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在你們的眼裡,我不識大體,不懂事。但今天我就要告訴你們,我其實是這樣的人。」

「先前我一直在忍耐,怕給言東哥造成麻煩。所以每一件事,我都盡量的想清楚,不給你們增添麻煩。但後來我發現,我的懂事,換來的只是你的忽略。言東哥,你自問心裡有我嗎?」

江言東張了張口,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有嗎?肯定是有的。

「小果,我……」

「我相信,言東哥心裡還是有點我的位置,但只佔很小很小的一部分。我沒有你的俱樂部重要,更沒有你的夢想重要,甚至也沒有你的隊友重要。」

唐果深呼吸一口氣,繼續說,「或許言東哥是一位很出色的電競天才,也是一個好隊友,對我來講,卻不是一個好的未婚夫。我想,我該放手了。因為,我們確實不合適。言東哥,以後你去追求你的夢想吧,我今年十八,你今年十九,都是大好的青春,何必要用這麼沉重的包袱,將你束縛住呢?」

「可能,這裡已經有許多人對我不滿了,因為我不是一個懂事,而且及其自私的人。」

「小果,其實沒有那麼嚴重。」

「對於我來說,就是很嚴重,言東哥,我需要一個只愛我,只疼我,眼裡只有我,只關心我的愛人,而不是將我排到最末位置的未婚夫。」

感覺到江言東沒有話說,唐果斬釘截鐵的說,「解除婚約這件事,我不是來找你商量的,而是通知你。因為我不想和你結婚了,是有權利解除婚約的。」

「江言東,你自由了。」

說完,唐果抓住林彤的手,「小彤,我們走吧,我要回別墅,通知陳媽幫我收拾東西,我該回自己的家了。其實,住在哪兒都差不多,是陳媽給我做飯,是我自己照顧自己,是司機送我去商場,去歌劇院,到俱樂部。」

聽著唐果的每一個字,江言東的臉色就慘白了幾分。

唐果的話,讓他回神了,好像在她的生命中,根本就沒有他參與過。

「這件事,我會通知爸媽,還有伯父伯母,我相信他們會理解的。既然不合適,就沒必要硬湊。你難受,我也難受,早斷早好。」

系統:宿主這會兒,怕是在開心吧,終於擺脫渣男,恢復單身,可以撩光頭小哥哥了。瞧瞧,那不小心彎曲了的嘴角。

「唐果,你現在和言東解除婚約,這不是將他陷入不義嗎?」童懷剛才看了網路上的情況,忍不住說了一句。

盧鴻想阻止,可沒有來得及。這個女孩已經夠可憐了,這些話,不是往人家心口上插刀嗎?

她已經夠仁至義盡了,他也看出了,江言東和她確實不合適。

就沖昨晚上,江言東去安慰蕭憐,消失了一晚上,錯過了她上百個電話。

出現之後,還不給人家報平安。所以,他贊同兩人解除婚約,繼續下去,對誰都不好。

唐果聽到童懷的話,回頭,「言東哥,做了什麼事情,要學會承擔。解除婚約的事,我不會公之於眾,給你緩衝的時間。難道你還要我幫你給廣大粉絲解釋,你昨天晚上幹嘛去了,只是一個誤會嗎?」

