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我並不是這家夜總會的成員啊,我只是來這裡玩玩而已!」林靖依舊繼續說道,他發現雖然警察有很多龍軍的成員在,但負責的似乎是那個叫李冰的傢伙,不過那傢伙又好像很在意眼前這個漂亮的警察姐姐的話!既然如此,那不妨多多拖延一點時間,還讓凌棄和麥佳安全的離去!

「你是一個高中生,不在學校讀書,怎麼到夜總會來玩?這是你該來的地方嗎?」董小寒似乎抓到了林靖的語病,語氣忽然大了一點點。

「高中生就不能來玩嗎?法律有規定嗎?」林靖眼中充滿了疑惑,更是用手撓了撓後腦。

「……」董小寒無語,她當上警察也有一兩年的時間了,這一兩年中,她所審問的犯人不知道有多少,還沒有一個能夠逃脫她的審問,可這個林靖,一個才十幾歲的高中生,卻是兩次將自己問得啞口無言,到底怎麼回事?一向對審問很自信的董小寒忽然感覺天空一片昏暗!

「對了,小寒姐姐,馬上要遲到了,我真的要去上學了,我想你們這麼多警察是不會為難一個高中生吧?」林靖心中暗笑,說話的聲音更大了一點,讓周圍那些圍觀的人群都聽得清清楚楚,他就不相信當著這麼多市民的面,這些警察能夠公然帶走自己!

「這個……」董小寒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她的意念告訴自己絕對不能夠讓林靖離去,可理智又告訴自己絕對不能那麼做!

李冰也是不知所措,就算自己知道林靖是一個恐怖人物,可周圍的市民根本不知道,要是自己真的公然緝捕他的話,那以後自己也甭想在警局混了,可要是放走了林靖,自己也無法向廳長交代,以後也不用混警局了!抓也不是,不抓也不是!林靖已經哼著歌曲,大搖大擺的招了一輛的士,鑽進的士,朝董小寒壞壞的笑了笑,揚長而去!

董小寒心中有些無奈,朝李冰投去了無可奈何的眼神,李冰心中也是一陣怒火,可惜卻不好發作!

「來人,給我進去搜,一定要找到那個血精靈和暗狼人,在搜到他們之前,其他的人一個也不許離開!」李冰只好將怒火發在了美人歸其他的人身上。

身後的警察一個個朝美人歸沖了進去,可凌棄的魔法陣也已經完全啟動,兩人踏進了魔法陣,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了美人歸。

李冰等人的搜查結果自然是沒有一無所獲,吳月等人雖然畏懼警察的威嚴,不過在問到關於林靖的事情時,竟然不約而同的都說是來這裡玩的,他們的內心深處,更為恐懼的是林靖,為什麼會幫助林靖遮掩,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

其實林靖並沒有吩咐他們怎麼回答警察的問題,在林靖想來,這些人就算將所發生的一切全部道出,警察也無法將自己怎麼樣,畢竟自己從頭到尾沒有殺過一人,就算那些殭屍也是凌棄和麥佳乾的,那可屬於異能人士之間的鬥爭,和自己沒有關係,和警察也沒有關係!

至於地下室的那些屍體,吳月等人一口咬定是凌棄和麥佳做得,當然,他們也都交代了這些人都不是普通人,全部變成了殭屍,從他們的口中,警察只能聽到對血精靈和麥佳的讚美。

當問起血精靈和暗狼人去向的時候,眾人都是不約而同的說不知道,不過這可是說的實話,他們的確不知道凌棄和麥佳的去向!

一場風波就這樣過去,李冰等人自然是一無所獲,吳月等人卻依舊坐鎮美人歸,只不過剛剛經歷警察清洗的美人歸根本不能再做生意,而且不管是靈冥幫,還是雙楓組,都不敢在這個時候接手美人歸,他們根本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完全是一頭霧水,只知道美人歸已經引起了警方的高度重視!

損失最為慘重的自然是靈冥幫幫助冥斷天,知道美人歸出事的第一時間,他已經派出了人馬,全力打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雙楓組也是派出了大隊人馬,對這次事件進行打探,就算是在新區的骷髏會也派出了人馬,畢竟美人歸夜總會可一直是三大幫派關注的,此時遇到這麼大的事情,哪裡有不關注的道理!

