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季皓雪突然神色嚴肅的看向季皓宇,一本正經的開口:「爺爺是不是要把季氏交給你了?」

季皓宇聞言,不由的勾唇輕笑一聲,微微抬眼看了妹妹一眼:「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季皓雪撇了撇嘴:「家裡人不都是這麼說的嗎,而且爺爺有一段日子不去季氏了,不也一直是你在幫他打理集團嗎?」

季皓宇點了點頭:「我也感覺到了,今天可能就是為了這件事。」

老爺子退休的念頭在兩年前就已經有了,而季皓宇也是在兩年前就開始接觸季氏的大小事務,經過足足兩年的打磨和歷練,現在的季皓宇已經成為了一個能夠獨立支撐亞洲第一財團的繼承人。

「哥。」季皓雪輕輕的喚了一聲,目光落在季皓宇的臉上,只是那眼神中有些猶豫。

季皓宇見狀微微一愣,不由關切的問到:「怎麼了?」

只見季皓雪抿了抿唇,才看著季皓宇小心翼翼的問到:「你有沒有想過,尋找爸爸……」

季延松,季家長子,季皓宇和季皓雪的親生父親,是季老爺子最中意的季氏財團的繼承人。

可八年前季延松突然離家,從此了無音訊,季老爺子動用了一切能動用的關係和辦法,可季延松就如同人間蒸發了一樣,沒有找到他的任何蹤跡。

後來,在季家這個名字就變了忌諱,再也沒有人敢提起,不敢當著季老爺子的面提,更不敢當著季皓宇的面提! 「動手!」

庄南笑容一斂,厲喝一聲,無數的吞噬之力,從體內洶湧而出,瞬間就構造成了一個吞噬之界,將秦南三人都捲入其中。

秦南體內十二門問道之法運轉,剛準備動手,只聽得一聲轟隆巨響,整個吞噬之界像是被九天神雷擊中,竟然化作了無數的黑色碎片。

庄南、南世至尊等人,秦南三人的臉色,都是齊齊一怔。

「喂喂喂,我說庄南啊,你好歹也是一教之主,現在竟然聯合二十位巔峰至尊,去對付三位至尊大成?難道你就不會臉紅嗎?」

只見到,孟浪天率領著九宮金仙宗的眾人走來,眼神中充滿了鄙夷。

「孟浪天?你們九宮金仙宗,這是要與我們辟天古教和斬蒼宗為敵?」

庄南臉色變的有點難看,在孟浪天的身後,有著五位巔峰至尊,七位至尊大成,也算是不小的陣容。

而且,別人不清楚,但是庄南知道,這個孟浪天,絕不會像是表面上那麼不正經,一身戰力恐怕完全不弱於千龍道人、妄今聖僧、萬情至尊那些掌教級巨頭。

「前輩,你……」

秦南三人的眼中,也有著一絲疑惑。

「為敵又如何?你咬我啊?」

孟浪天先是對著庄南撇了撇嘴,旋即又對著秦南悄然傳音。

「小子,庄南就是那個風無痕,他在第一天地聖區內,敢對九宮下手,我肯定不會放過他。而且,你小子對九宮有恩,不管怎麼樣,我肯定會站在你這邊的。」

秦南聞言立刻搖了搖頭,道:「前輩,我沒怎麼幫助九宮,反倒是他,在第一天地聖區內幫助我——」

未等他說完,孟浪天眼睛一亮,道:「靠,既然是這樣,那我現在率領人馬幫助你,你是不是得分我點天材地寶?搞個百八十顆龍鳳仙樹怎麼樣?」

秦南嘴角一抽,龍鳳仙樹可是這次雙主之地裡面,除去兩具主境強者的屍骸之外,最為珍貴的天材地寶了,他手上都只有一顆。

這個孟浪天,開口竟然要百八十顆?

「孟浪天,那今天可就是你咎由自取!」

庄南眼底掠過了一道森冷之色,難得在廢話,身形猛地一動,直接出現在了孟浪天的面前,七大體質之力,全部運轉。

他們這邊有著足足二十二位巔峰至尊,即便孟浪天等人插手,他們也有信心將之擊潰。

而且,庄南還想到了一點,如今鴻運之體他還沒有吸收,如果此次能夠將孟浪天給鎮壓的話,他到時候就可用去換來孟九宮。

「殺!」

十一位九天至尊,跟在庄南身後。

南世至尊率領剩下九位,攻向秦南三人。

「孟前輩,把他們往雕像所在之地引過去!」

秦南低喝一聲,運轉跨天一擊,帶著兩女消失在了原地。

「喲,你小子還蠻機智的嘛!」

孟浪天眉毛一挑,撒腿就跑。

「想要讓戰局變的混亂?」

庄南立刻看出了秦南等人打算,嘴角泛起了抹冷笑。

戰局混亂了又如何?