(本章完) -歡迎您的到來。

給我滅!羅嵐大喝一聲,目光如劍,頭頂竟然竄出一道衝天氣柱,純白無瑕,蒼茫浩蕩,這就是他的不敗戰意。

與此同時,羅嵐已經進入信念至誠狀態」而神性支柱上的真神意志輕輕一震,通天劍塔出現在羅嵐身後,同時激發意志武裝的力量。

強大的真神意志沒有攻擊璀璨之神,而是〖鎮〗壓羅嵐〖體〗內狂暴的力量。

也就是在通天劍塔出現的時候,羅嵐使出了三重神技的最後一重,升雲龍的力量化為御日行。

羅嵐腳下顯現一顆很小但無比熾熱的太陽,這太陽彷彿時空之輪、天地之車,載著羅嵐出現在璀璨之神的頭頂。

如果只是這種程度,還不可能一劍滅殺星河神的中位神化身,所以,羅嵐頭頂再度浮現兩把裁決之刃,融入最終神技御日行中。

前前後後羅嵐共融入六把裁決之刃,加上星光海和升雲龍的力量,再加上御日行本身的威能,這一劍威力已經完全超越星空神,達到星河神全力一擊的程度。

御日行蘊藏的力量實在太強大,本來會導致神體立即崩潰。但通天劍塔放射出古銅色的光芒,落在羅嵐的身上。

通天劍塔和神職寶光同時施壓,跟御日行的力量達成短暫的平衡,把崩潰時間拖后十分之一秒。

充沛的力量趁機湧入腳下的太陽中,而羅嵐宛如天地之主,狠狠一腳踏下,整顆紅色的太陽彷彿攜帶滅世大威能,降臨到璀璨之神身上。

璀璨之神已經全力使用出自己的最強神技「璀璨劍河」,手中神劍首先化為綿延千里的星辰長河,然後全面收攏,縮小到和他身體一樣高。

璀璨之神彷彿手握一把囚禁萬千星辰的奇異之劍,散發著照耀世間的大光明」迎向羅嵐的御日行。

紅色的太陽和銀色的星河長劍剛一接觸」璀璨之神就全身一震」心中竟然充滿絕望,因為在神技相遇的一剎那,他就知道自己敗了」無論自己的奇物神劍投影還是身體」都會崩潰,只能剩下受創的神格,可謂一敗塗地。

但對羅嵐來說,那種程度的失敗還不夠」羅嵐要大勝」要讓璀璨之神敗的更慘,只有這樣,才會徹底震懾璀璨之神,讓他永遠認可羅嵐這個老師!

羅嵐的神性力量配合神體」吟唱一串優美動聽的神語歌聲。

這串神語沒有任何殺傷性」但對璀璨之神卻是致命之音一這句神語命令奇物神劍無影之弦收回投影!

星河長劍無聲無息從璀璨之神的手中消失,而璀璨之神猶如被驚嚇的野獸」全身的毛髮驟然豎立,一雙蘊含無盡光芒的眼睛中,竟然產生濃濃的恐懼之色,猶如遇到天敵一般。

羅嵐御日行空,驅使腳下的太陽」吞噬璀璨之神。

無論是神體還是身上的神器,甚至包括這個中位化身的神格,全都被御日行的威能化為虛無。

「轟」,羅嵐腳下的太陽全面爆發,爆發中心先是一片代表極高溫的白色,形成無瑕的太陽火」而太陽火竟然在威能最鼎盛時期,化為灰色一如果再進一步,化為黑色,則會產生至高之火的氣息。

這一擊的力量實在太強,連羅嵐自己都提前使用虛空之鷹加懲戒徽章傳送走。

這一擊突破了空間的限制」擊碎虛空,瞬間波及數萬億里的虛空。

在御日行的力量範圍內,先是浮現密密麻麻的空間通道,全都通往虛空位面」而那些空間通道在一眨眼之後爆炸。

這些空間通道周圍都是晶瑩剔透的虛空位面外層水晶之壁」但這一刻全部爆開」碎屑飛散,如萬樹千huā開」灑落漫天水晶雪。

眾神獃滯地看著虛宴的無數水晶碎屑,久久無語。

哪怕最支持羅嵐的細雨女神、冰雪女神等真神,也只認為羅嵐可以一招「擊敗」璀璨之神的中位化身,而不是一劍「擊殺」,。

就算冰雪女神全力催動奇物神器,也至少要五次才可能打碎一顆寶光神的神格」而璀璨之神中位化身的神格可比普通寶光神格更加堅硬。

水晶碎屑消散后,戰場周圍的空間遲遲無法復原,暴露的虛空布滿密密麻麻的裂痕,宛如蛛網一樣。

中位神之戰,打出了上位神的破壞力。

萬神殿寂靜無聲,因為語言已經無法形容他們此刻的震驚,這比看到羅嵐連擋輝煌之主十三劍更加震撼。

擋住那十三劍,」只能說明羅嵐對劍術劍技的領悟極強,但要轉化成強悍的神技,可能需要漫長的時間。這一次展現自創神技的威能」證明羅嵐已經走完那段漫長的道路。

之前那些批評羅嵐的眾神,包括雷電之神、流襲之神、灰月之神等在內」全都無聲無息地消失在萬神殿,他們不想成為眾神嗤笑的對象。

許久之後,諸神才反應過來。

「真見鬼了!」墓地之神忍不住嘀咕。

「萬劍之神的神技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能連續融入三次信仰裁決?就算#**小說WWW.ShuBao2.COM/class12/1.html不融入信仰裁決,這三重神技組合的威力也已經達到上位神技的程度了吧?」,「最後萬劍之神念誦了什麼咒語,怎麼能讓,無影之弦,的投影消失?」

