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娘的,這玉盒是真的拿不了了!」

段無涯苦笑一聲,左手抓住玉盒的時候,只是短暫的溫潤之後,有一片灼熱!段無涯甚至沒來得及撒手,左手又步了右手的後塵,一片焦黑!

十指連心,手指與手掌,凡是與玉盒有接觸的地方,都已經焦黑了!

段無涯不得不重新審視這個玉盒一眼,現在唯一的方法就是用造化鼎直接收走玉盒!

以造化鼎的強大,應該能裝下這玉佩盒。

「如論你是什麼東西,小爺想要得到的,還沒有誰可以阻止我!」

意念一動,段無涯就要把玉盒收進造化鼎,只是元神剛一接觸玉盒,腦海中忽然傳來一陣眩暈,段無涯一個趔趄,差點就跌坐在地。

元神剛一接觸玉盒,那堅韌的,無堅不摧,從沒有失利的元神,竟然在玉盒表面被蒸發了!

如果只是被玉盒切斷那一絲元神,段無涯就算是受傷,也不會有任何的反應。但是現在,玉盒竟然吞噬了自己的元神!不是消融,也不是蒸發,而是事實在在的被吸收了!

「搞什麼鬼!」

段無涯一怒,現在段無涯因為元神受傷,嘴角掛著一絲血跡,再加上元神受傷,原本壓制著體內的靈力,此時就像脫韁的野馬,在體內汩汩蕩蕩,就像決堤的大江,四處施虐!

「這是逼著我突破?老子偏偏不如你所願!今日非要收了你!」

不再去管奔騰的靈力,段無涯召喚出造化鼎,鼎口直接對著玉盒!

你不是很厲害嗎,現在比比是你的玉盒強悍還是造化鼎更勝一籌!造化鼎從來就沒喲有讓段無涯失望過,現在造化鼎大材小用,確實有些無奈!

「收!」

段無涯大喝一聲,造化鼎突然傳出一絲吸力!

「嗡……」造化鼎剛要收走玉盒,緊隨這造化鼎傳來的嗡嗡聲,玉盒也發出一聲低沉的聲音!

在以玉盒為中心,一陣白色的霧氣,突兀的在玉盒上空散發而出。

「吼……「

玉盒再強大,豈是造化鼎的對手,眼看著造化鼎就要把玉盒收入其中,小白卻一步跨出,大吼了一聲,橫在了段無涯與玉盒的中間。

「這……」

段無涯有些猶豫,小白現在已經發現了這裡的情況,玉盒想再隱瞞已經不再可能! 史上最強手機地圖 而且這可能是小白的母親放在這裡的,也很有可能是小白的母親留給小白唯一的物品!

君子不奪人所好,呸,要不是小白是我的朋友,我早就收了這玉盒了!這玉盒果真是一個寶貝!

段無涯的猶豫讓小白有些焦急,巨大的眼中充滿了一種哀求。是的,就是一種哀求!小白低著腦袋,低聲吼著。

「小白,你在意這東西?我是怕這東西有危險,才想要收走的,既然你想要,我就不要了。」

段無涯這就是叫睜著眼睛說瞎話,要不是小白髮現了這裡的情形,要不是玉盒有了本能的反應,哪怕是再晚那麼一秒鐘,玉盒也就不會是小白的了!

段無涯說著,眼睛還很不捨得看了玉盒幾眼,不甘的把造化鼎收入體內。

「吼……」

小白眼中流露出一絲感激,沒有多餘的時間去磨嘰,小白直接轉過身,大嘴一張,一顆晶瑩的,透漏著淡淡青色的珠子,在小白的口中飄出,慢慢的落在玉盒上面,而玉盒上面的中間位置,一個小巧的凹槽,正巧可以把這顆靈獸丹嵌住!

這。段無涯傻了眼,一直段無涯都沒有注意玉盒,更沒有注意到玉盒上面的凹巢,這麼說來,只有小白能打開這個玉盒!其他人或者靈獸,除非利用強絕的力量打碎玉盒,否則,是不可能打開了!

這才是那位母親留的後手,不是至親血脈,就算是得到了,也毫無打開的可能!

