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巴給我放乾淨點,你自己做雞,不代表全世界都是雞!今天就讓本姑娘教你知道什麼是禍從口出!」

再次啪啪啪啪啪好幾個巴掌,女人嘴巴里突然吐出了幾顆帶血的牙齒。

龍哥看著這畫面,心裏面直直哆嗦不已。

這女人實在是太狠了啊!

小不點卻是在門縫裡看到這一切,輕輕搖了搖頭。

「這個時候惹沈傾,你們不是找死嗎,真是活該啊/。不過還挺好玩的。」

小不點離開門縫,坐在了沙發上,看著依舊興奮的小白和單千里。

包括兔子和梅花鹿。

「真是一群無憂無慮的孩子啊。」小不點一張正太的臉此時如同大人般感慨著。

「小不點,怎麼不一起來玩,真的很好玩啊!」小白無意間轉了個身,便看到小不點一個人躺在沙發上。

「你們玩吧,我有點不舒服。休息一會兒便好了。」

聽小不點這麼說,小白便沒有再說什麼了,而是繼續唱歌。

小不點看著天花板,「唉,沒人懂的世界可真孤單。」

……

龍哥看著沈傾的眼神都有些發怵了,就差沒跪下來了。

女人這才發掘自己惹錯了人。

看著龍哥的樣子,和他的那些屬下,女人便是到求救無望了。

「管好你的狗,要是再出來亂咬,我可就會扭斷她的狗頭。」

沈傾看著龍哥,說了這麼一句,便轉身離開了。

龍哥望著沈傾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什麼。

隨後看向女人,眼神發狠。

「龍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她這麼厲害啊,竟然一點面子都不給龍哥。」

女人似乎還在妄圖想要說到龍哥的心坎里。

這一切,沈傾已經不關心了。

陳赫再帶人來的時候,簡直是帶了重型武器,各式精裝良配。

這一切在他們到達KTV附近的時候,沈傾已經知道了。、

再然後,龍哥和那女人主動向陳赫的人告密。

很明顯,他們的穿著裝扮是軍隊的人,此時看到軍人。

龍哥和那女人很是惶恐的說了所有的事情。

陳赫覺得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

沈傾皺著眉,覺得這些人真的是陰魂不散。

在他們還沒有進門的時候,沈傾便直接出現在了陳赫的眼前。

所有人眼睛一花,這沈傾是怎麼出現的?

完全不知道啊,就好像是憑空出現一樣。

難不成真的不是人,是妖人?

沈傾附在陳赫的耳邊,低聲說,「陳首長,你這是在挑戰我的耐心,覺得我不敢殺你嗎?還是你覺得帶了精良武器,就能將我們全部帶回去?」

聽著沈傾這麼說,陳赫的眼皮一緊。

霧氣都沒有露出來,這女人就知道了?

「你、」陳赫還沒說出話,便被沈傾卡住了喉嚨,隨後塞了一顆黑漆漆的東西在他的嘴巴里。

陳赫被迫吞了下去。

沈傾這才拍了拍手,很是淡然的陳赫拉開了距離。

「你給我吃了什麼東西?!」陳赫語氣不善的看著沈傾。

一妃難求,貴女不願嫁 「到時候你家知道了,這是我自己研製的奪命丸,如果你覺得現在的醫學可以幫你,儘管試試。」

「你覺得你說這麼幾句話,我就會相信你,然而放過你們?小姑娘,你實在是天真的可愛。」

沈傾看著陳赫,笑的很是燦爛,「不,我只是讓你知道,你引以為傲的首長身份,在我眼中什麼都不是/」

陳赫身後跟著的士兵們卻被嚇呆了。

這個小姑娘實在是膽大妄為啊,居然敢這麼和首長說話。

要知道首長一怒,她必然會倒霉啊。

可是首長,居然也沒有動怒。

莫不是首長來抓的人,就是這麼個小姑娘。

這些人這麼想,當然不敢問出來,只能在心裏面猜測。

陳赫笑了,雖然他笑起來有些難看,長期的威嚴已經導致了他不會笑,肌肉緊繃。

此時陳赫首長笑起來了,「小姑娘,你覺得我吃過一次虧,還會重蹈覆轍?」

什麼?吃過一次虧?

陳首長還是笑著這麼說?

這還是他們那個威嚴的堂所有人都害怕的首長嗎?

