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蔚山回眸一眼,旋即啞然。

如今的滕青雲,他真的惹不起了。而且因為孟星元送給他【獄空裁決】的緣故,此時的滕青雲對他簡直是無與倫比的護短,連蔚山想發句牢騷的機會都不給,直接將他堵死。

這簡直不要太護短!

孟星元卻不敢這個,繼續歡樂地屠殺,一個時辰之後,戰局平定。首領盡皆誅殺,但餘下的雜魚卻逃了不少。畢竟幾人雖然戰力強大,卻分身乏術,那些漏網之魚想逃,還是有個別的僥倖可以逃出去的。

「差不多,極個別的漏網之魚不必追了。」蔚山收攏了自身的領域,立在那裡笑道,「也不怕它們通風報信,反正咱們這是精兵強將,人數少,往這天地里一鑽,這白毛凶猿想找我們也難啊。」

刑戰過來,嗡聲道:「老滕,你這劍……」

虛火道人也過來,眼睛同樣發亮,盯著滕青雲手上的【獄空裁決】。

「哇,師兄,你剛剛簡直太猛了,那頭老猿那麼厲害,還會耍棒子,居然被你一劍劈了,太厲害了!」南風禹身形閃動,同樣聚過來,怪叫道,眼睛卻也盯著滕青雲手中那把酷炫的黑銀長劍。

「小元,這劍,叫什麼?」滕青雲問道。

「唰!」「唰!」「唰!」

道道發光的眼神看過來,孟星元頓覺壓力山大,硬著頭皮回答道:「獄空裁決。」

「獄空裁決,獄空裁決……」滕青雲喃喃念了幾句,忽而笑道:「好名字。」

旁邊的虛火道人這時候忍不住,終於道:「滕道友,你這劍……是幾品的聖兵?」

【獄空裁決】是聖器,這誰都看得出來,而且想來這品級肯定也是差不到哪裡去的。

畢竟剛剛滕青雲的表現實在是太過驚艷了,一劍斬殺戰力幾乎被瞬間拔高到道君之境的老猿王,說明他方才那一劍,至少有了威脅道君強者的力量。

雖說眾人也都看得出來,剛剛那頭老猿因為年老,血氣衰竭,又強行燃燒血脈,再被怒火沖昏頭腦,肯定是無法跟真正的道君級存在相提並論的。而滕青雲在得到了【獄空裁決】之後,戰力突然飆升,這又是那頭老猿沒有想到的。

出奇不意之下,一劍將之斬殺,完全可以理解。但這也從側面說明了,至少滕青雲是一隻腳邁入了道君之境,尊號尊號一列,估計再無人會是他的敵手了!

這一切,都是因為孟星元扔出的這把聖劍——【獄空裁決】!

「幾品?」滕青雲目色一閃,卻看向孟星元,輕笑道:「小元,你來說吧。」

「大概……是聖七品吧。」孟星元無奈道。

「什麼?!聖七品?!」

「你沒說錯,不是聖一品,是聖七品?!」

「道祖在上,我剛剛聽到了什麼……」

眾人眼睛瞪爆。

「星元,如此重器,你真的捨得送給你二師兄?!」震撼過後,蔚山猛然轉過腦袋,看向孟星元。

眾人眼神再度看了過來。

旁邊,沐雷和阮冰心也有些無語了。

這個小師弟,真是太特么有錢了!才送了他們一人一件三品聖器,轉眼又掏出了一把七品聖劍,他身上那座到底是武器庫,還是聖器庫啊?這聖兵……源源不斷的?!

被幾人這般盯著,孟星元更加無奈。

說實話,一億的殺戮點就這麼扔出去,他也心疼啊。不過送都送出去了,而且這人還是自己的師兄,相當於是家人的存在,他怎麼好意思在收回?

「當然,我先前做過承諾,要給滕師兄尋一把趁手的聖兵,當然是不能反悔的。」

卧槽!聖七品的聖劍啊,真的就這麼送人了?!

蔚山等人凌亂,險些就要罵娘!

這也太特么慷慨了吧!不但慷慨,簡直就是散財童子!拿聖器當禮物送人就已經夠過分的了,聖七品?這是高等聖器啊,全天下又有多少?哪怕在聖地當中,這東西也是屬於絕對的重器,他就嘴巴一張,上下這麼一合,就送人了?!

腦海情緒猶如怒海狂濤,不住在咆哮著,不過蔚山等人也不好說什麼,畢竟這是人家的東西,怎麼處理,也是人家的事情。

倒是一旁的南風禹湊過來,狐疑地問道:「小六,你老實交代,你這聖劍到底是哪來的?」

不用孟星元開口,沐雷和阮冰心主動上前解釋,替他把謊圓上。

南風禹更不平了,「什麼?!劍聖的傳承,還帶送一個武器庫的?!這,這運道,也太逆天了吧!」

咆哮一陣,他又反應過來,「不對!小六,你給老四老五一人一件三品聖器,給二師兄一件七品聖劍,就我跟大師兄沒有?你這是偏心!不行!我也要!」 南風禹這是在無理取鬧。

事實上他有屬於自己的聖兵聖甲,甚至還不止一套……

幾個師兄弟中,就屬這貨最有錢。冀跟滕青雲都沒他富有,有錢之下,要買什麼買不到?

