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孫褚一驚,原本只是想要報個信,發泄發泄私憤,卻不曾想得到如此好處!他本能的趕緊拒絕,然而丫鬟已經將一袋金子塞到了他的懷裡。

「拿著吧。」扈芸芸沉聲道。

「是!謝謝五奶奶!」得到意外之財,孫褚又驚又喜,眉開眼笑的樣子活脫脫的老財迷!

凝視著離開的老頭孫褚,扈芸芸眼眸寒光一閃,向丫鬟喊道:「去!把『下山虎』給我找來!」

她凝視著被吊起的吳悠,牙關緊咬,發出咔咔爆響。若不是剛剛孫褚的提醒,自己居然就輕信了這傢伙的調查!

丫鬟渾身一顫!略顯驚訝卻並未多問,立即點頭,躬身退去。

「既然如此,老夫便告辭了。」孫褚起身,恭敬行禮,不敢多留。

「好,妾身不送了。」扈芸芸輕聲點頭,此刻的她,柔美嬌弱,不看旁邊吊著的吳悠無論如何也無法將其與凶戾狠毒聯想到一起。

與此同時,一名太陽穴怒凸的黑色勁裝大漢風風火火的走進來,行動間虎虎生風,寒冬臘月,居然僅著布袍。

健碩的肌肉,彷彿炸彈,隨時就要膨脹爆發。國字臉厚實的嘴唇,配上眼角處的疤痕,更增添了幾分凶戾!

哪怕隨意站著,便有股肅殺的氣勢撲面而來!

孫褚與其擦肩而過,老頭小心諂媚的與其點了個頭,哪兒敢多看,便趕緊快步離開。

「下山虎見過五太太。」勁裝大漢來到五姨太面前,雙手拱出,聲音低沉,嗡鍾一般,單單聲音之中便凝聚著強悍的爆發力。

五姨太凝視著下山虎笑了,指著旁邊的椅子柔聲道:「坐吧。這寒天臘月的,若不是身懷絕技,穿成你這樣早凍死在街頭了。」

旁邊的丫鬟們,凝視著他那健碩的身材也是眼眸冒光。

「您誇獎了,比起王家家主王博傲還差的遠。」下山虎雖然未笑,卻也自眼眸中悄然露出一絲得意,大方的邁步端坐。

能夠看的出,他對自己的實力相當自傲!

扈芸芸說到這裡,沒有再客氣,話鋒驀然一轉道:「滿月潮之下,原本不想麻煩你,可有件事,我已經無法再忍。」

「五太太對我有恩,有什麼要求儘管提。」下山虎拱手鄭重起來,靜靜聆聽。

扈芸芸臉色驟然森冷,狠聲道:「你立即趕往實家村,去殺一個叫許昊的男孩!大概十五六歲左右。雖然蟲潮已經出現,可憑你練肉期的實力,在外行走應該無礙。」

「孩子?」下山虎眉頭緊蹙,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五太太在滿月潮之時把自己叫過來,居然只為了殺一個孩子?這是在拿自己開玩笑?

扈芸芸早已看出了他的想法,沉聲道:「我與此子有不共戴天之仇!事成之後,除了金子,我還會向家主舉薦你,讓你成為他的親傳弟子也未可知。」

「若滿月潮實在不方便,可以結束后再去,需要什麼情報,可以去找剛剛出去的那個老頭孫褚,他是實家村藥鋪掌柜。」

聽到金子下山虎沒有什麼反應,可說到向家主舉薦的事後,他臉上表情猛的一亮!

