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一道嗡鳴聲傳出,王澤四人的身後,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道身影,在身影出現之後,一股強大的元氣能量頓時注入到了他們的體內,面前原本要破裂的屏障,瞬間恢復了以往的平靜。

「掌門師伯!」在看到這道身影出現時,王澤四人連忙轉身看向了身後,只見王谷一正站在那裡,體內的元氣能量正朝著他們的體內注入,一位青年弟子連忙朝著王谷一喊了一聲。

「你們幾個,快走吧,去萬聖殿,這裡,交給我」王谷一目光冰冷的看向前方的結界屏障,對著身旁的王澤等人吩咐道。

「是,掌門師伯!」聽到王谷一的吩咐,站在前方的王澤等人猶豫了片刻,不過隨後依舊是點了點頭回應了一句,王澤帶著三人,朝著萬聖殿的方向快速的跑去。

「這萬劍門,難道就只教出了牙尖嘴利的弟子嗎?還是你們萬劍門的掌門和長老不行,不如讓你們萬劍門的弟子,拜入我們龍泉門門下」

就在王澤帶著三人剛剛離開,一道蒼老的聲音緩緩的飄入到了萬劍門的上空,一道白髮老者的身影,出現在了萬劍門結界屏障的前方,一臉淡然的看著結界屏障諷刺著萬劍門。

「是嗎?我只知道這一次的五大門派會武,你們龍泉門敗給了我們萬劍門,而且那個叫方遠華的,還是魔教之人,我可不會讓我們萬劍門的弟子,去勾結魔教!」

聽聞白髮老者所說的話,王谷一也絲毫不輸氣勢的回應了一句,將在駿颺城剛剛比試結束的五大門派會武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你休要胡說八道!」白髮老者眉頭微微一皺,隨即對著王谷一呵斥道,他們龍泉門從來沒有與魔教有交往,畢竟正魔之間的殊途,他的心裡還是非常清楚的。

「哈哈,胡說八道?你若是不信,你可以去駿颺城打聽打聽,你們龍泉門為何會被排名到五大門派的最後一名,能夠給你們最後一名的名額,沒有將龍泉門逐出五大門派,就已經是給足了你們面子吧」

王谷一大笑了兩聲,隨即再次對著白髮老者呵斥道,還將五大門派最終的排名給說了出來。

聽到王谷一所說的話,白髮老者沒有再吭聲,站在那裡臉色陰沉的看著身前的陣法屏障,雙拳也微微的握了起來,不過就在這時,一道身影卻是來到了白髮老者的身旁。

「師兄,現在只能滅了萬劍門了,不然我們的伏仙鐧根本要不回來,而且到時候傳出去,我們龍泉門的顏面又要放在哪裡?」來者正是之前攻擊屏障的俊邡,對著白髮老者的耳邊,輕聲說道。

白髮老者微微沉思了片刻,沒過多久,體內的元氣能量瞬間催動了起來,一股浩瀚的元氣能量朝著萬劍門結界屏障打去。

「轟隆!」王谷一見狀,臉色微微一變,體內的元氣能量連忙催動了起來,將元氣能量注入到了身前的結界屏障之內,雖然有著王谷一元氣能量的補充,但是結界屏障依舊是產生了劇烈的震動。

「你,你突破了仙尊?」就在這道攻擊落下之後,王谷一一臉的吃驚,隨即對著站在入口石柱外的白髮老者詢問道。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是啊,前段時間不小心突破了而已」白髮老者嘴角冷笑了一聲,面目上的表情似乎很享受王谷一看出他修為時驚訝的神情,對著站在石柱後方的王谷一說道。

「就算你突破了仙尊,你也休想輕鬆的踏入我萬劍門一步!」王谷一眉頭微微皺起,向白髮老者大喝了一聲,體內的元氣能量催動,盡數的朝著身前的結界屏障注入,原本還有波瀾的屏障,再次恢復了平靜。

「哼,看來你還不知道這仙尊和靈仙的區別在哪裡」白髮老者冷哼了一聲,體內的元氣能量催動,一股浩瀚的元氣能量在他的手掌上聚集,頓時一個能量球體出現在了他的手掌上面,周圍的空間也變得有些扭曲。

「元氣凝形?!」看到白髮老者手中的能量球體,王谷一一臉震驚低喝道,一般想要施展元氣能量聚集在一起形成形狀,修為也要達到仙尊以上,不然除了一些功法可以幻化出固定的形態之外,沒有其他的辦法將元氣能量聚集成形成。

