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哼,上班去了。」百里夕月瀟洒轉身,跟著又聽到外面很大的動靜,有些驚訝,連忙跑到窗口去看。

千星知道,畢竟是白天,剛剛的事情有人發現了,也湊過去看,「發生什麼事了?」

百里夕月看一會兒,轉身就向外跑,「好像有人跳樓了,我得過去看看。」

「我陪你去。」千星說道。

爹地放開我媽咪 兩人快速下樓,朝前面跑去。

「讓一下,警察。」百里夕月喊道,衝到前面。

「讓讓。」千星也擠過去,「警察……的家屬。」

這讓人鄙視,還以為你也是警察呢,那你擠我幹嘛。

百里夕月查探現場,一邊也給隊里聯繫,業務很熟練,也不慌亂。

「月兒,你認識他們嗎?」千星問道。

豪門錢妻 「有些看不清楚,好像不是我們小區的。」百里夕月說道,「你怎麼也過來了?」

「我這不擔心你嗎。」千星微笑。

百里夕月翻了翻大眼睛,「去去,出去,別破壞現場。」

「哦,我在邊上看著你。」千星笑道。

很快的,警察沒來,葉鎮的屬下帶人來了,直接封鎖現場,接手這裡,百里夕月也被讓到外面。

然後事情很快就結束了,暫且推測是有人跳樓,回去會詳細查探原因,還有幾人的身份。

一場鬧劇很快結束,看熱鬧的也都散去,各自忙去了。

百里夕月有些不滿,覺得太草率,這跳樓跳的有些遠,難道還助跑了?接著也回隊里去了。

千星回到家裡,百里雲飛已經在屋內坐著喝茶,「星哥,怎麼回事?」

「我不知道啊,這幾人帶著殺機過來,鎖定這邊,我剛上去瞧瞧,他們直接殺人,我也沒有客氣。」千星攤了攤手,「本來還以為沖月兒來的,後來發現好像還不是,看樣子是沖我來的,除了司徒家,我也沒招惹誰啊,他們應該還不是司徒家的。」他千星的身份,確實沒有得到什麼太強的勢力,一般勢力也派不出那等陣容。

「你認識嗎?」千星問道。

「確實應該是沖你來的。」百里雲飛苦笑,「不過應該還是因為姐姐,你的情敵太多了。」

「哦?」千星看去。

「那人是風家的管家風盡忠,風家傳承很古老,比司徒家還要強,風家有個天才風皓天,風盡忠算是他的忠僕。」百里雲飛說道。

「司徒沖和風皓天比起來,遠不是一個級別的,根本上不了檯面,風皓天隱隱號稱華夏第一奇才。」百里雲飛有些鄭重,「與我玄盟大師兄,第一天才都齊名。」

「比你還強?你不是最天才的?」千星好奇。

「他們都比我大幾歲。」百里雲飛也不服輸,「不過星哥,風皓天真的不可小覷,他現在的實力,應該比你強的。」

「之前他就是超凡圓滿實力,玄盟的幾個老頭都沒把握勝過,前段時間聽說又有機遇在閉關修鍊,再出來可能都會有超凡極致實力。」百里雲飛眼底精光閃過,「若是這樣,比很多世家的家主都強,傳說中的破鏡戰神不出,難有敵手。」

「是嗎,有意思。」千星淡笑。

「風皓天一路強勢崛起,從未一敗,氣運也極好,簡直就像書中主角崛起,很快都能壓制老輩強者了。」百里雲飛繼續,「風家最擅長速度,他也擅長,很多對手都沒反應過來,就被他一劍擊殺,一般對手都沒躲過他第一劍。偶爾有堅持下來的,此人還有更強的神通,據說是奇遇,古老的傳承,戰鬥時整個人都像是化作太陽,拳勢如烈陽碾壓,同級都難擋一拳。」

