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你睡了嗎,」

可是,裡面並沒有人回答,

丁當又拍了拍門,「大師,你在裡面嗎,」

依然沒有人回答他,

奇怪,空雲大師怎麼不在裡面,不對啊,剛才自己不是明明看見他回到自己的禪房了嗎,

剛才,在幫丁當和青青打掃房間的時候,那多嘴的小和尚了靜告訴他們兩個:自己的師父空雲長老到了晚上,就回禪房打坐,一坐就是幾個小時,沒別的事,不要去打擾他,

難道,空雲大師在裡頭打坐,

丁當剛要離開,卻發現地上有一排腳印,這腳印很淡,卻還是看得很清楚的,

順著腳印,他走過了自己和青青的那個房間門前,又向前走,經過空雲那兩個徒弟的門前,

這腳印在通向後院的地方,消失了,

啊,空雲大師是去後院了,

廁所,就在禪房的旁邊,從腳印的方向上看,空雲不是去了廁所,而是去了後院,

這麼遲了,他去後院做什麼,

丁當的好奇心頓起,於是,他也朝著後院走了過去,

很快,他就看到了後院的那地藏王菩薩殿里,竟然有亮光,

有人在那裡點起了蠟燭,還可以聞到香的氣味,這時候了,有人在上香,

丁當躡手躡腳地走過去,可這一看,他卻大吃了一驚,

只見,空雲大師穿著袈裟,正跪在地藏王菩薩像前,

空雲大師在向地藏王菩薩跪拜,他為什麼要在這時候跪拜地藏王菩薩呢,

這時候,丁當聽到了空雲大師的聲音,雖然這聲音很弱小,但他還是清清楚楚地聽到了,

「菩薩在上,弟子空雲在這裡向菩薩叩拜,」空雲大師抬起頭,虔誠地看著面前的那尊地藏王菩薩的神像,「菩薩,弟子今日在你面前,犯了妄語的錯,還請菩薩饒恕,」

「妄語,」丁當愣了,

空雲大師,為什麼說自己「妄語」了,這不妄語,可是出家人一個最基本的要求啊,

「弟子實在是不得已而為之啊,定魂禪杖,乃是您的法器,怎麼能輕易告訴他人下落呢,那個丁當,雖然是陰陽王的轉世之人,但他身邊的那女子柳青青,卻神秘莫測,我是不敢把這藏寶之處告訴給他們啊,萬一那女子要是那惡魔的人,一旦讓她拿到那寶物,以後這降魔的任務就沒希望了啊,」

「你說什麼呢,」突然,丁當站了出來,「空雲,你怎麼到現在還懷疑青青呢,你明明知道那定魂禪杖在哪裡,卻故意隱瞞我,你是何居心,」

此時的丁當真是惱火了,

「啊,」空雲轉過頭,愣住了,「丁當,你怎麼也出來了,」

「我聽到你的腳步聲,就跟出來了,我真沒想到,大師您竟然對我打妄語,大師,你老實說,那個禪杖,現在在什麼地方,」

「你真想知道,」空雲的眉頭一皺

「當然,我是陰陽王的轉世之人,找到地藏王的轉世之人和他的那根定魂禪杖,本來就是我分內之事,大師,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和來歷,為什麼你不把藏著那禪杖的地點,如實告訴我呢,難道你不信任我嗎,」

「我不是不信任你,我是不信任你身邊的那個女子,」空雲雙手合十,微閉雙眼,說道,「那個柳青青,身上有黑紅二氣,正邪難分,她身上的氣場,如此強烈,甚至引得山上的烏鴉都飛了過來,我怎麼知道,她不是惡魔派來的人呢,要是你說的那個風魔帶走她,不是劫持,而是將魔功傳授給她,讓她成為黑暗魔君的使者,那我把藏寶的地點告訴他,不等於是幫了那個黑暗魔君嗎,」

「不可能,青青不可能是黑魔魔君的使者,」丁當用力地搖著頭,「你這說法,無根無據,是誣陷好人,」

「怎麼不可能,她離開你,跟著風魔走的那些日子,你知道她去哪裡了,又做了什麼,」空雲正色地說道,「丁當,你不要再兒女情長,英雄氣短了,你因為愛著她,所以就會失去理性的判斷,甚至,會把一個魔女當成一個正常人,」

