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你要見庫克議長你就見了,你要是做到那些狐族普通人見你,你立馬就見,我就服。」一名人類哈哈大笑的嘲笑道。

周圍的人都搖搖頭,庫克現在是什麼身份,你想見就見的,這怎麼可能。

「還就就是庫克指示自己的屬下,任意攻擊別人,造成重大損失,我為此損失上百萬上品神晶。」銀狐現在腦子裡面已經是一團怒火了。

「呵呵,我的護衛已經兩次警告你了,你還不聽,能怪誰來著,你就認為你一個堂堂的狐族族長,別人就該按照你的意願來行事?」庫克呵呵一笑。

「那是偷襲,偷襲。」銀狐跳了起來。

「那名矮人護衛還是聖域高階,偷襲怎麼了?」庫克還是微笑的反問道。

周圍的人聽到這話,眼睛一亮,尼瑪聖域高階偷襲這銀狐,居然還得逞了,這尼瑪是用什麼偷襲手段,不行一定要搞清楚。

「咳咳,這事情我知道,就發生在三江城裡面,那是在綠林舞廳,但是銀狐族長……,而且巨龍治安官在當月的財務報表中有這一筆收入。」獅人大長老咳嗽一聲,驗證了庫庫克的說法。

周圍的人聽到事情這個經過,紛紛搖頭,巨龍護衛那是什麼德行,才上百萬上品神晶,這已經是很夠意思的了。

「這都是庫克議長造成的,就是他,他還說以後護衛警告之後就殺。」銀狐看著周圍的人,大聲說道。

「呵呵,要是我,早就殺了,警告你兩次,你還有理了,什麼玩意。」矮人族長沒好氣的說道。

「就是,人家警告你,你還不離開,那要不要我非禮你,你警告我,我也不管,你還不能對我做什麼?」虎人族長開口說道。

「你們,你們這些混蛋,你們遲早要後悔的,你們現在就被庫克這個陰險,卑鄙,無恥的人類給迷惑了,你看看庫克這個人渣,煉製神器需要多少的材料,需要多少報酬,而他的成本才多少?」銀狐大聲叫起來。

所有人都沒有開口,這些人就是要看看庫克的說法,庫克聳聳肩說道:「煉製神器我不否認成本低,但是我這是技術,而且這是買賣,是交易,還有大家也看到了,在我之前,神界有多少神器,我來了之後呢,有多少神器,而且你只是看見我的收入,支出呢,你們獸人一族實力最弱,開始的時候我要與你們獸人一族合作,但是呢,只有幾個種族願意,現在這幾個種族的生活,大家可以去看看,傳送門,城市,這些不要投入嗎?」

「庫克議長的收入高,那是應該的,你銀狐要是有這樣的本事,我們也認,這是天賦,是嫉妒不來的,不過我認為一個嫉妒心過重的人根本不適合擔任族長。」精靈族長開口說道。

「這話我也認同,不說別的,古神信徒事件,你們獸人一族這麼久都沒有發現,要不是庫克,不知道你們獸人一族最後會怎麼樣?而且庫克的支出也不少,這次黑水沼澤周圍的開發,最後的目的是什麼,還不是為了大家,準確的說是你們獸人,你們獸人一直以來是整個諸神議會裡面最窮的,庫克上來之後,給你們獸人一族的扶持也最多,看看我們人類,矮人,侏儒,得到的好處有你們多?而且我們諸神議會的地位現在是什麼樣的,庫克議長上台之前是什麼樣的,雖然說庫克議長有時候的決定但是我們並不認可,但是往後你會發現,庫克議長做的是對的。」侏儒族長說了很多。

「這一點我們兔人對庫克議長是很感激的,至於銀狐族長你說的庫克有陰謀,那麼我問你,庫克議長要陰謀我們兔人什麼,是我們兔人的財富,是我們兔人的領地,還是我們兔人的人口,要說我們兔人的財富,那在以前就是笑話,要是兔人領地,我倒是想買,在這之前,又誰願意來我們兔人購買土地?要說人口,庫克只要拿出投入我們兔人的十分之一,就可以讓成群的奴隸販子前來我們兔人領地,銀狐族長,我想問問庫克議長現在做事,還需要陰謀嗎?我看你就是嫉妒,嫉妒庫克議長的能力。」兔人族長也開口說道。

「說庫克議長有陰謀,我相信,因為庫克議長陰謀大家一起賺錢,就像我們獅人領地,庫克雖然有收益,但是絕對;來分享我們的管理許可權的,按照庫克議長的實力,說個不好聽的,想要什麼,說一聲,送上門的排隊都排不完,還用投入數以億計的上品神晶?」獅人族長聽到陰謀論,也是無語了,開始的時候,獸人是以為有陰謀,但是想通之後就明白,到了庫克這個實力,就像想當你獅人一族族長,誰敢反對,誰又敢反對?

