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辭。」傅風雪轉身向外面走去,秦洛和耶穌趕緊跟上。

等到他們離開,一個金髮女人滿臉怒氣的從裡面走出來。

「殿下,怎麼能讓他們就這麼走了?」女人雖然竭力的壓抑她的不滿,但是話里仍然有質疑的成份。

「我要做的事情,不需要向別人解釋理由。」皇帝自負的說道。

娜塔莎也知道自己的說話語氣不對,調整了一下情緒,笑著說道:「殿下,我並沒有讓你解釋的意思。我只是不解—–這麼好的機會,為什麼不把他們全部殺掉?」

「殺掉?」皇帝笑眯眯地看著面前的絕色美人。「你幫我找一個好玩的對手?」

「———」娜塔莎沒辦法回應這個問題。皇帝所說的『好玩』的對手可不是那麼容易找的。連殺手榜前十的高手都沒有勇氣來挑戰他,她還能找什麼人過來?像皇帝傅風雪這種層次的人,已經不是用錢可以收買的了。而且這些人都極其愛惜羽毛,如果沒有必要的話根本就不會碰面。

「再說—-如果你被炸死了,我找誰去拿我應得的東西?」皇帝說道。「我在保護你。你不這麼認為嗎?」

「謝謝殿下。」女人只能捂胸道謝。即便她認為這個理由實在是太牽強,狗屁不通,可是,她卻不敢說一句反駁的話。

這就是強權!

這就是秒殺一切的實力!

———-

———-

景色再美,美不過生命。

從如夢如幻的天空之城走出來,秦洛覺得身心一下子輕鬆起來,那麼大的雨,那麼冷的天,他竟然已經汗流夾背。那種心情,就像是從鬼門關走了一趟回來。

耶穌也同樣的緊張,把車子開得飛快,生怕皇帝又追上來一般。

「總算是見過皇帝了。」耶穌說道。「不知道這是幸運還是不幸。不知道怎麼回事兒,我在他面前根本就沒有出手的慾望—–好像還沒開始,就已經預料到自己的失敗。」

「我更不堪。」秦洛這個時候才苦笑的出來。「我以為我能夠躲得過所有人的進攻。他攻來的時候,我都不知道要怎麼移動—–身體不聽使喚,大腦也不聽使喚了。」

「至少你還活著。」傅風雪說道。

如果是其它人處在秦洛這個位置,可能都已經死掉了。不過,傅風雪沒有把這句話說出來。他不能讓這傢伙太過驕傲。謹慎一些,活得機會也就大一些。

「是啊。幸好還活著。」秦洛點頭。他覺得自己的運氣還是不錯的。能夠從皇帝手底下逃生的人大概不是很多吧?「我們爭取了半個月的時間。十五天,足夠我們做很多事情了。」

「萬能的主會保佑他的子民一切順利。」耶穌說道。

傅風雪又陷入了沉默,表情冷峻,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楚華雄的開口頓時讓場上安靜了下來,眾人的目光都是落在了他的身上。

「家主你真的要說嗎?」楚修彷彿也是知道內情,他擔憂的開口道。

「這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畢竟現如今已經發生這樣的事情了,我不得不開口了。」楚華雄開口道。

楚修看到了楚華雄的眼神之後,他也只好點了點頭沉默不再開口。

「楚老先生,你當真知道這其中的內情嗎?」清康平好奇的開口詢問道。

「在這之前老夫想要跟聖上請罪,公主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恐怕和我楚家脫不了關係。」楚華雄開口道。

「楚老先生你何出此言?」清康平更加的疑惑不解,而他的腦海中也是思考過無數的思緒,如若這件事真的和楚家有關的話,自己該如何的解決。

「楚伯父,這件事真的和我楚家有關聯嗎?」楚天也是一臉的意外,但是他明白楚華雄乃是一個謹慎的人,他絕對不會胡言亂語,說出這種會讓楚家受到影響的話語來。

「這雲海國當今的聖上,其實就是我內人的父親,當初內人隨我一同流浪吃苦,不顧家中的反對,加上後來內人因病離世,我這岳父大人對我一直怨念極深,恐怕是我楚家在出雲國的消息被我那岳父得知,所以才會如此的大動干戈。」楚華雄開口道。

楚天微微一愣,如今仔細想起來,確實聽聞楚華雄談起過此時,楚雲雪的母親乃是豪門出身,只不過他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是一國的公主。