「吟….,.吼……」

淡青色的靈獸丹,剛剛落在那個凹巢里,玉盒散發出一股白色的能量,與淡青色的靈獸丹互相交纏。似乎是再確認小白的身份,過了幾個呼吸,白色光芒散去,淡青色的靈獸丹驀然返回小白的口中。

山洞忽然一靜,短暫的寂靜有些詭異!

「吟……吼……」

又是一聲龍吟獅吼,一條巨大的神龍,與一頭巨大的白色獅子,忽然出現在玉盒的上空。巨龍與巨獅,仰天一聲長嘶,化作兩道流光,一左一右,沒入小白的雙眼。

玉盒慢慢的化作粉末,消散在山洞中。

山洞中再一次陷入了沉寂,段無涯眼睛瞪得溜圓,嘴巴大張。這電光火石之間,發生的事情太多,讓段無涯有種目不暇接之感!

「小白的身份竟然這麼高!那玉盒裡到底裝的是什麼?」

段無涯腦海中,只剩下了這一句話,那神龍與巨獅,絕對不簡單!(未完待續。) 神龍青光閃閃,巨獅威風凜凜,一瞬間就鑽進了小白的雙眼。正所謂雙眼時距離心靈最近的地方,而心臟是生命的中樞,如果直接進入心臟,或者是大腦,在這兩位神龍皇者與巨獅皇者血脈之人不在身邊的情形之下,難免會出現意外。要是成功了,傳遞的信息或者傳承會不出現絲毫損失的情況下,達到百分百的傳遞。但要是失敗了的話,小白不是成為白痴就是一具死屍!

而選擇雙眼,是最恰當,最好的選擇!

神龍與巨獅,在這千米方圓的山洞內,似乎那巨大的身體,早就已經超出了山洞所能承受的極限!以那巨大的身體,山洞也根本就不能容得下,但是神龍與巨獅,卻就在山洞之內,完整的出現在一人兩獸的面前!這很怪異的感覺,卻不顯得有任何的突兀!

這就是強者,真正的強者!

不過此時,段無涯最想知道的是,玉盒中到底是裝的什麼。不可能只有神龍與巨獅。而且玉盒已經化成了碎末,讓段無涯有些心疼,那玉盒可是無價之寶!

能用這麼珍貴的玉盒裝的東西,一定更珍貴!捨棄那無價之寶的玉盒,卻只出現了神龍與巨獅,會不會是兩個種族的傳承?這倒是有可能,在洞壁上所刻的字得到的信息,小白應該是在剛出生不久,它的雙親就已經被迫離開!

「這都是小白應該得到的,雖然時間早了一些!不過小白得到了這麼多的好處,我應該高興才是,娘的,為啥老子心中有種淡淡的心酸?」

本應該在小白成年之後,或者是小白化形之後,這個山洞才會被小白髮現,只是這山洞怎麼會提前出現了?段無涯有些疑惑。小白得到雙親的傳承,段無涯真的為小白感到高興,小白是自己的朋友,哪怕小白是一隻靈獸,而且還沒有化形!但是段無涯心裡也湧出淡淡的心酸,這種心酸,是一種羨慕,是一種嚮往!

「要是老子也有這麼牛掰的父母,老子還不是一飛衝天了?」

「呸呸,老子雖然羨慕,但是老子不嫉妒!」

眨眼間,段無涯心裡發生無數的轉變,最終段無涯的心,終於平靜了下來。

抬起頭看著小白,在那兩頭神獸進入小白的雙眼之後,小白先是恐懼,然後雙眼露出濃濃的驚喜,隨即閉上了雙眼。小白巨大的身形,慢慢的漂浮,離地三丈左右,渾身上下散發矇蒙的白色光芒!

而小白頭頂上的朱雀,早就已經不見了蹤影,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離開的,段無涯轉頭找了找,沒有發現絲毫的蹤跡。

「糟糕……不會是隨著神龍與巨獅,進入小白的雙眼中了吧!」

越想越有這種可能,世界很離奇,許多事情都無法預料。而那條神龍與那頭巨獅,實力高深莫測,就算只是虛幻無形,也不是朱雀這種只出生不到一年的幼齡神獸所能抵抗的!

段無涯抬起頭,看著閉著雙眼,漂浮在空中的小白,心裡有些焦急!