一旦元氣能量聚集成了形狀,元氣能量中的威力就能夠以數倍的爆發出來,比單純的元氣能量攻擊強上許多,這也是靈仙期修為和仙尊期修為中間,最大的差距。

「你已經達到了仙尊期,為何還不去龍泉宗,還在龍泉門擔任掌門,你可知道這觸犯了乾坤大陸宗門立下的規則!」看到白髮老者手中不斷聚集的能量球體,王谷一向白髮老者呵斥道,同時將他體內的全部元氣能量注入屏障,想要擋下對方的這道攻擊。

「呵呵,你可知道什麼叫做『寧**頭不做鳳尾』我去了龍泉宗有何用?還不如待在龍泉門當我的掌門!」白髮老者嘴角微微冷笑了一下,對著王谷一回應道。

乾坤大陸中的一些宗門,都有著自己下方的分支勢力,這些勢力中的掌門,修為都不能高於仙尊期,這樣也是為了保持乾坤大陸門派的平衡,不然門派和門派之間的競爭,就沒有辦法正常的進行。

「嘗嘗我凝結出來的元氣能量吧!」白髮老者身上的衣袍無風自動,手中元氣能量球體周圍,空間微微變得扭曲,在白髮老者的話音剛剛落下,手中的能量球體,徑直打在了身前的結界屏障之上。

「轟隆!」一道震徹天地的巨響傳出,強大的能量球體,在打在萬劍門入口的結界屏障時,屏障瞬間變得極為暗淡無光,劇烈的顫動使得王谷一的臉色也變得蒼白起來。

王谷一不斷的將體內的元氣能量注入身前的結界屏障,不過最終,還是在這道攻擊過後,隨著一道破碎的聲音響起,數道裂痕出現在了結界屏障之上。

「咔嚓!」白髮老者見狀,嘴角微微一笑,體內的元氣能量再次催動,又是一股元氣能量推出,結界屏障應聲而破,一股強悍的元氣能量,直接將王谷一的身影推向了後面。

「你不要說了,我們是不會丟下掌門師兄不管的,所有弟子聽令,除了現在給京泊里長老注入元氣的弟子,其餘的弟子全部趕往入口,攔截龍泉門的敗類!我們誓死與萬劍門共存亡!」

一道喝聲,從萬劍門的萬聖殿中傳了出來,說話之人正是給京泊里注入元氣能量的慕容平,之前王哲聽從王谷一的命令離開了入口回到了萬聖殿,想要勸說他們先行離開,但是卻是遭到了慕容平的拒絕。

就連周圍盤坐在地面上的萬劍門弟子們,也沒有一個人想要先行逃離這裡,他們都是經歷過一次生死的人,他們根本不怕再經歷一次,上一次魔教入侵,他們也未曾臨陣退縮過。

「師叔,你不要再說了,我們都不會走的,萬劍門若是滅亡,我們會陪著萬劍門一起滅亡」

「是啊師叔,我們不會走的,我們這就去入口的地方攔截那些王八蛋,我看誰敢踏入萬劍門一步,我就拿劍砍了他!」

在慕容平的聲音緩緩落下之後,周圍盤坐在那裡調息的弟子們,紛紛向王哲開始表態,他們都表示只要萬劍門存在一刻,他們都不會提前離開,即使死在這裡,他們也無怨無悔。

聽到慕容平和那些弟子的話,王哲的心裡很是欣慰,但是同時也非常的心痛,他何嘗不知道王谷一心中的打算是東山再起,但是現在看來,一切都是無勞之功罷了。

「好,既然你們都決定留在這裡,那除了給京泊里長老療傷的弟子待在這裡,其他的弟子跟我到入口,攔截敵人!」王哲最終咬了咬牙,雖然他也不想讓這些弟子們送死,但是他也不想就這樣的看著萬劍門覆滅。

說著王哲率先轉身朝著大殿外走去,不到百餘名的弟子,從地面上站起來,跟在王哲的身後,朝著外面衝去,在他們的手中,紛紛拿著各自的武器,體內的元氣能量,也都催動了起來。

