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呲……」

……

「小瑤兒,你實在太可愛了,哈哈哈……」

吳君瑞拍著大腿笑着說道,他像是個開關鍵似的,一開口那笑聲一個接一個的,頓時連成了一片。

白墨禹也被小丫頭那表情搞的忍俊不已。

呵呵呵的笑個不停。

不過個個都沙啞著嗓子,那聲音實在是有點費耳朵。

陸瑤也被自己弄了個大紅臉,哼了聲,就不再搭理他們了。

白墨禹看到丫頭這個樣子,知道再笑下去,肯定要炸毛了。

頓時一個眼神殺,立馬那笑聲戛然而止。

陸瑤看到這情況,也不好再生氣下去。

抬起頭微微一笑,其實這本來就沒什麼好氣的,只是自己好像身體變小了,人也跟着變的幼稚了,本能反應而已。

呵呵呵,本能反應。杜青青盯著霍一衡發來的家庭地址,問顧九月,「九月,地址發來了,你開車送我去他家拿東西吧?」

顧九月說,「好啊!順便看看你們的婚房。」

說道婚房二字,杜青青就愣住了。

「走啊!發什麼愣?」顧九月道。

……

《在你眼裡,揉碎的星光》第411章初戀女友 霍曲深跑過來后,把玩具蛇就往顏所棲身上亂丟。

顏所棲:「???」

拜託,這是模擬的,冰冷滑膩的質感都跟真蛇非常的貼近,霍曲深這隨手一扔,非常的恐怖好么?

顏所棲也跟着顏西辰蹦噠起來,霍曲深在一旁非常的得瑟:「聽蔓姐說你都要抑鬱了,派過我過來看你,這不,你看起來活潑亂跳的,哪裏就抑鬱了?」

說完,霍曲深又掏出一些甲殼蟲,蟑螂,老鼠玩具全部往顏所棲身上亂扔,顏所棲避開,就得蹦蹦跳跳的。

霍曲深還拿出手機,給蘇蔓發了一個視頻:「蔓姐,你看,你的好姐妹,非常的開心,大庭廣眾之下,還興奮得跳舞呢,所以你放心吧,顏所棲沒事!」

就是視頻錄製快結束的時候,顏所棲凶神惡煞地衝過來。

霍曲深嚇了一大跳,往後一腿,飛快的說:「看見沒,你的好姐妹多麼的喜歡我,如此熱情飛來跟我擁抱呢,真沒想到,本總裁居然這麼遭顏所棲的喜愛呢,我猜沈爺都會吃醋滴!」

飛快錄完,就把視頻發過去。

下一秒,霍曲深遭受到顏所棲的蓋帽。

霍曲深冷哼一聲,忽然又從兜里抓住幾個蜥蜴朝顏所棲砸過去。

顏所棲當即躲開,震驚了:「……鹹魚,你有病啊!」

霍曲深對峙:「我沒病!」

「那你特么一見面就朝我扔蟑螂老鼠,我惹你了?」

反正顏所棲是被霍曲深給刺激到了,也不知道怎麼的,整個人也挺興奮的。

霍曲深手往兜裏面一抹,耀武揚威:「你別過來啊,我還有武器。」

「你兜里還有什麼!」

「我不告訴你!」霍曲深一臉警惕!

顏所棲道:「你告訴我,告訴我了,我就不打你!」

「我憑什麼信你!」霍曲深一副絕對不退縮的樣子,「顏所棲,你人也太不好相處了吧,我坐飛機大老遠來看你,一見面,你這麼就怒氣沖沖的,一點都不待見我,我給你準備了小玩具,也是給你一份驚喜呀,怎麼,不喜歡還反過來打我,你要點臉把你!」

顏所棲聽完,直接無語了。

果然鹹魚就是鹹魚。

這不要臉的發言,這倒打一耙死不賴賬的態度,還能有誰可以比的?

剛好,顏西辰忽然把地上的蟑螂耗子都撿起來了,「老姐,打回去!」

霍曲深眼睛一瞪,整個人慌了:「我說,顏西辰,我還是你師傅,你怎麼聯合你姐姐,對師傅不利了?徒兒找打……我去!」

話沒有說完,顏西辰已經攻擊了。

霍曲深的兜里居然還真的有其他的動物玩具,毛毛蟲等很多不太認識的蟲子,就往顏西辰和顏所棲兩人身上亂砸。

姐弟倆也不躲了,上演了一把草船借箭,把霍曲深扔過來的化為己用,然後全部扔回去。

直接打仗了!

