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那感情好,這條玄冥蛇的底蘊應該不俗,以後或許會有很大的成就呢!」玉天麟嘿嘿笑著道。

其實主要是前世他就想養一隻比較獵奇的寵物,但家裡一直不讓,而學校宿舍又不合適,這個願望只能擱淺,最後他只能養了一隻哈士奇。這一世既然沒有了那麼多的限制,玉天麟當然會想辦法達成以前的願望。

此時這機會不就來了嗎,以魂獸的成長速度,可能幾十年這條玄冥蛇依舊處於幼生期的狀態,正好適合他養。

「不止這些,下面還有很多人類的東西,應該是被那條玄冥蛇殺死的,至於屍骨我倒是沒看到,不過倒是意外的撿到了不下於一千枚的金魂幣,還有更多的銀魂幣,此外還有三個魂導器!」

這可收穫可著實讓弗蘭德震驚了,由不得他不驚訝,要知道當初他們黃金鐵三角探索遺迹,好多次的收穫都沒有玉天麟這次的多。 莫妮卡被愛德華說破了真實年齡,也不生氣,大方的向眾人介紹自己冒險小隊的成員。

「這是文森,蒸汽弩手」她又一指巨漢身後的兩人,「黑髮的叫約翰,劍士學徒,黃頭髮的叫吉米,見習獵人。」

三人趕忙向大家行禮。作為社會最底層的傭兵或冒險者很少有能躋身「貴族」的正式職業者,學徒級就是他們的天花板。見到「大人物」的時候難免緊張。

愛德華心裏偷笑,自己「妹妹」這是又划拉來三隻「菜雞」當墊背的。就像以前的自己一樣,之前兄弟會那幫傢伙被這女人坑的體無完膚,還無怨無悔的。自己算是個另類吧?

這時莫妮卡對三人問道:「剛才修蒸汽弩花了多少錢?」

「沒給錢呢,這位老闆要兩金鷹元。要是改裝的話再加一金鷹。」巨漢文森老實答到。

「叫什麼老闆?這是我哥哥,叫大哥大!」莫妮卡訓斥道。

「大哥大!」三人齊聲向愛德華問好。

「別……咱們各稱呼各的,你們別把我叫老了。」愛德華一臉黑線。旁邊的少女魔法師和娃娃臉牧師捂嘴偷笑。就連板着臉的安德莉亞公主也憋不住笑出聲來。

「既然這樣,把蒸汽弩留下,你們自己找地方快活吧,去雨林之國的快船客滿了,下一班要三天後開,你們三天後早上再來。」莫妮卡吩咐道。

愛德華還想客氣客氣,留三人吃飯。就見莫妮卡不知從哪裏摸出三枚金幣分別拋給三個人,說到:

「修蒸汽弩的錢省下了,這三枚金幣算是大哥大賞給你們的,還不快謝謝大哥大!」

「謝謝大哥大!」三人分別接過金幣高高興興的走了,這三枚金幣足夠他們去鮮花街後街瀟灑三天了。傭兵的生活就是這樣,今宵有酒今宵醉。明天酒醒再去「拚命」賺錢。

「你這麼大方?別三天後回來三隻軟腳蝦。」愛德華打趣的說道。

「去雨林之國的快船需要半個月呢,足夠他們再『硬』回來。」莫妮卡風情萬種的說道,隨即她看到周圍一眾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便覺得失言,尷尬的伸了伸舌頭,讓人忽然覺得她可愛起來。

愛德華一看事畢,落下商店的捲簾門,招呼眾人後院吃飯。商店外面還貼上了一張紙片,上面寫着:「今日店主有喜事,閉店半天。」凸顯出這家店主的任性。

莫妮卡一進後院,看着裝修豪華的住宅和那巨大的游泳池,便吹了聲口哨,讚歎道:

「愛德華你還是這麼喜歡享受生活,當初在艾蘭德……」

忽然自覺失言,她止住了話題。讓一旁豎着耳朵聽的騎士公主大為失望。一旁的愛麗絲不管這套,追問道:

「莫妮卡姐姐,老闆當初在艾蘭德怎麼了?」

莫妮卡想了想,覺得也沒什麼值得保密的,便繼續說:

「我這位愛德華哥哥,當初在艾蘭德魔法學院的學生宿舍,雖然是單人宿舍,但非常狹窄。他像地老鼠一樣在地下挖了好多房間,浴室餐廳游泳池都有,連傢具都是他自己做的。真的是會享受生活呢!」

「行了莫妮卡,別揭我的老底了,」愛德華打斷道「把你行禮箱放進你的房間吧,就在二樓正北那間房間。裏面衛生間、浴室都是全的。洗漱用品,床單被褥都是新的,在柜子裏封好了,自己拿出來用就可以。你可以先去洗漱一下。上菜還得準備一段時間。」