「轟」就在那些弟子們剛剛衝出大殿,一道轟鳴聲瞬間響徹在天地之間,在他們萬劍門的上空的屏障,出現了劇烈的顫抖,隨後並沒有堅持多久,便消失在了空間之中。

「不好,結界破了!」就在那道轟鳴聲響起之後,衝出大殿的王哲頓時眉頭皺了起來,一臉驚訝的看著上空消失不見的屏障,低喝了一聲,眼神也在這時看向了遠處的萬劍門入口。

一片人影,擁擠在萬劍門入口的兩根石柱之間,朝著萬劍門內沖了進來,同時還有一道身影,正在從入口處朝著萬聖殿的方向飛來,這道身影他們都見過,正是萬劍門的掌門,王谷一。

「王哲,混賬!我交代給你的什麼!」王谷一臉色蒼白,體內的氣息也變得十分紊亂,身影剛剛來到萬聖殿之中,一臉憤怒的對著手持長劍的王哲呵斥道,雙手也氣的不斷顫抖著。

「掌門師伯,你不要責怪長老了,這都是我們不願意離開,願意與萬劍門同存亡」站在一側的王澤,此時連忙站了出來,對著面前的剛剛出現的王谷一說道。

「你們都守在萬聖殿的高台上,利用功法阻攔龍泉門的弟子,你我兩人,去會會龍泉門的那些長老!」王谷一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心裡想著真的是要忘了他們萬劍門,同時也對著王澤李強等人吩咐了一聲,讓王哲與他一起去阻攔那些龍泉門的長老。

「是」聽到王谷一的安排,那些萬劍門的弟子連忙手持長劍站在了通往萬聖殿的台階上,王谷一和王哲兩人的身影,則是站立在了虛空,準備攔截那些龍泉門的長老。

萬劍門不到百名弟子的身影,零零散散的站在台階上,遠處,數千道身影,正在朝著他們的方向衝來,一些修為較高的弟子,更是沖在了人群的最前端,而那些龍泉門的長老,已經是站立在了虛空之上,與王谷一等人面對面站在一起。

「你們萬劍門,若是願意交出伏仙鐧,交出斬殺我龍泉門弟子之人,其他的弟子都歸我龍泉門門下,我倒是可以繞過你們的性命!」站立在虛空之上,白髮老者的身影看著面前的王谷一緩聲說道。

「做夢!你們龍泉門為非作歹多少年,從來沒有將其他的門派放在眼裡,我們萬劍門就算是拼勁最後一個人,也不會屈服你們!」聽聞白衣老者的話,王谷一身為萬劍門的掌門,自然不會屈服對方,手持長劍,對著白髮老者呵斥道。

「既然這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上!」聽到王谷一的話,白髮老者的面色頓時變得有些陰沉起來,雙手一揮,向身後站立在虛空的數十道身影吩咐道,而他們正是龍泉門的俊邡長老等人。

得到了白髮老者的命令,那些龍泉門的長老沒有絲毫的猶豫,手持各種各樣的武器,朝著王谷一和王哲兩人沖了過來。

「你右我左,有機會,就一起攻擊一個人,爭取多殺他幾個!」看到那些衝來的龍泉門長老,王谷一面色沉重的對著身旁的王哲說道,同時手中的長劍也緊緊的握著,體內的元氣能量催動起來。

此時在地面上的龍泉門的弟子,已經衝到了萬聖殿所在的位置,站在台階上的萬劍門弟子,催動著手中的長劍,不斷朝著台階下方刺去,使得那些原本想要衝上台階的龍泉門弟子,紛紛被逼退了下來。

一些修為實力較高的弟子,手持手中的法寶,阻擋著萬劍門弟子刺來的長劍,朝著台階上不斷的前進,而那些修為較低的弟子,則是跟在那些弟子的身後,朝著台階上一步步的走去。

「轟!」天空之上,一道轟鳴聲瞬間響起,數道元氣能量朝著王哲和王谷一的身體打去,王谷一和王哲兩人,施展長劍擋住了攻擊,同時身影也朝著身後退了數米的距離。

「天道劍法!」王谷一的嘴中突然間大喝了一聲,拉扯著王哲的身影連忙到了他的身後,手中的長劍頓時懸浮在身前,數不清的劍影,出現在了他的身體上空,而王谷一的臉色也在這時變得更加蒼白起來。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待會兒我攻擊他們,你找準時機出手!」當王谷一頭頂數不清的劍影浮現之後,嘴中小聲的對著被他拉扯到身後的王哲說道,也就在此時,數十道身影已經是出現在了王谷一身前數米的距離。

