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貝,這是養神丹,趕快服下。」

蘇朗沒有理會眾人,她只怔了片刻便回過了神來,拿出一枚九品養神丹,塞入了少女口中。

一旁的風流塵見此,當即也拿出一枚丹藥塞入了男人口中。

「既如此,我等吾必要保護好她。魔祖覬覦她的肉身,隨時有可能再對她下手,在她強大起來之前,必須有人時刻守在她身旁。」御風神主看見兩人的動作,雙眼微眯,當即沉聲提議道。

不得不說,他的提議極為有理,眾人聞言,皆表示贊同。

那魔祖若不是覬覦她的肉身,沒有對她的身體出手,否則今日必定更加危險。

對方縱使冒著魔魂受創的危險也沒有對她出手,足可見它有多在乎這具肉身。

「我先帶她回昊天城,你們處理完這邊的事,便去那裡集合吧。」見自家寶貝雙眉緊蹙,蘇朗不等他們再說什麼,迫不及待的開口道。

話音一落,他喚來雷戰,飛身立在它的背上,朝昊天城飛了過去。

自家閨女傷得厲害,急需治療和休息,他哪裡願意再耽擱下去。

反正魔祖都逃了,他也沒有再留下來的必要了。至於善後之事,交給這些人就行了。

「諸位,這裡就交給你們了,我先送昀光神主過去。」見蘇朗離開,風流塵也開口了。

「鎏金神主請!」

眾人沒有異議,紛紛應了下來。

風流塵見此,當即帶著男人離開了。

四人一走,幾人顧不上再說什麼,聯手修復起破損的空間來。

這處空間被之前的力量攪得粉碎,若不及時修復,裂痕必定越來越大,屆時不止幽冥海域,就連昊天城都會被捲入空間風暴中。

雷戰背上,蘇朗將自家閨女緊緊的摟在懷中,面上布滿了擔憂與心疼。

他的小寶貝明明還只是個娃娃,竟要承擔起如此大的責任。

「寶貝,睡吧,有爹爹在,絕不會讓任何人傷到你。」見少女雙眉緊蹙,十分難受的模樣,他心疼的開口道。

蘇魅聞言,終於徹底的昏迷了過去。

這一刻,她就連進入空間的力氣都沒有了。

——

親們,國慶快樂!昨天參加慶祝活動,停了一天,抱歉了!

本文更新到這個月,已經有一年的時間了,感謝大家這一年來的陪伴和支持!正因為有你們的鼓勵,子玉才能堅持到現在。

因為有正式工作的原因,子玉的更新速度一直上不去,對此我深表歉意!在這裡,子玉要多謝大家的包涵和理解,能夠一直支持到現在!

本文寫到這裡,已經接近尾聲了。雖然不長,細節也不夠豐滿,但還算完整。再次感謝大家的支持! 第1043章、那就賭一把吧!

這和自己所想象的情況完全不一樣。

在秦洛同學所看過有數的幾部影視作品中,一般黑幫成員和人見面時大多都會選擇在廢棄的倉庫或者地處郊區的汽車修理廠——那兒偏僻易躲藏,風聲不對時逃跑起來也容易。

當然,高級別的黑幫也會在酒店裡和人接洽,不過他們大多數都是身形彪悍穿著黑衣剃著光頭身上紋著骷髏或者光著屁屁的天使。

雖然他們的西裝下擺把腰部遮掩的很緊實,但是那些大漢腰間的凸起還是每時每刻的在提醒你——小子,不要輕舉妄動,哥的腰上可是別著傢伙的。

可是,自己怎麼就見到了一個小老頭?

秦洛站在門口情不自禁的向外邊張望,見到鋪著厚實地毯的走廊上空無一人,而這間房間里看起來也沒有能夠對自己造成威脅的人物后,他心中就起了一股難以抑制的衝動——想衝上去把這老頭兒也給俘虜了。

多俘虜一個人質,用來交換姑姑的籌碼不就厚實了一分嗎?

耶穌畢竟跟秦洛的時間不短,看著他東張西望又鬼鬼祟祟的對自己打眼神后,便明白他心裡在想些什麼。

他苦笑著搖頭,卻沒辦法在人前多和他解釋些什麼。

總不能讓別人也知道他的這種齷鹺卻又膽大包天的想法吧?

