宮」建築群之後,五條鬼魅般的身影直接像狸貓一般飛身上牆,很快就落足到王宮主殿的頂部,這是目前整個卡桑絲市最高的地方,抬頭就能仰望到浩瀚璀璨的夜空,很有手可摘星辰的意境,而只見此時,漆黑的夜空中站著一個人影,正用強大的黑魔法阻擋住一顆遠程飛來的導彈,兩團強大的衝擊氣旋相抵在半空,引起兩股狂暴肆虐的夜風!

那個能以一人之力擋住導彈的正是雷根,剛才忽然爆發氣場的也是他,這是他跟劉伯陽商量好的訊號,只要發現什麼異常情況,他就爆威壓召集劉伯陽他們一起到來!

劉伯陽看著空中那顆被雷根唐突攔截住的導彈,嘴角泛起一抹冷笑,看來自己的守株待兔計策又一次賭贏了,對方果然沉不住氣,又來發動新一波的襲擊,不過他們真的好狠,這次的目標不再是宋總理,而是直接要炸毀自己的王宮嗎?!

那顆導彈與雷根的黑魔法相持片刻,終究不能匹敵,竟然從彈身上裂開一道溝痕,然後刺眼的黃光炸裂開來,陡然當空爆炸,爆炸造成的肉眼可見的透明藍光芒籠罩了整個王宮!

可是雷根早有準備,他當然不會允許這場爆炸波及到王宮,兩手一招,詭秘的黑魔法迎風大漲,竟然把那團透明藍色的爆炸光芒給吞沒了,站在下面觀看的劉伯陽幾位兄弟只覺得一股勁風撲面,吹的身體搖搖欲墜,可再睜開眼時,只見空中的爆炸光芒完全消失不見,自始至終連一丁點兒的爆炸響聲都沒聽見,那一顆破壞力無窮的遠程導彈就跟浸了水的悶彈一樣,完全歸於消失,夜風幽幽的高空又恢復了寧靜。%%

雷根閃電般從高空中落了下來,滿頭銀髮隨風飄舞,淡淡道:「這次我看清導彈是從什麼方向來的了,你們跟我來!」

說完大步走出,在他身前忽然打開一個黑色的空間缺口,就好像時空裂縫一樣,雷根整個人就那樣走了進去,高震飛崔國棟他們對視一眼,暗暗稱奇,都不可思議的看向劉伯陽,可劉伯陽卻曾經在黑暗議長端普拉和吸血鬼王奧斯頓那裡看到過這手至高等級的黑魔法,好像叫什麼「時空之門」,能夠遠程傳送,就跟z國茅山遁術中的「縮地成寸」有類似效果!

於是他毫不猶豫的跟著雷根一起走了進去,而高震飛、老貓、崔國棟和虎子也都快步跟進去,等他們全部沒身在裡面之後,那扇突兀出現的「空間之門」陡然又消失不見,連一丁點的痕迹都沒留下!

——

此時在塔克努國境,還是那片人跡罕至的荒原郊野,一台導彈架的下面,馬迪遜不可置信的看著雷達盤上的監測圖像,他無法想象,為什麼那顆遠程導彈都已經按照既定的軌跡飛抵摩洛根王宮上空,卻沒引發想象中驚天動地的大爆炸,反而無端失蹤了,大晚上的見鬼了?

郊野上的夜風吹在身上,讓號稱「殺人屠夫」的馬迪遜上校有些毛骨悚然,這種現象他從沒遇見過,說出去都沒人信,別說一顆遠程導彈了,就是隨便打了一顆子彈,它不明不白的失蹤了,你也覺得瘮的慌啊!

「上校,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們的導彈為什麼沒能爆炸?而且到了那就頓在半空,好像卡住了一樣,就算他們有反導彈系統,也沒見過這麼離譜的吧?」一個兩臂過膝、孔武有力的光頭大漢問馬迪遜道。

馬迪遜緊緊的皺著眉頭,還沒等說出什麼,忽然聽到身後傳出一個陰測測的聲音:「讓我來告訴你們答案嗎?」

馬迪遜一幫人煞然回頭,發現不知何時,他們身後空蕩蕩的地方忽然打開了一個漆黑的空間缺口,然後從裡面大步流星走出來幾個人,為首的一個滿頭銀髮,挺拔冷峻,後面跟著幾個面容各異的少年,淡淡的望著馬迪遜上校!

