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煙,我來了。」林寒出聲,眼神露出笑意。

簡簡單單的一句「我來了」,凝聚了多麼深的感情,讓林如煙一瞬間美眸露出一絲羞澀、但卻是包容著一份幸福。

「嗯,我知道,你一定會來的。」

林如煙親昵地將玉手伸出,蔥指晶瑩,緊緊抓住了林寒的左手。

林寒深吸一口氣,也是猛地用力握住了林如煙的柔軟小手。

而這一幕,讓不少人都是目光露出震動。

咦,天琴谷的小公主,好像並不是像眾人所說的那樣,與端木賜是神仙眷侶,此時看來,這天琴谷小公主,心上人另有他人,正是這林寒。

不少人看向端木賜,眼神露出懷疑的目光。

先前就是這端木賜一直在吹噓,自己早就得到了天琴谷小公主的認可。

但現在看來,事實並非如此。

「林寒?林寒!這小子哪裡冒出來的,竟然敢破壞我的好事!」端木賜感受著周圍一道道懷疑的目光,就像是刀子般割在他的身軀,讓他神情陰鬱到極點。

不過,端木賜師尊乃是北部公認的丹尊,就算是洞天大能,都要對其恭恭敬敬,求得靈丹。

因此,對於林寒背後跟隨著的女魔,端木賜並不畏懼。

「小子,你是什麼東西,也敢在這裡撒野,天琴谷和我丹尊谷,本來就是一脈相承,我們兩谷,先祖便是有著約定,若是後輩有天賦卓越者,便可以相互聯姻,結合血脈,你林寒不過小小的一個天劍門弟子,天賦底下,實力弱小,如煙小公主身份高貴,體內更是覺醒了古老尊貴的冰凰血脈,豈是你區區一個草莽賤民能夠配得上的。」

端木賜冷聲說道,語氣毫不留情,甚至是隱隱間帶著一份蔑視和嘲弄,暗諷林寒的不自量力。

「那你的意思,就是要和我比拼實力?或者比拼武道天賦誰更強大?」

林寒冷漠出聲,讓端木賜神色一僵。

論實力,他自己也不過才靈動境一重天,而林寒乃是靈動境三重天,絕對比其強橫。

論武道天賦,林寒如此年紀,就能夠成為天劍門內殿弟子,絕對不簡單,端木賜沒有必勝的把握。

因此,他不可能簡單答應。

「你怕了?」

驀地,林寒出聲了,神色冷冽如刀,猛地道:「你實力沒有我強大,天賦也不敢和我比,你賴以為傲的,不過是一些徒有虛表的所謂的丹尊弟子罷了,除了這層身份,你在我面前,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廢物罷了!」

在我面前,就是一個廢物!

林寒此刻霸道強勢,語氣崢嶸,公然揚言這享譽北部疆域的小丹尊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廢物。

這,讓無數人心中暗暗震動。

他們看向林寒,暗道此子好狂。

對於眾人的異樣眼神,林寒根本冷眼相對。

在林如煙面前,在自己女人面前,面對別人的壓迫,若是都不狂、不傲的話,那算什麼男人。

而此時,面對林寒那強勢霸道的語氣,端木賜一時之間竟然心中生出了一絲慌亂,而看到林如煙緊緊站在林寒身旁,他又是妒火瘋狂燃燒,忍不住伸出手指,指著林寒,道:「小子,你…你…」

「放下手!」

驀地,林寒猛地暴喝一聲,一股強橫無比的冰冷氣勢,充滿鐵血殺伐,浩浩蕩蕩,瞬間覆蓋到了端木賜身上,讓他身軀一顫,本是伸出的手本能地放了下來,端木賜面容一瞬間變得僵硬,這一刻只覺得心中憋屈到極點。 姑蘇浩玄眸子微眤,「我養了你這麼多年,你一向秉性純良,我信你會放開了北望的。鑰匙給你。」

「大哥!」

姑蘇浩玄撇開了身旁二叔公拉著的手,把鑰匙扔向了姑蘇浩玄。

姑蘇浩玄一隻手接過鑰匙,另一隻手卻依然沒有放開林北望。

姑蘇浩玄眸子微眤,他壓著怒氣,聲音冰冷的說到,「現在可以放開北望了吧!」

「現在還不行,我必須親眼見到這把鑰匙打開地宮才行!誰知道你們有沒拿把假的鑰匙騙我!」

林北望翻了個白眼,真不知道該說這姑蘇石木什麼好才對!林北望也從來沒有見過地宮,從小隻聽家裡的說家裡有一座地宮,卻從來不知道在哪裡。而且看著這一把鑰匙也是極其的普通,不知道這地宮裡究竟有什麼,值得弄得如此的神秘。