唯獨這次事件的始作俑者林靖,在確定沒有人跟蹤之後,直接回到了別墅,現在王天倫既然已經對凌棄和麥佳下達了緝捕令,那計劃必須要馬上更改!

先給上官婉兒打了個電話,示意她放學后直接回家,自己晚上就回去,為了怕上官風再次前來帶走上官婉兒,林靖又讓阿賈克斯去保護上官婉兒。

夕陽黃昏,林靖躺在別墅的沙發之上,司徒婠婠也已經放學,知道狐狸等人發生事情之後的她直接來到了別墅,此時正坐在林靖的身邊,知道狐狸的死訊之後,她那原本因為能夠在這個時候陪伴林靖,司徒婠婠卻不能的喜悅心態早被悲傷所代替!

凌棄,麥佳,小白,趙孟,王俊,李文川,張小佳,以及猴子和黑豹都坐在林靖對面的沙發之上,一個個神情肅穆的看向林靖!

「猴子,黑豹,狐狸的仇我們已經報了,現在事情有很大的變化,那些黃金所換回來的錢你們自己留著吧,想去國外也好,想呆在國內也好,我想都足夠你們用上一輩子了!」林靖看了看猴子和黑豹兩人,這次事件讓他明白,有的時候人多不一定是好事!就像這次,雖然只有自己和凌棄幾人,但依舊能夠擺平一個夜總會!

「老闆,您是不要我們了嗎?」猴子和黑豹自然聽出了林靖的言外之意,臉上的神情一變!

「我只是不想你們布上狐狸等人的後塵,這條道路不適合你們,還是自己找個地方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吧!」林靖淡淡說道。

「老闆,你對我們兄弟如此,我們又怎能離去?雖然我們兄弟知道自己力量卑微,不過依舊希望能夠陪伴在老闆身邊,希望老闆不要趕我們走!」猴子和黑豹直接朝林靖跪了下去,眼中更是淚水汪汪,他們雖然和林靖相處的時間不長,可卻希望能夠一直追隨林靖!

「如果你們布上狐狸的後塵也不會後悔?」林靖也是一愣,他可沒想到才幾天的時間,這兩個傢伙也會對自己如此忠心,原本自己還想用這些黃金試探試探他們!

「只要能夠為老闆做事,哪怕粉身碎骨,我們也在所不辭!」兩人又朝林靖磕了磕頭,眼中更透露出堅定的神情!

「那好,你們先起來吧!」林靖看到兩人眼中的堅定神情,心中也是一陣感動,既然他們如此忠心,自己又怎麼能虧待他們呢?

「多謝老闆!」兩人忙爬了起來,臉上卻露出了笑容!他們不怕死,可以說從出來混的一天就已經將生死拋開,只不過希望跟到一個好的老大,在林靖身上發生的種種,讓他們明白林靖絕非一個普通人,雖然他現在還只是一個學生,也正因為如此,堅定了兩人一直跟隨林靖的決心!

「凌棄,我看這件事情是王天倫一手安排的,我們的計劃得改變改變!」林靖雖然是在對凌棄說話,不過眼神卻掃過眾人,眾人的心都提到了喉嚨,知道林靖有重要的決定要宣布了!

「你和麥佳先帶著他們離開這裡,找一個無人的地方,對他們進行最殘酷的訓練,半年之後再回來,半年的時間,已經足夠我統治這裡的黑道了!」林靖一語驚人!除了麥佳和凌棄這兩個見識過林靖真正實力的人外,其他的都是一臉的不可思議!

「林靖……」趙孟等人想要說些什麼,卻被林靖打住!

「放心吧,半年後,我希望看到你們能夠比現在強上一百倍,到時你們再回來,我們共圖大業!」林靖說話之間,渾身更是散發出一股霸氣,就算是趙孟等人也忍不住相信了林靖的話,共同的點了點頭!