銀狐聽到這些熱說自己,大聲的叫起來:「陰謀,絕對有陰謀,你們都是苦力,是給庫克創造財富的苦力。」

「哈哈,誰要是願意給我現在這樣的生活,我願意做苦力,做苦力能夠用上品神晶結算?銀狐族長,你別逗我了。」牛頭人族長哈哈一笑。

「就是,這狐族與苦力結算,居然是用上品神晶啊在,嘖嘖。」有人諷刺的說道。 「咳咳,說的有陰謀,這一點我承認,因為我也想賺錢,但是這個世界有沒有不賺錢的嗎,肯定沒有,大家看到我藥劑協會賺錢,魔紋協會賺錢,大家有能力,也可以來賺這個錢,但是你們也看到了我的投入,不說別的,現在我儲備的魔法藥草足足有上億上品神晶,這上億的上品神晶,幾乎全部給了獸人,而這些獸人又用大部分購買了人類的糧食,矮人一族的日用品,侏儒一族的工具,而矮人,人類,侏儒呢,又用這神晶在我們這邊消費,最終由有一部分回到我手裡,然後我又用出去,這神晶就是一個大的循環。

在這個循環裡面,獸人有足夠的神晶購買糧食,不讓族人餓肚子,而人類糧食也不愁賣不出去,有錢給家人買點新衣服什麼的,還有添置一些勞動工具,讓糧食產量更高,人類購買的衣服量增加,就會增加織布機械的數量,侏儒一族獲得訂單,侏儒一族獲得訂單,需要材料,於是矮人也有事情做了,矮人手裡有神晶,就會購買人類的麥酒,獸人的果酒,還有烤肉,獸人的果酒,狩獵的肉也有人買了,這就形成一個良好的循環,而我要做的,就是把這個不斷循環的財富逐漸擴大,所以我在黑水沼澤裡面修建運河,以後人類的糧食直接從人類河流出發在,直接到達獸人領地,價格是現在的五分之一,那麼獸人就可以用更少的神晶購買更多的糧食,運送糧食需要大型運輸工具,這就給侏儒,矮人一族找到了訂單,大家生活好了,精靈一族的藝術品也有人購買了。」庫克一口氣說了很多。

很多人第一次聽到庫克這個循環理論,侏儒族長開口說道:「是這樣的,然後各個種族的高層的財富又送到庫克手裡,不過有一點不好的是,庫克居然還要人排隊,這點就不好,有人給送錢,送東西,是我全都收下,你們說是不是?」

「是!」周圍的人都起鬨道。

「呵呵,那是不可能的。」庫克呵呵一笑,知道說的是下神器訂單。

「怎麼不是,你們聽聽,這神晶最後進了誰的口袋,誰的口袋?」銀狐聽到這話,立馬叫了起來。

周圍的人都一臉的無語,這還是以聰明諸城的狐族,還是族長,矮人族長無語的說道:「笨蛋女人,那可是神器,換了以前,你有多少神晶都買不了,有的買還嘀嘀咕咕的,這是你自願的。」

「矮子,就你們那岩石腦袋,還說別人笨蛋。」銀狐譏笑的罵道。

矮人族長聽到這話,沒好氣的說道:「騷狐狸。」

庫克聽到矮人這話,看到狐族長老又要開口了,開口說道:「好了,別吵了,事情就是這樣子的,至於你們狐族內部的事情,我們外人是不好插手的。」

「卑鄙,無恥的人類,我銀狐詛咒……嘭。」銀狐的話還沒有說完,其中一名狐族長老直接抽出自己的武器,狠狠的砸在了銀狐的身上,銀狐的身體瞬間癱軟在地。

「不好意思各位,我們先走了。」兩名狐族長老把銀狐拎起來,然後就離開了。

周圍的人看到這裡,沒有絲毫反應,這一方面是狐族內部事情,還有就是這銀狐與庫克的衝突,可以說根本沒有絲毫的理由,加上庫克現在的聲望,沒有誰會為了這個得罪庫克的。

兔人族長嘆息一聲:「唉,沒想到銀狐會是這樣的人。」

「呵呵,銀狐這女人我早就看不慣,一副自大的模樣,什麼都認為自己是對的。」獅人族長沒好氣的說道。

其實太聰明的人,是十分自信的,但是這種自信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變成自大,只是當事人不覺得而已。

