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雷尊,你不好好獃在你的雷域,跑來北天界,還想殺死我中意的男人,是不是也有點太瞧不起,我琉璃冰川域了?」

也就是在雷霆落下的那一瞬,一串銀鈴一般慵懶笑聲,動人的響了起來。

轟!

聲音響起的同時,無盡冰氣,轟然自沐陽體內爆發而出!

沐陽頭頂的萬丈雷霆,幾乎在一時間,就被冰封成了無盡冰屑。

見此一幕,沐陽也是微微一笑,旋即手指抬起,輕輕觸了觸那些冰屑。

「轟隆!」

無盡冰屑,直接爆炸,碎成了彌天的粉末。

「琉璃冰川域?」

中年婦女的瞳孔,頓時稍微一縮,低聲道:「這股氣息,如若我猜測沒錯的話,你,應該是琉璃冰川域域主之姊,木清婉吧。」

「沒想到堂堂雷尊,竟然也知道我的名聲,萬分榮幸。」

沐陽的體內,傳出咯咯而又冰冷的聲音。

「你與這小子,是什麼關係?」

中年婦女沒有任何的廢話,乾脆利索的問道。

「我剛才不是說了嗎,這小子,是我中意的男人。」

犬夜叉之戰國大妖怪 笑聲再度傳出,多了一分慵懶的味道。

「呃…」

而沐陽一聽,眼皮頓時跳了跳。

這木清婉,凈在這種時候搗亂,難道不知道藍曦就在一旁嗎?

「你中意的男人?」中年婦女臉色一變。

「所以啊,雷尊,奉勸你一句,千萬不要殺沐陽。」

「不然,你會後悔的。」

第二句話,木清婉的聲音,明顯冰冷了下來。

「那我倒想看看,有什麼事,是能讓我雷尊,都能後悔的呢。」

中年婦女不屑一笑,琉璃冰川域固然強,但她雷域,不怕!

而且,她可不信,為了一個男人,琉璃冰川域,會大舉發兵進攻他們雷域!

「對不住了,今日,這小子必須死!事後,我雷域,定會賠償你琉璃冰川域!」

中年婦女話音落下的那一瞬,又是風暴般席捲而出,萬丈雷霆,攜帶著比之前更為駭人的狂暴,從四面八方,沖向了沐陽!

那番架勢,是要置之死地!

「咯咯,我也正想試試,雷尊,究竟有沒有殺死我男人的實力呢。」

略顯慵懶的聲音,再次從沐陽體內發出。

而當聲音傳入藍曦耳中時,卻是令得後者的俏臉,頓時一沉。

這人誰啊,動不動我的男人,我的男人,難道她不知道,沐陽,是我藍曦的男人啊!

看來得好好的拷問沐陽了,敢背著老娘,又在外找女人?

不過,除了不爽之外,此時藍曦心中,最多的,依舊是擔心與牽挂。

雖然從剛才的對話之中,藍曦已經得知了,沐陽叫來的那位,也是一名元尊強者。

但這元尊強者,為何從始至終都沒有露面?

而且,她也不知道,這兩名元尊,究竟是誰強。

「呲啦呲啦!」

這時候,萬丈雷霆,從四面八方奔涌而至,那等鋪天卷地,可謂蚊蠅不漏。

而且,雷霆經過之處,虛空脆弱崩碎開來,大面積的碎裂,造成了巨大的空洞,逐漸蔓延向了沐陽。

雷尊的盤算,顯而易見,即便雷霆被木清婉擋住了,但因為空間空洞,沐陽也會陷入空間碎裂之中,最終被空間亂流殺死。

面對空間亂流,即便是元尊強者,一個不慎,也會被絞殺成無數肉塊。

更別說這個四轉聖靈境的小子了。

轟!

果不其然,當雷霆即將接觸到沐陽身上時,一股冰天凍地的寒氣當即席捲而出,那等攻勢,直接又是將無盡雷霆冰凍成了無數冰塊。

「就算能抵抗住我的攻擊,那又如何,這小子依舊得死!」

中年婦女冷笑一聲,彷彿已經看到沐陽,死亡后的面貌了。

不遠處的藍曦,手心之中,已是充滿了汗水。

「哦?是么?」

而聞得婦女之話,沐陽體內,當即發出小蘿莉那咯咯的慵懶聲音。

嗡嗡!

旋即,輕微的嗡鳴聲,從沐陽的手指之處,悄然散發了出來。

沒有絲毫冰氣的席捲,但那破碎的虛空,直接結出了一層層冰藍色的冰刺!

沒錯,本是破碎的虛空,竟被這些冰藍色冰刺,給填住了!

