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那你重複一遍我剛才說的。」

「喜歡草莓、冰淇淋、佛跳牆、東坡肉……不喜歡洋蔥、青椒、秋葵……」

說完,蘇離側頭,淡笑著問:「我說的對么?」

恰好一個紅燈,車緩緩停下。

喬小諾解開安全帶,傾身過去在他俊臉上啾了一口,「棒極了!給你獎勵!」

蘇離眉頭微蹙,「扣好安全帶。」

「好~」她坐回去,三秒就把安全帶扣上。

而後,笑眯眯的看著他,蘇離無奈搖頭,真是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

來到商場,蘇離特意挑了一家S國菜系的餐廳。

點了她喜歡的東坡肉佛跳牆芙蓉蝦,甜品是草莓味的冰淇淋。

菜上齊后,喬小諾拿起筷子,心情好,食慾就好。

她大快朵頤,不忘給他夾菜,「你多吃一點,都瘦了。抱著不舒服。」

蘇離:「……」

他喝了一口湯,才漫不經心的開口,「你怎麼在這?」

進食的動作一頓,喬小諾把嘴巴里的食物咽下去,「其實,那是我粑粑的公司。」 當夜,夜白偷偷把火靈兒跟天艮山送出了山海城。在夜白的集體隱匿魔法之下,又是在晚上,根本就不可能有人發現得了。

出城之後,為了防止火靈兒消失的事被人發現,也為了阻止被發現后的異動,所以夜白很快就打道回府了。而天艮山,至始至終,都忍住了沒有出手,因為她實在是沒有把握啊。而且,在這個時候,天艮山認為夜白還並沒有發現火靈兒的真相,那麼以後她就還能夠繼續在火靈兒身上來做文章。只錯過了一次機會,不代表永遠就沒有了機會。因此,與其貿然出手,不知道能不能成功,還不如回去之後,再從長計議。

首先天艮山需要做的,就是把真正的火靈兒給抓住控制起來,這樣的話,才能夠保證她手上火靈兒的利用價值,才能夠繼續把這個真相給隱瞞下去。

於是,天艮山帶著火靈兒離開了,不過,她並沒有想到,她已經被人跟蹤了。

當然,這次並不是夜白親自在跟蹤,如果可能的話,夜白自然也希望他能夠自己來,只是,夜白認為,這件事是天玄月所為,至少也跟天玄月有關。而如今,夜白跟天玄月,又立下了一個約定。那麼如果今天夜白沒有讓天玄月竊夢的話,天玄月很容易就會猜到夜白在想些什麼,並且,竊夢還能夠確定夜白所在的位置,夜白想要在跟蹤的途中迷惑天玄月也做不到。因此,夜白只能繼續呆在山海城,以這種方式來蒙蔽天玄月的判斷,然後,派其他人去跟蹤火靈兒。

這次,夜白派出去的,是當初有跟蹤過他,不過卻被發現的暗系魔法師夕落。雖然夕落那次是被夜白髮現了蹤跡,但不能因此就否認了夕落的隱匿才能,她絕對是如今夜家最擅長隱匿的暗系魔法師,可堪大任,夜白信得過她。一旦夕落髮現了端倪,把情報傳回給夜白,屆時,夜白就將親自行動,在天玄月反應過來之前,一擊得手!