緊跟著,下山虎雙拳緊抱,沉聲道:「無礙!我現在就走,一切全仰仗五太太了。」

說著,便起身告辭離去,迎著額毛大雪,完全不懼寒冷。

「來呀!等這混蛋吳悠醒了,直接給我碎了!」片刻,扈芸芸的聲音驀然間傳出,聲音之中沒有半點憐憫和遲疑……

雪花飛舞,毒蟲橫行,滿月潮的毒蟲猛獸已經出現在了官道上,抵達郡城附近。

除了斷天山脈外的村莊,連這裡也開始受到衝擊!好在城牆高聳,防禦堅固,再加上大量披甲兵士站在牆頭,手持機弩武器,暫時並未出現任何危機。

然而此時,卻有一道黑影趁著夜色自城牆上飛躍而下,猶如靈貓般輕靈,尋找毒蟲較少的位置落足,雙掌不停揮動,掃開襲擊而來的毒物,朝實家村而去……

翌日。

大地黑潮湧動,遠觀似長滿了芝麻,數不清的毒蟲擠滿每個角落,吱吱凄厲嘶鳴聽的人頭皮發麻。

抵近觀瞧,黑色拇指長的花斑蜈蚣!拳頭大的黑毛蜘蛛!尖嘴六爪的紅蟻以及各種奇異的毒蟲數不勝數!

馮正經站在村口,張大嘴巴不敢置信的看著前方,整整一夜,即便火早已熄滅,可蟲群卻依然沒有一隻敢跨過壕溝。

儘管它們已經瘋狂,前赴後繼,可到了實家村后卻依舊驟然減速,直至到了壕溝附近便彷彿受到驚嚇般,轉頭順著溝壑朝官道而去!

這,簡直不可思議!

老頭探頭朝壕溝里看了看,裡面除了灑滿奇異粉末外,每隔數丈便放置著一枚竹簍。

仔細凝視,竹簍里盛放著各色五毒,詭異的保持著僵持之狀。

「這些五毒,能阻止其它毒蟲靠近……?」馮正經難以理解,不止他,在場除了許昊外也沒任何人能明白。

事實上,那五毒乃是蠱蟲,經過日夜廝殺留下的凶種!不會培育毒物的人,又怎麼可能清楚?

「嗯?」然而就在此時,馮正經以及其他村民們卻是再次一愣。

原因很簡單,那滲人的蟲群中,居然有一道黑影正飛躥橫行,以前身懷絕技的老爺們憑藉武技和速度也能夠做到。

可眼前那傢伙,卻貌似沒有使用任何手段,大咧咧的走在其中。

而這人在蟲群之中橫行,比起過去的老爺們還要輕鬆自如,彷彿連氣勁都沒有用。猶如在自家後院一樣,走來走去,撿著地上的稀有毒蟲,儘管小心卻也輕鬆自若。

「許昊——?」這時,終於有眼力好的發現!這飛來躥去,在毒蟲之中如入無人之境的不是許昊還會是誰?

「滿月潮怎麼敢出村的?」

「他到底在幹啥?」

「那可是毒蟲群啊……!」

「快回來!?」

……

這情況讓人心驚膽顫,除了村民之外,許誠、鄭樊、曾柔等人皆凝視著這一幕,張大嘴巴。

許昊則不顧這些,面對如此多的毒蟲,他簡直遊走在碩大的寶庫之中幸福洋溢。

若是眼力絕頂之人,可以發現許昊的雙腳向外緩慢溢散循環著淡淡黑霧,毒蟲觸之,便畏懼的後退。或是將其當成了同類,或是將其當成了天敵。

此刻那些珍貴稀有毒蟲,對許昊來說猶如撿西瓜一樣輕鬆。

「憾心萬毒典開啟。初步勘究,隱翅蚰蜒,濕毒,中度毒素,可至人體全身皰疹。」

「憾心萬毒典開啟……」

「憾心萬毒典開啟……」

……

許昊腦海里憾心萬毒典的聲音不停響起,猶如財迷點鈔一樣,口水橫流的聽著嘩啦嘩啦的聲音。

「暴殄天物,要是能全部抓走多好……」就算如此,許昊也不滿足,這麼多毒蟲,對他非常有用!