銀狐聰明不?肯定聰明,而且由於銀狐以往打交道的都是獸人,所以基本上銀狐做出的推測,結論都是正確的,所以久而久之,就自大了,才會在庫克這邊好幾次都吃虧了。

這讓銀狐感覺很是憤怒,憤怒之餘是無奈,這種心情又得不到釋放,所以呢,才會在這次損失近百萬上品神晶之後,爆發出來。

「庫克議長,不知道能不能知道您的護衛使用的是什麼武器,居然連銀狐族長都偷襲成功?」一名人類笑眯眯的問道。

「呵呵,這是秘密。」庫克呵呵一笑,直接說了秘密兩個字。

其他人也在豎起耳朵聽庫克的答案,聽到這話很是失望,不過有人不甘心的問道:「庫克議長,你什麼時候讓我們見見夫人們啊?我們可是很想看看您的夫人們。」

「這個……找個時間吧。」庫克猶豫了一下,然後答應了。

聽到這話,在場的不少人激動不已,要知道現在的庫克那是威望越來越大,見到的機會也越來越少,但是庫克要介紹夫人就不一樣了,可以搞夫人外交啊。

「庫克議長,您看什麼時候合適?」庫克剛剛答應,就有人類立馬問道。

要知道庫克的夫人裡面,人類是最多的,這對誰最有利,當然是人類了,而且人類裡面有幾方勢力與庫克的幾個夫人還有牽扯,這可是最好的關係網。

「再說吧,最近很忙的,等幾天再說吧。」庫克微笑的說道。

不過有人反應很快,一個矮人開口說道;「我們可以為夫人們舉行一個盛大的歡迎酒會,到時候我們各家也把自己的夫人帶來一起,怎麼樣?」

「好,這個主意好,酒會,很妙的主意。」侏儒族長開口稱讚道。

「這次要好好準備,庫克議長可是咱們諸神議會的議長,我看這件事情就交給精靈一族。」有人開口建議道,精靈一族的聚會準備的是最好的,但是花費肯定也不少。

「算了,算了,簡單一些,沒有必要搞那麼麻煩。」庫克看這樣子是跑不掉了。

不過庫克有時候也覺得自己也許有些自私,因為自己的關係,庫克的夫人們現在還過著不見天日的日子,雖然打心眼裡庫克是為了家人們好,但是站在家人的角度,難道這些人不想看看傳說中的神界是什麼樣子的?

「要的,要的,一定要的,我們自然神殿可以籌備。」自然神殿開口說道。

「這樣吧,等幾個月,到時候我自己的天空之城完成了,到時候邀請大家去做客。」沒辦法,庫克只好這麼說道。

「難道庫克議長您準備再次新建一個天空之城?」聽到這話,周圍的人都一臉的吃驚。

「呵呵,早就有計劃了,不過一推再推,我感覺挺對不起我的家人的,所以我就是累一些,我也要做出來,算是給他們驚喜。」庫克呵呵一笑的說道。

迪莉聽到這話,暗地裡撇撇嘴,至於為什麼,因為庫克早就在迪莉面前說過,一個女人一座天空之城。

「天啦,這是我聽到過的最好的禮物。」財富女神驚呼起來。

「呵呵。」周圍的人都呵呵一笑,暗地裡沒好氣的嘀咕,這當然是最好的禮物了,整個神界難道還有比這更好的。

「既然自然神殿要籌備,那麼需要什麼物品,我們這些人都在這,到時候自然神殿只要開口,我們自然奉送。」一名矮人開口說道。

「哈哈,我們侏儒也是,需要什麼機械設備,儘管說,保證最好的機械師前來安裝。」侏儒族長也哈哈一笑的說道。

大家七嘴八舌的,自然神殿的人聽到這話,頓時把酒會的檔次提高了好幾個檔次,並且自然女神決定回去翻看一下上古時候的酒會規模,不同級別的酒會,禮節,準備的順序都是不同的,當然使用的器具也是不同的,還有場地大小,各種食物的檔次都不一樣,包括參與酒會人的裝束打扮。

庫克聽到這些,也沒有拒絕,因為庫克知道,這是自己應該得到的東西,其他人都看著庫克,庫克點頭說道:「那我就謝謝大家了,不過場地還要等個把月,到時候我邀請大家去我的天空之城看看。」