馬迪遜以及他的一干手下全都嚇破了膽,他們是刀口舔血的傭兵不假,可也從來沒見過如此詭異的景象,大活人從空間裂縫裡走出來,就算是好萊塢拍的科幻電影都沒這麼離奇!

「你……你們是什麼人?」馬迪遜上校戰戰兢兢的問。

劉伯陽看了他一眼,冷笑著走上前來,問道:「你是這夥人的頭兒?」

馬迪遜看清了劉伯陽是個亞洲少年,心裡一下子明白了,眼前這人絕對就是那個聲名鵲起的摩洛根國王!真沒想到他們竟然這麼邪門!馬迪遜現在總算知道第一次的導彈轟炸為什麼失敗了,眼前這夥人有這樣的身手,普通的導彈轟炸能摧毀他們才怪!

馬迪遜上校不同於一般的傭兵,他生在歐洲,見多識廣,當即就想到了什麼,用發顫的聲音問:「你們……你們是黑暗一族的人?」

「錯了,我們是黑暗一族的祖宗!」老貓哈哈一笑,不屑的看著馬迪遜!

馬迪遜的五十多名精英手下,都下意識的裝填好自己的槍支彈藥,站到了馬迪遜身後,別看他們人多勢眾,可現在心裡發虛的卻是他!,關於黑暗一族的傳說他們就算沒見過也聽說過,被老貓這麼一說,嚇也嚇個半死!

「之前那顆炸毀z國專機的導彈,也是你們在這兒發射的吧?」劉伯陽笑眯眯的問。

「對……對不起,是我錯了,我不知道閣下等人的身份,如果早知道你們跟黑暗一族有淵源,打死我都不敢來找諸位的麻煩!請諸位閣下大人大人有大量,高抬貴手,千萬饒我們一命,我們馬上滾回歐洲,再也不敢出現在你們眼前!」在「黑暗一族」的邪惡威名面前,再不可一世的傭兵頭子也是渣!所以馬迪遜選擇了一個最聰明的做法,那就是主動服軟,逞英雄裝硬漢在這種時候都是扯淡,他很清楚自己跟對方的實力差距,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對方想捏死自己,比捏死一隻螞蟻還簡單! 蘇沐所擁有的官榜,想要知道梅錚的消息但卻沒有辦法查到,所謂的不詳真的是讓蘇沐很為無奈。而自從那次之後,蘇沐便再也沒有動用過官榜對梅錚進行任何形式的調查。實際上官榜的運用,蘇沐都是很為小心的,除非是那些自己想要知道的,否則身邊的人,他一般都不會動用。

有些事情能做,有些事情不能做,真的要是連不能做的事情也都做了,那就失去了人生的意義。

就像是現在!

梅錚隱藏著的身份,就要這樣說給蘇沐聽,蘇沐整個人是感到相當激動的。而讓他更為激動的是,梅錚緊接著所說出的話語,已經讓他震驚的難以相信。

「知道嗎?我在天朝之內其實並非所有人的都知道的,但只要是特種部隊的人都應該清楚。天朝之內的幾個軍區,每個特種部隊的教官,全都是我培養出來的。你如果這樣理解不了的話,我可以告訴你,我梅錚,就是天朝特種部隊理念的執行者,整個天朝的特種部隊,全都是出自我之手!」梅錚淡然道。

什麼?

當這樣的消息傳過來之時,哪怕蘇沐身經百戰都不由震驚著。這麼說的話,梅錚豈不是就是天朝特種部隊之王。沒有梅錚的話,就不會有所謂的特種部隊誕生。

儘管這樣的事情聽起來是有點駭人聽聞,但這的確是真的!隨著梅錚的解說,蘇沐越來越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原來梅錚真的是特種部隊理念的提出者,並且還是無條件的進行執行著。在天朝各大軍區內的特種部隊中的精銳,全都要送到他這裡進行專業培訓。

而現在在梅錚的手中,所擁有著的三支王牌特種部隊,更是整個華夏最為神秘的力量!

舉個很為簡單的例子,像是趙無極那樣的,便是三支王牌特種部隊一員,而像是趙無極的水準,在特種部隊裡面只能夠排到中位之流。由此可以想想,這樣的特種部隊,到底擁有著多強的戰鬥力。

「師父,您給我說這些是什麼意思?」蘇沐在激動過後,神情很快恢復鎮定問道。

「問得好!」梅錚點頭道:「給你說這些,是想要讓徵詢下你的意見,願不願意加入進來?你放心,我所說的加入不是那種加入,而是想要讓你在這裡掛上一個名號。除非是遇到危難至極的事情,不然我是不會動用你的。而且要知道擁有著這樣一層關係,你便相當於是擁有所謂的殺人執照。哪怕是殺人,我都能給你擺平!」

加入到這樣的部隊裡面?