呼呼。

大風吹拂而出,將瀰漫在天空之上的冰屑雷屑,皆是吹散。

中心之處,沐陽長身而立,手持凌霄劍,一步一步邁出,走在冰刺之上,最終在中年婦女有些震驚的目光之下,走到了破碎虛空的外圍。

「這…」

中年婦女,明顯是有些愕然了。

但她畢竟也是一代強者,當即回過了神,輕聲喃喃道:「沒想到,你竟然達到了這一步。」

「咯咯,不知雷尊,是否還要繼續?」

小蘿莉慵懶的笑聲,再次發出。

「不愧是琉璃冰川域的第二域主,如此實力,整個武修界之中,恐怕也只有那三位能與你媲美了。」

雷尊依舊是有些驚愕。

木清婉笑了笑,沒有說什麼。

「既然如此,那此子,我便不殺了。」雷尊又是說道。

聞得此言,不遠處的藍曦,才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

「敢問雷尊,接下來是不是就要抹除藍曦,關於沐陽的全部記憶?」

木清婉忽地話音一冷,問道。

藍曦嬌軀一顫。

沐陽亦是。

雷尊卻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雖然無法抹殺面前這個小子,但,只要將有關的記憶抹除了,那藍曦便再也不會牽挂這個小子!

「那我奉勸雷尊一句,不要如此之做。」木清婉說道。

「哦?為…」

「咻!」

可是,雷尊話還沒說完,一聲破空聲,倏地響起,只見一道冰藍色的流光,陡然自沐陽手上的精緻戒指中飛出,猶如空間瞬移一般,直接飛入了藍曦的腦中!

「你在幹什麼!」

雷尊當即厲喝一聲,渾身煞氣暴涌!

「倒也沒什麼,只是護住了這丫頭的全部記憶,除非是那三位來,不然,想抹除她的記憶,四個字,天方夜譚。」

「木清婉,你欺人太甚!」

雷尊的殺氣,彷彿已經攀升到了極限。

「雷尊,這句話,我原封不動的還給你。」

「沐陽是我男人,而你之前,卻要動我的男人,若我現在在場,我會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而藍曦,是我男人的女人,換而言之,我與她是姐妹,第一,你要收我木清婉的姐妹為徒,是小瞧我木清婉,還是小瞧我琉璃冰川域?」

木清婉的話音,逐漸冰冷下來:「第二,收徒一事暫且不說,你還想抹除藍曦的記憶,還是那句話,如若現在我在場,我會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你…」

雷尊暴怒,目欲噴火,但卻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她沒想到,如今的木清婉,竟已強到了如此實力。

更沒想到,眼前這個看上去,非常一般的白衣小子,竟然是木清婉的男人!

(第一更,求加入書架,感謝各位對天下的支持!) 僅是一瞬間,雷尊的臉色,便陰沉的彷彿能滴出水來。

他實在想不到,眼前這個看上去普普通通的白衣小子,竟是有著如此後台!

這後台之大,甚至連他雷域,都是要惹不起!

「好,好。」

下一刻,雷尊冷笑出聲,那雙能爆碎空間的目光,緊緊放在沐陽身上,道:「好一個木清婉!」

「雷尊可還有什麼話要說?」

木清婉的聲音,再次從沐陽體內發出,令得天地間的溫度,再次狂暴的下降了開來。

「你,是不是連我收徒,都要管?」

雷尊的臉色,愈加的低沉。

可出乎雷尊意料的,木清婉卻是否認:「雷尊對雷霆之力的感悟,恐怕放眼整個武修界,也是數一數二的存在,能讓藍曦跟你修鍊,自然是最好不過。」

說到此處,木清婉話鋒一轉:「但是,還望雷尊給我木清婉一個面子,日後,不要難為藍曦,更不要再難為沐陽。」

「好,這個面子,本尊就給了!」

雷尊答應的,也是非常的爽快。

但沐陽的臉色,卻是一瞬間塌了下來。

弄了一圈,費了這麼大的勁,這雷尊,還得要帶著藍曦離開?

他沐陽,可不喜歡這個什麼雷尊!

「小子,一些事,我等會再與你說。」

而在沐陽心中,千分萬分不願意時,木清婉那動人的聲音,突然在腦海中迴響了起來。

沐陽眉頭一皺,沒有回話。

「小子,你很厲害…」

這時,雷尊又是深深看了沐陽一眼,聲音之中,充斥著一種莫名的味道。

沐陽皺了皺眉。

「那本尊現在,是否可以帶著本尊的徒兒,一起離開了?」

雷尊又是看向沐陽,問道。

不過沐陽也知道,她問的是木清婉。

「雷尊請便。」

木清婉動人的說道。

「徒兒,我們走。」

木清婉話音剛落,雷尊便轉身,屈指一彈,空間甬道憑空成型,隨即一步邁出,就要帶著藍曦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