「殺!」王谷一的聲音再次傳出,手指朝著身前猛然一揮,懸浮在他頭頂的劍影,瞬間朝著身前刺去,整個空間,瞬間傳出了劍影呼嘯劃過空間的聲音。

「乒乒乒」俊邡等人在看到王谷一刺向他們的劍影,身體頓時停止在了原地,體內的元氣能量催動出來,施展著各自的功法,阻擋著王谷一刺向他們的劍影。

「寂侖刺」一邊阻擋著王谷一次來的劍影,站在俊邡身側的一位中年男子,嘴中突然高喝了一聲,手中握著的一把錐形長刺,散發出了一股藍色光芒,瞬間脫離了他的手掌,朝著王谷一的身體刺去。

與此同時,那位中年男子體內的元氣能量催動,在他的身前形成了一道元氣屏障,瞬間將刺向他的數道劍影給攔截了下來,他扔出的錐形長刺也將要刺中施展功法中的王谷一。

「砰」一道碰撞的聲音響起,在王谷一的身後,一道身影閃現而出,手中揮動著長劍與那錐形長刺碰撞到了一起,強大的勁道,直接將那錐形長刺給震落在了地面上。

出現之人正是被王谷一拉到身後的王哲,在王哲看到王谷一有危險之後,連忙從後面衝出,給王谷一擋下了剛才的一道攻擊,同時眼神也看向了之前攻擊王谷一的那位中年男子。

「就是你了!」王哲眼神中突然散發出一股殺氣,體內的元氣能量瞬間催動起來,朝著那位中年男子的方向沖了過去,那位中年男子手中的靈器,剛剛被王哲擊飛,在中年男子的手中沒有一件防身的武器。

「孟江師弟,小心!」當站在周圍的數位中年男子,看到王哲朝著那位中年男子刺去的時候,數位中年男子,包括俊邡也是連忙對著孟江提醒道,想要朝著孟江的方向靠攏。

「呀!」看到那些龍泉門的長老竟是要聚攏在一起,王谷一的嘴中再次大喝了一聲,將所有的劍影快速的刺向了俊邡等人,數不清的劍影使得俊邡等人的身影連忙向後退去,根本無心顧及孟江。

「砰」一道撞擊聲響起,王哲手中的長劍徑直刺中了孟江身前的元氣屏障,強大的劍氣,直接將元氣屏障震碎,朝著孟江的心口處狠狠的刺去。

看到這一幕,孟江的眼中充滿著震驚,身體連忙向後爆退,同時拍出幾道元氣能量想要阻擋住向他攻擊的王哲,一股吸扯之力從他的右手湧出,一道錐形長刺形狀的物體,迅速朝著孟江飛了過來。

「現在召回你的靈器,晚了!」簡單揮動了幾下手中的長劍,將孟江的元氣能量攻破,看到孟江準備將那錐形長刺給召回,已經衝到孟江身前的王哲,嘴角冷笑了一聲,肚子和孟江呵斥道。

王哲運轉體內的元氣能量,將元氣能量包裹在他鋒利的長劍之上,凌厲的劍氣劃過空間,使得空間也變得有著些許的扭曲,狠狠的一揮長劍,徑直的刺向孟江心臟的位置,一旦這一劍刺中孟江,肯定必死無疑。

「師兄,救我!」孟江臉色已經被嚇的慘白,驚恐的朝著身後站在里虛空之上的白髮老者喊叫道,同時將體內全部的元氣能量阻擋在了他的身前,想要擋下王哲的這一擊。

「砰」一道撞擊的聲音傳出,孟江身前的元氣能量根本沒有絲毫的作用,直接被包裹著元氣能量的長劍刺穿,強大的劍氣,將孟江心口處的衣衫也吹動出了一個印記,那裡也正是長劍落下的地方。

夢境人生 「孟江師弟!」看到這一幕,周圍的俊邡等人一臉急切的對著孟江喝道,同時元氣能量催動,想要躲開劍影的攻擊,去孟江的身邊幫忙。

但是讓俊邡等人無法脫身的,是王谷一源源不斷的劍影攻擊,此時王谷一臉色蒼白,體內的元氣能量也幾乎消耗殆盡,剛剛他還從懷中取出了一枚丹藥,在沒有人發現的時候,吃進了自己的嘴中。