一路耍寶,孟星元都鬧得鳥他。

冀倒沒怎麼在意。因為低等的聖器對他已經沒有多少作用,而高等的聖兵又是可遇不可求的。做師兄的沒什麼關照小師弟的也就不說了,還要從對方手裡拿東西,對冀而言,那怎麼可能。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是南風禹的。

滕青雲沉默一路。

他想將【獄空裁決】歸還,但此劍對他的誘惑實在太大。路上兩三次欲言又止,反被孟星元勸服,收下,煉化此聖劍為本命聖兵。

對孟星元而言,送出去的東西肯定是不能收回了。

一億殺戮點,花都花出去了,將【獄空裁決】收回又能怎樣,這劍他又不能用,而且也不能重新換成殺戮點。

相較之下,借花獻佛送給滕青雲,收穫更大。

看他眼中的感激就知道了。對孟星元而言,這是把劍,對滕青雲而言,卻是意義非凡。

能幫到自己人,孟星元自然願意,即便這代價有點大……

不過好處也是有的,孟星元估計日後自己若是要請二師兄幫忙,完全就是一句話的事情。

「現在怎麼辦?」

一處暗處,蔚山開口道:「先前鬧的動靜太大,想必白毛凶猿內部肯定是知道有人入侵了。而且從先前的埋伏來看,冒險者公會提供的諸多地點也肯定是假的。想找到獸族祭壇所在,只能靠我們自己。但這白毛凶猿的領地何其大,光靠我們幾個,估計把腿跑斷都不可能有結果。」

地方太大隻是一個原因,還有一點,那就是這些白毛畜生太狡猾了。

勢力龐大如冒險者公會都被晃過,死了不知多少人馬,卻從這些白毛畜生手中得到一堆假情報,還有一堆假地點,如果不是白毛凶猿們的欲蓋彌彰,讓蔚山等人確信此地肯定有一座獸族祭壇存在,才值得這些白毛凶猿如此犧牲,不然蔚山等人這會說不定直接就離開了。

但還是那個問題——怎麼辦。

冒險者公會有足夠的人手可以調動,他們就只有這九人。眼下,是一望無際的廣闊林海,想在這片林海中找到獸族祭壇所在,無啻於是大海撈針。

而如果肆無忌憚地張開神識領域來進行,非常費勁的同時,還非常容易暴露自己。到時候,如果直接招惹來整個領地的白毛凶猿強者……那跟找死也沒什麼區別了。

眾人沉默。

滕青雲的聲音突然響起,「我倒有一個想法,殺!」

「嗯?」眾人抬頭看他。

滕青雲眼眸殺機凜冽,繼續道:「他們不是要藏么?那我們就殺!哪裡妖獸多,就衝進去,直搗黃龍!我就不信,找不到祭壇所在!」

眾人凝眉。

這方法雖然粗暴,但仔細一想,卻也並無道理。

首先獸族祭壇所在,肯定是該族的重地,重兵把守,那是一定的,哪裡妖獸多就往哪裡鑽,這沒毛病。

而且將這些白毛凶猿殺毛了,殺怕了,它們會不會惱羞成怒?肯定會的。而一旦惱羞成怒,這破綻就來了。有了破綻,局面便慢慢能打開。

唯一需要擔心的一點,就是他們人在別人家的領地,正面對撼,白毛凶猿族肯定是能輕鬆捏死他們。好在他們這是一隻精英隊伍,不僅人數少,可以來去自如,沒有尾大不掉的問題,而且他們戰力也是極為恐怖,靈聖之下,幾乎根本沒什麼人能攔得住他們。