「沒想到就這樣回去了呢。」天艮山感嘆一聲,顯得有些失望,轉頭看了看旁邊的火靈兒,臉色微微恢復了神彩,「不過,也並不是一點收穫都沒有。」

如果沒有夜白的話,那這火靈兒,估計已經是天艮山最好的選擇。

······

山海城內,

「你說,在白雪跟火靈兒之間,如果我一定要殺一個,那應該殺誰?」冷凝霜沖冷傲峰問道。

這些年在人類大陸,冷凝霜派冷傲峰照顧夜白,夜白身邊的一切,都不可能瞞得過冷傲峰的。所以,冷凝霜要想知道些什麼,問誰都不如問冷傲峰來的可靠。

冷傲峰心中一凜,他這個姐姐,這次顯然是真的動了殺意了。冷凝霜問出這樣的問題,說明她已經打算要出手殺人。

而對冷凝霜,冷傲峰不敢隱瞞,答道,

「不要殺火靈兒,但應該殺火靈兒。」

這句話看似矛盾,但卻完美的詮釋了冷凝霜想知道的一切。『不要殺火靈兒』,意思是殺了火靈兒後果會比殺白雪更嚴重,冷凝霜做這種事,勢必會讓夜白非常不滿。不過,這實際上只能表明火靈兒跟夜白關係很好,夜白很在乎火靈兒而已,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還是分很多種的,同樣是朋友,肯定也會有親密之分,這並不能說明兩人到底有沒有出格。如果把白天也加入選項的話,那冷傲峰的答案肯定是『不要殺白天』。

所以,那『應該殺火靈兒』,詮釋的就是夜白跟火靈兒關係的出格了。從身份上講,以冷凝霜作為夜白女人的角度來講,火靈兒是她的敵人,冷凝霜應該殺火靈兒!

冷凝霜眼睛一眯,

「也該讓沉於美色的君王回來上朝了!」

這一次,冷凝霜沒有指望任何人,而是直接派出了自己的分身。不管夜白生氣與否,她要親自把火靈兒斬於手下,讓夜白斷絕念想,從此安安心心的當他的夜之君,同時,也算是給雲家一個交代。

······

外海,人類大陸南面的外海,

一大一小兩個身影快速的在海面上行進著,這裡已經能夠看到人類大陸的輪廓了,不過出奇的,兩人卻並沒有一如既往的朝人類大陸那邊跑去,反而朝著遠離人類大陸的方向奔跑。

「可惡,擺脫了嗎?」

大個子一邊跑一邊問道,氣喘吁吁。

「他們好像沒有追過來了,要不然在這海上,我們如何能夠擺脫得了。」小個子回道。

不過,雖然是已經沒有人追擊了,但兩人還是沒有停下腳步,謹慎起見啊,在這種到處都是水的地方,不離海族遠遠的,如何安心?要是待會兒那群傢伙又重新追過來了怎麼辦?就如同小個子說的那樣,在這海上,他們根本就沒辦法擺脫得了海族,要不然一直以來他們又為什麼會那麼擔心碰到海族。

「該死,怎麼突然冒出來這麼多海族,什麼情況?不會是沖我們來的吧?」大個子說道,一副驚嚇過度的樣子。

「要是沖我們來,就不可能這麼簡單就讓我們逃走了。不過,看那情況,出現在這種位置,那些海族的目的好像也在人類大陸啊。難道是人類大陸上發生了什麼事嗎?」小個子低聲猜測起來。

「怎麼可能!不管人類大陸發生什麼事,那也是人類的事,怎麼也不會驚動這麼多海族吧。」大個子忍不住反駁說道,「莫不成也是盯上了我們要搶的人?」

「沒道理。我們之所以會過來,是因為那人對我們有特殊用處,要搶也只會是對面的跑來搶。對海族來說,那人一點意義都沒有。退一步講,就算海族是為了阻止我們好了,用得著大張旗鼓,出動這麼多人馬嗎?要是對付人類,隨便一兩個就夠了,如今這種架勢,我猜是不是跟北海族有關啊。」小個子說道。

「可南北海族之爭的話,為什麼一定要找人類大陸當戰場?」大個子不禁道。

「哎。」小個子嘆了口氣,「不管如何,既然海族沒有追我們,說明他們這次的目的跟我們無關。只是,人類大陸,多事之秋,一下子出現如此多的強者,那小子要是不小心被人給誤傷了,我們可就不好辦了啊。」