「你胡說,她怎麼會是魔女,剛才也是你說的,她要是個惡魔,她身上應該有惡魔的標記,對了,就是惡魔的雲霧,我見過風魔身上的雲霧,但青青並沒有,我可是有天眼的,分辨得出誰是人誰是魔,」

「不錯,她身上確實沒有魔族的那種雲霧,可她即便不是魔,難道不可能是魔派到你身邊的卧底嗎,」

「卧底,」丁當愣了,「這個卧底,整天就被人家追殺,這個卧底,幾次都要被人殺死了,有這樣的卧底嗎,」

「要殺她的人,並不是魔族,而是把除魔作為目標的邪教分子,相反,身為魔族的風魔不但沒殺她,反而還把她送回到你的身邊,你不覺得奇怪嗎,難道,你就一點都不懷疑嗎,」

「啊,」這下,丁當愣住了,

他能說,這空雲大師的懷疑錯了嗎,

風魔是魔,卻並沒有害青青,反而將她完好無損地送回自己的身邊,要麼,青青就是跟風魔一夥的,也是個魔;要麼,風魔留著青青並將她送回,是另有目的,

青青與風魔在一起的那段時間,他們究竟在哪裡,做了什麼,為什麼青青什麼都想不起來了,她是真的想不起來了,還是不願意提起,

猜疑,如雜草一樣,在丁當的心裡萌發著,生長著,

沒有什麼,比猜疑更具有殺傷力,因為猜疑,奧賽羅殺死了自己的妻子,(註:奧賽羅,莎士比亞經典悲劇《奧賽羅》的主人公,因為被人挑唆而懷疑妻子有外遇並殺死了她,當他知道真相后也自殺而死),

猜疑,發生在最親密的兩個人之間,就更加可怕,

「如果你一定要去尋找定魂禪杖,那也可以,不過,你答應我,你只能自己一個人去,不能帶上你的女朋友,你的此行,必須嚴格保密,」空雲大師很認真地說道,「藏有那禪杖的地方,兇險無比,有眾多的妖魔鬼怪把守著,而且,裡面還有迷宮和機關暗道,弄不好,你進去了,恐怕就再也出不來了,」

「大師,無論如何,我一定要過去,我一定要要找到地藏王菩薩的轉世之人,並和他一起聯手,打敗黑暗魔君,」丁當握緊了雙拳,「不管有什麼樣的危險,我都會過去,」

「你真的決定這麼做了,」空雲看了一下丁當,「你做這件事,到底是為了什麼,難道只是為了拯救蒼生,你就沒有別的目的,我希望,你也不要對我打妄語,「

「沒錯,我當然還有自己的私心,」丁當笑了笑,「我希望在打敗黑暗魔君之後,青青能夠從噩夢中徹底解脫出來,從此,再也不受到那些噩夢的困擾,」

「哎,說來說去,你心裡頭,還是放不下她啊,」空雲長嘆了一口氣,「這也正是我最擔心的一點啊,」

「啊,」?????? 第229章一個人去找尋寶物

空雲大師鄭重地看著丁當,慢慢地,但堅定有力地說道:「丁當,你是陰陽王的轉世之人,從出生的那一天,你就肩負著對抗惡魔,拯救蒼生的任務,所謂俠之大者,為國為民,你現在就是俠,你的心中,除了蒼生,就不能再有其他的私心雜念了,」

丁當不說話了,他低下了頭,

「英雄氣短、兒女情長,丁當,如果你的心裡只挂念著這個女子,恐怕,你早晚有一天,會因為這情字而犯下答錯,」空雲大師繼續說道,「你的任務很艱巨,這個叫青青的女子是敵是友,還不得而知,你卻因為對她的情感而影響自己的判斷,誠可嘆啊,可嘆啊,」