此時,醫院給簡向緋打了電話,說是親子鑒定報告已經做出來了,需要過來領取。

簡向緋其實也是確認一下,但是顏所棲是傅雲深的女兒,已經是事實了,所以去不去醫院,都無所謂。

簡向緋懶,「我就不來取了。」

「先生,醫院沒辦法幫你保管的。」

簡向緋思索了片刻,顯然還是不太想去,「那你等等我吧。」

。 「尊嚴?!」九皇子愣住了。

他下意識問道:「蘇先生,不求財,不求名,就求一個尊嚴?!」

蘇銘臉色一片平靜:「夫大丈夫生於天地之間,就為了挺直脊樑!如果脊樑都是彎的,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若卑躬屈膝,還不如死!」

蘇銘冷笑道,而他的話,讓的九皇子大吃一驚,其人迅速的低下了頭,聲音都是有些嘶啞的道:「蘇先生,這裡說話還是有點不太方便,要不我們換個地方說話?!」

蘇先生!

這裡說話……不方便!

要不,你我換地方?!

九皇子是有著言外之意的,蘇銘心領神會,但道:「你我不能就這樣停下,要不……」

「你看怎麼樣……」九皇子笑眯眯。

「我感覺到,你的龍氣似乎還有所增強,讓我來試試你厲害不厲害吧!」蘇銘突然間道,他爆喝一聲,便是雙手迅速結印,一道無比恐怖的駭然光波,一瞬間凝聚而出,而他頓時喝道:「三分歸元氣!」

轟的一聲,一道赤焰金龍咆哮嘶吼,帶動駭然的漣漪風暴,從蘇銘雙手幻凝出的虛界之中唰的一下飛了出來,一片駭然赤焰金影,更是以無比恐怖的威勢,朝著九皇子砸了過去!

若是被這一擊砸中,九皇子恐怕都是有著身死道消的危險!

「九殿下!」

那八個羽林衛突然間爆喝一聲,「我等護駕!」

唰的一下,八個人影迅速的出現在九皇子的身前,他們排成一長溜,每一個人都是迅速的出手結印,在蘇銘攻擊到的前一刻,八個人結印都已成,瞬間一道五印金龍衝天而起!

八個人也消失了,抵擋在九皇子身前的,就是這一頭五印金龍。

「八個羽林衛,竟然可以結成陣法,這陣法絕非是封魔陣那一類封魔屬性,而是絕對的防禦陣。只是看這些龍氣……竟然都是王朝氣運,這羽林衛居然能召喚王朝氣運結下防禦陣,嘖嘖,看起來這羽林衛……倒是有著大秘密啊!」

蘇銘眯著眼,他笑看著這一切。

他剛才打出的那攻擊,已經是被他刻意控制,論威力,其不算大!

但論棘手程度,卻是很棘手的。

這些羽林衛雖然結出了這樣的防禦陣法,但他們還是絕對應付不了蘇銘的這道攻擊的,因為這攻擊,就是蘇銘刻意發出的,他就想看看,這位天縱奇才的九皇子,這些日子到底進步了沒有!

九皇子看著那八個羽林衛結出那等陣法,雖然那氣運金龍看起來體型龐大,似乎是可以遮天蔽日,但九皇子知道,他們擋不住的!

蘇銘這一拳,是半步魂嬰境的層次,力量雖然不大,但境界卻足夠高端,絕非是這些羽林衛單憑一個合陣,就可以解決的!

但他並沒有發話讓這些羽林衛停下來,實際上,九皇子也有看一看的心思。

他也是想看看這些羽林衛的實力,同樣也是看看蘇銘的實力。

當日一別,雖然蘇銘展現出了幾乎不弱於魂嬰境的修為力量,而且蘇銘足夠年輕,假以時日,其必定成為魂嬰境大能!

而如今的蘇銘,修為尚且在半步魂嬰就足以挑戰魂嬰境,其若是能夠踏入魂嬰境,戰鬥力又將達到何等層次!