如同楚華雄這樣說來,也許後者所受的也並無道理,恐怕楚家真的在這其中有脫不了的干係。

而此時清康平也是聽完了楚華雄的話語,這個結果可能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但原本以為氣氛會尷尬,不了清康平卻是笑出聲來。

「楚老先生,你不用如此的掛懷,這件事也許真的和楚家有些關係,但畢竟這可是一個國家的政事,我相信雲海國的國主也不會輕易的拿一股國家的未來當憤怒的理由。」清康平開口道。

楚華雄一臉的意外,本來他認為聖上恐怕會降罪在他們楚家的身上,他也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才決定將這件事給說出來的,但是沒有想到清康平竟然完全沒有在意的樣子。

「即便這件事真的和楚家有關係,我也不會在意,楚天對我乃至整個出雲國有恩,我自然不會輕易的降罪於你楚家,還請楚老先生放心。」清康平直言不諱的道,由此也是可以看出他對於楚天的重視。

聽到後者這麼一說,楚華雄總算是長鬆了一口氣,而此時楚天的目光也是落在清康平的身上。

「康平兄,我認為這件事絕對沒有那麼簡單,也許確實和我楚家有關,但是雲海國的國力相當的薄弱,憑藉他們那點國力即便真的有高手,但想要將生死境中期的鞏雷拿下的話,我認為這應該是不可能的,恐怕事有蹊蹺。」楚天開口道。

「楚兄你的意思是?」清康平皺眉的看著楚天道,他也是認同楚天的猜測,認為這件事恐怕沒有外表的那麼簡單。

「想要拿下鞏雷他們的話,恐怕敵人的實力是生死境後期的高手,或者有大量的生死境修士存在。」楚天開口道。

「大量的生死境修士這怎麼可能,他雲海國絕對不可能有這樣的國力,恐怕應該是援兵,但什麼人會將這樣的援兵交給雲海國這樣的小國家呢,這根本是划不來的買賣。」清康平開口道。

「康平兄也許你忘記了,確實有人能夠拿出這麼多的高手來,而且還是和我出雲國有仇。」楚天開口道。

「難不成是羅宋教!」清康平吃驚的開口道。

上一次他出雲國九死一生,這其中的一切正是羅宋教的所為,要不是因為有楚天在,如今的出雲國已經不復存在了,如今聽聞羅宋教準備捲土重來,他心中自然是相當擔心的。

楚天點了點頭,肯定了清康平的猜測,唯一能夠說得通的也只有這一點了,否則的話實在是說不通。

「如今這種情況下,我認為我們當務之急依舊是救出公主他們,雖然從雲海國將他們囚禁起來的做法來看,恐怕他們應該是另有所圖,但是這也證明了公主他們現在還不會有性命之憂,但時間拖久了恐怕就未必了。」楚天開口道。

「那按照楚兄你的意思是?」清康平看向楚天道。

「如今這種情況下,我不建議派兵前去鎮壓雲海國,到時候要是激怒了他們,公主可就危險了,所以我認為應該先派一隊精銳之師前去救人,到時候將公主救出之後,我們才能夠不束手束腳。」楚天開口道。

「精銳之人嗎?既然如此的話,我會讓二哥跟隨你一同出發,既然敵人是生死境的高手,那麼派其他的人過去也是無濟於事。」清康平開口道。

如今就高手而言,出雲國也是拿不出來多少高手來,清銘城的實力也非等閑之輩,讓後者一同跟隨前往楚天也是同意的。

「聖上,屬下懇請讓我一同前往,我也想要盡些綿薄之力。」惠風開口道。

聽到了他的話,清康平的眉頭一皺,惠風的實力相比於楚天他們還是有所差距,讓他前往的話恐怕反而會讓楚天他們行動的效率變低。

「惠風我知道你的忠心,但是救人之事並沒有那麼簡單,以你的實力恐怕難以擔當這項任務。」清康平開口道。

「聖上,屬下明白自己的實力不濟,但就算不能夠直接的參與營救公主的行動之內,我一路上對於雲海國的路線也相當的清楚,我能夠給聖天王他們帶路。」惠風急切的開口道,看來他確實是鐵了心的準備跟隨楚天他們而去。

