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噗……」在將史亮逼得倒飛出去之後,劉笑天口中接連噴出幾口鮮血。

「壞蛋,你沒事吧?」看著劉笑天蒼白的臉色,火琴心擔心到了極致。

火琴心對這個死胖子是根本沒有任何的戒心,畢竟剛才火琴心可是看到了,劉笑天對這個死胖子的感官很好,可是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傢伙竟然會對他們下殺手。

要是如果沒有前面兩場戰鬥,劉笑天相信這一匕首還要不了他的命,可是此刻,劉笑天的內心突然產生了一種極大的危機感。

捂著傷口,劉笑天從地上掙扎著站起來,劉笑天看著不遠處倒在地上的史亮,眼神充滿殺意。

不過回過頭看火琴心的時候,卻是充滿了溫存。

火琴心此刻也是好不到那裡去,畢竟連續兩場戰鬥。換做誰,都是不好受。

「丫頭,對不起,是我連累你了,」劉笑天有些疼惜的說道。

這丫頭這次跟著他要受苦了。

「劉笑天,你說什麼了?我火琴心要是有什麼怨言的話。我早就把你這個壞蛋給殺了。這輩子認識你,我不後悔。」火琴心一臉堅毅的說道。

「好樣的丫頭,剛才心好冷,不過你這幾句話說得我心裡暖得很,我劉笑天也沒有認錯你。不過現在情況危急,你先走,這裡的事情就交給我吧!」劉笑天對著火琴心說道。

因為這時候,劉笑天感覺到了幾股非常強大的氣息,正在四面八方往這邊而來。

感覺到這一股股強大的氣息,劉笑天不由得眉頭一皺。此刻,劉笑天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這個死胖子絕對被人利用了。

至於幕後指揮的人,劉笑天還一時之間難以明白,不過這個人絕對不簡單,否則這個死胖子沒有那麼容易被人出賣。

「劉笑天,你這個壞蛋,現在情況這麼危及,你讓我一個人走?你也太小看我火琴心了,就是死,我也願意跟你在一起。」火琴心一副決絕的表情說道。

「哈哈……好一對鴛鴦表白,看著真是讓人感動啊!不過你們兩個今天一個也別走了。」就在火琴心與劉笑天說話的時候。一道懶洋洋的聲音響了起來。 劉笑天循聲望去,只見一道人影首先出現在這裡,為首的正是被認為藥王國第一天才的李峰,後面為陳宇等人。

看到這一幕,劉笑天不由得眉頭一皺,貌似這一次,真的很危險啊。

現在他與火琴心已經基本失去了戰鬥能力,而對方恰好完美無誤的出現在這裡,真是好一步殺人誅心的棋。

實在是高明。

「劉笑天,看來你也很傻,這史亮已經是我們這邊的人,你竟然會看不出來,」李峰看著劉笑天與火琴心身上所插著的匕首,不由得冷笑道。

「李峰,陳宇,你們都是將來藥王國的希望,這次在煉丹師大會上搶你們風頭,確實有些不得已的份上,但你們的煉丹技術我劉笑天也是打心眼裡佩服,我希望你們不要作死,不要做別人的替死鬼,否則就是神仙也難救你們了?」劉笑天冷漠的盯著李峰與陳宇等人說道。

劉笑天說的話可是真的,李峰與陳宇的煉丹技術真的很不錯,並且這兩人年紀輕輕都是已經煉化了異火。

要是比真正的煉丹資質,李峰與陳宇的天賦絕對在他之上。

而他劉笑天之所以表現的比這兩人厲害,主要是因為大玄龜在暗中幫忙,否則他劉笑天早就是一堆白骨而已了。

所以如論如何,他劉笑天真的很不想與李峰,陳宇,史亮這樣的天才撕破臉皮,因為這些人可是將來要藥王國真正的希望。

「哈哈……劉笑天,你都死到臨頭了,盡然還有臉教訓我們?今天我看連神仙都難救的才是你?不過我倒是很羨慕你,在死的時候還有一個大美女陪著,這樣子在死後往地獄走的時候也不孤單。」陳宇這時候站出來也是冷笑道。

這十幾人,以陳宇與李峰的修為最高,李峰與陳宇已經進入秘宮境界一重。

「我想知道,到底是誰想在背後殺我?我倒是對此人佩服的緊了。竟然設了一個如此完美的局中局,就是連我也被完美的欺騙了。」劉笑天不想再廢話,畢竟現在的情形很明顯,兩方人馬,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這李峰與陳宇等人都是已經死心塌地的給對方要做奴隸,真的就是神仙也挽回不了。

