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

「伯父!」

「父親?」

初見上前扶起蕭戰。

蕭戰緩緩站起,看向眾人。

「我蕭戰老了,我也知道我沒幾天好活了,諸位將軍所做我肖某人全數看在眼裡,事急從權,這一次實在是我肖某人對不住諸位了。」

「將軍,你真聽了二將軍所說了嗎?」莫小白緩緩道。

「即便是將軍反了九黎,我們也願意陪同將軍一起,銀麟軍或許不能做到天下無敵,但是我想,與九黎對抗的資本還是有的,我們都看懂了,將軍為何還要執迷不悟?」

「辛苦莫將軍了。」

「將軍,我們不辛苦。」莫小白痛苦閉眼,心中有萬語千言,終是一言不發。

「兵符雖然交了,但是接收卻是明天。」蕭戰一聲長嘆,半響無言。

都市之異種降臨 營帳的氣氛驟然沉默。

「給我一點時間。」

蕭讓淡淡一笑:「讓我看看這太康王到底要怎麼樣。」

「我追隨將軍。」郎群冷冷道。

莫小白齜牙咧嘴,半響。

從執掌鴻蒙開始垂釣諸天 「我也追隨將軍。」

「我的心意將軍明白,將軍不會認為還會被其他人影響吧?」初見淺笑。

「辛苦大家了。」

蕭讓終究是嘆息一聲。

「父親,這次,我隨你進九黎。」

「讓兒你?」蕭戰皺眉。

「放心。」

蕭讓淡淡一笑,「就薛白,即便是送他一百個兵符,沒有我的同意,他半個銀麟軍弟兄也拿不走。」

「唉……」

蕭戰嘆息,半響,面色變幻。

「讓兒早些休息吧。」

「知道了,父親。」

霸道至尊:女人你是我的 蕭戰緩緩進了大帳裡面,背影滄桑。

「將軍,你這送一個兵符,就不太好過了,這送一百個,你從哪兒找來啊。」初見淺笑。

「你這丫頭,現在什麼時候,別鬧了。」

「好~~~」初見淺笑。

「將軍,你這和大將軍一起去九黎,怕是不合適吧。」莫小白長嘆一口氣。

「這不還沒去么。」蕭讓笑看著莫小白。

「可是將軍要是去了,這銀麟軍就真的沒有了主將。」莫小白面色複雜。

「要看到你現在這表情還真難,謝謝你們。」

「不客氣。」

「出去說吧,父親休息了。」

眾人走出大帳,牛油火盆照亮了整個大營,濃煙緩緩升騰,氣味瀰漫整個軍營。 帳外。

「銀麟軍不可能交給薛白的。」

「將軍真這麼想?」莫小白大喜。

「自然。」

蕭讓淡淡一笑。

「那兵符……」

交出去兵符就相當於給了兵權,眾人皆知。

「我把你們交給薛白將軍,你們願意跟么。」蕭讓苦笑。

「自然不!」莫小白長嘆。

「這些年,我們銀麟軍跟隨將軍,才贏得了這麼多戰功,才活得像個真正男兒。」

蕭讓仰頭看天,黑夜淹沒整個大地,黎明還未到來。

半響。

「以後,莫小白,郎群,你們多聽聽解解的話。」

「將軍?」

莫小白一愣,總感覺什麼不對,卻又說不上來。

初見,郎群二人也看著蕭讓。

「沒事。」

蕭讓淡淡一笑,看著三人。

「特別是郎群,你向來不服解解,我這一去九黎城,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解解的智謀當屬天下無雙之列,你以後不可在冒進了。」

「是。」

郎群淡淡應了一聲,卻不再看蕭讓。

蕭讓苦笑一聲,又看著初見。

初見沉默不語。

「丫頭,這是我一手培養起來的無敵的蕭家軍,你以後看待銀麟軍,還要想看我一樣。」

「好。」

初見撇開頭,眉色變幻,終究是一言不發,只淡淡應了一聲好。

「唉……」蕭讓嘆氣。

伸手在初見頭上摸了摸,愛憐地看著初見。

初見嘴唇緊咬,眼眶微微有些紅。

「初見,這些年我們大概我們算是相依為命了吧,我當初救你,也沒想過這麼多,更加沒想過會到如今場景。」

「將軍,你跟我說的話都是騙我的么?」

「你這丫頭,我何時說過騙你的話了?」

「現在就是。」

蕭讓苦笑,續命丹的藥瓶在胸口緊緊抵著,胸口生痛。

「你這丫頭,我說的話,都當真了,你聽話些,等我。」

初見咬牙,強忍了眼裡的淚,眼眶通紅,看著蕭讓。

「將軍要我等多久?」

「此去九黎,少則三月,多則半年,如果不出意外,也就一年。」

「人生不過百年,初見如果等了,將軍能聽初見一句話么。」

初見緩緩吸了一口氣,好讓自己變得平靜些,卻依舊止不住顫抖的哭音。

自己有多久沒哭過了啊?

自己還記得當初蕭將軍將自己救出來的時候,自己那時候心如死灰,只看著蕭讓最後拼盡了全力才殺了追殺自己的人,而蕭讓也負傷累累。

可最後的時候,還笑著看著自己,告訴自己沒事。

自己忍了很久沒哭出來,但是看到蕭讓的時候自己哭了。

自己從來沒有見過一個男子會這般沉靜如水,眼神淡然。

也從沒見過一個男子可以變換如此之快。

很多年前的他救自己的時候還兇狠,直到自己看到他傷痕纍纍地躺在自己身前,眼神平靜的時候。

彷彿就是一方古井。

彷彿就是沉寂千萬年的水波一般,那笑容,一點點地在自己心中蕩漾。

蕭讓摸著自己凌亂的頭,溫柔地笑著,告訴自己。

丫頭,別哭。

什麼丫頭!

明明自己好像比他還大好么?

學霸女神超給力 後來初見知道了,原來蕭讓真的比自己小。

但是初見卻忍不住想念。

忍不住自己的思念。

即便是後來,初見每當念及此的時候,都感覺太不可思議。

自己怎麼就會喜歡一個比自己小的人?

甚至那時候還不知道他的姓名。

直到後來。

初見終於相信。

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緣吧。

明明蕭讓容貌不出眾,戰力也不出眾。

可是自己依舊是毫無保留的喜歡了他。

可是自己更加難過的是。

蕭讓從來不會跟自己走得特別近,對自己好,可是自己也知道他對所有人都好。

如果不是最特別,自己又為何還要?

初見曾經無數次的想過,既然不是最好,那我不要罷。

可是到了最後,到底是狠不下心。

更加不敢負了自己的心。

淚水緩緩流出。

「丫頭,別哭,這不是還沒事么。」

蕭讓淡淡一笑,摸了摸初見的頭。

手掌的溫度在頭上傳來,初見險些痛哭出聲。

「我就是去一次九黎城,想來,銀麟軍為了九黎付出這些年,當不至於太過吧。」

「將軍,你明明都知道,我都給你提醒了,你為何還要一意孤行?」

半響,初見終於忍不住,淚流滿面。

莫小白撇開頭,心中彷彿壓了一塊巨石。

郎群沉默不語。

「將軍,這九黎不是你的歸宿,這只是眾多小世界中的一個,將軍曾經的承諾都要食言么?」

微無塵的聲音在心底緩緩響起。

蕭讓閉目。

黑夜太長了,黎明卻總是不到來。

天邊最亮的星,在一眨一眨。

你也在讓我快樂一些么?

蕭讓閉目。

夜風夾雜著黎明的風在身邊吹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