「他有絕世速度,還有霸道的神通,這點有些像星哥你。」百里雲飛看去,「星哥,你真遇到對手了。」

「是不是對手,還要戰過才知道。」千星輕笑。對於武道,他一樣是自信的,遇強則強,從不退縮。

****** 百里雲飛笑了,他很贊同千星觀點,若不是他小几歲,他也不服氣。即便如此,他也憋著一股勁,遲早趕上來,他不差於任何人。這也是武者該有的信念。

「星哥你不比他差,星哥你還比他小兩歲,這樣算起來,他並沒有多少優勢。」百里雲飛說道,不過說是說,這兩年和前幾年不同,世界靈氣越來越濃郁,修鍊也是越來越容易的。

他們都沒有小視對手。

「星哥你真的缺了神通戰技,若你有了,肯定能和他交手的。」百里雲飛說道。

「我現在不能嗎?」千星詫異。

「他若沒有突破到超凡極致,你是可以的,但戰技吃虧,肯定被壓制,他實力也要高一些。」百里雲飛思索一下,「若他已經突破,那你還是轉頭跑吧。」

千星摸了摸鼻子,有些納悶。

「也不對啊,傳聞風皓天正在閉關,怎麼會來攙和這邊的事?」百里雲飛疑惑。

「我也正不爽呢,靠,司徒衝來找事時,這群王八蛋不跳出來,司徒沖掛了,他們反而跑來了,我看著很好欺負嗎?」千星說道。

「應該是那個奴僕風盡忠自作主張,之前他估計根本不知道,以他的地位,不知道也正常。」百里雲飛猜測,「司徒衝出事,在世家中反響比較大,他應該才聽到風聲。」

「不管怎樣,風皓天若知道,也絕對不會罷休,這個人我見過一次,表面溫和,實則目空一切,唯我獨尊,骨子裡的強勢霸道,不容任何違逆。」百里雲飛淡聲說道,「這種人我不喜歡,姐姐也不會喜歡。」

「他見過姐姐一次……」百里雲飛說道。

「我知道了。」千星淡聲說道,「不惹我就算了,若非要來,接著就是,我倒很想見識一下,還第一奇才?」他也才剛剛突破。他浮生真力淬鍊,時刻都在進步,他從來無懼挑戰。

「對了,你說破鏡戰神,是怎麼一回事?」千星問道。

「超凡之上,還有強者的,就是破鏡高手,人族多稱戰神,妖獸則為一方妖王。」百里雲飛說道,「這類人很稀少,也很強大,他們很少出的,不知是在等待,修鍊積蓄,還是什麼,我境界還低,也接觸不到太多。」百里雲飛苦笑,本以為他進步夠快,也夠強了,但說起風皓天,再見識過星哥實力,他好像還是不夠用,得繼續努力了。

不然這等級別的交手,他想摻合都有些困難,哪怕插上一些手,也絕對是被壓制的。

百里雲飛下定決心,一定要儘快穩固,進入超凡才是。

但不知怎麼的,他感覺十一段也並非極限,好像還能進步,這才是他耽擱沒有進入超凡的原因。

他有玄盟資源,又沒生死暗傷威脅,之前的傷勢已經好的差不多,已經可以嘗試突破超凡了。

千星看出一些,兩人繼續交流起來,百里雲飛眼神越來越亮。

兩人一談就是半天,百里夕月都回來了,看到兩人,一臉的奇怪。

「你們倆什麼時候關係這麼好了?」

「有嗎?」千星說道。

「你們說什麼呢?」百里夕月好奇。

「哦,是這樣的。」千星舒服的伸個懶腰,「小飛問我哪裡可以看那種小電影,還想看歐美過癮類,我哪知道,我又沒看過,我正教育他呢,小小年紀,思想怎麼能這麼不健康,年輕人應該努力,上進,充滿陽光,就像早上八九點鐘的太陽,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做一個有文化有理想有道德……」