「哈,這有什麼好擔心的,只要上了岸,那就該是那群海族怕我們了。到時候,有我們兩個在,難道還怕保護不了一個人類?!」大個子不在意的笑道。 極品贅婿 她觀察著蘇離的反應,發現他沒什麼反應,表情都沒變一下,才繼續,「剛好在公司附近,所以我打算找粑粑一起吃午餐,沒想到遇到了你。」

「什麼時候離開農場的?」

原來,他想問的是這個。

喬小諾有些頭痛,放下筷子,眼巴巴的望著他,「你不在農場,我在那睹物思人,每天都很難熬,所以就回粑粑家了。」

擔心他會生氣,喬小諾又忐忑的補充了一句,「如果你擔心多傑和多莉的話,那我今晚就回去,好不好?」

多傑和多莉認識山姆的時間比她還長,他以往出門,多傑和多莉都很乖。

所以,她回去與否,問題不大。

「不用。」

喬小諾雙手托腮,嗓音又甜又軟,「那你今晚……在哪住?」

蘇離眸色深深,「怎麼?」

「沒,沒什麼。」喬小諾心虛的搖頭,垂下眼帘不敢跟他對視,「就是問一下而已,沒什麼特別的意思。」

「公司安排的住處。」

蘇離現在跟同伴在一起工作,吃住都是在一起的。

除了私人時間之外,基本上大家都是待在一起的。

喬小諾略顯失望,還以為能跟他一起約會什麼的呢。

現在看來,是沒有希望了。

一頓飯,吃得再慢,還是會結束。

喬小諾不舍的放下筷子,惆悵的嘆息,美眸里流轉著不舍的微光,欲語還休的模樣,令人不忍。

「吃好了么?」

蘇離噙著笑,似乎看穿了她心底所想,淡淡的笑著。

有幾分無奈和縱容。

「如果我說沒吃好,你還能繼續陪我么?」

他沉默片刻,喬小諾又急忙道,「好啦,我知道這個要求不切實際。你有工作要忙,我這個當女朋友的,怎麼能拖你後腿呢。」

「再等等,等忙過這幾天,就有時間陪你了。」

等等等。

又是等。

喬小諾惆悵的嘆氣,已經記不清這是她今天第幾次嘆氣了,只要一想到他會離開,可能又是好幾天不能見面,就難過。

蘇離買了單,起身來到她身邊,把手遞給她,「走吧。」

看了他一眼,又看看伸到自己面前那隻漂亮的手。

喬小諾最終還是溫順的把手放在他掌心裡,被他牽著手,離開才餐廳。

「你現在就要回去工作了么?」

抬手看了一眼時間,蘇離聲線磁性,「還有一個小時。」

「那再陪陪我。」喬小諾抱著他的手臂,腦袋靠了上去,「不想讓你這麼快就走了。」

「好。」

恰好午間,商場里不少情侶,蘇離看到不少女孩子在奶茶店和甜品店前排起了長隊。

「在這等我一會兒。」

喬小諾不明所以,「你要去哪?」

「我很快就回來。」

一家排著長隊的甜品店,剛靠近,就聞到香甜的奶油味。

時間所剩不多,蘇離不想浪費在排隊上,他來到隊伍為首的一個女孩子身邊,禮貌的詢問。

喬小諾只看到蘇離對著一個女孩子說了些什麼,然後順著他手指的方向,女孩子看了過來。

而後,女孩子接過他給的鈔票,便笑著擺擺手。 「可現在的問題是,如何才能登陸?」小個子說道,連大個子都知道在岸上他們更佔優勢,海族難道不清楚這一點?所以海族又怎麼可能會輕易讓他們登陸,只要一靠近人類大陸,兩人估計就會遭受攻擊吧。這次海族出動的人數眾多,可不要天真的以為他們在近海處沒人。

在近海處留人,不但能夠阻擊敵人可能出現的外援,關鍵時刻,要是戰敗了,同樣也是條退路,這樣再不濟也不至於被敵人給圍堵。這是最基本的戰略素養,海族是不可能出現這種疏忽的。