清康平皺了皺眉,清憐兒有失本就讓他心中有些煩躁,加上惠風這樣違抗他的命令,他的語氣也是不禁變的嚴厲了起來。

「算了,康平兄,只是多了一人而已無傷大雅,而且路上有惠風帶路我們也能夠有助於行動,畢竟現在也是爭分奪秒的時間。」楚天開口道。

聽到楚天都如此說道了,清康平也只好點了點頭,認同了讓惠風一同前往的打算。

惠風聽聞自己也能夠一同前往,立刻對著清康平一陣的千恩萬謝。

「先不要急著謝我,公主有失是你這個護衛的失職,這件事等皇妹平安歸來后,我再和你清算。」清康平開口道。

即便是聽到清康平準備懲治他,但是惠風卻是沒有絲毫的畏懼,他此時心中唯一剩下的念頭就是幫助清憐兒脫困。

這之後清康平也是因為不能夠離宮太長的時間,所以便急匆匆的離去,楚天目送後者的離開。

清憐兒被挾持的事情自然是不能夠向著外面張揚的,所以如今整個燕京城還沒有人知曉清憐兒已經出事了。

惠風之後在楚天的安排下精心的在葯浴之內靜養,如今這種情況下,他唯有儘快的恢復,這樣也能夠更好的效力。

至於因為情況緊急,楚天也是不準備有絲毫的耽擱,已經準備就緒即將出發,而楚家的事情則是交給了楚華雄和楚修兩人去處理。

不久之後楚天的府上也是多出了一道身影,後者正是清銘城,如今在場的他們已經代表了這整個出雲國最強的幾人了。 雲海國地處出雲國的東面,那是一個遠比出雲國更為弱小的國度,疆土也只有出雲國的一半而已,而且國力衰弱並沒有什麼值得出眾的地方,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當清康平得知雲海國竟然向著他們出雲國做出這種宣戰一半的行為,這才會如此的意外。

而此時三隻駿馬在遼闊的大地之上飛馳著,劍風鈴因為不擅長騎馬,所以後者此時楚天同坐一頭駿馬之上,當然以劍風鈴的實力足以御空飛行,但那樣實在是太過照耀了。

「馬上就要到雲海國的地界了,我們如果繼續騎馬的話也許會太過吸引注意了,所以之後的路我們用腳走過去。」惠風開口道。

楚天點了點頭,既然雲海國已經挾持了清憐兒,那麼應該也會猜到他們會營救的可能性,絕對不會這麼輕易讓他們過去的。

之後一行四人下馬之後開始快速的前進,即便是沒有駿馬的幫助,他們四人的實力都非同小可,步行的速度也不會輸給駿馬。

為了躲避沿途之上的士兵查探,四人所選擇的都是山路,雖然這樣一來會讓速度放慢許多,但是如此一來能夠避免不少的麻煩。

連續趕路了兩天兩夜的時間,一行四人總算是已經來到了雲海國的帝都京都城,清憐兒他們應該是被囚禁於此。

而此時進城的大門可以看到許多士兵正在嚴格的排查著,他們的手中看樣子還有一張畫卷,楚天的目光微微一眯,即便是在這麼遠的距離,他的目光也是能夠看清畫卷之上所記錄的內容。

那畫卷所繪畫的人竟然就是他的樣貌,楚天目錄思索之色,這件事果然沒有那麼簡單,即便雲海國的國主對於楚華雄有所成見,但是因為不會針對自己一人才對,如今全城再排查的人竟然是他,而非逃走的惠風,這實在是有些詭異。

不過好在楚天早就有所準備,他的手中取出了一瓶丹藥,隨後將丹藥分發給其他的三人。

「這是我煉製的化形丹,服用下這個丹藥就能夠改變我們的外貌,雖然說時間有限,但是我準備的丹藥已經足夠用了,你們每個人拿一瓶,每三個時辰服用一次。」楚天開口道。

清銘城和惠風點了點頭,畢竟他們現在還不知道清憐兒他們被囚禁在什麼地方,所以他們現在準備分散開來去打聽情報,聚集在一起的話反而可能會引起懷疑。

之後四人一起服用下了丹藥,他們的樣貌很快就已經發生了變化,劍風鈴原本那傾城傾國的美貌也是被遮掩了起來,不過現在後者依舊相當的清秀,至於楚天的面容也是化為一名秀氣的書生模樣。

