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經常教導我做人要謙虛,這樣的話以後不要再提,不然被他聽到了少不了一頓說教。」

「是是是,都怪小的嘴笨。」

「其實把我放在第二也挺好,一味的吹捧反倒沒意思了。」

姚弘毅手掌一動,一份紙質材料被他用靈力焚成虛無,那是陳棟材做的全國論武種子選手排名。

此刻王室上下都在忙碌姚弘毅成人禮的事情,對民眾們來說這可能只是一個成人禮,但對王室來說這不止是成人禮,還是封王儀式。

按照靈丘國法律,國主之子成年後便可封王,姚弘毅明天就成年了,姚雄準備在成人禮上順便給他加冠封王,名號也已經定好了,叫「譽王」。

明天晚上八點,全國論武開幕式將準時開始,並同時進行全國直播,到時姚弘毅會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他將在無數人的見證下成年封王。

雨下了整整一夜,翌日清晨,陽光重新灑在了大地上。

洗漱完燕翎羽便朝飯堂走去,簡單吃過早飯後他來到了武道城的演武場上。

演武場很大,非常大,燕翎羽放眼望去,大概有兩三百名選手正在這裏活動。

大家拿出各種兵器自行操練,有時還做出一些高難度動作,企圖吸引一旁的女生,不過從效果來看好像並不好。

突然不少人的目光轉到了燕翎羽這裏,燕翎羽暗暗點頭:果然,帥的人走到哪裏都是焦點。

「哇,好漂亮啊,她是誰,也是參賽選手嗎。」

「你是豬腦子嗎,能出現在這裏的,肯定都是參賽選手。」

「她是哪個郡的選手,怎麼前幾天沒見過。」

「琥珀色的眼睛,一頭銀髮長馬尾,應該是岑雪吧。」

「岑雪?她是誰。」

「懷清郡的明星選手,在網上人氣很高的。」

「懷清郡?這不是那個年年都墊底的郡嗎,真是可惜了,這麼好看的人竟然來自那種垃圾地方。」

「懷清郡是不咋樣,可岑雪實力很強,她去年就有幻靈鏡三層修為,而且網上說她的真實修為可能達到了幻靈鏡第九層。」

聽着周圍人的談論聲,燕翎羽趕緊轉過身去:「岑雪?她怎麼到這兒來了。」

沒有理會外人的眼光,岑雪自行找了片沒人的地方,然後開始練習刀法。

不過那片沒人的地方很快就圍滿了人,美麗的她就像是一塊吸鐵石,把周圍的人都吸引了過去。

這時一個長相帥氣的男生走了過去,他搭訕道:「岑雪小姐,練刀嗎,我對刀法也略懂一二,可以幫你喂招。」

「不用。」岑雪冷冷的回應道。

被無情拒絕後,那名男生回到了自己的同伴身邊,他的同伴也對他展開了「無情」嘲諷,不過他只是尷尬的笑了笑並沒有生氣。

在他之後又有幾個自認長得帥的過去搭訕,結果無一例外都被無情拒絕。

這時有的女生看到岑雪那麼受歡迎,於是便酸了起來:「裝什麼高冷,出來練武還打扮的這麼漂亮,不就是為了吸引異性,這會兒又立起牌坊了。」

「就是,我男神上去跟她搭訕,她還不理,真把自己當跟蔥了。」

一個人開口,立刻就有第二個跟着附和,接着是第三個,第四個,當你比周圍人都優秀的時候,你就會遭到嫉妒。

岑雪微微皺了下眉,她只是想來演武場活動活動,沒想到這樣都會遭到別人的碎嘴,收起刀,她打算離開這裏。

「誒,這位美女,這是要去哪兒啊。」

突然幾個面相不善的人攔住了岑雪的去路,看樣子是準備找茬。

「請讓一讓。」岑雪道。

「讓?哈哈,往哪兒讓啊,這位小姐這麼好看,不如認識認識如何。」

看到這一幕燕翎羽瞬間興奮了起來,好傢夥,經典橋段英雄救美,上次在青山鎮救了王夢琪,結果那小妮子對自己的崇拜感一下爆棚。

「正愁不知道該怎麼接近岑雪呢,這就來機會了。」燕翎羽暗道。

這麼好看的小姐姐,燕真香自然也擋不住,他也想跟岑雪親近親近。

「那麼接下來,就到我閃亮登場的時候了,見識下我的御劍術吧,流氓們。」

燕翎羽以雷霆之勢沖了過去,下一秒,他拔出劍,然後……楞在了原地。

「嗯?人呢,岑雪呢,流氓呢。」

「哎呦,好痛啊。」

「表哥,這妹子下手可真狠,嘶,疼死了。」

「我說了,越漂亮的女人越危險,你們偏不信。」

燕翎羽往地上一看,只見之前攔路的那三個流氓,這會兒正集體躺在地上哀嚎,三人都不同程度的掛了彩,其中一個更是捂著褲襠不斷抽搐,而路人們正用一種關愛智障的眼神看着他。