「我好奇的是,璀璨之神接下來會怎麼做?」

萬神殿再一次沉默,諸神的視線再一次集中到論劍位面。

此時羅嵐已經回到論劍位面」神體也恢復到半神層次,準備繼續論劍,對他來說,剛才好像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論劍場的劍神紛紛祝賀,而這些劍神對羅嵐的態度有了微妙的變化一這一戰,讓他們加深輝煌之主那句話的印象。

「我在諸神之巔,等著你。」

在那些劍神的眼中,羅嵐腳下彷彿有一條金光大道,直通諸神之巔。

這些劍神紛紛上前發表簡單的賀詞,沒有說任何吹捧讚美的話」因為他們覺得自己沒有資格讚美羅嵐,彷彿除了主神開口,任何真神的讚美都是一種褻瀆。

不一會兒」論劍場的上空出現一座亮閃閃的白色神門,璀璨之神的神體走了出來,但只保留半神的力量。

此時的璀璨之神身上沒有任何閃亮的服飾,身穿白色貼身劍服」腰間系著黑色的腰帶」赤著腳,雙手捧著奇物神劍無影之弦慢慢走向羅嵐。

璀璨之神哪怕衣著樸素」仍然光彩奪目」照耀整個位面。他一頭金髮飄揚,雙目中有一片大光明世界,不過和以前比,光明世界彷彿重了一些」光芒由活躍變的沉穩。

星空神出行,頭懸星空;星河神邁步,腳踏星河。

在踏出神門的一剎那,一條萬里星河出現在璀璨之神腳下,彷彿一條銀色天幕橫貫星空,在論劍位面天上一閃而過。

這條星河只要停留三秒,就會擴展到數億里,整個蔚藍位面系都會崩潰。

不過璀璨之神收斂了所有力量,微微低下頭,不敢直視羅嵐的眼睛,捧著奇物神劍一步一步向前走。

璀璨之神和羅嵐相距數百里,但並不准備使用任何力量,就這麼赤足而行,算是自己的拜師之禮。

羅嵐沒有向前迎接,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靜等璀璨之神到來。

就在璀璨之神赤足拜師的時候,他的神國也亂了套,數不清的真神或質問、或勸說、或辱罵、或威脅、或稱讚。

璀璨之神一一回絕交談,直到破天神系目前的管理者候補主神「殺滅之神」發來神國傳訊,他才選擇交談。

殺滅之神的虛影出現在璀璨之神的神國」面目陰鷙,如同一隻陰影中的毒蟲,又像是浴血而歸的殺手,目光陰沉,竭力掩蓋心中濃濃的殺意。

殺滅之神緩緩開口:「你這是走向黃昏。」,說話間,璀璨之神的神國天氣驟變,風雨欲來,彷彿真的會陷入黃昏。

璀璨之神的意識坐在神座上,面對殺滅之神甚至沒有起身,而是微微低頭行禮,說:「我們的協議寫的很清楚」我加入破天神系,你們幫我化解我跟昏暗之神的仇恨,而我會在不損害自身利益的前提下,攻擊萬劍之神。如果我沒有犯錯卻遭到重大損失,貴方給予我補償。

請問,秤償在哪裡?」

殺滅之神露出不滿之色,說:「我說過」這一次補償你十億神晶!」

璀璨之神卻放聲大笑,說:「十億神晶?你以為我是乞討之神?區區十億神晶,夠補償我逐漸被璀璨力量遠離嗎?夠補償我實力再也沒有寸進嗎?連我的中位化身都比十億神晶貴重!」

殺滅之神冷哼一聲,說:,「你的中位化身連萬劍之神一劍都接不住,簡直是星河神之恥,有什麼臉面向我要更多的補償?」

璀璨之神氣得再次大笑,說:「好!您強大,您無所不能,您不是候補主神之恥!您是候補主神」位階比我高兩位,那麼您現在請派出中位化身」只要能接萬劍之神三劍……不,只需要接兩劍而不敗」我一個神晶補償不要!而且,我會死心塌地留在破天神系,跟萬劍之神不死不休!」,殺滅之神雙拳緊握,竟然無言以對,親眼看到羅嵐那可怕的一劍,他只有信心保證中位化身不死」而不敢保證不敗。

璀璨之神經嘆一聲,說:「偉大的殺滅之神,請回吧。我已經答應拜師,如若不去,不朽的破天之主有能力幫我消除一切負面影響」但是,他會幫我嗎?」,!~!