「那就這樣吧,大家現在先休息,明天早上就出發,找到好的地方再聯繫我,我就不來送你們了!」林靖說話之間已經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林靖,既然這樣決定,我們不喝幾杯嗎?」張小佳提議道。

「呵呵,現在的我們還一無所有,當我們擁有全世界的時候再盡情的乾杯吧,兄弟們,記住我的這一句話,也要相信我所說過的每一句話,世界總有一天將掌握在我們的手裡!」林靖說話之間,已經拉起了司徒婠婠的小手,朝別墅的外面走去。

一頭白色的長發披在身後,說不出的飄逸與洒脫,廳中的眾人互相對望了一眼,心中充滿了自信與戰意,他們相信林靖,就如相信自己一般,半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在這半年的十年內,林靖要以一人之力統治整個靜海市,那自己呢?作為林靖的兄弟,一定要與他一同戰鬥!趙孟,王俊,張小佳,李文川,未來的魔神四煞此時心中第一次湧現出對力量的渴望!

「兄弟們,砸花的同時不要忘記砸票啊!同樣都是對小紫的莫大支持!」圖片如果不能正常顯示,請切換伺服器:默認伺服器電信伺服器聯通伺服器

圖片如果不能正常顯示,請切換伺服器:默認伺服器電信伺服器聯通伺服器 林靖剛剛打開家門,就見到一個俏麗的人影朝自己撲來,措不及防之下被上官婉兒抱住,不過還沒等林靖來得及享受上官婉兒的擁抱,就被婉兒一把推開,更是滿面怒容的看著林靖:「你怎麼會和她一起?」

上官婉兒的目光自然是集中在司徒婠婠身上,今天知道林靖為了狐狸的事情去了美人歸之後,她心裡一直擔心著林靖,後來林靖打來電話說事情已經擺平,讓自己先回家,回到家裡之後她才發現自己有多麼的想林靖,左盼右盼之下了林靖好不容易回來,卻沒想到和司徒婠婠一起,這叫她如何不生氣!

「厄,婠婠現在暫時還沒找到新的地方,要在這裡住幾天!」林靖此時心情還有些糟糕,只是隨意解釋道,此時他還想著王天倫的事情。

其實林靖做事雖然霸道了點,但一般情況下也不會去主動招惹別人,就像這次要不是狐狸出事,林靖也不會直接帶走帶人滅了況復生一行人。雖然林靖和王小虎因為司徒婠婠的事情有些間隙,不過那只是屬於學生之間的小事情,林靖自然不會放在心中,可現在王天倫竟然為了這事將矛頭指向了凌棄和麥佳,這就觸動了林靖的底線,也正因為如此,林靖決定和王天倫好好的玩玩!

現在麥佳和凌棄帶著趙孟等人暫時離開了靜海市,那就剩下自己一人和阿賈克斯了,當然,還有一大筆數量可觀的財富,不過卻什麼事情都要林靖自己去做,即是如此,他所要考慮的問題也比以前多得多,除了不斷要提升自己的實力外,還要開始招兵買馬!

林靖相信,經過了美人歸一戰,隱煞之名絕對會響徹竟還是得整個黑道,不管是靈冥幫,還是雙楓組,又或者新區的骷髏會,短時間內都絕對不會再打美人歸的主意,除了因為警察的原因外,還有況復生等人死得實在是太快了,靈冥幫損失了血靈堂,他們就算有再大的仇恨也不敢輕舉妄動,除非冥斷天是個傻子,不擔心雙楓組的襲擊!

還有太多的事情需要處理,不過這些林靖都不是太擔心,他總感覺這些事情自己曾經經歷過一樣,做什麼都是輕車熟路,最讓他擔心的還是眼前的大美女!

其實他很想將真相告訴婉兒,可又知道以婉兒的性格此時絕對難以接受和其他女人共同分享一個男人,而林靖也不想失去婉兒,正因為如此,他希望司徒婠婠和婉兒之間能夠慢慢的建立起感情,到時候再將事情的經過告訴她,那時或許她能夠承受這一切!林靖雖然這樣想著,可此時的他卻真的很煩惱!

「真的嗎?」上官婉兒可不相信林靖和司徒婠婠之間真的沒什麼,可是她卻不斷的告誡自己一定要冷靜,一定好好的對待林靖,用自己的柔情綁住林靖,只不過今天太過擔心,此時又見到兩人在一起,難免心中有些生氣!