「轟」就在王哲的長劍觸碰到孟江身體的一瞬間,一道轟鳴聲瞬間響起,強大的轟鳴聲中,並沒有傳出孟江被王哲手中長劍斬殺的慘叫聲,一道白色的光芒在兩人身體中間照射出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半空的戰鬥中,心裡都是揪在了一起,剛才戰鬥中爆射而出的強光,使得他們都躲開了視線不敢直視,在強光緩緩消散之後,再次看向了空中。

令萬劍門所有人吃驚的是,王哲的身影,沒有在之前攻擊的位置,而是朝著後方爆退了數十米的距離,讓龍泉門所有人興奮的是,龍泉門的掌門,也就是那位白髮老者,此時出現在了孟江的身前。

「你沒事吧」臉色蒼白的王谷一看著王哲有些紊亂的氣息,想必是之前與白髮老者撞擊的時候,體內受了傷,連忙向王哲詢問了一聲。

「沒事」王哲簡單的回應了一句,身影也緩緩的退到了王谷一的身旁,對於王哲來說,面前出現的白髮老者,他根本不是對方的對手,甚至根本接不到對方的數招,就會落敗。

「這就是萬劍門的仙決高級功法?果然威力不凡,能夠阻擋住我龍泉門數十位長老的攻擊,真的是讓我刮目相看哪」白髮老者站立在孟江的身前,看著王谷一的身影,緩緩的說道。

「不過仙決高級的功法,讓你這種修為的人施展出來,根本發揮不出其根本的威力,接下來,我就讓你見識見識,我們龍泉門的仙決功法!」還未等王谷一等人說話,白髮老者的聲音再次傳出,體內浩瀚的元氣能量瞬間催動了起來。

「師兄,我來幫你」王哲看到對方體內施展出來的元氣能量,再看著王谷一臉色蒼白的模樣,王哲的身影連忙來到了王谷一的身後,體內的元氣能量盡數的催動起來,注入到王谷一的體內。

得到了王哲體內元氣能量的補充,王谷一的面色也在瞬間恢復了一絲的紅潤,原本的匱乏感也消失不見,王谷一將王哲注入的元氣能量匯聚到他的雙手之中,再度將頭頂幻化出了數不清的劍影。

「龍鳴泉爆!」一道蒼老的喝聲,從白髮老者的口中傳了出來,在白髮老者的身體周圍,一股元氣能量在那裡遊盪,隨著元氣能量的不斷增加,一條巨型綠色長龍,出現在了空間之中。

「吼」巨型長龍出現之後,頓時發出了一道吼叫之聲,一雙空靈的雙目,緊緊的盯著了前方不遠處的王谷一和王哲兩人,同時萬劍門山谷中池塘中的水,正在快速的朝著巨龍聚攏過來。

隨著水的不斷補充,綠色長龍的身體又是比之前大了一倍之多,令所有人吃驚的是,整個萬劍門的池塘中的水,都被這綠色長龍給吸幹了,剩下了乾涸的池塘,和瞬間變得枯萎的荷花荷葉。

「吼」又是一道綠色長龍的吼叫聲傳了出來,在長龍的嘴中,一股清水吐出,徑直的噴向了王谷一和王哲的方向,速度非常快,在那些清水之中似乎還蘊含著一股怪異的能量。

「砰!」王谷一見狀,連忙將懸浮在身前的長劍迎了出去,一股元氣能量從長劍的中間爆射而出,將那噴向王谷一和王哲的清水斬成了兩半,分開向著兩邊不斷涌去。

「啊!」令王谷一驚訝的一幕出現了,那些清水在被王谷一斬成兩截之後,徑直的從天空落下,掉落在了地面萬劍門和龍泉門兩派弟子打鬥的人群之中,一道道慘叫聲瞬間響徹在天地之間。

當那些弟子被這清水淋到,那些清水會瞬間爆炸,猶如是被燒開的開水燙到了身體一般,血肉都被分離,鮮血直流,慘不忍睹。

「你這功法,如此狠毒,也配稱得上是正道中人嗎?我呸!」王哲看到下面的弟子們受傷的慘狀,甚至連龍泉門的弟子也遭受了這綠色長龍的攻擊,氣憤的王哲,對著站在不遠處的白髮老者呵斥道。