所有人在驚訝之後,很快便調整好了狀態。

恩,這應該就是事實。

「看來陳首長很有信心咯,」沈傾俏皮一笑,一張臉此時神采飛揚。

「我勸你還是乖乖跟我們走吧,把你的兔子和梅花鹿都帶上,它們正好也在這裡吧。」

陳首長的態度並沒有第一次的那般倨傲,卻也還是在旁人眼中傲氣不已。

自然來之前,已經調查清楚了。

「麻麻」包間的門突然被推開,小不點走了出來。

此時包間內鬼哭狼嚎的聲音再次響徹大家的耳膜,頓時所有人都捂上了耳朵。

這是什麼東西在鬼哭狼嚎啊,陳赫覺得自己聽到了生平最恐怖的聲音。

簡直要比戰亂中孩子的哭聲都要讓人難受。

隨後便有人跑過去,將包間的們關了起來,大家這才放在捂著耳朵的手。

「麻麻,這些人是來幹什麼的呀?」小不點軟軟糯糯的聲音,此時彷佛有著無盡的魔力,讓每個人聽著都好想要抱在懷裡。

所有人看著這個粉雕玉琢的小孩子都冒著星星眼了。

小姑娘年紀輕輕,居然就有這麼大的兒子了。

這是陳赫第一眼的想法,隨後更是堅定了帶走沈傾的想法,這個兒子自己可以養著。

據所有資料,沈傾並沒有男朋友或者老公,所以小不點這樣一個兒子,陳赫很喜歡。

畢竟因為自己的身體緣故,一直都沒有孩子。

在看到小不點第一眼的時候,陳赫便決定,小不點一定要成為他的兒子。

而沈傾,註定會消失。

「麻麻,這個老爺爺好討厭。」小不點看著陳赫,對沈傾說道。

陳赫頓時想要一口老血吐出來,老爺爺?

有這麼老嗎?

自己還想要收兒子,結果兒子直接喊老爺爺了!

小不點自然是一眼就看穿了陳赫的心思。

想要帶走自己?他配嗎? 只是在所有人眼中,此刻看到的小不點都是那個最可愛最精緻天真的小男孩。

沒有人會想到,小男孩是一個會令他們所有人都恐懼的存在。

「你們幹嘛來打擾我們唱歌?」小不點很是不滿的嘟著小嘴,看著眼前的所有人。

現場頓時鴉雀無聲。

該怎麼說???

我們是來抓你麻麻的?

陳赫愣了一下,隨即恢復,畢竟是見過大場面。

想必沈傾也不會在孩子面前表現出自己不好的一面吧。

「是你麻麻邀請大家一起來唱歌的哦。」

陳赫很是難得的溫柔語氣。

讓一眾人掉了眼球。

小不點看向沈傾。

「麻麻沒有邀請他們。」沈傾絲毫不覺得這話有什麼不對,而是直截了當的說。

陳赫懵住,這女人怎麼這麼智商不在線。

難道想要在孩子面前暴露?

「沈傾,既然你這麼說,那我們也就直說了,你必須跟我們走,你的兔子你的梅花鹿原本就是違法的,必須跟我們走,至於你兒子,你放心吧,我會好好照顧他/」

陳赫這話已經說的很明白了。

「照顧我兒子?」沈傾覺得似乎聽錯了,實在是太搞笑了。

「不用謝我,你犯的事畢竟不能牽連到孩子,我會幫你照顧他。」

陳赫覺得自己說這話,已經是很照顧沈傾了,沈傾應該感恩戴德知恩圖報才對。

「你有什麼資格照顧我兒子?」沈傾頓時冷笑了起來,這人真的是自我感覺實在是太良好了。

陳赫眼睛眯了眯,覺得沈傾實在是不識抬舉。

「以我的身份,照顧你兒子,你們已經是攀上枝頭了,沈傾,做人不要太貪心。」

陳赫的語氣已經顯得不耐煩了。

「陳赫,你作為南安軍區的首長,真的沒想到居然這麼不要臉,你如今年近45歲,依然沒有兒子女兒吧,你無非是覺得我兒子不僅聰慧,長相也很是清秀,所以才想帶回去給你當兒子吧。據我所知,你貌似已經尋找過很多孩子,想要看看有沒有適合自己養育的。」

「沈傾,你在胡說什麼!」陳赫的臉色變了變。

「你自己心知肚明!現在居然還把主意打到我兒子頭上來了,原本我還打算放過你,看來是不可能了,你簡直是一直在自尋死路。」

沈傾已經很生氣了,對付自己就算了,還想帶走小不點。

雖然說小不點其實更妖孽,完全不需要沈傾擔心。

但是沈傾還是覺得陳赫在覬覦自己的東西。

兔子,梅花鹿,自己,如今又加了小不點。

實在是不要臉到了極致,這樣的人,不廢了他,實在是對不起人民大眾!

「廢話少說,既然你不同意,那就不要怪我不念舊情了。」

沈傾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我跟你有舊情?」

「給我把她抓起來,還有那間包間里所有的人和動物!」

一胎兩寶:墨少,嗜妻如命 陳赫直接下了命令。

所有的士兵此時拿出武器,對準沈傾。

不論如何,命令不能違抗。

有約莫六個人,向著包間走去,推開門便走了進去。

沈傾笑的很是燦爛,就憑他們這些人,居然就想對付小白和單千里?

他們不知道兔子和梅花鹿也不是只會說話。

沈傾只是腳下輕輕一跺,眾人便覺得有些天搖地晃。

魔王大人很煩惱 然後眼前發黑,再睜眼,一切似乎沒有發生過一樣。

拐個狐仙當夫君 只是眾人摸了摸自己的腰間和身後的背包,發現所有的武器全都不見了。

「首長,我的武器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