姑蘇浩玄看著北望脖子上的血依然還在流,嘆了口氣。

「那走吧,我讓你親眼見識見識這鑰匙是真是假。」

「大哥!」

這會連著五叔公六叔公都忍不住站起身禁止到。

姑蘇浩玄沒有再多言,徑直往祖祠後面走去。

姑蘇石木推著林北望指使她往前走。

祖祠之後的一道重重的石門上畫著姑蘇家特有的紫色徽章,聽聞這徽章在百年之前,就已經能在姑蘇城裡暢通無阻,見章如見人的地步,可見姑蘇家在當時就已經有著很高的聲望權勢了。

林北望不免也有些好奇姑蘇家的家族史。

姑蘇石木看著這重重的石門臉上激動不已。

「老二、老三、老五、老六,你們也進來吧。」姑蘇浩玄說到,「你們不也以前一直好奇嗎?好奇我們姑蘇家究竟是靠什麼走到如今還依然輝煌的嗎?」

「大哥,這,這不合規矩吧……」

老五怯生生的說到,眼睛卻直直的看著這石門。

林北望瞥了一眼五叔公,心裡冷哼了聲,這五叔公的眼睛里直放金光,整個眼眶裡就只剩下錢幣了。

「今天本就已經不合規矩了,那就不合規矩到底吧。其他的家族兄弟都在海外,他們就算是沒有這個緣分了吧……」

姑蘇浩玄淡淡的說到,他伸出手指了指石門,「開吧。」

姑蘇石木一手拿著鑰匙,一手架著林北望,把鑰匙插進了石門之間的縫隙了。

石門輕輕動了下,開出一道縫隙,姑蘇石木激動的放開了林北望,雙手用力推開了門。

姑蘇浩玄一手扶住了林北望的身子,一手捂住了林北望脖子上的刀口。

「爺爺……」

進入石門之內的姑蘇石木茫然的看著這一切,這偌大的地宮之內除了一些文物之外竟然什麼都沒有。

姑蘇石木轉身,拿著刀指著姑蘇浩玄,「姑蘇浩玄,你玩我呢!」

「我從來都沒有玩你,是你的心思太重了。」

「這,這裡,怎麼什麼都沒有……」五叔公難以相信的看著這空蕩蕩的地方。

姑蘇浩玄扶著林北望看著這地宮淡淡的說到,「祖宗們英明,建這地宮佑我我姑蘇家在經歷百年之久都能安然無恙,血脈得以延續。」 強勢!

霸道!

這一刻,林寒向在場的無數人,詮釋了這兩個詞。

端木賜面容僵硬,眼神陰翳、狠厲,死死盯著不遠處的林寒。

剛才林寒一聲冷喝,讓其因為恐懼,本能地放下了手,如此「聽話」,端木賜自然是神色難看無比,林寒讓其在所有人面前,丟盡臉面,淪為笑柄。

不過,此時林寒看著端木賜眼神中的殺意,卻是神色無波,甚至是露出一絲嘲弄。

「我說你是徹頭徹尾的廢物,難道有錯嗎?」

林寒冷冷一笑,根本不留任何情面,讓端木賜神色愈加難看。

「小子,丹尊谷端木賜師兄,乃是公認的小丹尊,他一手煉丹術,曠古絕倫,無數強者為其前仆後繼,你敢如此辱罵他,就是在找死!」

一個白衣年輕男子走出來,他冷眼盯著林寒,語氣充滿一種譏諷。

此人,叫做白衣客,是北部一位年輕天才,雖然其背後的勢力比不上四大宗門這種巨頭勢力,但也算是一流勢力,僅次於天琴谷、真魔宗的存在。

白衣客此時所言,自然是為了在端木賜面前邀功。

他知道林寒背後站著的那絕世女強者,有著天琴谷的谷主凌破天牽制,因此他並無懼意。

此時他說著,渾身靈動境五重天的氣息緩緩擴散四方,讓空氣變得冰冷和肅殺,遙指林寒。

意思,不言而喻。

「你想戰,那便戰。」林寒鬆開林如煙的玉手,踏步上前,冷眼盯著那白衣客,淡漠道。

「你真的接受我的挑戰?」白衣客神色露出一絲喜色,他本以為林寒會死皮賴臉,仗著背後那絕世女強者,根本不會出手,沒想到,他竟然接受了自己的挑戰,那自己殺了他,那絕世女強者也不可能出手。