「你不信就拉到,我還有事情做,婠婠,你要是不和婉兒一起睡,就睡姐姐的房間吧,我先出去了!」林靖將婠婠的行李直接放在了家裡的地上,轉身就朝外面走去!雖然不想失去上官婉兒,可是他此時實在沒有那麼多的精力去關心這些事情!

「林靖,你給我站住!」上官婉兒眼見林靖對自己這樣的態度,本來已經有些熄滅的火氣再次點燃!

林靖一聽到上官婉兒那嚴重的口氣,心中也是一陣怒火,狐狸和野豬的死,王天倫的緝捕令,自己的計劃被徹底的打亂,這些煩人的事情被上官婉兒的這種口氣徹底的激發!

林靖從來不對女人發火,那是他覺得女人是用來疼得,可現在,他卻不得不發這個火!

「如果我不站住,你能怎樣?」林靖的聲音很冷淡,這是他發火前的前兆,至少後面飛出來的阿賈克斯感受到林靖心中的煩惱,已經奔到了上官婉兒的面前,圓圓的眼睛朝上官婉兒擠了擠,示意她不要再和林靖慪氣了!

可惜上官婉兒並沒有理會,依舊怒氣沖沖的叱問道:「你今天要是不跟我說清楚,哪兒也別想去!」

「說清楚?我tm要怎麼跟你說清楚?我兄弟昨天被人殺了,還有幾個兄弟被人陷害跑路了,我心情很煩,你知不知道,你就知道給我添麻煩,就知道給我添亂子,我現在告訴你,上官婉兒,我希望我的女人能成為我談心的對象,能夠成為我勞累時停泊的港口,而不是一個每天只知道佔有我人!」說完之後,林靖甩頭就走,他現在很煩,真的很煩!

上官婉兒被林靖的語氣給嚇到了,她從來沒有想過林靖會以這種語氣跟她說話,從小到大,她都生活在人們的讚美之中,那養成的千金大小姐讓她本人擁有著極強的佔有慾,她認為自己為了林靖付出了一切,認為自己很愛很愛林靖,可以為了他離家出走,可以為了他和家人反目,自己做出了這一切,就希望林靖也能夠做到這一切,只能愛自己一個人,只能對自己一個人好,只能陪著自己一個人!

其實感情就是這樣的,往往是付出之後都希望得到相等的回報,一旦沒有得到相等的回報,心理總會覺得不舒服!

上官婉兒一直認為自己的是對的,她和司徒婠婠所需求的不同,她需要的是林靖的全部,卻不知道這樣只會讓林靖感到更加的煩惱!

司徒婠婠也沒想到過林靖會發這麼大的火,本來還想嘲笑上官婉兒的,此時卻也極其的同情她,憑著女人的直覺,她看得出來上官婉兒是真心愛著林靖的,只不過她愛的方式有些不對,她畢竟是一個千金大小姐,所見到的都是電影里的那些甜美愛情,可現實卻是殘酷的,在這個金錢至上的社會中,能夠找到林靖這樣重情重義的男子,已經屬於不易!看過了許多男人嘴臉的司徒婠婠深深的明白,像林靖這樣的男子是可遇不可求的,也正因為如此,哪怕是和其他的女人共同分享這樣的一個男子,她也心甘情願!

這就是兩女最大的不同之處,說到底就是所經歷的不同而已!

婉兒愣愣的呆在門口,看著林靖逐漸遠去的背影,一時之間,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活著,自己所幻想的美麗愛情徹底的破滅了!

一個轉身,直接朝房間走去,她要回去,她要回到爸爸媽媽的身邊,這個時候,只有爸爸媽媽才是她溫暖的懷抱!

「婉兒!」司徒婠婠想要勸住婉兒,可惜上官婉兒卻是用一種仇人的目光看向她,讓她想要說出的話也吞到了肚子里!悲憤之中的上官婉兒提起自己的行李,來到了自己的寶馬車前,直接放進了後備箱,不再理會司徒婠婠的目光,不再回頭看這個普通的民房,啟動引擎,直朝自己的家裡而去!

她,恨林靖!

卻不知道,恨一個人並不是她想象的那般簡單!