蘇沐是真的沒有想到梅錚給自己開出的是這樣的條件,而別管是於情於理,蘇沐都是不會拒絕梅錚的,「師父,您知道的,我現在是在江南省省委督查室上門,而且我也是比較喜歡在官場之中工作的。您這麼冷不丁的冒出一個所謂的部隊名額,真的是讓我有些意外啊。而且據我所知,像是我這樣的人,應該是不能夠參加到部隊的吧?這樣不合規矩吧?」

「你多想了!」

梅錚笑著道:「我只是想要讓你掛上這麼一個名頭,這樣的話倒是方便你做事。就相當於你掛著一個中央警衛局的牌子,卻能夠在基層照樣做官是一個道理的。而且我也沒有想著讓你加入到部隊之中,你所擁有著的只是一個虛名。這事你只要點頭,其餘的瑣碎事情我來安排便是。」

「是,我一切都聽師父的!」蘇沐乾脆道。

梅錚是絕對不會騙自己害自己的,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蘇沐是真的不介意掛上這樣的頭銜。大不了這樣的頭銜我不會動它便是,難道非要鬧成死局才好嗎?再說就像是梅錚所說的那樣,自己只不過是個所謂的編外人員,遇到那些危險的任務,也輪不到自己不是。

「那就好!手續什麼的,我都已經讓宋時去辦好,你只要一會過去簽名就成。還有這件事情你不要多想,還是全身心的做好你的工作就是。」梅錚道。

「是,師父,我知道怎麼做。」蘇沐點頭道。

兩人又私下聊了幾句之後,梅錚突然間眼珠一轉,「宋時,去外面執行任務的那支小隊回來了吧?」

「是的,剛回來!」宋時道。

「那正好,將蘇沐這小子給我丟進去,就說是我說的,誰要是能夠將蘇沐撂倒的話,今晚的晚飯我准他吃好的,但要是沒有誰能將蘇沐撂倒的話,全部給我取消晚飯!」梅錚大笑道。

「師父,你這是想要玩死我啊!」蘇沐哭喪著臉道。

「怎麼就是玩死你了,我這是在磨鍊你。我知道你的形意拳現在已經到了一種瓶頸狀態,現在就看看能不能夠突破了。再說你不要以為你是我的徒弟,那些人就會對你另眼相看,那是不可能的。他們非但不會,甚至還會對你有著更加強勢的眼神。所以你就自求多福吧!」梅錚說著便揮揮手。

蘇沐起身,無奈的聳聳肩,「師父,你這真的是太狠了!」

話語雖然是這樣說,但蘇沐的神情卻沒有多少害怕畏懼之意。從邁進這裡開始,蘇沐就知道,沒準哪一天真的會遇到這樣的事情。但這也太快了,不過無所謂了,他現在正經是想著找人練練手。不為別的,只要能夠確定身體能夠變的更強,他就能夠更加適應官榜帶來的那種好處。

當然蘇沐還有著一個想法,那便是想要瞧下,這所謂的王牌部隊到底有著多強的實力!

每個男兒心中誰不曾懷揣著有朝一日能夠成為將軍的夢想!

蘇沐自然也有。

眼前這麼好的機會,既然遇到了,蘇沐便不會錯過。

「蘇沐,瞧見沒有?就是那邊的那個院子,裡面現在應該是六個人。老首長的態度很明確,只要你能夠將其中的一人擊敗,那麼便能夠走出這座小院。說實在的,我對你也真的是很為好奇,蘇沐,我相信你,所以不要讓我失望啊!」宋時指向前方一處別院笑著道。

「宋教官,你們這是想要玩死我那。要知道裡面住著的都是些什麼人,我又是什麼樣的人,讓我和那些人去打,你以為可能勝出嗎?」蘇沐聳肩道。

「事在人為,我相信你!」宋時微笑道。

「好吧!」蘇沐直接閉嘴,事情都已經走到這個地步,再多說別的都沒有用,為今之計便是通過梅錚的這一考驗。至於這考驗過後會有什麼樣的事情當著自己,蘇沐是真心不想著去考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