「呃…不會吧,才受了一點兒傷,體內的靈力,竟然壓制不住了!此時突破,自己這幾個月的努力,可就要功虧一潰了!」

就在段無涯再次想要尋找朱雀的時候,忽然感受到體內那澎湃不已的靈力,已經開始了暴動,體內的經脈已經被那濃郁的靈力擠壓得開始變形!

段無涯這幾個月一直在壓制實力,不讓自己這麼快的突破,只想打牢根基,一次性突破幾個小境界!不僅實力會更快速的突破,根基更加牢固!而此時,段無涯經過剛才玉盒的那一次攻擊,體內已經出現了一些輕傷。如果在平日里,段無涯沒有受傷的話,想要壓制,應該還可以壓制半個月的時間!段無涯算過時間,正巧是在回到天雲郡的時候,自己能順利的突破!

此時,段無涯的身體內的那些小傷,就像出現在大堤上的細小裂紋,一旦有水滲透,就會演變成洪流!

不,此時段無涯體內的靈力,已經開始洶湧澎湃,已經開始瘋狂的涌動!

剛才段無涯的心思放在玉盒與小白的身上,還沒有注意自己體內的糟糕情況,現在乍一發現,段無涯感覺自己已經頂不住了!

「拼了!」

此時突破,對於段無涯來說實在是糟糕透頂,而要是不突破,體內那澎湃的靈力,只會越來越劇烈的涌動,最後段無涯只能爆體而亡!

「千幻指!」

顧不上許多,段無涯的雙手,幻化無數虛影,開始在身體上下快速的點了一遍!

千幻指是段無涯從造化鼎內得到的一種武技,本是一種點穴手法,現在段無涯只能封死自己絕大多數的經脈,以壓制體內的靈力。

在千幻指封住絕大多數的經脈之後,段無涯臉上有些疲憊,身子也似乎沉重了一些。

被封死絕大多數經脈,就封死了絕大多數的實力!現在只需要一個凝元境的武者,就能殺死段無涯,還是正面搏殺!

不過在封死絕大多數的經脈之後,體內的靈力開始慢慢的平靜。段無涯也不知道是用這種方法能壓制多長時間,會不會有後遺症,此時也不能計較了!

只留在受傷的胸腹部,還殘留一些靈力,在慢慢的修復受傷的身體。

「只要六個時辰,我就能安心的修鍊了!」

段無涯感受這體內,從神體三重,變成現在的凝元一重,段無涯還真有些不適應。

不過,實力是有些降低了,段無涯也能安心的療傷,更是能在傷勢好了之後,突破現有境界!

六個時辰,也足夠了,別忘了,段無涯的身體是由乙木元氣重新凝聚而成的!要不是玉盒內出來的那條神龍與那頭巨獅實力太強大,段無涯體內殘存的那白色靈力太頑強,段無涯有自信,尋常傷勢,想要痊癒,絕對不會超過半刻鐘!

「唧唧啾……」

忽然,一聲低沉的聲音,傳進段無涯的耳朵里,讓段無涯精神一振。

抬起頭細細的找尋了一番,在洞壁一處凹陷之處,段無涯發現了朱雀。

「小傢伙,還不下來?」

朱雀是段無涯親眼看著從蛋殼內爬出來的,而且朱雀剛一爬出蛋殼,就把自己當成了母親!這種特別的感受,還曾經讓段無涯苦惱了一陣。好在朱雀的年齡在增長的同時,也不再把自己誤認為母親。可是那種親昵,卻不見減少!

而且朱雀,還救過段無涯的性命,對於朱雀,段無涯當成了自己的親密夥伴!

現在朱雀石而復得,那種欣喜的感覺,別人是無法體會的!

「唧唧啾……」

朱雀歪著腦袋,看了段無涯一眼,那紅紅的眼睛轉而看向了小白。

朱雀看著小白,那小巧的眼鏡,露出一絲羨慕與淡淡的憂傷!

這小東西是怎麼了?段無涯有些愕然。

以神獸那漫長的成長周期來算,朱雀現在就像人類剛出生三天的孩童!而就這麼小的年齡的朱雀,竟然表現出了,應該不符合他這個年齡的憂傷!

「是了…朱雀也是一出生就沒有見到過父母,是孤零零的從蛋殼內爬出來的!只是朱雀作為五方神獸,本就是天生地養,哪來的父母?要說有父母,也是天地!」

在看到朱雀,段無涯眼中多了一絲憐憫,朱雀想要找尋父母,恐怕要失望了!