想到此處,九皇子都是陷入了沉默,他抬起頭,很是凝重的看著蘇銘打來的攻擊,只聽得轟的一下,那一道漣漪赤焰之火浪,瞬間便是與那氣運金龍相撞,又聽得一道極其巨大的咣的一聲,旋即無論是羽林衛這一方,還是漣漪火浪這一邊,兩方盡皆是爆退了出去!

九皇子瞬間是愣住了!

蘇銘雖然只是隨意的試探性攻擊,但八大羽林衛居然被打飛了出去?!

不應該啊……

雖然蘇銘乃是可以硬剛魂嬰境的存在,但這八個羽林衛,每一個人幾乎都是有著准半步魂嬰的水準,何況又有九五龍氣的加成,這又是八個這樣水準的戰將聯合起來又結了堪稱是頂級的防禦法陣……

可就算是這樣……也還是不行!

一瞬間,九皇子深深的倒吸了一口涼氣,以他的見識,也對此感到棘手了。

強如這八大羽林衛的聯合法陣,居然也是對蘇銘起不到絲毫傷害?!

這就讓人覺得很離奇了!

蘇銘啊蘇銘,你到底有多恐怖?!而這,是你的全部實力嗎?!

不像是,我了解你!

可若這樣的實力,僅僅是你功力冰山一角的話,那你又該是怎樣的可怕?!

九皇子只覺得脊背之後都是發寒,一道道的冰冷寒氣,從他脊背後面冒了出來,讓九皇子都是渾身發抖。

但他再怎麼說,也是當朝殿下,是九皇子!

迅速的,九皇子就是鎮定了下來,點了點頭,微笑著道:「蘇先生好功力!」

那八個羽林衛被打飛出去后,立即爬起來,他們個個都是額頭上大汗直流,是驚嚇的!

他們從前都是宮廷侍衛,級別很高,況且個個都是百萬軍中挑選出來的天縱奇才,可一下子讓他們接受這樣的瞬間失敗,他們也是難以接受!

可是在發現蘇銘剛才那一招,是那樣的輕描淡寫后,他們每一個人都是發自內心的佩服!

實際上!

戰士都是這樣!

他們寧折不彎,也為人性格鋒利,看似是一群不知道拐彎,不知道彎腰的人,其實不是!

他們只尊重強者!

只有強者才能受到最精銳的戰士們的愛戴和尊敬,蘇銘剛才露的那一手,也的確是深深的震驚了他們,讓這些羽林衛都是又驚嚇又尊崇!

看到九皇子對自己態度很客氣,明顯是受到了自己剛才那一招的攻擊,蘇銘知道,這就是力量起到效果了!

呵呵,這個世界就是這樣!

你強你有理,你不強你是誰?!

蘇銘也笑了笑,簡單道:「可是,這一招還沒有完啊……」

這一招!

還沒完!

蘇銘的話,讓九皇子等人瞬間驚嚇到了,只見的雙方剛才的爆退,看似是戰鬥結束,其實只不過是各退一步而已,但是羽林衛等人結出的陣法剛才卻是散掉了,而漣漪火浪這一招只是退卻而已。

它看似是退卻,實際上不過是再蓄力而已,轟的一下,那漣漪火浪猛地發力,以無比恐怖的速度,瞬間朝著九皇子打了出去!

八個羽林衛瞬間道:「殿下,小心!」

其中一個羽林衛明顯更有威嚴更年長,他怒喝道:「都愣著幹什麼,還不上去護駕!」

「護駕!」

「快護駕!」

「說若是怠慢了,我先斬殺了他,這麼大的事情,都給我把腦袋別到褲腰上!」

八個羽林衛中,迅速地有人開展戰鬥指揮,立即的,羽林衛陣法再結,而這一次的陣法,和上一次實際上更不一樣,這次陣法召喚出來的不再是金龍,而是一把金劍!

天子劍陣!

所謂的天子劍陣,是大周王朝最精銳部隊,羽林衛的最拿手陣法!

而這個陣法,是結陣以九五龍氣召喚出一把金劍虛影,當然這並非是法器,而是影子!

金劍是天子佩劍,是皇帝的劍,而這把劍的投影,天子劍陣就可以召喚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