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嗎……」

微閉着眼眸,滴答~

一滴淚水從其面龐滾落,滴在了地上消失!

睜開眼睛,伸手微微一抹眼角的淚痕,將之拭去。

葉辰邁開了腳步,向著村裏走去。

看着村裏的環境,一切都是那麼的鮮活。大樹下幾個老人圍坐在一起談笑風生,另一旁的幾個老婦人正在一邊說笑着一邊搓着手中的衣物。

如此的景象,任人看了也都會在心底浮現出安寧之意來。

葉辰亦是如此~

腳步不停,一路朝着記憶中回家的路走去。

沒幾分鐘,葉辰站定。

眼前的古舊樓房正是葉辰的家!

「爸媽……我回來了!」

心中莫名的一股酸楚之意浮起,略帶哽咽的喊道。

喊完,葉辰直接一步邁出,走進了樓房之中。

「辰兒!你咋回來了?」葉辰的母親第一個看到葉辰走進來,頓時驚訝的問道。

一邊問,一邊走進葉辰,「孩子他爸快出來,辰兒回來了!」

葉媽語氣很興奮,很開心!

做為人母,又有哪一個放心自己兒女在外面的,現在見到近兩年沒見的兒子,自然是更加的欣喜莫名。

「來,辰兒快進來,別傻站在外面了!」一邊說着,葉媽一邊將葉辰拉進了屋內。

正巧葉父也這時候兒出來了,一見兒子還真的回來了,也是連忙的讓他進屋。

「爸媽……」看着黑髮之中已然夾雜着白絲的爸媽,葉辰心內的無盡思念,立馬化成了哽咽。

他真的真的不知道怎麼說,看着如今的爸媽,葉辰很是愧疚!

「孩子啊,你這是怎麼了?是不是在學校里受欺負了?」

葉媽一見自家兒子這副表情,頓時心揪了起來,滿是擔憂的問道。

「不是,媽、我沒有受欺負,只是有點想你們了!」葉辰眼淚再一次控制不住的流了下來。

一把上前抱住了自己媽媽,葉辰心中最後的一絲防線,盡數奔潰。葉辰瞬間泣不成聲了。

「傻孩子!想我們了,就回來看看我們啊,哭什麼,乖,別哭了!」

葉媽將他扶正,伸出那雙因為操勞過度而粗糙的手掌,輕輕的為葉辰抹去臉上的淚水。

之後,葉辰便是在家住了下來。

葉辰的回來,也是讓葉辰姐姐和小妹大感驚訝,但都是很高興他能回來。

……

在家裏呆了一周,不管是爸媽還是姐姐妹妹,都是如以往一般,對他十分的關心,葉辰都快沉寂在了這滿滿的幸福里了。

深夜,葉辰的房間內。

熟睡中的葉辰做夢了!

夢裏他夢到了他的四個兄弟,他夢到了妹妹葉紫馨,也夢到了他的女友陸瑩,更是夢到了他的小團體。

夢裏,葉紫馨望着他,冷漠道:「哥,這就是你所說的要踏上的巔峰?凌駕於星空之上?」

「你太讓我失望了!」

「不,這不是的!」熟睡中的葉辰不斷的搖著頭。

瞬間葉紫馨的畫面消失了,轉而換成了陸瑩。

她亦是冷漠的看着他,道:「這就是你所謂的不離不棄?永遠的在一起?你這個騙子!大騙子!」

「不!不是!我不是騙子!」

陸瑩的畫面又再度消失,轉而出現了虞舒的身影。

她面帶疑惑的看着他,問道:「你真的要放棄我們這個小團體了嗎?你的抱負也要放棄嗎?你一直灌輸我們的,不管遇到任何困境,都要永不服輸的以自己堅不可移的武道之心一一破去,這些你都忘了嗎?」

「不!我不會忘的,絕不會!」

剎那間,葉辰的雙眸瞬間睜了開來,猛的坐了起來。

自視己身,發現自己的武道之心,卻是在不知不覺之間,被無盡的情感絲線籠罩,里裏外外的圍了個密不透風。

發現的葉辰,不由得苦笑了起來。

「假的終究是假的,何必非要以假亂真。真真假假又有何意義,我終究不再是以前的我了,我的心從未變過。」

「不管是什麼存在,敢阻我道路者,殺!」

殺字一出,在武道之心外環繞的情感絲線,轟然間快速的泯滅了起來,與此同時,葉辰的武道之心,也在這時候,開始釋放出了白光來,將之前在其上出現的細縫盡數的癒合了起來。

當武道之心完全恢復后,葉辰的心境頓時又上了一層次,眼中神光浩蕩,牆壁無法阻隔葉辰的視線,看向爸媽的房間。

「爸媽兒子永遠都是你們的兒子,在這裏是,在那個世界也是,當我強大到一定程度后,會回來找你們的。」

「等着我,爸媽~」

咔擦!

。鍾若晴這麼一說,我才猛然想起,我們確實還有個最重要的地方遺漏了!