而似乎是看出了白衣客心中所想,林寒嘴角劃過一絲嘲弄的笑意,道:「殺你,一念之間。」

「找死!」

白衣客陰冷一喝,隨即拔出背負長劍,瞬間化為一道劍光,白芒刺眼,撕裂長空,化為一柄巨劍斬向林寒。

「人劍合一!」

「此子在我北部疆域,最少也能排的上一流天才了。」

周圍,不少人看到了白衣客的招式,都是紛紛讚歎道。

「一劍斬你!」

白衣客猙獰冷喝一聲,劍芒愈加凌厲。

但原地,林寒站在那裡,根本沒有拔劍的慾望。

但幾乎就在那白衣客人劍合一抵達他面前的一瞬間。

「轟!」

一股恐怖的劍意,陡然從林寒的身軀中爆發,仿若汪洋怒吼。

那是一種無比霸道、可怖的劍意,在那種劍意下,林寒整個人站在那裡,雖未拔劍,但整個人卻是仿若變成了一柄沖霄之劍,一劍斬下,仿若能夠斷天、斷地、斷萬物!

斷天劍意!

這種恐怖的劍意從林寒的身軀中釋放出來,白衣客目光露出無邊的驚恐。

他駭然發現,自己的人劍合一,在林寒此時釋放的那種恐怖劍意下,顯得是那麼渺小、可笑。

「我說過,殺你,全在我一念之間!」

伴隨著一道冷喝,林寒渾身的劍意噴薄而出,瘋狂湧向那白衣客,幾乎就在這瞬間,一片凌厲到極點的虛無劍意,在空氣中縱橫交錯,一個瞬間,白衣客整個身軀已經被千刀萬剮一般,直接變成了一具死屍。

嘭咚!

一位眾人眼中的一流天才,就這麼被無形的劍意給擊殺!

震撼!

無比的震撼!

所有人都是身軀震動,目露駭然。

這林寒,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白衣客這種級別的劍道天才,竟然讓林寒拔劍的資格都沒有。

「可惡!」

端木賜眼睜睜看著白衣客被林寒強勢擊殺,甚至是連劍都沒拔,這讓端木賜神色愈加陰沉的同時,也是對林寒生出一絲隱隱間的忌憚。

「我去殺他!」

端木賜背後,又是一道身影走出。

此人身軀魁梧,面容黝黑,目光兇殘,渾身妖氣衝天,十分凶煞。

這,是一尊妖族天才。

同樣,這妖族天才拜在端木賜麾下,追隨他左右,作為守護武者。

端木賜看了這妖族天才一眼,點了點頭,道:「好,巨犀,你殺了他,我賜予你一枚『陰陽萬獸丹』,可助你凝練本源獸血,甚至是有機會獲得血脈深處的先祖傳承。」

陰陽萬獸丹!

周圍眾人紛紛色變,隨即目光露出震撼。

這端木賜,不愧為小丹尊,好大的手筆,要知道,那陰陽萬獸丹,可是神魄境巨頭級別的妖族都是無比覬覦的。

更別說,年輕一代的妖族天才了。

一念至此,眾人看向林寒,都是神色露出陰冷笑意。

這林寒,不過一介武夫,雖然實力強橫,但與端木賜這種年輕的丹道大師作對,簡直是在找死。

要知道,千金易得,一丹難求。

重金之下尚有猛夫,更何況,端木賜獎賞的,是這種罕見無比的靈丹妙藥。

絕對有著無數年輕強者甘願為其出手,鎮殺林寒。

這林寒,怎麼可能以一人之力,與整個北部疆域的年輕天才抗衡?

而此時,那被稱為巨犀的妖族天才聽此,目光露出一絲火熱,他兇殘的雙目陡然盯住對面的林寒,道:「殺你,取丹!」

「轟!」

巨犀踏出一步,空間震蕩,他巨大魁梧的身軀,充滿了力量感,仿若一頭洪荒猛獸,要吞食一切。

「小子,受死吧!」

巨犀大吼一聲,竟然直接變成妖獸本體,成為了一頭百米多高大的巨大古犀牛,粗大若石柱的鐵蹄,頓時朝著林寒猛地踏去,要直接將其踐踏成肉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