「先生。請進。」剛才幫他們開門一直站在門口邊的金髮女人嬌滴滴的笑著,用英語說道。

也不知道這個獃頭獃腦的小傢伙是什麼人,竟然敢跑來和這位大人物談判——

要是讓這女人知道秦洛此時腦海里的想法后,恐怕就不會再把秦洛傻站在門口四處張望眼神滑溜溜的亂瞄這種情形看做是『獃頭獃腦』了——只會看做是愚蠢。

秦洛一進來就把視線放在了寬敞的房間和桌子前面的小老頭身上,然後又開始想一些不太靠譜的事情,都忽略了身邊的這個女人。

聽到她說話的聲音,他這才側頭看了一眼。

女人的臉看起來純美可愛,可是卻有一幅和她的臉完全不搭配的成熟身材。

胸部高聳,腰肢柔軟,屁股渾圓。身上穿著一條紅色的連衣短裙,裙子的上面短,下面更短,於是,她的那豪#乳和屁股便赤裸裸的呈現在眾人的面前。

雖然秦洛聽不懂她在說些什麼,但是能夠看懂她手勢的意思。

在女人的引領下,秦洛坐在了小老頭的對面。

那個女人對著他嫵媚一笑,然後搖晃著臀部走到小老頭身邊坐下,小老頭一伸手,就把比他高出一頭的大洋馬給摟在了懷裡,一張枯手無比熟練的伸進了衣服里——

秦洛就有些後悔沒有帶離過來了。

他有大洋馬,自己也有小太妹。在氣勢上就不會被對方給壓下去。

即便自己不敢向小老頭一樣伸手摸胸,摟摟抱抱摸一下屁股——離應該不會丟刀子的吧?

秦洛知道,離是一個懂得顧全大局的好女孩兒。

「喜歡玩什麼?」小老頭用不太標準的華夏語問道。他的手在大洋馬的身上興風作浪,眼神則是色眯眯的盯著秦洛。

是的,確實是『色眯眯』的。

這讓秦洛對他的印象更加糟糕了,老東西還想打大爺的主意——大爺好多年前就不喜歡男人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有求於人,秦洛只能把心中的不快給壓了下去。

「我不會玩牌。」秦洛說道。

確實,他不會玩牌。任何一種牌。

而且他們秦家的門風極嚴,如果讓老爺子知道有誰好賭好毒,非要把他的腿給打斷不可。

「不會?」小老頭笑呵呵的說道。「那你的人生實在無趣啊。做為一個男人,這個世界上有兩種遊戲是一定要參加的——一是女人,沒有比女人這種遊戲更好玩了。這是上帝饋贈給我們最珍貴的禮物。第二種就是賭博。」

小老頭用一隻手抓起面前的一幅撲克牌,然後用力一擠壓,撲克牌便霹靂啪啦的響動起來。

接著,他的手一抽,一疊牌便抽了出來,然後快速的放到另外一疊牌上面。

他用一隻手就能夠洗牌,而且快的讓人肉眼難辨。

秦洛這下子明白耶穌剛才為什麼不聽自己的指示衝上來把這老頭給『拿』下了,感情他已經知道這老頭是個厲害角色了。

可是,這瘦胳膊瘦腿的,他能夠同時對付自己和耶穌兩人的聯手?

秦洛還是有點兒沒辦法相信。

「是的,賭博。這是除了女人之外最有趣的遊戲了。你不知道對手的底牌,你也不知道底牌在想些什麼——是輸還是贏,這些都不知道。越是不知道的,對我們就越有誘惑力。於是,你絞盡腦汁的去思考去分析——當結果呈現在面前時,所有的一切才塵埃落定。賭博賭的是智慧、牌技、膽識,還有——運氣。」

小老頭不提交換人質的事兒,卻一個勁兒的和秦洛灌輸他的賭博經。好像秦洛今天要是不和他大戰三百回合他就不放他走似的。

「你當真沒有玩過?」小老頭問道。

「沒有。」秦洛肯定的回答道。

「那可真是遺憾。」小老頭說道。「不過,沒玩過只是缺少了經驗而已。但是,你還有智慧、膽識和運氣——來吧。我們玩幾把。來賭場不賭博就和招了小姐卻不上床一樣有罪。」

秦洛猶豫了一番,說道:「好。那就玩兩把吧。籌碼是什麼?」

「我是主人,你是客人。籌碼就由你來決定吧。」小老頭倒也沒有在這上面欺負秦洛。

「十塊錢一局?」秦洛表情微羞,扭捏的說道。

雖然他知道有點兒小,可是——賭的越大他不就輸得越多嗎?

再說,你覺得小可以再討價還價嘛。

小老頭聽了秦洛的答案后微微錯愕,然後便哈哈大笑起來。

「有意思。」小老頭笑起來時臉上的皺紋都擠在了一起,看起來和藹而——蒼老。「還真是有意思。難怪鬼影他們沒能割下你的腦袋,反而把玉女落在你手裡——果然是個有意思的年輕人。」

秦洛不知道為什麼他聽了這個『荒謬』的答案后便笑的那麼開心,更不清楚他為什麼說自己很有意思,但是,他確實不想賭博,就算賭了也不想賭大——

「畢竟是第一次。」秦洛謙虛的解釋著說道。「心裡還是有些緊張。雖然想著拿錢買經驗,但是——也不想付出太重的代價。對於你來說賭博是很有趣的遊戲,對我來說卻很無趣。我願意陪你玩,其實也只是想哄你開心,呆會兒談條件的時候不會太苛刻——」

「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小老頭再一次被秦洛直白的話給逗了。說道:「這樣吧。看在你很有意思的份上,那我們就玩最小的吧——這是我玩牌的底限。如果低於這個底限,那麼賭博就已經失去了那種讓人心跳加快血液沸騰的快感。」