「呵呵,難道你這天道劍法乾淨嗎?就沒有殺過人?」白髮老者的嘴角微微冷笑了幾聲,對著王谷一和王哲回應了一句。

隨後白髮老者也不願多說,手掌一揮,盤旋在身前的綠色長龍,朝著王谷一和王哲的方向沖了過去,而站在白髮老者身前的俊邡等人,此時已經是早早的站到了兩側。

「呀!」王谷一嘴中大喝了一聲,手中的長劍再次回到了他的身前,頭頂的劍影此時快速的朝著綠色長龍衝來的方向刺去。

「轟隆」當數不清的劍影和長龍撞擊在一起的時候,一道轟鳴聲瞬間響徹在了天地之間,強大的轟鳴聲產生的能量氣浪從天而降,使得原本在地面上血拚的弟子們,紛紛被這股威力給壓迫的停下了手,半跪在了地面上。 「乒乒乒」王谷一不斷施展著頭頂的劍影,刺向身前衝來的綠色長龍,長龍虛幻的皮甲特別堅韌,王谷一無數劍影的攻擊下,沒有在綠色長龍的身上留下絲毫的印記,只有乒乒的響聲回蕩在天地之間。『81中文網

「吼」綠色長龍再次吼叫了一聲,似乎是有些怒一般,再次提升了沖向王谷一和王哲的度,大口之中還不斷吐出一些帶著怪異能量的清水,噴向王谷一和王哲兩人。

「嗡」王谷一見狀,懸浮在身前的長劍頓時再次沖在了前方,爆出一股元氣能量,將那清水劈成了兩半,沒讓那些清水有絲毫接近他們身體的可能。

催動長劍的王谷一,同時還將頭頂劍影刺向長龍的度增快了許多,綠色長龍原本剛剛加快度的身影,再次被強大的推力給推向了後面,整個身體上面,到處閃爍著劍影碰撞產生的火花。

「你快去,殺了他!」王谷一此時與白老者兩人不斷斗著施展的仙決功法,看到白老者的面色也不怎麼好看之後,王谷一連忙對著身後為他注入元氣能量的王哲低喝呵道。

聽到王谷一的吩咐,王哲先是猶豫了一番,因為他的心裡清楚,一旦他離開了王谷一的身後,王谷一的功法最多只能堅持片刻的時間,就會因為元氣能量不足而無法繼續維持功法的運轉。

不過最後臉色蒼白元氣能量不足的王哲,依舊還是做出了決定,身影快的離開了王谷一的身後,手持長劍,朝著白老者的方向沖了過去,身影也壓得很低,繞過了前方阻擋的綠色長龍。

「他要偷襲掌門師兄!快攔住他」看到王哲的身影正在快的朝著白老者衝去,站在一側的俊邡,連忙指著王哲的身影,對著周圍的眾人呵道。

隨著俊邡的那道喝聲傳出,原本站在遠處的數位龍泉門的長老,頓時朝著王哲的方向沖了過去,體內的元氣能量運轉,想要將王哲的身影給攔截下來,尤其是之前被王哲差點擊殺的孟江,一臉陰沉的手持錐形長刺,眉宇間盡顯殺氣。

「閃靈劍法!」當王哲看到周圍沖向他的數十道身影之後,王哲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隨即一道爆喝的聲音,從王哲的嘴中傳出,一道僅次於仙決功法的靈決高級功法閃靈劍法給施展了出來。

此功法顧名思義,正是提升施展者本人度和靈敏度的功法,當王哲的這道爆喝聲傳出之後,王哲的身影瞬間變成了一道殘影,穿梭在空間之中。

想要攔截王哲的數十位龍泉門的長老,因為距離白老者的距離較遠,所以他們只能施展各自的功法和靈器前去阻攔王哲,不過因為王哲施展了這種增加度的功法之後,那些攻擊向王哲的功法和靈器,全部落空擊打在了地面上的建築。

「掌門師兄,小心!」當看到王哲的度突然間變得這麼快,還沒有來得及趕到白老者身旁的眾人,紛紛將目光震驚的看向了白老者,同時對著白老者高呼道。

「小小靈仙,還想在我仙尊面前顯擺度嗎?」看到王哲沖向他的身影,白老者卻是沒有絲毫害怕的神情,一臉淡然的看著王哲留在空間中的殘影,對著王哲緩聲說道。

「哼,你試試便知!」王哲一道冷哼的聲音傳出,王哲再次留下了一道殘影之後,手中緊握的長劍周圍頓時包裹上了一股元氣能量,快的朝著白老者的胸口處刺了過去。

「嗡」一道長劍嗡鳴的聲響從王哲和白老者中間傳了出來,而王哲的身影此時也再次顯露在了空間中,他的長劍正在白老者心口前兩指的地方赫然而止,一隻蒼老的手掌,正擋在前面,雙指緊緊的夾著刺來的長劍。