「小傢伙,到這裡來!」

段無涯招了招手,而朱雀,搖了搖小腦袋。

「嗡……」

驀地,山洞中忽然出現一種沉悶的聲音,讓段無涯精神一陣恍惚。當段無涯神志清醒的時候,小白慢慢的降落在地,散發著蒙蒙白光的身體,忽然縮小,又猛地漲大!

如此反覆不知道多少次,在段無涯驚訝的眼神中,小白的頭頂上的那兩根犄角,從只有兩指高,急速的生長!眨眼間,那像一根小木棍一樣的角,就像盛開的花朵,慢慢的發叉,慢慢地盛開!只是短短的一瞬,小白頭頂上,就長出了就像鹿角一樣的犄角!

小白站在地上,身上的朦朦白光並沒有散去,小白的皮膚,慢慢的發青,一片片魚鱗一樣的鱗甲迅速遍布全身!

小白的尾巴小白的四隻腳,小白的渾身上下,全部變成了另一副模樣!要不是段無涯眼見小白從頭到尾的變化了一次,段無涯絕對不敢相信,這渾身長滿鱗甲,完全變了一個樣的綠色巨獸就是小白!

「這……」

小白這一番變化,電光火石之間就已經完成,但在段無涯眼中,就像過了漫長的世紀!

段無涯看著綠色的,已經完全變成了另一種模樣的小白,心裡還真有些難以接受。現在小白的樣貌,比以前是好看了許多,也威風了許多,段無涯卻不敢再把小白帶在身邊了!

太吸引眼球了,也太惹人注意了!帶著小白四處遊歷,自己還想安生嗎?

「嗷嗚…吟…」

小白不僅樣貌大變,聲音也發生了變化,這一聲吼,就像是兩種不同的靈獸在一起名叫!

「嗚嗚……」

小白驀然間睜開雙眼,眼睛清澈如水,沒有絲毫的精芒外泄!

而且小白這時的聲音,也恢復如初,緊接著,小白的身體開始慢慢恢復。先是犄角慢慢退化,身上的鱗甲慢慢的隱在皮膚之下,渾身上下在電光火石間,又恢復到了剛開始的模樣!

雖然已經恢復如初,段無涯看著小白,總是感覺小白已經發生了天翻地復的變化!至於怎麼個變化法,段無涯說不出來!

「神體境!神體八重!」

段無涯細細的打量著小白,忽然張大了嘴巴,一臉的難以置信,嘴裡喃喃的自己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小白突破了!(未完待續。) 「小白突破了!」

原本小白只是聚丹境巔峰之境,現在小白已經是神體境八重!

就算是坐火箭,也沒有這麼快的提升速度吧!而小白卻做到了,比段無涯自己做的還徹底!段無涯只是突破幾個小境界,三重或者四重,而小白呢,不僅突破了一個大境界,更是一連突破了**個小境界!

段無涯不知道是該喜還是該憂,小白是自己的朋友,小白已經突破了這麼多境界,一躍成了東大陸頂層的高手,段無涯應該高興。可是段無涯高興不起來,小白突破的速度太快,而且小白的智商還只是幼齡期,不會知道壓制實力的突破。而且小白只是靈獸,追求的就是弱肉強勢,有突破的機會,當然不會放過!只是突破的太快,帶來的只有一個後果,就是因為根基不牢,會影響以後的進步!

要是說段無涯擔憂,段無涯心裡還有些僥倖。小白之所以能突破,一定是與那一條神龍與巨獅有關!而作為小白的雙親,應該不會害自己的孩子,豈能會料不到今日的後果?

這或許是小白的機緣,希望不是小白的災難!

「唧唧啾……」

朱雀見到小白醒來一陣興奮,在洞壁上一躍而下,落在小白的頭頂上,歡快的叫著。

「叮叮……唧唧啾……」

朱雀最喜歡在小白的頭頂撓來撓去,也最喜歡用它的嘴啄小白的頭頂。而這次朱雀先是撓了撓小白的毛髮,鮮紅的喙啄向了小白的頭。

以往不會發出聲音的玩鬧,現在竟然發出金屬般的撞擊聲!

朱雀似乎沒有料到,先是一愣,小巧的腦袋歪了歪,眼珠子動了動,叫聲更加的歡快!

「叮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