「那你的房間在哪裏?」莫妮卡問道。

「你對面。」

「隔得那麼遠啊?你給我換一件離你近的。」美人撅起嘴開始撒嬌。

愛德華不吃她這一套,繼續催促:「給你的是最好的房間了,能見到陽光。趕快去吧,別挑三揀四的。」

這時安德莉亞公主像是才明白似的,問道:

「怎麼莫妮卡小姐要住在這裏啊?」

莫妮卡回身笑道:「公主殿下,我路過白鷹城當然要住到『哥哥』家裏啊,你看我一個女孩子住在外面多不方便。」

安德莉亞公主「哦」了一聲,沒有什麼表示,隨即她又對鍊金術士說道:「愛德華,你家裏太熱了,能不能給我一間客房,容我先把甲胄卸掉。穿着這身實在不太方便。」

其實她已經在進商店的時候把外面的白狐裘披風脫下來了,身後的侍女露露就為她拿着披風一直跟在後面。

「好的,您穿的這樣『鄭重』來我家也是我的榮幸,是我怠慢了,請容我先安排一下,再領您上樓。」

隨後愛德華讓哈利和她女朋友先招呼萊因哈特和艾爾文牧師進客廳休息,做吃飯前的準備,自己則領着一眾女士上樓,這其中也包括閑不住的愛麗絲。上次她就跑到二樓東瞧瞧西看看,只是當時各個房間都鎖著門,她也不好意思進去參觀。這次好奇心旺盛的少女魔法師準備進去參觀一下。

愛德華順着院子南面的樓梯上樓,二樓是迴廊式結構,東西南北四面各有一個房間,他打開南面的客房,將莫妮卡推了進去。還說道:

「裏面東西和以前都一樣,你應該都會用。趕緊洗漱一下吧。」隨後也不理氣哼哼的莫妮卡領着公主一行繼續向前走,還解說道:

「我把二樓就隔開了四個套間,南北兩間比較大,南面是我的卧室,北面是最大的客房。東西兩個客房比較小,這次就委屈公主殿下了。畢竟您也只是需要一個更衣的地方。」

公主沒說什麼,一旁的愛麗絲卻提出了疑問:

「老闆你為什麼不自己住北面向陽的那一間呢?南邊那一間靠着懸崖,一年都見不到陽光的。」

愛德華也不能說我已經把後面的山崖挖空了一部分做實驗室和倉庫,自己卧室在那裏,守着比較安全,隨口說了另一個理由:

「因為比較懷舊吧,我小時候的卧室就在那裏。有補光燈,只要天氣好都很明亮。」

說着,便來到東面的客房,打開門請幾位女士進入客房,一進門就能看到一張床單雪白的大床,床邊擺放的床頭櫃、梳妝台、寫字枱和與牆體融為一體的衣櫃都是圓木風格的傢具,地板也是相同顏色的實木地板。愛德華打開補光燈,屋裏頓時亮了起來。整個房間給人的感覺十分的簡約與明亮。

「因為這間屋面朝城牆,所以一直是拉着窗帘的。門也一直關着,空氣不流通,所以空氣不太新鮮。」愛德華隨手來了一發清潔術,本來很乾凈的房間頓時空氣清新了。

「我帶您看一下洗手間。裏面有些我製作的小機關,您可能不會用。」愛德華領着安德莉亞公主和她的侍女露露來到洗手間,也不管在白色大床上躺下又彈起來,玩得高興的愛麗絲。

雖然這是個相對較小的客房,但洗手間十分寬大,整個房間貼滿了藍白混色的馬賽克,讓人有一種寧靜舒適的感覺,一進門對面便是水台和梳妝鏡。

愛德華親自演示著水台上銀亮亮的水龍頭:

「這是我製作的水閥,你看抬起來是出水,左邊是熱水,右面是冷水。」

他又指著身後的馬桶說道:

「這是抽水馬桶,使用完后只要一按這個按鈕就沖水了,很方便的。」

一旁的安德莉亞公主和露露有些害羞,又有些新奇的看着這奇特的馬桶。聽到流水聲音的愛麗絲也跑了過來,問道:

「怎麼了?怎麼還有流水呢?安德莉亞,你不知道,那大床可舒服了,比我那個彈簧床都鬆軟。」

隨後她又好奇的指著靠南面的水池問道:「老闆那是幹什麼的?」

「哦,那是浴缸,可以在裏面泡澡,只要打開水閥放滿水就可以了。用木頭做太麻煩,我直接砌了一個。」愛德華解釋道,在前世人看起來十分普通的東西,這一世的人卻覺得十分新鮮。

「怪不得你妹妹說你會享受生活呢?你也太會享受了!你這裏比公爵府都方便,公爵府還得讓侍女打水呢。我一般都用造水術和火球術直接燒水的。」少女魔法師不忘顯擺她魔法的便捷。

「那我就不打擾幾位了,我先下去準備午餐。」愛德華也不多做逗留,趕緊退下。

愛德華走後,愛麗絲湊近正在露露服侍下卸甲的公主問道:

」安德莉亞,你看出來了嗎?那個莫妮卡肯定不是老闆的妹妹!」

「不是妹妹是什麼?」剛剛卸下胸甲的公主反問?