大個子抓了抓頭,說道,

「要不,我們從其他方向嘗試一下?」

「目前來看,也只能如此了。」小個子答道。南海族的行動,他們所控制的海岸線,應該就是人類大陸南面,東西兩面不好說,但至少南海族的人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跑到北面去吧。當然,如果北海族在北面也有同樣的作為的話,那兩人估計只能試圖從兩大勢力的狹縫中,看能不能找到機會登陸上岸了。如果,至始至終都沒能找到機會的話,兩人就只能等海族離開以後,再登陸上岸,去執行他們的任務。

······

太陽城,

天坎水把一張張文件分別發到每個人手中,

「你們都看看吧,這是我根據那天的情況所分析出來的結果,只要是當時七君子用過的手段,都在這裡了。」天坎水說道。

夜白之前總是有希望,天貴族當中並沒有如同阿九、阿瞑那樣的數據整理方面的能人,可惜,事實並不如他所願,天貴族當中,還真有類似的人才。唯一稱得上慶幸的,或許就是天坎水的分析能力並不如阿九、阿瞑那樣變態。

不過,這並不能說天坎水的天賦就不如別人了。阿九那樣的異類暫且不說,天坎水生於安樂,常年也並沒有遇到過什麼事,熟能生巧,再高的天賦也會比不上生於憂患的阿瞑的。

不管如何,在這個時候,天坎水總算是把情報給分析整理了出來。

天震雷第一時間認真查看了起來,其他人完全不管,天震雷立刻就找到了雲風輕的部分,他絕對是眾人當中最在意七君子能力的人。天玄月隨意看了一眼,直接就放下了,沒有夜白,有什麼好看的。天艮山還沒有回來。天易明倒是看得津津有味,時不時還一驚一乍的,「哇,好厲害!」「你們看到沒有,這傢伙的魔法好特別!」如果說天易明是看得興緻勃勃,那天離火就是看的膽戰心驚了,「這個好像不好對付呢。」「這樣也很棘手啊。」「果然還是不適合我,千萬不要叫我去,我就老老實實的呆在這裡好了。」

最後,天巽風也是認真看完,沒有興奮,沒有驚愕,表情平淡,彷彿看到的不是敵人情報,而是一出天氣預報一般。看完以後,天巽風轉向那邊的天震雷,開口說道,

「這個風之君,魔法的特點在於一個【輕】,他用風魔法包裹了全身,使得自己如同蒲公英一樣飄蕩在空氣當中。任何攻擊,包括魔法攻擊,在打到他的人之前,就勢必要先碰到他身體周圍的風元素,而剛一觸碰到,他如同沒有重量一般,整個人也就飛出去了,從而使攻擊無效化。這是一種被動反應,無關自己的神經反應速度,也無關攻擊從什麼地方打過來,任何直接的攻擊,無論如何都是傷不到他的,他自己卻能利用別人出手的時機進行反擊,立於不敗之地。所以,攻擊再強,攻擊速度再快也沒用。還是交給我來對付吧,全部交給我來對付!」

好大的口氣! 巨星從氪金開始 天巽風不僅打算接下雲風輕,還打算直接把七君子全員都全部接下來!不過,這絕對不是天巽風自大,他就是有這樣的能力!

雲風輕的優勢是什麼?是任何實體攻擊,包括魔法都是有魔法元素這種實體的,這樣的攻擊,雲風輕都能夠輕鬆的閃躲掉。看似除了幻系魔法以外,雲風輕已經沒有弱點了。實則不然,天巽風的聲音魔法就可以無視雲風輕身邊的風魔法,直接對雲風輕的身體造成影響。

總裁前夫你滾開 不僅是雲風輕,其實七君子的防禦手段,都有些類似,無論是烈兵的火牆,還是石磊的石之巨人,包括白斬的隱身,冷凝霜的分離,他們所防禦的都是最直接的攻擊。聲音,他們防禦不了,聲音可以說是他們全部人的弱點,是以,天巽風才有信心,一個人接下所有的對手!