現在的火琴心與劉笑天的情形也是十分的不妙,畢竟兩人可是剛剛經歷了兩場殘酷的生死決戰。

而劉笑天身上的傷痕更是觸目驚心,剛才為了得到美人的一吻,劉笑天都是已經元氣快要耗盡了。

一旦元氣損耗,可不是一時三刻就能夠回來的。

「臭小子,殺父殺弟之仇,怎麼可能不報?你殘忍的殺死了我的弟弟與父親,這個仇你不會這麼容易忘記吧?」就在這時候,一道嬌美無比的聲影出現在劉笑天與火琴心的視線之中。

看到這道優美,性感,令人想入非非的嬌美聲影,劉笑天不由得眉頭一皺。

隨著這女子的到來,整個空氣之中都是散發著一股濃濃的女人特有的香味。

這股女子身上所獨有的香味,能夠令人想入非非,沉醉不已。

尤其是感受清楚這女子身上的修為氣息之後,劉笑天破天荒地,臉色難看到了極致。

「秘宮境二重,這女人實在是太恐怖了。」劉笑天內心不由得想道。

這一刻,劉笑天再也不敢有絲毫的大意,這女人的修為就是連樹王都有些不是對手。

隨著這女子從虛影徹底變幻出來之後,劉笑天都是不由得有些看得呆了。

這女子實在是太美了,美的傾國傾城,令人陶醉,不過在這女子手中左右手還多了兩道聲影。

這兩道聲影劉笑天太熟悉了,這正是秋風凌與鈺掌門兩人。

「哈哈……劉笑天你想不到吧?這兩人竟然被我碰上,不過你放心,他們還沒有死翹翹,等會兒送你上西天的時候把他們兩個也一起帶上,不過你也太孤單了。」絕美女子殘忍的笑道。

「你原來就是董妃子,董虎的女兒,看來真的是我低估你了。」劉笑天冷笑道,眼中滿含殺意。

不過在看向秋風凌與鈺掌門兩人的時候,劉笑天眼神之中充滿了溫柔。

突然,劉笑天破天荒地,很想哭一場,他真的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竟然連累了秋風凌與鈺掌門兩人。

「嘻嘻,算你聰明,不過你殺了我的父親與弟弟的那一刻,就應該想過這個下場,現在看著你身邊的人被我捏在手中的感覺怎麼樣?奧,忘記了,他們兩人已經只剩下半條命,我把他們兩人弄醒,你跟他們交流一下吧!」董妃子殘忍的笑道。

然後瞬間手中一股雄厚無比的元力湧出,於是將鈺掌門與秋風凌弄醒了過來。

醒過來的鈺掌門與秋風凌神色狼狽,不過臉上寫著一副倔強的神色,看到劉笑天,兩人不由得面色大變。

「劉笑天,你快走,這個狠毒的女人主要針對的是你,我們你別管,這個女人太可怕了,你不是她的對手。」鈺掌門不由得喊道。

「董妃子,人是我殺的,是來找我麻煩的,我的事情根本與他們沒有任何干係,我求你放了他們,我的命給你吧!」劉笑天不由得難過的說道。

「嘻嘻,你倒是想得美,我就是想看看你身邊這些人與你一起死的時候,你難過的樣子。」董妃子嬉笑道。

看那模樣,一些生命在董妃子的眼中,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夠看到劉笑天那難過與悔恨的神色。

「哈哈,前輩,你就放心吧,我秋風凌可不是賣主求榮的傢伙,這個騷女人,爛女人竟然說睡她一次,就讓我幫她殺了你,可是前輩,我睡了她,不過老子以前沒有睡過女人,第一次破天荒地的睡女人,真他媽的爽。哈哈……」秋風凌知道自己這次必死無疑,所以不由得狂笑道。

重生小地 其實剛開始秋風凌碰上董妃子的時候,董妃子本想色誘秋風凌,然後讓秋風凌幫她辦一件事,不過很可惜,雖然秋風凌睡了這個女人,從一個老處男便成了老男人,但是意志力強大無比的秋風凌,註定要讓董妃子失望了。 不管董妃子怎麼折磨秋風凌,秋風凌就是不答應。

「秋老頭子,你傻呀?你答應殺我你就不會死了呀?」看著秋風凌那面目全非,已經不成人樣的表情,劉笑天難過到了極致。

「嘿嘿,前輩,自從那天認識你起,我秋老頭子的命就是你的,前輩我也知足了,在臨死之前,我也瘋狂了一次,也嘗過了藥王國第一妃子的滋味,前輩,人總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老子我這是重於泰山了。」秋風凌笑道。