跑車在飛馳,街道上的人影快速的後退,而上官婉兒眼角的淚水卻止不住的流淌,眼睛更是一片模糊!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到家的,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到家,只是直接奔進了自己的房間,將房門反鎖上,小聲的哭著,口裡念著,念著林靖的名字!

婉兒的父母都被婉兒的動作嚇得不輕,一個個的呆在婉兒的房門外,更是派人暗中監視婉兒在做些什麼,發現婉兒只是不停的哭泣后,才稍微放下心來,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他們心中卻也一陣高興,至少,婉兒回來了!

司徒婠婠打通了林靖的電話,可林靖卻一直沒有接電話,阿賈克斯卻得到了林靖的命令,不要去打擾他,只是呆在家裡,他知道,自己的主人一定有著自己的想法,他做事情,不需要別人插手!

夕陽的黃昏總是格外的紅,殘血一般的太陽緩緩落下,林靖的家中,司徒婠婠靜靜的坐在林靖的床上,腦海中想著這些天來發生的事情!可以說,林靖所做的事情,她是最清楚的一個,特別是凌棄幾人,這些人她都認識,狐狸和野豬的去世,她的心中也是一陣難過,林靖做出那樣的決定很大的原因在於自己,如果不是自己的話,林靖和王小虎也不會起衝突,更不會得罪王天倫,當然,如果不是自己,林靖和凌棄麥佳也未必會相識,這一切有因,也有果!

按理說能夠將上官婉兒氣走,自己應該高興才對,可為何當她真正走的時候,自己的心裡也一樣的難過呢?司徒婠婠有些迷惑,雖然她不在乎林靖身邊有其他的女人,但又有哪一個女人希望自己男人的身邊有很多其他的女人呢?

當腦海中看到林靖那憤怒的眼神,看到上官婉兒那悲絕的眼神,自己的心總是止不住的痛!

或許自己該做點什麼吧?想到這裡,司徒婠婠撥通了上官婉兒的電話,可惜只知道哭泣的婉兒根本沒有聽到,想要發簡訊,打出了一句,又刪掉,連續打了好幾次,司徒婠婠才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從何說起!就算說了,婉兒會相信嗎?

請大家砸花支持啊!這幾天爆發的,也是很辛苦,很需要鼓勵的說!wserr未找到該文件:booktextdir/text/book/save/3/3989/893778.war!

7×24小時不間段更新最新小說 靜海市外灘的美人魚餐廳三樓,靠窗的位置,一頭白髮的林靖坐在那裡,點了一盤海蟹,還要了三瓶冰凍啤酒,其中已經喝光了兩瓶,剩下的一瓶也差不多見底!

林靖很少喝酒,更是很少一個人喝酒,可此時的他心中真的很煩惱,煩惱狐狸的事情,煩惱自己所做的承諾,煩惱婉兒的事情!

「怎麼啦?阿靖!」就在這個時候,林雨倩那動人的聲音傳來,接著就見到身穿白色紗衣,下身緊身牛仔褲的林雨倩走了過來,此時她的頭髮盤了起來,一對豐滿的胸脯傲然挺立,將餐廳所有男士的目光都吸引了過來!只不過她的眼中只有眼前這個白髮少年!

「沒什麼事情,只是心情很煩惱,想和姐姐聊聊!」林靖看了眼林雨倩,不過目光卻是那般的無神,完全沒有往日的精光!

「呵呵,我的傻阿靖,姐姐已經來了,要聊些什麼呢?」林雨倩微微一笑,不過眼中卻充滿了擔憂,在她的記憶之中,林靖一直是一個開朗頑皮有些小壞的男孩,在他的臉上從來不會見到煩惱兩個字,不管什麼時候跟他在一起都會讓人感到快樂,感到開心,可此時的他眼中卻是如此的無神!

「姐姐,你肚子也餓了,先吃點東西吧!」林靖抬頭看向林雨倩,勉強擠出一絲笑容,招呼服務員上菜!

「阿靖,我們邊吃邊聊吧,你今天似乎很不開心,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你這麼不開心?昨天你還告訴姐姐活著就要活出精彩,怎麼今天你就變得愁眉苦臉的呢?」林雨倩將自己的手提包放在了一旁,眼睛掃過了桌上的啤酒瓶,開口詢問道!