如今這個地方想要殺秦南的不在少數,如果那些人看到了秦南處於下風,或者是受到了重創,絕對不介意從中偷襲。

是好是壞,那可根本說不準!

此時此刻,隨著秦南等人的轉移,三心一魂所在之地的爭鋒,瞬間變得無比盛大。

至尊大成級別的不說,光是至尊巔峰的存在,已經超過了四十位,其中還有一位至尊榜第九的存在,橫掃四方,所向披靡。

現在的局勢,對於秦南等人而言,非常的不妙,不過談不上惡劣,至少那三位掌教級的巨頭,並沒有出現在此。

「永恆之陣!」

妙妙公主和江碧蘭宛如仙女一般,在無數道術和罡風之中穿梭,玉手結印,無數的陣紋,浮現而出,將三位巔峰至尊,全部困入其中。

「震道刀訣!」

秦南一刀揮出,鋪天蓋地的刀勢,將他眼前的巔峰至尊們,全部捲入其中。

「秦南,這等雕蟲小技,就別拿出來丟人現眼了!」南世至尊眸光陰森,宛如一條毒蛇一般:「我先給你送一份大禮!」

話音一落,在南世至尊的身上,竟有足足七道光芒,閃耀起來,吞噬之力等等屬於七個上古之體的力量,一併爆發,勾勒成了某種古老大陣。

「嗯?七體共存?」

秦南心中一驚。

這不是屬於庄南的嗎?

難道南世至尊也有著吞噬之體?

「不對,看起來像是七體共存,實際上他所展現的每一門體質之力,遠遠不及庄南的一半,而且彼此之間,還非常不穩定,勉強才結合在一起。」

秦南很快看出了端倪,不過他仍舊很好奇,南世至尊是怎麼做到這一步的?

「七仙誅罰,天門鎮世!」

南世至尊再度出手,布下絕世殺局,七種體質的力量,懸浮在了秦南的上方,一輪模樣虛幻,巨大偉岸的門戶,在虛無中誕生,滾滾壓下。

秦南眼中閃過了一絲驚色。

不得不說,南世至尊的戰力,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光是這兩門道術組建,恐怕一般的至尊大成,根本無法抗住。

「也好,既然你主動送禮,那今天就將以前的恩怨,一筆勾銷吧!」

秦南淡淡一笑,戰意完全爆發,直衝雲霄。

「斬!」

十二門問道之法的道意,全部聚集在了斷天刀之上,化作了一記最為簡單的刀氣,向上而去,將那一座天門,硬生生斬成了粉碎。

「道法之圖!」

一張古圖,在秦南的背後,浮現而出。

砰砰砰!

冥冥之中,好像降下了一股無比偉岸的力量,令的那屬於七大體質的力量,接連爆炸起來,化作了一片片粉碎。

南世至尊見狀,不驚反喜,法印一結。

「靈魂降世,天地清明!」

一道偉岸的身影,從他背後懸浮而出,與南世至尊的氣息,完全融為了一體。

不止如此,當它出現的剎那,秦南無比清晰的感知到,一股股無形的枷鎖,接連沖向了他和道法之圖,似乎要將他們就此封印。 這麼多年,這還是季皓宇第一次從妹妹的口中聽到『爸爸』這兩個字。