「秋老頭子,是我劉笑天對不起你們,我沒有保護好你們,我劉笑天罪該萬死。可是我也很高興,我劉笑天沒有看錯你。」劉笑天滿含著淚花說道。

「嘿嘿,前輩,不要傷心,你看我這隻手還能夠摸這個女人的屁股,滋滋,爽啊。哈哈……」秋風凌一隻手抹在了董妃子的挺翹臀部上。

董妃子憤怒至極,渾身湧出一股元氣,將秋風凌老頭子的一隻手臂震成了殘廢。

「秋老頭子,你別傻了好不好?你要給我好好活著?」看著秋風凌那一臉的平靜之色,一隻手臂被廢掉,竟然連喊痛都沒有發出一聲,劉笑天內心難過到了極致。

「嘿嘿,前輩,這不叫傻,這叫明智,我既然已經在這個女人的手中,就沒有想著活著,你看我這隻手還能夠摸了?」秋風凌笑著抬起另一隻手。

董妃子徹底奔潰,直接將秋風凌的另一隻手給廢掉了。

劉笑天直接不忍心看了,這秋老頭子太堅強了,劉笑天內心又感動又難過。

他是真的沒有看錯這秋老頭子,可是這秋老頭子快要死了,他劉笑天只能夠眼睜睜看著這一幕,卻無能為力。

不多時間,秋老頭子便是被董妃子折磨的死去,不過自始至終,秋老頭子連哼都沒有哼一聲。

「劉笑天,我們既然在這狠毒女人的手中,那肯定會沒有命的,不過林妍他們很安全,不會有事的,這個狠毒女人要我說出他們的下落,我死也不會說的,劉笑天我現在幫不了你什麼忙,你快走,我來纏住她。」鈺掌門喊道。

瞬間,鈺掌門全身氣勢如虹,在董妃子猝不及防之下,鈺掌門便是逆轉血脈,自爆開來。

「砰……」

一時之間,整個場面血肉橫飛,悲壯到了極致。

「鈺掌門……」劉笑天悲痛無比的喊道。

「劉笑天,快走,鈺掌門為了我們,自爆了自己,要是再不走,我們對不起鈺掌門,我們必須要好好的活下去來為鈺掌門與秋老頭子報仇雪恨。」火琴心對著劉笑天勸說道。

不過看到這一場面,火琴心已經完完全全將劉笑天認作了自己的男人。

因為劉笑天是一個敢於擔當的人,這樣的人,就是找遍全天下也沒有多少人。

「鈺掌門,秋老頭子,我劉笑天發誓,你們的仇我一定回報。」劉笑天冰冷無比的發誓到。然後帶著火琴心開始往前跑去。

在鈺掌門自爆之後,董妃子雖然有所殃及,但是由於鈺掌門被董妃子已經折磨的氣息所剩無幾,所以只是對董妃子造成了一點點傷害而已。

「給我追,別讓他們兩個跑了!」看著劉笑天與火琴心消失的背影,董妃子不由得發號施令道。

「是!」李峰,陳宇等人快速的向著劉笑天所在的方向追擊了下去。

劉笑天與火琴心跑出去沒有多久,神識強大的劉笑天便是感覺到了李峰等人追擊的腳步。

不過此刻劉笑天與火琴心身上都是插著一把匕首,從匕首處鮮血血流如注,這情形很明顯,要是再不控住,兩人會流血而死的。

「丫頭,我們看來必須找個地方把我們身上的匕首弄出來,不然我們兩個還沒有逃走,便是死掉了。」劉笑天停下腳步,不由得說道。

不過劉笑天身上的殺意卻是十分的濃郁。

「他們都已經快追山來了,這李峰與陳宇都是秘宮境一重的修者,只有全盛時期的我們才有可能一戰,現在的我們太虛弱了,根本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啊!」火琴心不由得充滿擔心的說道。