「啊?」百里夕月瞪眼,「小飛,你怎麼能這樣?你在哪裡學的,你看看千星說的多好,你要多學學。」

「我……我還跟他學?」百里雲飛目瞪口呆,接著滿臉怒氣,不帶這樣的,他都插不上嘴。

「呵呵,我已經教育過他,他也知道錯了,年輕人嘛,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千星笑道。

「這也不行,這問題嚴重了……」

「姐,你變了,你還是我親姐嗎?這個傢伙說什麼你都信,你都不給我反駁的機會?」大男孩憤怒的看著千星,俊秀的臉憋得通紅,又看向姐姐,「那話只有這傢伙能說得出來,還歐美……你真相信?」

「啊。」百里夕月這才反應過來,是啊,自己怎麼這麼相信這個可恥的混蛋,接著就瞪向千星,「混蛋,你怎麼不去死?過來,我保證不打你……才怪。」

百里夕月追過去,千星閃步躲開,百里雲飛在一旁看的,都想加入了。

不過他可是乖孩子,不能這樣。

一時間氣氛活躍的很,不快都已忘卻腦後。

「哼,中午你沒飯吃。」

「我有錢啊,要不我請你。」

對於千星擊殺幾人,千星沒在意,百里雲飛也是一樣,沒怎麼在乎,不是冷漠,而是境界不一樣,接觸的世界不一樣,已經見怪不怪。

修者的世界,尤其是超凡世界,已經沒有那麼多約束,也很難約束。征戰四方,他們都做過同樣的事,不止一次。

身在江湖,身不由己,如此形容,最為貼切。

何況對於帶著敵意的來人,兩人都沒有好感。

吃完飯,月兒去上班,百里雲飛看向千星,有些躍躍欲試的戰意,「星哥,要不我們去城外荒野切磋一下?」現在他傷勢已經好的差不多,還在突破的關頭,很期待同級交手。

「怎麼,想報復我?」千星淡笑,「你還不行啊,只會更鬱悶。」

「就是純粹的切磋。」百里雲飛心中戰意火熱。

「好吧,就出去活動一下,讓姐夫指點指點你。」千星笑道。

百里雲飛有些納悶,想起接下來的交手,他又興奮起來,對武道追求的痴迷,不過跟著又微微皺眉,他的通訊儀響了。

通訊儀和電話不一樣,這是末代科技的高端產物,電話容易被偷聽,通訊儀有暗密,不容易被破解。

如今一般軍方重要部門才能用到。

「星哥,我還有事,還是下次吧。」百里雲飛很遺憾,「玄盟來人了,我去迎一下,對了,他們估計也會邀請你的。」百里雲飛回頭笑道。

只剩一人,千星有些無聊,他也想過這個問題,不過凡事都要親眼見過,就像面試,是彼此的,他要看看,玄盟值不值得他選擇,來的都是什麼角色。

若是鼻孔朝天,一副恩賜的樣子,他不一腳踹翻就不錯了。

想起江憶起,千星撥電話過去,「怎麼樣,問題解決了嗎?」

****** 「星哥,都解決了,它很強大,已經接近當初的胡三刀了。」江憶起感嘆。

「這傢伙還老實嗎?」千星問道,「有什麼事告訴我,我去修理它。」

「還行,沒有鬧什麼大事。」江憶起說道。

「嗯,暫且就讓他跟著你吧,幫你守護義氣盟,你自己也要多修鍊,自己的實力才是根本。」千星說道。

「我知道的,星哥。」江憶起鄭重道。

「對了,那傢伙叫滾犢子。」千星想起什麼,說完掛了電話。

電話那頭,江憶起看了看在後面大吃特吃的哈士奇,看著也是神駿,彷彿雪狼一般,叫……滾……滾犢子?江憶起的臉精彩起來,星哥就是星哥,太有個性,連寵物都有個性。

千星默默思索,他倒想傳授些江憶起什麼武學,但他自己還沒有呢,他唯有的就是浮生訣。

先不說這一步一生死,時刻都忍受煎熬,尤其是超凡之下,簡直是要命的。

他根本也無法傳授,他自己都沒理解透徹呢。