「好。」聽到庫克這麼說,在場的人都齊聲同意。

庫克也點點頭,庫克就像一個老母雞一般小心翼翼的保護羽翼下的小雞,但是小雞更渴望的是外面的世界,所以經常可以看到老母雞跟在小雞後面咯咯的叫,那種小雞跟隨老母雞的場景也有。

其實庫克心裡還是有些忐忑的,因為庫克不知道這樣決定對自己的家人是好還是壞,庫克思量了一陣之後,決定爭取大家的意見。

天空之城,這是庫克建立的第一個天空之城,庫克的家人現在就生活在這裡。

「西亞。」庫克首先來到西亞的實驗室,西亞的實驗室現在做;理論比較多,實驗就沒有做,因為神界的藥劑不是西亞這個聖域巔峰可以操作的,萬一碰到有毒物品,那麻煩就大了,很多藥劑在失敗之後會蘊含有各種各樣的毒性,聖域巔峰的抵抗力是完全不夠看的。

「庫克,你怎麼有時間來這裡?有什麼事情嗎?」西亞現在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了,看到庫克,西亞驚訝的問道。 聽到西亞這話,庫克心裡十分的慚愧,庫克抱著西亞說道:「對不起!」

「有人呢。」西亞被庫克這一抱,搞的措手不及,急忙推開庫克,但是那裡推得開,急忙說道。

「怕什麼,都老夫老妻的了。」庫克看了看周圍的數十個學生,哈哈一笑,這些學生都是藥劑大師,宗師,不過與庫克與西亞比起來,還有不足,當然在聖域那是一方人物。

這些人物是被庫克招攬來的,庫克也就沒有說什麼,只是問想去神界不?於是就來了一大堆,這一走之後,聖域的藥劑師估計大師級別的都很少了。

「城主。」其他人本來心裡很激動的,因為這已經是神界了,但是呢大家都沒有出去過,看到庫克過來,心裡還是很激動的,因為庫克給出的研究資料,讓這些陷入瓶頸之中的大師們,宗師們看到了繼續晉級的希望。

「好,好,你們不用這麼著急,我先帶西亞走了。」庫克點頭回應,然後帶著西亞離開了。

西亞被庫克抱著,沒好氣的說道:「說吧,有什麼事情?」

「這次要有大事情商量,等大家聚齊了再說。」庫克聽到西亞這話,感覺有些愧疚,但是也就是當時,因為庫克自己問心無愧。

「什麼事情,先說下?」西亞聽到這話,也知道是大事情,於是開口問道,同時掙扎著落在地上。

「待會說。」庫克帶著西亞朝會議室走了過去。

「父親。」庫克看到老希爾,恭敬的行禮。

「好,好。」老希爾看到庫克,嘴巴都笑裂開了。

「母親。」庫克看到希爾夫人,又恭敬的問候。

「好了,好了,一家人別客氣。」希爾夫人拍拍庫克的手說道。

「哥哥,哥哥,我要。」老希爾手裡的小男孩看到庫克,就要庫克抱。

「不抱。」這小男孩是庫克的新弟弟,庫克給自己的父親與母親調養了身體之後,沒想到這老兩口居然有要了孩子,不過這小東西不是一個省油的燈,不過呢,這小東西被庫克的大女兒打的那是啪啪啪的,被打了這小東西就找西亞告狀,西亞就教訓大女兒,大女兒當時答應的好好的,轉過身就狠狠的教訓這小東西,還有庫克的二女兒,大兒子,二兒子,三兒子,互相之間,那也是鬧的十分歡騰。

庫克轉身就走,這小東西立馬撒歡的叫起來:「父親,父親,哥哥欺負人,欺負人。」

「啪。」希爾夫人在這小東西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於是世界清靜了。

「好了,大家都到齊了,說實在的,來到神界也有很長時間了,我還是第一次跟大家聚集在一起,這是我的錯,大家一定要原諒我。」庫克看著下方自己的弟弟妹妹,還有自己的女人,自己的後代,心裡很是欣慰,當然也有愧疚。

「庫克,沒事的,我們大家都明白,這次找我們有什麼大事情?」老希爾不愧是一家之主,一開口就一錘定音,然後問道。

「是這樣的,再過兩個月的時間,諸神議會要為你們舉行一個盛大的酒會,我是來徵求大家意見的,看看你們願不願意去。」庫克開口說道。

「就這事情?」西亞一愣之後問道。

「當然!」庫克點頭不已。

「庫克,我們這見面,會不會給你帶來麻煩?」老希爾弱弱的問道。

「你們想怎麼做就怎麼做,雖然在神界我的底蘊還不是十分強大,但是呢,你們的安全還是有保證的,這一點我有十分把握。」庫克開口說道。

老希爾隨後有問道:「這神界有什麼好東西?」

「那可就多了,神界的神殿與我們在聖域,還有我們家鄉看到的不一樣,怎麼說呢,神界的神殿更多的是工會一樣的組織,當然神界的好東西也很多,這就需要你們去發現了。」庫克開口說道。