他向秦洛伸出一根手指頭,說道:「一百萬美元一把。這是底限。玩什麼由你決定。」

秦洛想了想,耶穌那邊有一張五百萬美元的銀行卡。自己身上帶的這張卡裡面不知道有多少錢——大概是上億了吧。

一百美元雖然不少,但是玩上幾把還是夠了。

「好。我答應。一百萬美元一把。」秦洛說道。「我對每一種賭法都不熟悉,那就——每人三張牌比大小吧。」

秦洛自己沒玩過牌,但是他卻看人玩過。

當初他帶著醫療隊去雲滇的時候,山村裡面沒有任何娛樂設施,醫療隊里的隊員就會拿出撲克玩一會兒。

他們也是每人發三張牌,三條最大,其次就是同色,然後是對子——他看了幾遍大概的規則還是知道的,卻早已經忘記了這種玩法的名字其實叫做——炸金花。

「哦。上帝,你還真是沒有競技精神。」小老頭聽了秦洛提出來的玩法后捂著腦袋說道。「好吧,既然是我尊貴的客人提出來的,那麼我們就玩這個吧。你帶足夠的錢了嗎?我喜歡桌子上堆滿籌碼。」

秦洛就轉過臉看著耶穌,秦洛只得掏出那張五百萬美元的銀行卡給捲髮男人,帶著他出去兌換籌碼。

等到耶穌和捲髮男人出去,小老頭像是突然間想起什麼似的,主動對著秦洛伸出那隻剛才用來洗牌的手,說道:「抱歉。看到貴賓過於激動,忘記自我介紹了——我是伯爵。」 蘇魅這一昏迷,足足沉睡了大半月之久。

待她蘇醒過來時,發現自己正躺在流光閣自己的大床上。

環視了一下四周,確定了自己的位置后,她坐起了身。

展開神識,她開始自我檢查起來。身體沒有問題,不過靈海中的元力竟更加充沛了。

望著體內顏色越發深紫的原力之海,蘇魅眯了眯眼。

昏迷之前,她的原力本已消耗大半,怎麼蘇醒過來后原力不但完全恢復,甚至還充盈了許多。

「莫非這具身體已經能夠自主吸收天地之力了么!」

除了這個,她想不出別的原因。畢竟她的力量獨一無二,沒人能夠灌輸給她。

這對於她來說倒是一件好事。

身體無恙,她又朝自己的識海探了過去。

咦,她的神識竟然提升了,而且增加的幅度還不小,竟有兩成之多。不僅是識海,她能感覺到封印中的魔魂也跟著變強了。

「是因為契約了魔祖的一道魔魂么!」

蘇魅直覺是這個原因。

既然契約高階超神獸都能讓她的神識得到提升,魔祖的魔魂可比高階超神獸厲害多了,自然也能助她提升。

沒想到這次的幽冥海域之行,她沒有契約到超神獸,反而是契約了魔祖的魔魂。

只不過因為是黑暗魔物的緣故,她的識海在擴展的同時,魔魂也跟著壯大了。

這樣的結果並不在她的意料之中,雖有意外收穫,但付出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些。

識海深處,三道封印依然設在那裡。她仔細感應了一番,沒有察覺到異樣后,進入了昀天幻器中。

經過多日的休養,昀天幻器已經完成了原力的轉換。眼下裡面的鴻蒙之力已全部轉換成了混沌原力,而空間也擴展了不少,直徑超過了五萬餘里。

滅世魔鼎與混沌原石都被她安置在了昀天幻器中,且被設下封印,除了昀天,其它契約獸皆無法感知。

神念一動,她出現在了混沌原石旁。

感應到她的到來,封印中的血煞魔魂又開始嘶吼咆哮了起來。它們瘋狂的躁動著,想要衝出封印,卻因無法做到而更加的狂躁了。

沒想到被鎮壓了萬年之久,這些魔魂依然如此強悍。

要知道,那男人可是天生的光元體,神魂中融合了元力之心,自帶凈化之力。

被他的神魂封印了萬年之久,這些魔魂依然如此強悍,難以想象萬年之前的它們究竟有多強。

這些魔魂該如何處理才好呢!

以她現在的實力,還無法煉化這些魔魂。

這魔魂可比魔祖的一道殘魂恐怖得多,她暫時還做不到同時操控自己的魔魂與血魂。

魔祖手中的滅世魔鼎已經不單單是滅世魔鼎了,它還融合了其它的力量。

蘇魅能夠感應到,那兩股力量尚未完全融合在一起,一旦融合,極有可能會變成一件完整的神幻器。

若對方手中有了完整的神幻器,再加上它又融合了主神的力量,要想對付它就更不容易了。

眼下他們本就落了下風,若是沒有與之匹敵的兵器,豈不更加危險了。

好不容易得了一塊混沌原石,原本可以藉助它將昀天幻器提升一個等級,沒想到卻被這些血煞魔魂給佔據了。

一日不解決了它們,混沌原石便派不上真正的用場。 第1044章、賭的就是運氣!

「伯爵?」

伯爵要不是自己伸出手腆著臉說自己是伯爵,秦洛真不知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伯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