可自己也只能選擇其中比較稀少的、珍貴的,大部分都要放掉,實在心疼。

最後他乾脆使用油布密封起來的竹筐,一筐又一筐的搜集,滿了便帶回去,然後拿著空筐繼續搜集。

這樣有很多的弊端,其中的毒蟲可能會自相殘殺,可許昊沒有辦法,他只能如此。

即便這樣,也僅能搜集小部分珍惜毒蟲,面對浩瀚蟲海,無法悉數捕捉。

許昊眼下忙碌至極,面對無法捕捉的毒蟲,心也跟著滴血,然而僅僅數個時辰,山內卻再次搖動起來。

「不好!」馮正經渾身一顫,立即高呼道:「有猛獸出山了!」

許昊雖然集中注意力在毒蟲上,可山裡的動靜以及村長的話,還是能夠清晰的聽到。

他毫不遲疑,立即向後倒射,回到村中!

只見山內十幾頭刺舌獸率先奔涌而出!它們體型不大,卻速度飛快,四肢發力猶如電光,緊跟著五頭滿身鱗甲的獨角巨獸也飛奔而出。

「咚咚咚……!」它們像是犀牛,卻比之大兩倍,咆哮怒吼,厚重皮甲彷彿磐石般堅固,四蹄踏動間地動山搖!

「是刺舌獸和犀角獸!」有村民駭然驚呼,對於斷天山脈內的怪物,他們還是有一定的了解。

尤其這滿月潮,乃是他們從小便要面對的恐怖災害。

刺舌獸速度飛快,猶如靈貓一般,雙眸血紅,瘋狂無比,每次踏動都能踩死不少毒蟲。

可它們卻絲毫不在乎,身體螞蚱一樣,快速躍起,皮膚堅硬,不懼啃噬,很快便抵近村口。

「準備!」許昊高呼,這時候,弓弩距離遠根本沒有用處,而只有近距離發動才有可能阻礙刺舌獸。

所有手持弓弩的村民早已凝神瞄準起來,生怕漏過一隻,讓對方進入村子,威脅相當大。 許昊保持著耐心,他對這怪物比較熟悉,之前在斷天山脈里自己險之又險的擊殺過一頭。

如今,通過村民的態度以及滿月潮的狀況他才了解,這怪物在人們心中的可怕,簡直堪比死神。

「發射!」許昊大吼,眸中射出肅殺之光。

隨著他的聲音落下,數十架弓弩同時發動!銳嘯聲響徹蒼穹,若是被擊中,必然會被穿個透心涼。

然而刺舌獸卻異常靈活,這一波攻擊,僅僅擊中三頭而已,剩下的刺舌獸越加瘋狂憤怒!加快速度而來,電閃般抵近。

「再發射!」

村民熟練的重新裝填,再次使用弓弩發射,破風聲刺耳,這次敵人距離更近,但弓弩的威力也倏然增加!

「咻咻咻——」刺耳爆鳴響徹虛空,這次,又有五頭刺舌獸被射了個透心涼!

兩輪發射,幾乎滅掉對方小半。而後方的巨獸,由於體型過大,且受到陷阱和溝壑的影響,速度較慢。

「撤!」 霸愛嬌妻:腹黑總裁別來無恙 許昊喊道,刺舌獸的速度過快,普通青壯年稍有差池便會遭到攻擊而喪命。

尤其這幫村民,平日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根本沒有太多戰鬥經驗,很容易手忙腳亂!

對付這玩意兒,要的便是冷靜靈活,力氣大小都可以排在後位。

村民不敢怠慢,迅速後退,撤入巷道衚衕內。

這樣,敵人騰挪的空間便被限制。而許昊則留在原地,他獨自邁步前沖,快若電光,手裡握著把錚亮柴刀。

「嗖!」

面對強敵,許昊不進反退,步伐邁開,朝著一頭刺舌獸頭頂猛砍!搶佔先機,不給敵人任何的反應時間。

「唰!」

刀刃釋放破風聲,霸道凌厲。

「吱!」這頭刺舌獸驚吼,前沖的勢頭驀然止住!利用羽翼停在虛空,柴刀若照著原本的軌跡必然夠不到。

可惜,許昊了解對手。

這靈活詭詐的畜生不可能輕易遭到攻擊,他下劈的攻擊僅僅只是虛招,敵人停住,立即邁步前突,變砍為刺!