手打小說盡在- 第2004章失去光明的女孩(60)

唐果的話,讓整個俱樂部的成員,臉都在發燒,除了童懷。

他走上來說,「事情鬧的那麼大,還不是你發什麼視頻,說什麼擔心言東,要不是你,會鬧得這麼大嗎?」

林彤連忙將唐果拉到身後,憤怒的說,「哥,我忍不住了,閑哥,你不是會功夫嗎,可以幫我揍一頓這個傢伙嗎?他真的是太欠揍了。」

林彤話剛剛落下,林閑已經到了童懷的身邊,一把捏著對方的衣領,對著那張臉一拳打了上去。

俱樂部其他人想要阻止,沒有想到他們都不是林閑的對手,誰上去阻止,誰都會挨一拳,疼得他們捂肚子。

林閑只揍童懷的臉,說真的,他早就想動手了。奈何他所處的位置不太好,貿然出手,會讓人去詬病唐果。她已經看不見了,失去了整個世界的光彩,他不想有人在背後議論她的不是。

現在林彤喊了一句,林彤是他堂妹。

幫他堂妹揍一個堂妹看不慣的渣渣,多好的一個借口啊。

對付這種中看不中用的普通人,他雖然只用了一分力道,卻加了三份暗勁。

到時候童懷看著沒有什麼傷勢,可得痛好幾天。

系統:【宿主,我感覺到你家光頭小哥哥,是在公報私仇。借著給自己的堂妹出氣,實際上在為你打抱不平。你說他一個武林高手,居然對一個普通人用暗勁,可想他是有多討厭童懷了。】

「童懷是真的很討厭的,每一次聽他說話,我都想將他舌頭割了。如果這裡是修仙世界就好了,他的舌頭早就保不住了。」

林閑消氣了,才將童懷給扔到一邊,「不會說話就閉嘴。」

童懷被揍了一頓,總算清靜了不少。

俱樂部的成員,也知道林閑可能是個練家子,沒敢再招惹。

蕭憐看著這一切,喊了一聲,「好了,你們別鬧了,這一切都怪我,你們要怎麼樣,沖著我來就是了,你們不要責怪江言東。他只不過是好心安慰我,一切都是我的錯,是我不該給他打那個電話。」

許多人都很同情蕭憐,畢竟她的爺爺出事了,現在唐果又帶著人,氣勢沖沖的過來找麻煩。

但這一次,盧鴻並沒有站在自己隊員這邊,他走到唐果的面前,說道,「抱歉,這一次都是言東的不是,你和他解除婚約,是認真的嗎?」

「認真的。」

「好,」盧鴻點頭,「這件事我會勸勸他,我看你們確實不合適。小果,你回去吧,這件事你沒有錯,是江言東做的不對,希望你以後能夠找到一個,真正將你放在心裡的人。」

「多謝盧鴻教練,我相信一定會有的。」

唐果說這句話的時候,站在一邊的林閑,忍不住站直了。這種下意識的動作,弄得他自己都是一愣。

林雷發現了,推了推林閑,「阿閑,你幹嘛呢?」

「沒,沒什麼……」林閑連忙道,他就是聽著那個女生的話,下意識的一個動作,真特么的奇怪!

等唐果走了之後,童懷跳起來吼道,「教練,你這是幫著外人說話嗎?」

盧鴻掃了他一眼,「這件事上,言東確實錯了。小果能夠心平氣和的說話,已經很大量了。」

「但教練,現在網路上已經有很多人在抨擊言東。」溫勻洋皺了皺眉頭,「這該怎麼辦?」

明天見

(本章完) 狐千絕從會館出來后,那當真是意氣風發,才帶著一群小家族開完會,第二天,又豪氣衝天的將眾人聚集到一起、宣布他以後的戰略目標。

當然了,他還邀請了其他沒有合作的家族,想逼他們表態,到底是服從千狐家族還是不服從。

中州大酒店,那些小家族的代表開著車子趕來,狐千絕為了顯示自己的親切,帶著阿秋親自己跑到酒店門口迎接這些家族代表。

「狐爺,您怎麼親自出來迎接我們啊?真是太客氣了。」

眾家族代表笑著迎了上去,跟他打招呼。

「哈哈,大家現在是一個陣營的人了,親自迎接那不算什麼,大家既然都來了,就進去談談如何攻略其他城市的想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