這之後他們四人立刻的開始行動,楚天帶著劍風鈴進入了京都城之內,雖然他們在進門的時候也是經受了一番的排查,但是憑藉這些普通士兵的眼力,根本就不可能察覺到他們的真身。

所以楚天他們也是相當輕鬆的進入城內,雖說雲海國的國力比不上出雲國,但是這京都城畢竟也是帝都,還是非常繁華的。

劍風鈴早已經被美食所吸引了,不過她也只好咽口水忍耐了下來,因為她明白現在絕對不是自己耍性子的時候。

「想要什麼我買給你吧,不用太過拘謹。」楚天微微一笑道。

「父親謝謝你。」劍風鈴目光一亮的開口道。

楚天大感無奈,劍風鈴的習性已經改不過來了,周圍的人都是怪異的看著楚天,畢竟他的樣貌怎麼看都不可能生出這麼大的女兒來。

而將東西買給劍風鈴后,對方也是一臉的滿足,楚天的目光看向了京都城的最後方,那裡乃是皇城的所在,只是如今在沒有查探到清憐兒他們的下落時,貿然的沖入皇宮之內不過是打草驚蛇而已。

楚天隨後帶著劍風鈴來到了一處酒樓之處,為了滿足劍風鈴的饞癮,楚天也是將美味佳肴上了一桌。

在這樣人多眼雜的地方反而更加容易查探出情報來,果不其然正如楚天所預料的一樣,在他們剛剛進入酒樓沒有多長的時間后,已經有人開始在討論關於前幾日發生的事情了。

「你說當今聖上到底在想些什麼,竟然囚禁了出雲國的公主,這可是在向著出雲國宣戰啊,要知道咱們國家聯合其他諸國想要對付出雲國,但是百萬大軍都奈何不了他們,現在就只有我們雲海國獨樹一幟,這簡直是再自尋死路啊!」

「王老哥,你說話小心一點,這話要是讓皇都的守衛聽到了,可就不好了。」

那名開口說話之人顯然也是有了幾分醉意,這才敢如此的大放厥詞,而他的同伴也是謹慎的提醒了他幾句。

「聽到了又如何,反正這幾天我已經再收拾盤纏了,這雲海國是過不下去了,要是等出雲國打過來了,到時候可就跑都沒地方跑了。」

不過即便是聽到了同伴的提醒,那名王姓的大漢也是不準備閉嘴的樣子,而酒樓之內的其他人在聽到這話都是不禁眼神暗淡了下來。

出雲國的那一戰卻是深深的震懾住了其他的諸國,即便是這些國民百姓,也都是相當清楚出雲國的厲害之處,現如今雲海國的做法顯然是不得民心的。

「挑撥是非,找死!」

而就在此時酒樓之內傳來了一道怒斥聲,隨後只見酒樓之內掠過了一道劍光,那名王姓男子手還舉著酒杯,但是頭顱已經拋飛了出去,頓時丈許的鮮血飛濺而出,一時間讓整個酒樓染上了一層血腥的氣息。

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都是紛紛驚恐不安了起來,他們逃一般的離開了酒樓,楚天的目光看向了酒樓的角落之處,此時一名頭戴斗笠的男子正收回自己的佩劍,剛剛出手的正是後者,對方的實力只是一名神通境而已。

但是一雲海國的國力,這樣一個破落的酒樓內會出現一名神通境修士,這還是相當詭異的。

這個時候酒樓之內就剩下楚天他們兩人在了,那名頭戴斗笠的男子目光也是落在了楚天他們的身上。

「你們不怕死嗎?」男子目光微眯的盯著楚天他們開口道。

「剛剛開口引起你不滿的人已經被你所殺,我們為什麼要感覺到害怕。」楚天平淡的開口道。

聽到楚天的話,男子皺眉的看了楚天一眼,隨後他一劍向著楚天刺來,但是楚天根本沒有半點的反應,劍光就這樣停留在了楚天的面前。

看到楚天竟然真的沒有任何閃躲的意思,男子皺眉收回了自己的佩劍。

「我勸你還是不要太張狂,現在世道正亂,指不定你什麼時候真的被歹人所害,趕緊走吧。」男子收回了自己的佩劍開口道。

「你應該是皇室的成員吧,怎麼會在這裡?」楚天微微一笑道。

「你是誰,怎麼察覺到的。」男子此時再次拔出了自己的佩劍指著楚天道,從他的眼神可以看出,如若楚天不會打他的話,恐怕他即刻就會動手。

「我是誰並不重要,但是既然你是皇室的成員這樣看來我的運氣不錯,應該是能夠從你的口中得到不少的情報,至於你想問我是如何知道你的身份的,你手中的劍已經告訴我了,能夠用這種龍紋寶劍的人加上你那佩劍的掛墜可是龍玉,普通的富貴人家可是不可能擁有的。」楚天開口道。