聲音魔法,是風系魔法的進化,當然也是有魔法元素的了,但聲音魔法的特別之處並不在魔法元素上,而是在震動上。這是一種魔法元素在自己身邊,發起的卻是非魔法的震動波的攻擊。聲音魔法從來不在於本身有多強力,而在於無法抵擋!

「不!其他人隨便你怎麼樣,這個風之君一定要我自己來!」天震雷堅持說道。

「哦?你難道有什麼好辦法嗎?」一旁,天易明感興趣的問道。

只見天震雷嘴角一勾,

「既然他的魔法特點在於【輕】的話,也就是說,我正面打他一拳,他實際上不是躲開了,而是被我打飛了。那如果我在同一時間,也對他的背面造成攻擊呢?面對前後兩邊的攻擊,他還能飛出去嗎?就算他還能躲好了,我上下左右一齊攻擊,我看他還能朝哪裡躲!」天震雷咬牙說道。

上次是還不知道雲風輕的能力,所以才沒有發起針對性的攻擊,這次已經知道了雲風輕的能力了,天震雷可不相信自己還打不過。

想到這裡,天震雷不再遲疑,直接出門,一道雷,朝颶風城而去。

「這次應該會贏了吧?」天離火不由說道。

「不好說。」天易明道。

「啊?」天離火發獃,這樣還贏不了?在他眼裡,天震雷已經很強了好吧。

「七君子在外面,從來是以自身很少的人數,面對整個大陸的敵人,這種情況,一般都不可能是一對一,而是一對眾吧。同時在前後左右發起攻擊,一個人很難做到,但敵人多的話,還是很容易就能夠做到的。如果真的這麼簡單就被打敗的話,那人估計也不會是風之君了,他一定有應對圍攻的手段。」天巽風解釋說道。 「啊啊啊~~果然不好對付呀,巽風你趕快去把他們滅了吧,要是他們打過來怎麼辦!」天離火抱著頭擔憂的說道,這個從來沒有出手戰鬥過、沒有任何實戰經驗的傢伙,實在是太過於自卑膽小了。

旁人一陣無語,說真的,天離火的實力絕對不算弱,甚至在他們天貴族當中,都算是很強的,火系的最強破壞力,那是開玩笑的嗎?可天離火的性格嘛,就有點不敢讓人恭維了。要說戰鬥實力,目前而言,最弱的應該是天玄月了,結果天玄月反而是最膽大的一個。另外,天貴族當中,天易明是最愛冒險的一個,當然,他也同樣是最自信的一個。在自信這方面,哪怕是天巽風,在天易明面前,都自愧不如。畢竟自信的來源,可不單單是實力啊。

······

山海城外不遠,

夜白才剛剛送火靈兒跟天艮山兩人離開不久,結果,冷凝霜的分身就已然追了過來。夜白的那點小心思,難道瞞得過冷凝霜?一見火靈兒不在了,冷凝霜想到的絕對不是火靈兒自己跑掉了,一定是夜白把人給放跑的。夜白居然敢瞞著她做這種事,冷凝霜的怒氣瞬間爆棚,不過也正好,火靈兒人在外面比人在城裡面更容易讓冷凝霜下手。

「站住!」

冷凝霜擋在火靈兒兩人面前,出聲喝止。

天艮山眼睛一動,就算不明白冷凝霜的真實想法,光是看冷凝霜的表情,也該知道來者不善了。夜白之前說冷凝霜可能要害火靈兒,果然這就已經過來殺人了嗎?!那麼,是不是可以在這裡趁機把冷凝霜給解決了?天艮山開始認真思考起來。此時的天艮山,當然還不太清楚冷凝霜的能力,固然冷凝霜看起來是不好對付,但現在天艮山手上有火靈兒,從屬性上來講,火靈兒的火系魔法應該是能夠剋制冷凝霜的水系魔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