這片白毛凶猿族地,有沒有妖聖的存在都不知道,目前來看,只要不是成百上千的妖尊,成千上萬的獸王埋伏他們的話,應該沒什麼可以拿下他們。

「那就殺!」嗜戰的刑戰第一個贊成滕青雲的計劃。

蔚山想通,馬上也附和著點頭,「倒是可以一試。」

虛火道人無所謂,懶洋洋又有些猥瑣的聲音道:「我無所謂,聽你們的。」

「那就殺吧。」冀也點頭。

主意,馬上就定了下來。

「走!我來帶路!」扛起血色巨斧,刑戰興奮地道:「向南三百裡外,我嗅到了戰爭的氣息!去那裡!」

「走!」

一行人身如電光,剎那遠行。

「就是這裡?」

雲間,向下望,果然,連綿的白石長谷中,有林木,有湍急的小溪,有清泉,一幫的白毛凶猿在林間嬉戲,在水中玩鬧,在更多的,卻是在相互戰鬥,搏殺,似乎是在磨練戰技。

白石長谷後面,是一片陰影。

蔚山神識探過去,居然被隔絕在外,這讓他眼睛猛然一亮,「後山有古怪!此地,倒是有幾分可能!」

「那就上!」

原本沒有多餘廢話的刑戰,抄起雙斧,身如炮彈從雲端墜落,直接沖了下來,引得叢林爆炸,大地開裂。

冀等人臉上露出無奈神色,卻是道:「那就是上吧。老四老五老六,你們三個自己小心。」

滕青雲接過話,「我會看著他們的。」

眾人看他一眼,微微一笑,頓時如龍長嘯,也加入了戰局。

「殺!」

孟星元表現得尤為積極。拳出如龍,腿抽如鞭,體內血液微熱,讓他本就變態的肉身變得更加堅硬,以身為兵,他縱橫在這些白毛凶猿間,拳拳到肉,一一將之打爆!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0點殺戮點!」

……

「吼!」

後面陰影區,一聲長吼傳來,緊接著一道黑影衝天而起,陽光被遮擋,巨大的陰影投下,這是一頭巨無霸到了。 「吼!!」

猿吼震天地。

巨大的光影投下,卻是一頭巨無霸級別的巨猿,從天而降。

普通白毛凶猿的塊頭就不算小了,大靈師級別的都有二層小樓那般大,至於蛻變成獸王的妖宗,若是真的化為原形,得有一座小山那般大。若是激發血脈,燃燒了血脈力量,那就更了不得了。

妖王更進一步,像是白毛凶猿這種擁有遠古凶獸朱厭血脈的恐怖凶獸,到了妖王這個境界,即便沒有進入第三血脈形態,卻是差得不多了。

第三血脈形態,已經走在了返祖的道路上。若是血脈更加優秀,只怕在第三血脈形態之時就會蛻變出與朱厭有關的頂級血脈天賦技能,並且其外表也會無限趨近於朱厭,白頭赤掌。

眼下這頭巨猿顯然不是這種情況。

這是一頭妖王不假,但其血脈並沒有進入第三形態,而且它的血統也極為駁雜,不能算是純種的朱厭後裔,倒算是朱厭的後裔與某種巨人族的族群雜交而生的怪物。

跨種族誕生的後代,難免有所不同。這頭巨猿,似乎是變異種,不像走上了朱厭返祖道路的白毛凶猿,倒更像是一種異種生命,星空巨人族的後代。

「吼!!」

巨猿一出場,聲勢極為狂暴。一聲巨吼之下,天地變色。它一落地,正落在離滕青雲幾人不遠處,根本沒有多說什麼,拳如彗星橫擊,一拳爆開浩大星光,直接就將幾人籠罩。

「小心!」

這一拳太猛,同時也太快。滕青雲震撼,只來得及將孟星元等人送出這片區域,馬上,他的身形便被這片星光拳鋒籠罩。

他橫劍在胸,格擋這一拳。因為避無可避,他就算身法高超,功參造化,當整片虛空都被鎖定,而且根本沒有時間給他進行移動的時候,哪怕是精通瞬獄劍道的滕青雲,也只能被動承受挨打。

「砰!」

「二師兄!!」

孟星元大吼,目眥欲裂。

在他的眼神中,滕青雲如被大車碾壓,以肉眼不可視的恐怖速度,就這麼倒退,直接橫飛出去。

橫飛出去的剎那,可以看到,他胸膛崩裂,無盡的血光噴涌,他的兩條手臂直接粉碎,手上的【獄空裁決】也被打飛,雖然替他抗住了這一拳,沒有被打爆,但這把聖七品聖劍此時全身表面也是一陣聖光黯淡,直接化作流光,跟著滕青雲的身形一起倒飛出去。

無比恐怖的一拳。

先前的先知老猿,在燃燒自己的血脈之後,似乎是將戰力勉強推到了道君之境,只是它肉身太弱,因為年齡太大的緣故,血氣虧損得厲害,力量有,但爆發力不足,滕青雲受他一拳,雖然受傷,卻能暫時壓制,甚至在拿到孟星元扔到給他的【獄空裁決】,滕青雲馬上重振精神,展開犀利的反擊。

跟眼前這頭巨猿比起來,老猿顯然是完全不夠看了。

就這一拳,孟星元覺得哪怕是自己變態的肉身,再加上聖甲的保護,恐怕也會被一拳打爆!

如果不是滕青雲剛剛的一推,他們這幾人方才就得出事!不死,也得脫層皮!

「散開!別被它的攻擊打中!這畜生,至少有道君中位的力量,千萬別被它打中!」冀的聲音傳來。

「萬兵降臨!」

蔚山過來接手,操控他的領域,暫時將那頭可怕的巨猿困住。

「這頭巨猿的血脈似乎有些特殊,不可與之正面硬撼。」蔚山凝重道,「刑戰,你去看看滕青雲怎樣了,這裡沒你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