那就是我娘的墓穴!

我第一次見到我娘,可不就是在那裏面嗎?

「那還等什麼,趕緊走吧。」

我牽着鍾若晴的手,急匆匆地就往我娘墓穴的方向走去。

……

《少年摸骨師》第353章重回墓穴 溫惜的身體在醫院裏面躺了兩周后就恢復了正常,安雯給她辦理了出院手續。而陸卿寒的生命體征也已經穩定下來,被送到了普通病房,溫惜每天都會收到陸卿寒的病床邊,等着他蘇醒。

醫生也說不準,他會什麼時候醒過來。

溫惜就每天都來陪着他,聊着他們以前的事情,說着一些當天的新聞報道。

只要他還活着,就好。

溫惜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用手試一下他的鼻息,察覺到手指間溫熱的氣息,她就想要流淚,而她對罪魁禍首歐荷,也充滿了怨恨。

歐荷想要殺的是她,而她跟陸卿寒在同一輛車上,是她,連累了陸卿寒。

安雯實在是看不下去了,看不下去溫惜把這件事抗在自己的身上,周六的時候給她掛了一個專家心理科。

周六上,安雯開車帶着溫惜來到了一個私人高級心理診室。

這一家店在網絡平台上口碑特別好。

是一家可以說很網紅但是也很專業的高級心理諮詢診所。

溫惜是不想來的,她所有的時間,都想用來陪着陸卿寒,守着陸卿寒。

安雯強制性的帶她過來。

「我再不帶你來,我覺得你就要崩潰掉了,溫惜,你振作一點,振作一點!」

接待溫惜的這個人是一個中年男子,他笑容溫和,頗有一點大學文學教授的感覺,對方看着溫惜,「你好,我叫威廉,你有哪裏不舒服,可告訴我。」

溫惜搖著頭。

她很好,她沒有哪裏不舒服。

一邊的安雯跟威廉聊了幾句,威廉明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希望着小姐快點走出陰影來,走到陽光處。」

溫惜來到了音樂理療室,一上午的時間都在這裏,但是她的心情並沒有因此而緩解,反而越來越嚴重了。

安雯擔憂極了。

安雯跟溫惜走了之後,心理諮詢師裏面,從一處房間裏面走出來一個穿着紅裙的女生,女生看上去年齡不大,高中生的模樣,她看着威廉,「剛剛那個女人,有點眼熟啊。」

「是一位知名女明星,小姐你也知道的,叫溫惜。」

紅裙女生微微皺眉,「溫惜,這不是前一段時間,白虹橋出車禍的那位女明星吧,她老公好像是北城陸卿寒,就是那個,大名鼎鼎的陸家啊。」

提起陸家,紅裙女生瞳仁閃爍了幾下。

威廉說道,「聽說,陸卿寒一直都沒有醒過來,情況不是身後,所以這個溫惜心理出現了問題,她身邊的朋友帶着她來這裏諮詢。」

「這個溫惜倒是情深。」

紅裙女生說道,「如果溫惜下次再來,你可以告訴她,如果想要走出來,不想陷入痛苦的回憶里,可以選擇,把這一切都忘記。」

忘記了,就不會痛苦了。

但是再次想起來,會痛苦萬分。

……

溫惜推掉了自己的一切商務合作跟劇本,她只想陪在陸卿寒的身邊,等着他醒過來。

可是,已經半個月了,這個男人昏迷了半個月了,還是沒有醒過來。王永珍也不做聲,只默默地端起碗來,小口的喝粥。

那邊林婆子還在喋喋不休的抱怨:「老娘真是上輩子造了什麼孽啊,這輩子娶了這麼兩個不中用的兒媳婦?你娘一個病秧子,啥都指望不上,天天三災八難的,也是個敗家的玩意!費了咱們老王家這麼些銀子,就生出你這麼個賠錢的玩意來!」

「后娶的這

《重生之農門小辣椒》第四百三十章你就沒想過這裏頭的蹊蹺? 第二天一大清早顧紳禮就醒了過來,睜開眼睛后他驚喜的發現自己正躺在蘇鈺的懷中,兩人靠的極近,他們已經好久沒有這麼親密過了,能安靜的躺倒蘇鈺的懷中,是顧紳禮之前想都不敢想的奢望,因為他太了解蘇鈺了。

以蘇鈺的性格是絕對不允許被人限制人身自由的,但是他做了,蘇鈺更不喜歡被人干擾自己的生活,可是他也做了。

他們兩個人從當初相識,在一起到現在已經有十三年的光景了,但他們在一起的十年才是顧紳禮的生命中最精彩最鮮活的一段時光。

蘇鈺不在的三年中,顧紳禮活得如同行屍走肉一般,吃飯喝水只是為了活著,為了能夠找到蘇鈺,除此之外,他的生命中再無任何光亮。

顧紳禮受不了沒有蘇鈺的生活,原本一個人生活並沒有什麼問題可言,可是當你的生命中進入另一個人之後,意義完全就不同了。

當初習以為常的一個人的生活,會隨著另一個人的到來而變得無法忍受,那種孤寂,靜謐會折磨的人想要發瘋,太安靜了,彷彿這個世上只有你一個人,再無其他,所有的恐懼,壓抑撲面而來,讓人喘不過氣來。