「姐姐,在你眼裡,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林靖又沒有回答林雨倩的問題,而是反問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問題!

「阿靖到底怎麼了?為什麼忽然提這樣的問題?」林雨倩一愣,今天的林靖很不正常!

「姐姐,能告訴我嗎?」林靖依舊堅持自己的問題,對於林雨倩的問題卻是一個都不回答!而且他的眼中閃動著精芒!

「可能在外人眼裡,覺得阿靖是一個壞壞的男孩,不學無術,打架鬥毆,可在姐姐看來,阿靖卻是一個充滿著責任感的男人,不管是對朋友,還是對親人,都處處充滿著關心!」林雨倩不知道為何無法抗拒林靖眼中的精芒,直接說出了自己對林靖的看法!雖然只是很減短的幾句,不過卻將自己對林靖的了解完全的表達出來!

「姐姐,你看了今天的新聞了嗎?關於美人歸夜總會的事情!」林靖聽到林雨倩的評價,只是微微一笑!

「啊?沒看,不過我聽說了,好像是警察出動,是要找兩個異能人士,其中的一個耳朵尖尖的,似乎是精靈!」林雨倩先是一愣,不過腦海中還是回想著今天所聽到的新聞!

「是血精靈和暗狼人吧!」林靖補充說道!

「恩,好像是這樣的,阿靖問這個做什麼?」林雨倩疑問!

「姐姐,如果我告訴你那兩個傢伙是我的手下,你相不相信?」林靖忽然抬頭看向林雨倩,眼中說不出的認真!

林雨倩先是一愣,不過隨即用力了點了點頭,口中說道:「姐姐相信!」

「呵呵,姐姐真好,先吃點海蟹吧,吃完了我們一起去海邊散步!」林靖一直嚴肅的臉上忽然露出了笑容。

「呵呵,好啊,不過阿靖的笑容似乎有些惆悵呢?」林雨倩微微一笑,很隨意的說道!

「嘿嘿,姐姐,你今天的衣服蠻好看的!」林靖忽然朝林雨倩壞壞一笑,眼中的惆悵之色完全消失不見「是不是特意為了來見我特意穿的?」

「是啊,連這個你都知道!」林雨倩眼見林靖總算露出了那種壞壞的笑容,一直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

「真的呀?不過我還是覺得姐姐什麼都不穿更好看!」林靖一邊吃著海蟹,一邊肆無忌憚的朝林雨倩的胸部瞄去。不管有多大的煩惱,不管有多麼的困難,他都相信自己一定能夠成功的,只因為他叫林靖!

「你這條小色狼,腦袋裡盡裝些***的思想!」林雨倩也是微微一笑,並不在意林靖那淫蕩的話語!

兩人就這樣開開心心的吃完了海蟹,林靖付了賬,一起朝海邊走去。

此時,夕陽已經躲進了海里,彎彎的月牙徐徐升起,只不過看起來有些朦朧,古時候人們說這叫毛月亮,意思是這種天氣是那些鬼魂出來活動的時候,最好不要出門!不過現在的人們卻知道這只是一種天氣現象。

此時,海邊依舊有許多乘涼玩耍的人們,林靖拉著林雨倩的小手,像一對情侶一樣漫步在海灘之上!

時間慢慢的推移,海灘的人也逐漸減少,海風也越來越大,不過兩人卻絲毫沒有返回的念頭,這個時候,林靖拉著林雨倩來到了一座巨大的礁石旁邊,與他們昨天一起坐的礁石相隔甚遠,這裡比較偏僻,這麼晚了已經沒有人來到這裡!

「姐姐,你在這裡等我一下!」林靖忽然轉頭對林雨倩說道!

「啊?你要去哪兒?」林雨倩一愣,此時四周空無一人,要是林靖離開的話,她還真有點害怕!

「我就在這裡,你放心吧!」林靖說完已經轉身朝礁石奔去。

林雨倩只是看著林靖的背影,不知道他要幹些什麼!

林靖來到了巨大的礁石前面,體內的真元力瘋狂的聚集在右拳之上,拳尖泛起了陣陣青色的光芒,那是因為他修鍊的青蓮劍典的原因!