「可是我們真的不會給你帶來麻煩?」老希爾心動了,要知道這可是神界啊,到處是強大的神靈啊。

「不會,我原本以為我這樣是好好的保護你們,但是我現在才發現,也許我錯了,你們大家誰不想看看神界究竟是怎麼樣的?在家鄉的時候,無數人向神靈禱告,難道大家就不想看看你們以往禱告的對象是什麼樣子的嗎?」庫克這可以說有引誘的嫌疑了。

「那財富女神也能見到?」希爾夫人激動的問道。

「哈哈。財富女神要見你兒子我,還要排隊呢。」庫克哈哈一笑的說道。

「那狩獵女神呢?」老希爾一輩子打獵,當然信仰的是狩獵女神。

「狩獵女神根本沒資格見我,我現在可是諸神議會的議長,父親你要見,在酒會上我想狩獵女神會很高興認識你的。」庫克搖搖頭說道。

「我要去。」老希爾瞪大了眼睛,然後說道。

「那好,我尊重大家的選擇,願意不願意,大家自己決定。」庫克點點頭。

「庫克,我這樣會不會給你帶來麻煩?」拉米蘭挺個大肚子,開口問道。

庫克搖搖頭說道:「沒事,你們巨龍裡面的長老都要巴結我,雷龍族族長好幾次問起你了。」

拉米蘭是雷龍,不過這大肚子的日期就不一定了,純正的雷龍要懷孕幾百年,至於說庫克,這就不好判斷了。

大肚子的不止拉米蘭一個,還有辛娜,辛娜是冰霜泰坦,應該說是泰坦中的畸形兒,正好被辛娜的母親塞給了庫克,當然泰坦一族現在受到的好處也是很多的。

海族美人魚艾薇絲也大肚子,不知道以後會生個蛋出來,還是生個孩子出來,庫克也有些擔心。

其他的墨菲已經生了一個,曼莉也生了一個,就連康妮都生了一個。

大大小小庫克這邊女人連孩子已經接近二十了。

「孩子就不要帶去。」不過庫克最後開口說道。

「庫克?」老希爾開口問道。

「孩子還是保密的好,孩子沒有判斷能力,不要被那些壞傢伙引誘壞了。」庫克開口說道。

麗娜點點頭:「我同意庫克的說法,而且孩子一旦受到傷害,那更嚴重,在神界,很多秘法,禁術是令人防不勝防的。」

「呵呵,話是這樣,但是呢,也沒有那麼嚴重,我只是想我的孩子平平安安的長大,至於說後面的,富貴一生,我只能保證這一點。」庫克呵呵一笑,其實庫克有些沒有說,庫克的孩子最低都是神級,擁有神火的庫克,這點都做不到,那還幹什麼,至於神級以上的,呵呵,別忘記了巫師書,這玩意可以看著單純的魔法道具。

可以這麼說,庫克這邊就像是擁有高科技的現在文明,而神界其他人還是古代冷兵器,庫克的孩子拿一把m16,就足以讓呂布之類的英雄直接嗝屁,這就是文明的代差,庫克的後代擁有的東西肯定會保證自己的安全的,更別說天空之城的許可權了,這尼瑪就是一個坦克了,至少在冷兵器時代,想要把坦克砸開,哎!當然你要說水淹,火燒什麼的,我就不比喻了,但是坦克是可以開動的,你要說坦克沒油了……。(作者:囧!)

庫克這樣一說,西亞點頭說道:「是的,還有大家不要說自己的真名字,在神界,據說有知道名字就可以給人下詛咒的秘術。」

「這一點我也聽說,西亞說的對,不過我認為沒有多大問題的,你們說名字的時候,就像西亞,可以只是說西亞,至於其他的就不說了。」其實庫克對於詛咒是完全免疫的,為什麼,神火啊,詛咒說白了了就是一種詭異的負面狀態,神火是幹嘛用的,別說負面狀態了,就是能量,靈魂兩種毫不相干的東西都可以燒的凝結起來,負面狀態,一燒就沒有了。

「真的有這樣的事情啊!」老希爾驚訝不已。

「這個只是傳說,沒有證據的。」庫克搖搖頭。

「瞎說,肯定有才會有傳說的。」老希爾立馬呵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