其實季皓宇從來沒有避諱父親失蹤這個事實,他真正擔心的其實是妹妹,他不提,季家人也不敢提,其實最害怕的是觸怒季老爺子和惹得季皓雪傷心。

當年季延松離開時,季皓雪還不到六歲。

季皓宇感受到季皓雪語氣之中的迷茫和酸楚,心頭像是被什麼東西狠狠的擊中了一樣。只見他走到季皓雪的身旁,輕輕的將她攬進自己的懷裡,試圖給她以安慰和安全感。

「我從來沒有忘記過他。」季皓宇輕聲開口。

這不是安慰,而是這些年,季皓宇從來沒有放棄過尋找父親,甚至當初『熾』組織的成立,最開始的目的,也是為了找到失蹤的季延松。

這世界很大,可一個人不可能憑空就消失不見了,對於季皓宇而言,父親一定有著別人不知道的苦衷,在他沒有見到父親屍體之前,他一直相信父親還活著。

「哥,你會找到他嗎?」季皓雪靠在季皓宇的胸前,低聲喃喃的道。

季皓宇的臂彎微微用力,將妹妹更緊的抱住,似是在給她力量:「你放心,哥哥一定會找到他的。」

季皓雪氣息微頓,繼而語氣堅定的道:「我相信你。」

傍晚,季皓宇開著車載著季皓雪一同回了季宅。

這一日的家宴,是季家近兩個月來最隆重熱鬧的一次,不但季家二爺、三爺到場,季皓宇的二叔季延柏和三叔季延森兩家也是全數出席。

除此之外,連季家在白雲市的旁支也都紛紛趕到,顯然是接到了季老爺子的指示,場面堪比老爺子的壽誕。

單單是這次家宴的氣氛,眾人眼觀鼻、鼻觀心,就知道有大事要發生,而至於是什麼,大家其實也不難猜出。

季皓宇一身休閑裝扮驅車趕到,一進季宅,便看到了很多許久未見的季家人,這些人一見到季皓宇,便是紛紛圍了上來。

帶著恭維態度的關切話語不絕於耳,季皓宇一派淡定的與眾人攀談寒暄,倒也顯得親和。

老爺子今日一身深藍色唐裝,容光煥發、笑容滿面,看上去心情極好。

入席之後,季皓宇如往常一樣坐在上首位老爺子身側,季家人難得聚的這般熱鬧,席間氣氛格外的融洽,大家你來我往交談舉杯,說笑聲此起彼伏。

酒過三巡,季老爺子貪杯多喝了幾杯,此時老臉微醺的突然緩緩起身,眾人見狀紛紛投去注目神色,原本喧嘩的廳內瞬間安靜了下來。

都在等著老爺子開口說話,眾人也知道,老爺子這是有事情要宣布了。

「今兒把大家都叫來,想必大家也都知道了我老頭子是有事情跟大家說。」季老爺子緩緩開口,聽語氣倒是清醒著的。

話落,只見季老爺子眉眼含笑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季皓宇,才又緩緩開口說到:「我為了季氏忙碌了大半輩子,眼下這一把老骨頭也差不多到頭了。」 「諸仙第十人?」

秦南眼眸一凜。

他現在總算明白,為何庄南這一群人,一直能夠感知到自己的原因了。

「哈哈,正是,而且話說回來,正還是拜你所賜,才能夠得到的機緣!」

南世至尊大笑一聲,七大體質的力量,再度浮現而出,他的雙手,也結出了一門門法印,打出一門門道術。

「在諸仙第五人的面前,釋放諸仙第十人,似乎不太明智吧?」

秦南淡淡說道,話音剛落,戰神之魂,浮現而出。

這一剎那,整個諸仙第十人的靈魂,都微微顫抖起來,那無窮無盡的戰意,還有屬於戰神的威壓,源源不斷的壓在了它的身上。

「第五人又如何?今日我就要屠戮戰神!」

南世至尊目露猙獰。

兩人的身形,再度交戰一起。

轟轟轟!

一道道的爆炸聲,在這個小世界不斷響起。

大片大片的虛空,在那恐怖的罡風之下,已經化為了一片片粉碎,原本平整的地面,更是一片狼藉,面目全非。

秦南一邊與南世至尊交手,一邊散發著神念,注意四周。

正如先前庄南所想,現在盯著他的人不在少數,他得謹慎對待。

就在這個時候,混輪的局勢,率先有人打破了。

陳世言一人一刀,展現出來了無敵的姿態,將所有攻向他的道術,全部斬成粉碎,將擋在他面前的至尊,全部斬成了重傷。

最終,他登天而起,率先落在了那座雕像的頭頂,盤膝而坐,整個人的身上,散發出來了無數的尊者之力,宛如一張大網般,將雕像完全包住。

「不好!」

「阻止他!」

原本不少正在交戰的修士,臉色都微微一變,迅速變換身形,朝著陳世言打去了一門門道術。

遠遠看去,就好像是有著一道蓋世洪流,要將所有一切,全部淹沒。

即便是陳世言,倘若真的正面硬抗,恐怕也會吃不消。

然而,在這關鍵之際,陳世言一動不動,好似已經完全沉浸在了雕像裡面,並未察覺到危機襲來。

轟!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當那無數門道術,接近陳世言百丈之時,像是撞擊到了一個無形屏障之上,自行潰散成了無數光點。

「那是靈魂的力量!」

「難道一旦被人煉化,就無法阻止?」

不少巔峰至尊的臉色,頓時變的難看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