看著林靖拳尖所泛起來到青色光芒,林雨倩心中一陣驚訝,自己這個阿靖竟然不是普通人,難道他是那些修真者?

林靖沒有去在乎林雨倩的想法,拳尖的光芒越來越亮,當運行到最大程度的時候,林靖的身形猛然朝礁石奔去,重重的一拳砸向礁石!

青光閃過,在隱之力的配合之下,林靖一拳將礁石砸的粉碎,然而卻沒有發出一丁點聲音,這讓林雨倩心中更驚!

趁著林雨倩不注意,林靖單手一揮,從懷中掏出了一根早已經準備好的珍珠項鏈,放在了被自己轟開的礁石下面,接著故意彎下身子,將其撿起,然後轉身奔向了林雨倩!

「姐姐,送給你!」林靖臉上掛著得意的微笑!

林雨倩看著那一串珍珠項鏈,最後目光停留在項鏈上的那顆藍色的寶石之上,這絕對是一串價值不菲的珠寶,怎麼會在礁石之中呢?

「阿靖,你怎麼知道那塊礁石中有這串項鏈呢?」林雨倩接過了項鏈,臉上露出的甜蜜的笑容,她已經隱隱猜到林靖動了什麼手腳!

「當然了,因為我有透視眼噢!」林靖嘿嘿一笑,他之所以要做出這麼多,除了要讓林雨倩覺得更驚喜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發泄心中的煩惱,剛才的一拳已經徹底的將心中的煩惱完全的釋放!

「你這小色狼,是不是也在透視姐姐我啊?」林雨倩被林靖逗樂了,用手敲了敲林靖的腦袋!

「嘿嘿,姐姐,你就不要這麼聰明吧,讓我來幫你戴上,好嗎?」林靖眼睛眨了眨,很是調皮!

「好啊!」林雨倩欣然答應道,臉上的笑容更甚!

林靖忙接過項鏈,來到了林雨倩的身後,很是溫柔的為林雨倩戴上,接著將林雨倩轉過身來,仔細的打量!

白色的紗衣雖然不是低胸,但脖子以下也露出了大半潔白的肌膚,珍珠項鏈在月光的照耀下發出柔和的光芒,特別是那顆藍色的寶石,反射出淡藍色的光芒,將整條項鏈都映成了淡淡的藍色,配合那光滑的肌膚,一切都是那般的美麗!

「姐姐,你好美!」林靖再一次發自內心的讚歎道!更是忍不住在林雨倩的臉頰輕輕一吻!

林雨倩似乎也習慣了林靖的輕吻,並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臉上微微有些泛紅,嘴裡輕輕說道:「阿靖,這是你特意送給姐姐的禮物嗎?」

「恩,當然了,其實我還有很多的珠寶,只不過選來選去只有這一條最適合姐姐,姐姐,要不要聽聽故事?」林靖臉上依舊掛著笑容。

「好啊,難道阿靖有心思給姐姐講故事,姐姐當然樂意了!」林雨倩臉上的笑容也是那般的迷人,不過她卻知道林靖所講的故事一定和他今天所煩惱的事情有關係,甚至包括他那奇特的力量!

「其實……」林靖正要開口,卻見到剛才自己擊碎礁石的地方出現一個人影,一個穿著黑色長袍的男子。

「怎麼了?」林雨倩眼見林靖沒有繼續講下去,眼睛反而看向了自己的後面,忙轉身一看,心中一驚,自己的身後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英俊的男人?

「姐姐的溫柔,大家砸票砸花吧!」圖片如果不能正常顯示,請切換伺服器:默認伺服器電信伺服器聯通伺服器

圖片如果不能正常顯示,請切換伺服器:默認伺服器電信伺服器聯通伺服器圖片如果不能正常顯示,請切換伺服器:默認伺服器電信伺服器聯通伺服器

圖片如果不能正常顯示,請切換伺服器:默認伺服器電信伺服器聯通伺服器 「你是誰?」林靖一把將林雨倩拉在了身後,滿眼警惕的看著朝自己緩緩走來的英俊男子,此時阿賈克斯不在身邊,要是這傢伙是一個實力高深之輩,自己還難以對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