「放心吧丫頭,這不是有我了嗎?雖然殺不死他們,但是阻止一下他們還是可以的。」劉笑天說道。

不過此刻的劉笑天卻是有些悲傷。

鈺掌門與秋風凌兩人,都是因為他而死掉了,殺他劉笑天身邊的人,這可是要比折磨他更加的難受。

「劉笑天,你也不要太難受了,我們為他們報仇就是了。」火琴心不由得安慰道。

不過火琴心十分的尷尬,因為她發覺,自己除了修鍊之外,根本不會安慰人。

「嗯嗯,我知道的丫頭,你給我找幾顆石頭來,我先在這裡布置一個簡單的陣法吧!」劉笑天不由得說道。

火琴心點點頭,趕緊從附近尋找石頭去了,劉笑天用腳步丈量了一下自己所要布置陣法的地方,然後在需要放石頭的位置都是用劍劃出一個標記。

不多時間,火琴心便是撿了十幾顆石頭回來。

「丫頭,你把這些石頭放在我用劍標記的位置上吧!雖然不能夠殺死他們,但是這石頭陣法的威力可不小,困住他們一會還是可以的。」劉笑天淡淡的說道。

火琴心趕緊再劉笑天所標記的位置上放上了石頭,然後兩人繼續往前走了一會兒,這才停下腳步。

「快點坐下來吧!我們的時間不多,我把我們兩人的匕首拔出來,然後再處理一下傷口,不然我們還沒有被殺死,傷口就已經潰爛而死。」劉笑天不由得催促道。

火琴心點點頭,兩人開始盤膝坐了下來。

劉笑天先是拔出自己身上的匕首,然後撒了一些丹藥粉末在上面,疼的劉笑天齜牙咧嘴。

不過劉笑天卻在心底暗暗發誓,這個匕首他一定要原封不動的插到哪個董妃子女人的身上。

「你的傷口在胸膛,你要把上身脫光的。」劉笑天簡單處理了一下自己的傷口之後對著火琴心說道。 「什麼?你要我脫光所有的上衣?你這個壞蛋?」聽到劉笑天的話語,火琴心不由得眼睛瞪的大大的,恨不得將劉笑天給狂揍一頓。

這個壞蛋,給自己處理傷口的時候隨隨便便將匕首拔出來塗一些丹藥粉末就行了,而對她,卻要讓她脫光上衣,這簡直是耍流氓啊耍流氓啊!

臭流氓,老娘跟你拼了。火琴心盯著劉笑天,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

匕首同樣都在胸膛,為什麼要我脫光衣服?火琴心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啊!不由得狠狠的盯著劉笑天,一副質問的表情。

那意思很明顯,要是你個流氓答不出一個所以然來,老娘我現在就撕了你。

「丫頭,別誤會啊,我的情況和你的不一樣,我們男人皮糙肉厚,留下疤痕無所謂,但是你們女孩子要是不仔細處理的話,那會留下一個大大的傷疤的,我也是為你好!」劉笑天解釋道。

確實,一個女孩子對疤痕還是很注意的,其實劉笑天此刻內心純潔的一塌糊塗啊,以天地為證!

「你個壞蛋說的可是真的?」火琴心聽了之後,不由得有些擔心的問道。不過臉上還是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

萬一這個傢伙耍流氓怎麼辦?

「我說的還有假的?更何況你以前的上身我又不是沒有看過?」劉笑天有些壞壞的說道。

不過劉笑天說的也是真的,曾經在雷霆山火琴心與紫蛟龍戰鬥的時候體內被打入雷靈,當時為了去除紫蛟雷靈,劉笑天不小心就燒毀了火琴心的上身的所有衣服,最後看完了那一對令人想入非非的飽滿。

「你壞蛋,要是說得是假的?我定然不饒你?」一想到自己要脫光衣服,火琴心就嬌羞的不知道什麼好了?

「快點吧丫頭,我們現在都是身受重傷,我擺的石頭陣法估計也擋不了他們多長時間的,你以為我是閑的呀?你要是男的,我才懶得冒著生命危險為你呵護了?」劉笑天有些嚴肅的說道。

看著劉笑天哪不像撒謊的模樣,火琴心點點頭,很快變是將自己的上衣退了下來。

看著火琴心身前那一對令人想入非非,從未被男人侵犯過的聖神寶地與豐滿圓潤的白鴿,劉笑天不由得狠狠的咽了咽唾沫,一時之間不由得看的呆了。

好大,但是一點兒不下垂,絕對是極品啊。

大玄龜說夜曉葉的臀部是他看過的最完美的屁股。

那劉笑天敢說,這丫頭的這一對白鴿絕對是劉笑天看過的最好看的一對。

足以與羅倩倩那丫頭的相互比擬。

「臭流氓,我殺了你!」火琴心看著劉笑天這個大壞蛋眼珠子都快要掉出來了,不由得狠狠的罵道。

「額……不好意思,我閉著眼睛總行了吧?」看著火琴心那一副要吃人的眼神,劉笑天賠罪道。

女孩子在這時候的眼神可是很恐怖的,說殺人就要殺人的,劉笑天知道這時候的女人最容易動怒。

所以最好還是不要惹!

看著劉笑天閉上眼睛,火琴心這才滿意的點點頭,不過下一刻,當這個傢伙的手放在自己不該放的位置時,火琴心終於怒了。

「臭流氓,你手往哪裡放了?」火琴心吼道。

不過火琴心這麼一喊,劉笑天雙手一抖,然後不合時宜的放在了那一對充滿彈性的白鴿上面。

手感真他媽的好。

這是此刻劉笑天最大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