「原來如此,你也是追兵嗎?既然如此的話,納命來吧。」男子手中的劍光乍現。

但是下一刻楚天已經一指落在了後者的眉心之上,男子立刻失去了知覺,楚天直接將後者扛了起來,隨後與劍風鈴一同迅速離開了這家酒樓,當然還不忘付上錢財。 第1282章、針灸版的『滿漢全席』!

回到他們居住的別墅,屋子裡卻多了一位遠方來客。

看到霍恩斯坐在客廳里和顧百賢李子仁聊天,小玲和小雅這兩個女孩子擔任他們的翻譯,秦洛實在是太意外了。

「霍恩斯先生。」秦洛高興的迎了上去。「看到你來,我非常的開心。可我還是要問一句——你怎麼來了?你知道,下面下著這麼大的雨。」

霍恩斯是秦洛在美國認識的新朋友。上次秦洛來美國參加世界醫療大會時,要用銀針給自己的副團長錢宏量動腦溢血手術,霍恩斯對此大加批評,甚至說秦洛不懂醫術—–也正是因為他的大力阻止,秦洛才覺得這個小老頭正直無私。於是,他主動前去拜訪,兩人談起中西醫術來很是投機,成了忘年知己。

拉斯維加斯和紐約的距離一點兒也不近,而且外面下著這麼大的雨,他這麼著急趕過來做什麼?

霍恩斯和秦洛熱情的擁抱,笑著說道:「秦,我知道你來美國后,早就想來看你了。可是我手上有一個項目沒有完成—–昨天晚上才做完。然後我就訂了今天從拉斯維加斯到紐約的票—–沒想到的是這該死的天突然下起了雨。不過,能夠見到你,所有的苦難都值了。」

「應該是我去拜訪你才對。」秦洛說道。「只是你也知道,我現在實在沒辦法走開。」

「不。」霍恩斯一臉認真的拒絕。「你不用去拜訪我。我來找你就是想看看你是如何治療瑪瑞太太這種棘手的疾病的——你知道,我是腦科醫生,可人類的大腦實在是太神奇了。我研究了幾十年,仍然沒辦法尋找到他們的規律——上次你用銀針做的那例手術實在是太神奇了。可惜的是我沒有看懂。這一次,我想留在你身邊親眼見證這一奇迹——不知道我的這個要求是否冒昧。哦,是的,我應該提前打個電話過來。」

「不。一點兒也不冒昧。」秦洛知道這小老頭是想來『偷師』,可他不知道的是,自己恰好需要一個在腦科領域有權威的醫生做見證人。就算他不來,自己也是要打電話邀請他過來的。

現在,他主動送上門來,秦洛的計劃就可以提前實施了—–甚至明天就可以動手了。

畢竟,他們只有十五天的時間。十五天後,他們將要去和那個叫皇帝的魔鬼戰鬥。

「如果是別人的話,我一定會拒絕的。」秦洛說道。「但你是我的朋友。我歡迎朋友和我一起挑戰困難。」

「那實在是太好了。」小老頭一臉激動的說道。「秦,真的很感謝你。如果有我能夠幫忙的地方,請一定不要和我客氣。」

「我會的。」秦洛說道。「霍恩斯先生,你來的實在是太巧了。我們商量過,準備明天就去給瑪瑞太太做腦部手術。」

「是嗎?」霍恩斯覺得上帝實在是太眷顧自己了。他對那神奇的華夏醫術即是好奇又是嚮往,可是他自己研究了很長時間卻一無所獲。能夠留在秦洛這種醫術高明的醫生身邊學習一段時間,一定會有不少的收穫。「那真是太好了。我非常的期待。」

「明天?」顧百賢和李子仁一臉茫然的看著秦洛。

秦洛點了點頭,笑眯眯的看著霍恩斯,嘴上說的卻是:「小玲,我的這句話不要翻譯,隨便給他講幾句無聊的吧—–顧老師,李老師,我們明天動手,晚上我去你們房間給你們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