「我說過了,不要在仙尊的面前顯擺你自己的度,因為,即使你施展了功法,也沒有仙尊的度快!」攔截住了王哲手中刺來的長劍,白老者嘴角冷笑了一聲,對著王哲諷刺著說道。

「怎,怎麼可能?」王哲一臉吃驚的看向了身前白老者的手指,如此精準的夾著他手中的長劍,而且他即使用盡所有的力量,也無法從白老者的手中,將那長劍給拔出來。

「接下來,我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才是,快」隨著白老者的快字落下,白老者的身影瞬間消失在了王哲的身前,那股度,快的就連是一道殘影都沒有留下,像是憑空消失在了空間中一般。

白老者的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在了王哲的身後,布滿元氣能量的手掌,瞬間朝著王哲的後背打了過去,強悍的元氣能量帶動著一股威風,吹動了王哲身後的長。

「王哲,小心!」這一次,輪到王谷一對王哲喊出了小心,不過王谷一的話音已經是晚了一步,以白老者的度,那一掌已經是準確無誤的打在了王哲的後背之上。

「砰」一道撞擊的聲音瞬間傳盪在了空間之中,還未等王哲回過神來,白老者的手掌已經是打在了王哲的後背,使得王哲的身體頓時朝著前方飛了過去,臉色瞬間變得無比蒼白,一口鮮血也從他的嘴中吐出。

王哲一臉的驚恐,他未曾想到對方竟然是有著這般強大的實力,當他的身體受到了那一掌的時候,已經是感覺到了絕望,不僅僅是對自己的絕望,更是對整個萬劍門的絕望。

「王哲!」見到王哲被白老者一掌打飛了出去,王谷一的嘴中大喝了一聲王哲的名字,將頭頂懸浮的劍影瞬間全部刺向了盤旋在身前的綠色長龍,臉色蒼白的王谷一朝著王哲飛出的方向沖了過去。

「你之前竟敢殺我,今天我一定要讓你,死在我的手裡!」不知何時,一道身影突然間出現在了倒飛出去的王哲的上空,一臉殺氣的看著已經軟弱無力,從空中準備掉落在地面的王哲呵斥道。

那道身影正是之前差點被王哲斬殺的孟江,此時孟江的手中握著錐形長刺,一股元氣能量包裹在錐形長刺之上,朝著王哲的後背猛然的刺去,瞬間,穿透了王哲的身體。

寂靜,整個空間之中都是無比的寂靜,似乎那天空中劍影和長龍碰撞的聲音也消失在了空間之中,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看著從天空中掉落向地面的王哲的身影,和那一臉殺意快感的孟江。

「師父!師叔!」數道零散的喝聲,從地面上傳了出來,叫喊的,正是李強等人,有的是王哲的弟子,他們手中的長劍握的抖,在他們的心中,頓時升起了一股凜然的怒氣。

「啊!」李強等人率先動手了,所有萬劍門的弟子都紛紛手持長劍,比起之前的戰鬥更加兇猛了幾分,片刻間,數百道龍泉門弟子的身影,已經是倒在了萬聖殿的台階之上。

「師兄!」也就在打鬥的場面再次出現的時候,一直在萬聖殿中的慕容平突然間沖了出來,一股無形的力量瞬間湧出,將準備掉落在地面上的王哲給定在了空中,隨後帶著王哲快的朝著他們的位置飛來。

「想跑!」看到一股能量將王哲的身影拖走,之前剛剛用錐形長刺穿透王哲身體的孟江,再次手持錐形長刺朝著王哲的身體沖了過去,想要再在王哲的身體上留下一些印記。

「嘶」不過令孟江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他的身影準備朝著王哲衝過去的時候,一道灰色長劍卻是突然間從那股無形的能量中顯現而出,一劍刺中了孟江的身體,傳出一道撕裂的聲音。

「這,你,你是魂」被一道突然出現的灰色長劍刺中,孟江的身體突然停在了空中,一臉震驚的看向了王谷一一旁剛剛出現的慕容平,他的話音還沒有完全說完,一口鮮血,從他的嘴中吐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