刺舌獸再想凌空移動已然來不及,可依舊拚命側閃,避開腹部要害。同時,口中舌頭狠狠穿刺而出。

「咔!」

柴刀狠狠扎在它的右腿上,纖細卻結實的後腿瞬間脫離了身軀,掉落在地。

刺舌獸的舌頭則同時打在許昊的胸口!由於柴刀的原因卸掉對方大量力道,因而威力大減。

「嗯!」他悶哼一聲,擁有練皮境后的許昊,戰鬥時將氣力運至全身,皮膚便會堅韌至極,完全能夠抵禦這等強度的攻擊。

「吱——!」刺舌獸失去大腿驀然凄厲咆哮,聽的人頭皮發麻,這畜生墜落在地,缺少了後腿只能在地面瘋狂翻滾。

悍不畏死的想要繼續發動,舌頭不停甩動,可惜,已經喪失了戰鬥能力,無法再打到敵人。

許昊來不及繼續將這畜生斬殺,身後已經又衝來了兩頭刺舌獸!破風聲預告著對方的攻擊將至,兇險異常。

他根本來不及回頭,乾脆原地翻滾!

「咕嚕!」許昊陀螺般避開兩頭敵人的攻擊,身側堅硬的磚石上被舌頭狠狠刺穿了兩塊缺口。

他雙手撐地翻身面向敵人,兩頭刺舌獸也毫不放鬆,緊追而上!刀刃般的舌頭再次攻向許昊的雙眸,行動果斷,攻擊狠辣,普通人應對早已被嚇破膽。

「哼!」許昊冷哼,心中不起任何波瀾,冷靜如水,他腳尖點地倒退,同時掌心揮舞,兩道紅霧溢散而出。

「吱——」

刺舌獸同時凄厲怒吼,痛苦的幾欲瘋狂!血色的雙眸冒出煙霧,很快便暗淡下來,被灼燒的失去了視力。

「哼,中了我的逍遙散,就別想再猖狂。」許昊冷喝,腳尖一點,徑直衝了過去,手中柴刀狠狠劈砍。

「咔!咔!」

這兩頭刺舌獸同時身首異處!倒在地上,血流不止,儘管四肢依舊拚命掙扎,可還是轉眼間便沒了氣息。

「嗯?」就在此時,瀕死的感覺倏然襲來,許昊心頭一緊,毫不遲疑,向下撲倒!

「唰!」

只見一頭刺舌獸自暗處悄然發動了偷襲!趁人不備,朝許昊心臟處猛刺!

雖然智商不高,可在攻擊上,這怪物卻天賦驚人,除了能偷襲外,它還能感受許昊身體氣血最集中的位置。

心臟,人體最重要的器官之一。若被擊中,必死無疑!

即便躲避,可許昊的肩頭還是遭到襲擊,衣衫破碎,火辣辣巨痛,斜眼看去,一道血痕倏然出現。

「找死!」他心中怒火升騰,被這種畜生偷襲得逞,著實讓人憋屈。

念此許昊翻身而起,面對狂沖而來的刺舌獸,他手中柴刀直接脫手掄了出去!

「嗚——」

刺舌獸半空翻了個身,避開許昊的柴刀,想要再次發動長舌穿刺,只是此刻前方的目標卻已經不見!

「吱!」這畜生本能的鳴叫,感覺到了危機。

可惜,與人類相比,智商還是遜色太多。刺舌獸的後方,一道勁風倏然襲來,披掛腿,腿勁如浪潮,從天而降,勢如破竹般砸在刺舌獸的後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