「咳咳,啊,那個…亂流摧風。」

燕翎羽趕緊做了一個舞劍的動作,以緩解尷尬的場面。

就在剛在,岑雪直接連出三招把攔路的流氓打趴在地,然後瀟灑離去,只留下了一個背影和準備英雄救美的燕翎羽。

燕翎羽機會把握的不錯,動作也挺快,只可惜岑雪不是王夢琪,王夢琪是羔羊,她是女老虎。

岑雪走後演武場上也沒有之前熱鬧了,燕翎羽繼續尬舞了一會兒劍,隨後也離開了這裏。

下午許多輛車一齊駛進了武道城,他們是來接選手去龍騰體育場的,晚上就要舉辦開幕式了,選手們得先去綵排一遍入場順序。

幾十輛車載着數百名選手駛向龍騰體育場,十幾分鐘后眾人到達了目的地。

何璟南領着燕翎羽等人來到了後台,這裏有很多禮儀小姐姐舉著牌子在等待。

「懷清郡在那邊,你們過去吧,我就在觀眾席坐着,有事隨時可以找我。」

送別了選手,何璟南獨自去了觀眾席,入場綵排只需要選手參與,他這個領隊不用跟着。

潘仕淮走在隊伍最前面,他帶着眾人朝舉著「懷清郡」牌子的小姐姐走去,那模樣,大有「懷清郡第一人」的氣勢。

「你好,我們是懷清郡代表隊。」潘仕淮道。

禮儀小姐姐看了一眼眾人,然後不冷不熱的道:「先去那邊坐會兒,綵排馬上開始。」

眾人按照指示坐在了不遠處的一排椅子上,不知道什麼,燕翎羽感覺這個禮儀小姐姐對他們很冷淡。

別的郡的舉牌小姐姐都跟選手們有說有笑,可她就一個人站在那裏,時不時跟同事們說說話,也不過來跟懷清郡選手打招呼。

今年的全國論武盛況空前,所以這舉牌子的工作競爭也很激烈,這些模特小姐姐都是託了關係花了錢,最終才獲得了舉牌的資格。

晚上開幕式要進行全國直播,如果能在這時候多露下臉,那她們的知名度將會大大提升,來個一炮而紅都有可能。

但她們本身是沒有露臉機會的,只有在畫面給到各郡選手的時候,她們才能蹭下鏡頭露個臉,而那些舉定陽郡、龍海郡牌子的人,露臉的機會自然就要多不少。

可像懷清郡這種年年墊底的,基本就是入場時給個鏡頭然後沒了,所以這位禮儀小姐姐才會對燕翎羽他們不咋待見。

過了一會兒綵排開始了,過程很簡單,就是各郡按照出場順序走一邊。

第一個出場的是安平郡,懷清郡第18個出場,基本是毫無特色,而負責壓軸出場的是晉州城。

綵排很快就結束了,接着又進了兩次演練,選手們被告知晚上七點到後台集合,然後就解散了。

大家三三兩兩結伴去逛街,燕翎羽則一個人站在寒凝江邊發獃。

今晚的晉州城燈火通明,煙花不斷在空中燃起,歌舞昇平的首都一派繁華。

「要開始了。」燕翎羽看了下時間,然後朝體育場走去。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隨著宴會時間的臨近。

大樓門口,開始逐漸有人賓客前來。

而且,之前隱藏在暗中的超然勢力都現身了,沒辦法,隨著三天前西府府主之子廖明月的出現,讓不少超然勢力都感受到了危機感,廖明月在檀宮之主招親大會上的驚艷表現,以及西府的底蘊,讓他們都不得不出來和廖明月爭奪這棟樓。

「江郎山掌門大徒弟,江俊到!」

「暗羅門門主之子,施敢當到!」

率先出現的,是江郎山和暗羅門的人。

對於江郎山和暗羅門,在場的人都很熟悉,江郎山屬於名山之一,是東部地區的名山,實力超群,而暗羅門,則是屬於古老的門派,傳承已經千年之久。

江郎山掌門大徒弟江俊,以及暗羅門門主之子施敢當,這樣的分量來出席這場宴會,其實已經不低了。

「裡面請!」

西裝革履的東方先生站在門口,一臉笑意的迎接眾人。

當然,他也沒忘記姜思瑤的叮囑,對每個人看看面相,以他的能力,基本上能看個七七八八,但是……對於這棟樓的歸屬權問題,他真的看不出來。

因為這棟樓歸屬誰,決定權在姜思瑤的身上啊!

「看,那是誰?」

隨著一輛車的停下,眾人情不禁的看過去。

「好像是……天山派的人?天山派掌門之子,茅北!他竟然也來了……前段時間,他還參加了檀宮之主的招親!」

「天山派,對嚴氏集團的秘密也感興趣么?」

「咦,那是水月書院的,竟然是郭化元,是水月書院的郭化元,他也參加過檀宮之主的招親!」

「水月書院,天山派,我的天,這些,可都是屹立於頂端的超然勢力,沒想到,他們竟然也出現在這裡!」

「這些屹立於頂端的超然勢力,也都對嚴氏集團的秘密感興趣么?」

「告訴你個秘密,大世之爭,即將到來,這些超然勢力覬覦嚴氏集團的秘密,恐怕也是為大世之爭做準備!」

「大世之爭,什麼是大世之爭?」

「噓,小聲點,我也不知道,反正總歸是大事情!」

不少人小聲議論著,甚至提起了大世之爭。

「又有人來了!」

「那是劍門閣的人!」

「劍門閣,我的天,劍門閣的傳承據說已經超過了兩千年,無數劍道高手,都渴望前往劍門閣修行,據說劍島的三個島主,在年輕的時候,也去過劍門閣求教!」

「這麼厲害?」

「那是劍門閣的龍劍川,乃是劍門閣這一代最傑出的弟子!」

「龍劍川,他的實力,應該不輸給天山派茅北,水月書院郭化元吧?」

「是啊,他結婚早了,不然的話,應該也會參加檀宮之主的招親!」

在眾人的議論聲中,又有一輛勞斯萊斯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