「我不知道,那女人肯定和愛德華有秘密!而且那女人也不簡單。」

「那個莫妮卡什麼職業我不知道,但我感覺是和我一樣的中階職業者,也肯定不是施法者。」

「你說那女人是大騎士?怪不得我感應不出她的實力!」

「肯定不是騎士,盜賊或者刺客一類的更有可能。」騎士公主隨意的說着。

「看來這個老闆也很不簡單啊。」愛麗絲說道。

「這位新任會長大人什麼時候簡單過了?不要隨意打聽人家的秘密。」安德莉亞公主感嘆了一句。

「你就放心那個莫妮卡住這裏?」

「這有什麼不放心的,愛德華是個好人,他又不會吃了那姑娘。」公主打趣道。

「哼,你不怕那個女人把他『吃了』?」少女魔法師人小鬼大。

「小孩子別亂說話!小心姨媽知道打你屁股!」公主已經卸下甲胄,放到一旁的柜子上。起身板着臉走進洗手間洗漱去了。

莫妮卡走出房間的時候,已經洗去了濃妝,現出原本年紀的清麗容顏。微微捲曲的長發紮成馬尾,還用紅色絲巾系了一個大大的蝴蝶結,身上也換上了清涼的白色紗裙。畢竟這裏和夏天一樣暖和。

出門的時候她遇到了去掉戰甲只穿藍色裙子的安德莉亞公主,整身打扮顯得她典雅而高貴。不由得心裡冷哼了一聲,這個愛德華這個色胚,這裙子肯定是他設計的。

兩人相視禮貌的一笑,便前後下了樓。正等待她們的,是已經擺滿豐盛原料的圓形餐桌。 但是之前孫總交代過,這是董事長,創始人要給她一個驚喜,自己絕對不能事先透露分毫。

要是違背了,她甚至不敢想像其中的後果。

發配還是開除。

很有可能以後再也不能在魔都混了。

葉曦,我真的很期待,你說你老公到時候宣佈自己就是姜氏集團創始人,而你,將會成為姜氏集團總裁會怎麼樣。

也許很詫異,但是恐怕更多的是驚喜吧。

已經知道自己老公是一尊戰神,還是五大戰神之首,中境戰神,鎮守魔都,再加一個姜氏集團董事長,這也不過是錦上添花罷了。

有時候沈雨晴還真的很羨慕葉曦,自己是一個學霸,從小就比別人強,但是她這一刻才真正意識到,什麼叫做人生贏家。

自己付出無數的努力,才有今天的地位,而有些人,卻天生運氣好,什麼都沒做,就找了一個如此強大的老公,而順帶着,自己也一飛衝天,成為飛上枝頭的鳳凰,成為人上人,成為所有人仰視的存在。

葉曦這邊,二十多分鐘的車程,硬是被他開了四十多分鐘。

當然其中有一路上堵車的緣故,更多的是她腦海中不停地對比著自己老公和姜氏集團創始人的優點和缺點。

回到家中,讓她驚喜的時候,老公早早的就做好了一桌子美食。

父母,女兒都在等候着她回來。

「今天怎麼這麼晚,趕緊洗手,吃飯,不知道兮兮都餓了。」一回家,卻不是一個愛的擁抱,迎接她的卻是老媽劈頭蓋臉的訓斥。

本來滿懷驚喜的葉曦,臉色瞬間都變了,哭着個臉,鬱悶極了。

「媽媽,兮兮都餓了。」兮兮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憋著個嘴說道。

「哎呀,我的小心肝,餓了,怎麼不吃飯啊。」葉曦頓時一陣心痛。

說着抬起頭來看向姜天。

姜天說道:「你以為我想,兮兮都說了,要等你跟你一起吃飯。」

「兮兮以後肚子餓了就先吃好不好,不用等媽媽了。」葉曦說道。

兮兮搖搖頭說道:「不,我要等媽媽?一家人就應該一起吃飯,這是你說的。」

「兮兮,對不起,是媽媽錯,過了今天,媽媽以後一定準時回家好不好。」葉曦充滿了歉意的說道。

「嗯,謝謝媽媽?」

兮兮重重的點點頭說道。

「走,洗手吃飯去。」葉曦一把抱起兮兮,就去洗手了。

吃過飯,姜天直接轟走了,想要幫忙的葉曦,收拾完碗筷,進入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