丁當還是一言不發,

「我勸你,還是斷了與她的情份吧,」空雲大師最後說出了與那雲鶴道人一樣的話,

「不,為什麼,為什麼你們都要反對我和青青在一起呢,」丁當激動地說道,「我愛青青,青青也愛我,可是,無論是你,還是雲鶴道長,都要讓我離開青青,這是為什麼呢,」

「丁當,」

「不要說了,長老,我答應你,我會一個人去找那個禪杖的,但是,我不會離開青青的,我愛她,我不能沒有她,等我回來后,我還會再和她在一起,」

「哎,」空雲大師嘆了口氣,「那好吧,那就隨你去吧,丁當,你千萬記得,不要把尋找禪杖的事情告訴給任何人,也包括青青,可以嗎,」

「大師,您放心吧,」

「那好,丁當,我告訴你,這禪杖現在就在聖靈島上的聖靈洞里,不過,具體在洞里的什麼位置,只有考你自己去尋找了,」

「聖靈洞,」

正在這時候,突然,空雲大師叫了一聲,「什麼人,」

他一個箭步,就從地藏王殿沖了出來,警惕地向四周看了一下,

可是,院子里什麼都沒有,只有風吹過的聲音,

「大師,外面有人嗎,」丁當也沖了出來,

「也許,是剛才風吹過樹葉的聲音吧,」空雲大師的眼睛向上下左右轉了一圈,卻並沒有發現什麼,連影子都沒有,

院子里的一顆大樹,上面的葉子還在被風吹著,搖著,那樹的影子,落在地上,看上去還是有點恐怖的,

「丁當,你回去后,把這東西給你女朋友服下去,」空雲從懷裡掏出了一個小紙包,

「大師,這是什麼東西,」

「這是蒙汗藥,你給你女朋友服下去后,她至少要睡到明天中午才會醒過來,」

「啊,大師,你,你要把我女朋友迷昏過去啊,」丁當愣住了,

奇怪,這佛門境地,這有道高僧,怎麼能教人做這種下三濫的事情呢,這空雲,到底想做什麼,

「是的,你把這葯倒進水裡,讓她喝下去,等她睡著后,你明天一早就馬上下山去聖靈島,千萬不要讓她發現你的行蹤,」空雲點點頭,

「可是,大師,為什麼要這麼做啊,」

「你的行蹤,絕對不能讓她知道,雖然這麼做,確實不該是貧僧所應為的,但,為了抗魔的大業,我也只得如此了,」空雲大師將那小紙包塞到丁當的手上,「哦,對了,你回去以後,再把這佛珠給她戴上,」

他又從懷裡拿出一串佛珠,「你將這佛珠給她戴上,這樣一來,佛珠的法力就會克制她體內那股強烈的氣場了,」

丁當接過了那小紙包和佛珠,還是顯得有點猶豫,

「丁當,我不是不信任你女朋友,但你去聖靈島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我擔心,她要是知道你去了聖靈島,也跟你一起過去,會對你不利的,她身上的那氣場,也是我很擔心的地方,弄不好,你還未必是她的對手,」

「啊,什麼,」丁當越發驚訝了,

空雲大師簡直是把青青當成了女特務,而且,還是一個法力高強的女特務,

把青青用蒙汗藥迷倒,再用佛珠將青青的氣場鎮住,這哪裡是防範一個弱女子啊,這簡直就是防賊防盜啊,

「丁當,你愣著幹什麼,快去做啊,」

「好,我,我這就回去,」

「丁當,多多保重,拿到禪杖后,請馬上帶著禪杖,到我這裡來,」空雲點了點頭,

丁當也點了點頭,就拿著那兩件東西,轉身離開了地藏王殿,

這回去的路,也就幾十步,可是,他卻覺得這段距離特別的漫長,雙腿也變得特別的沉重,

丁當走回到自己和青青的房間,敲了敲門,

「青青,你在裡面嗎,」

可是,裡面並沒有人應答,

丁當又敲了敲門,可還是沒人出來開門,

丁當一愣,用力地一推,就把門給打開了,

門竟然沒關上,可是,房間里卻並沒有人,

青青,又不見了,

「啊,」丁當看到青青不見了,心裡頓時涼了半截,

「你在找我嗎,」他的身後,響起了一個聲音,

丁當回過頭,一張笑臉正對著他,

「青青,你去哪裡了啊,嚇死我了,」丁當的心,又放了下來,

「我去上廁所了啊,丁當,你剛才去哪裡了啊,」青青笑盈盈地看著他,問道,

「哦,沒,沒去哪裡,」丁當趕緊把那串佛珠放到了背後, 魔盜神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