這就像他是一個天才小學生,一篇博士論文,他理解一點皮毛,已經受用無窮,你想讓他把這論文通透的傳授給另一人,這是開玩笑,他做不到。自己還一知半解呢。

千星對於浮生訣,就是這種感覺,神秘玄奧,他在一步步的探索,探索中進步。

這是他的秘密,也不能隨便泄露。

之前接觸的層面不夠,如今層面到了,是該弄些高級武學。

想起來,之前殺幾個超凡,別的都有收穫,就是沒有收穫秘籍什麼的,千星嘀咕,這幾個貨也不多帶點。

他想多了,帶著無名卡是方便,帶著靈藥是以備不測,誰沒事會帶本書,除非真的是自己的秘密,不想任何人知道的。

城外的一處,兩個老者帶著幾人和百里雲飛相遇了,有中年人,也有年輕些的。

「小飛,哈哈,我就說你小子很快就能掌握劍意,果然是人劍合一的境界。」胖老者笑道,捋著山羊鬍,很有喜感。

另一個老頭則是高瘦,有些嚴厲的威嚴,此刻看著百里雲飛,也是欣慰點頭。

「吳老,越老,你們怎麼來了?」

「來處理一些事情,這裡西北方向的麥嶺縣,龜靈山出現異象,我們正要趕過去。」胖老者越老說道。

「這好像也不順路吧?」百里雲飛看去。

「呵呵,我不想著來看看你小子嗎,順便讓你一起去,剛剛突破,正好磨礪一下。」越老頭笑眯眯的,小眼睛溜溜一轉,「對了,小飛,你和那個千星很熟?」

「他是我姐姐男朋友。」百里雲飛說道。

「你小子,那之前問你還什麼都沒說。」越老頭有些不滿了,「要不是本座慧眼識珠,差點錯過一個人才。」

「我這不是覺得您老慧眼,認為能看出,自然就沒說嗎,沒有必要。」百里雲飛淡笑。

越老頭愣住,後面一群人都一臉古怪,這還是他們認識的實誠大男孩嗎?

他們不知,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千星一起久了,他也學到了,不然多吃虧。

「哈哈,好小子,真是越來越有前途了,就應該這樣,幹什麼都要臉皮厚。」越老頭滿意稱讚。

饒是百里雲飛已經改變很多,聽到這話,還是不好意思,俊秀的臉色都有些紅。

若是千星在這,就絕對不會,這是誇自己嘛。

「時間還早,要不我們先去見一下?」越老頭說道,「早知道剛剛你們一塊過來好了。」

「還是算了,這樣顯得不夠誠意,本座親自去。」越老又道,這讓後面幾個男女都很詫異,也有些不服氣。

他們都是選拔出來的精英,進入玄盟,實力更進,年輕一代佼佼者,百里雲飛比他們年齡小,如今還更強,他們都是見識過的,那個千星又是什麼來路?

他們加入玄盟時,可都是經過層層考核的,這人竟然讓玄盟元老去請?

不過倒也沒有當場質疑什麼,能走到這一步,都是出類拔萃的,更多也是好奇,想看看究竟是什麼角色。

「不是先考察嗎。」吳老無語看去,咱好歹都是玄盟元老,後面還跟著年輕人,能不能有點威嚴。

鳳棲梧桐 「我去不就是考……嗯? 婚婚欲醉:竹馬老公帶回家 哼。」越老微微蹙眉,看向遠處的一個方向,「有客人到了,看來只能改天再去找那小子。」

吳老同樣看過去,眼底閃過精芒,百里雲飛緊接著看過去,至於身後的那些人,超凡境界的中年男女也發現,幾個年輕人發現的最晚,這就彰顯著實力差別。

「走,去會會他們。」越老哼道,一群人快速消失在原野深處,速度都很快。

住處內,千星想了想,留下個紙條,然後又給江憶起那邊打聲招呼,起身離開了。

夜色又要降臨,他也要去處理自己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