任憑誰也無法忍受魂魄離開自己的身體,於顧紳禮而言,蘇鈺在那十年間已經化成了他生命中的一半魂魄。

沒有人缺了魂魄還是完整的,顧紳禮就是這樣,蘇鈺不在時,他的魂魄已經跟著蘇鈺走了,他只剩下了一副軀殼,活著所有的意義都在於找到蘇鈺,顧紳禮在歷盡千辛萬苦后才找了蘇鈺,他會做很可能讓蘇鈺厭惡的事情,只是為了留在蘇鈺身邊。

但即便顧紳禮再大膽,再勇敢無畏,這種事情也只敢做一次,況且那一次已經用盡了他一生的勇氣。

周圍人都說顧紳禮精神出了問題,可顧紳禮知道自己沒事,他之所以會成這樣只是因為,蘇鈺不在他的身邊,蘇鈺不在,一個不完整的顧紳禮自然會顯得徘徊不安,自始至終,他只是太過惶恐罷了。

顧紳禮現在所要的不多,只要能陪在蘇鈺身邊,哪怕只是作為一個旁觀者,但顧紳禮內心深處依舊有個聲音會問自己,真的會甘心嗎?他將自己陷入了更深的深淵,愛上蘇鈺不是他的救贖,而是讓他更近一步的落入更深的深淵,但這一切顧紳禮甘之如飴。

顧紳禮看看正在安詳的睡著覺的蘇鈺,忍不住的在他唇上親了一下,但是他的動作很輕,生怕會吵醒了蘇鈺。

曾經顧紳禮是何等驕傲的人,成績優秀,家境優渥,他的驕傲根本不允許自己做出雌伏在男人身下的事情,可這些原則在遇到蘇鈺之後就變得蒼白無力。

只要那個人是蘇鈺,顧紳禮會覺得怎樣都好,哪怕對方不是曾經的那副模樣,只要是那個人是蘇鈺就夠了,甚至為了討蘇鈺的歡心,他會去接觸一些自己從未接觸的事情,學那些看起來很羞恥的動作。

蘇鈺是顧紳禮的初戀,也是他在這個世上唯一的愛人,海枯石爛,至死不渝。

等到蘇鈺醒來時,已經早上九點鐘了,他還是有些困頓,一副沒睡夠的樣子,漸漸的蘇鈺恢復了昨晚的記憶,想到今天能夠離開這裡,蘇鈺瞬間來了精神。

他起身坐到了床上,蘇鈺伸手摸了摸身邊的位置,還溫熱著,看來顧紳禮剛離開不久,蘇鈺心中猜著顧紳禮大概是快起床下去做早餐了。

因為飛機票什麼的,張正鑫已經安排好了,蘇鈺只需要拿著自己的護照準時到達機場即可。

本來準備收拾幾件衣服的蘇鈺打開行李箱之後發現竟然都已經收拾好了,顧紳禮給他準備了三套換洗的衣物,以及一些基礎的日用品,規規整整的擺在行李箱中。

蘇鈺什麼都沒做的又合上了行李箱,可以說顧紳禮真的足夠了解蘇鈺,甚至毫不誇張的說,在某些方面,他比蘇鈺更加了解自己。

蘇鈺洗漱完畢后換好了衣服,便下樓了,顧紳禮正圍著圍裙微笑的看著他,彷彿這裡就像是自己的家一樣,他溫柔的笑著對蘇鈺說:「麥子和黑豹,我已經餵了,先過來吃飯吧。」

蘇鈺點點頭「嗯」了一聲走了過去,他看到客廳沙發上正躺得舒服的兩隻,麥子和黑豹互相用屁股對著對方,滿臉不屑的模樣,當蘇鈺下來時,兩隻貓同時爬了起來,「含情脈脈」的盯著蘇鈺,一副求抱抱的模樣。

蘇鈺沒有理會它們,畢竟他今天就要走了,還是不要和兩隻小東西有太深的感情好。

麥子似乎有些奇怪蘇鈺怎麼都不理自己,想了想自從昨晚蘇鈺回來后就不怎麼和自己玩了,麥子最終把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歸結在黑豹身上。

就是因為它的到來蘇鈺才會不理自己,麥子不好當著蘇鈺的面欺負黑豹,只能等到蘇鈺看不見的時候再說,可是它還是忍不住轉身威脅性的沖著黑豹「喵」了一聲。

而黑豹則是一臉莫名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蘇鈺落座,今天顧紳禮做的是英式早餐,配著一杯英式紅茶,帶著淡淡的花香,讓蘇鈺本來就不錯的心情更加的好,他毫不吝嗇的誇獎顧紳禮道:「早餐的味道很好,辛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