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恨!許陽,我一定要殺了你。」柳明傑低吼。

「明傑,不可大意,」一旁的金嚴說道,「韓旭都栽在了這小子手上。」

柳明傑道:「是……金老大。」

金嚴是東萊城天才金肅的哥哥,而柳明傑,則是柳明傳的哥哥。在滄瀾府,金嚴的年齡更大一些,22歲,是2210屆的學員,而柳明傑年齡要小一些,只有19歲,是2211屆的學員。兩人都屬於東龍會組織,所以柳明傑對金嚴要尊重一些。當然,金嚴的實力也很強悍。

在長老潛修區,許陽按照記憶中的路徑,一路來到了洛白水所在的別院門前。

「乖徒兒來了么?進來吧。」毫無徵兆地,從屋內傳來了洛白水的聲音。

許陽雖然心驚,但並不疑惑,玄王高手,有一些常人難以理解的能力,這很正常。

許陽打開院門,穿過曲折的鵝卵石花徑,便來到了師父洛白水的面前。

「嘿嘿,乖徒兒,這麼早就來見為師,說說看吧,是不是看不懂鐵八卦,想來請教?」洛白水哈哈笑道,非常快活。

在洛白水心裡嘀咕著:不給你來個下馬威,你怎能知道為師的厲害?

洛白水一開始賜給許陽鐵八卦,讓他鑽研,就是抱著打擊許陽,讓這個天才遭受一些挫折的想法。只有知道自身不足,才能有所進步。在洛白水看來,許陽就是太過順風順水,這樣下來,心境很難得到錘鍊。他卻不知道,許陽經過後世的沉寂,融合這一世受辱的記憶,受過的挫折太多了,完全沒有一般天才的浮躁。

「稟報師父,我已經將鐵八卦摸索得差不多了。」許陽很有自信地回答。

「什麼?」邪王洛白水眼一瞪,有些難以置信。

「嗯,為師要好好檢查一番……來,跟我到試煉場。」洛白水猛然抓住了許陽的胳膊。

許陽剛叫了一聲不好,就發覺眼前景物變幻,一股失重的感覺傳來。

很快,腳踏上了實地。許陽臉色有些蒼白,胸口一陣煩悶。

「師父,您下一次使用【風魔遁法】,能不能提前說一聲,讓**準備一下。」許陽抱怨道。(未完待續。) 洛白水哈哈一笑,隨即說道:「乖徒兒,來給為師演示一番。」

許陽定了定神,發現他們兩人現在正在一處弧形大廳之中。這座弧形大廳,方圓大約百米,有一股隱晦的禁錮威壓,在大廳邊緣各處緩緩發散。

「師父,就在這裡演示嗎?」許陽問道。

彷彿是看出了許陽的疑惑,洛白水點頭說道:「嗯,沒錯!乖徒兒,不要小看這個『試煉場』,這座大廳布置了陣法,可以隔絕玄力衝擊,就算為師,隨手一拳都破不開陣法禁錮。看到試煉場中間的石柱了沒有?上面有大大小小的刻度,可以顯示發出的攻擊力道。」

許陽點頭,這麼說來,這個試煉場的確夠安全,還可以測試攻擊力。

「師父,根據我的研究,這一面『鐵八卦』玄器,主要包含三種形態。」許陽立在場中,黝黑的小鐵牌,繞在他身體周圍,緩緩盤旋。

「第一種形態,攻擊形態。」許陽手掌探出,握住了鐵八卦,一股火極玄力,注入其中的「離紋」。黝黑的鐵八卦,上面一道赤紅的玄紋亮起,緊接著光芒大放,一道精純的炎流,噴涌而出,徑直射到了試煉場的邊緣。

試煉場邊緣,騰起一陣七彩虹光,然後炎流消散於無形。

在許陽背後的石柱上,一道淡紅色的光線,緩緩向上攀升,來到了底部百分之一左右的位置。

「20鈞,馬馬虎虎,」洛白水臉上絲毫沒有波瀾,「乖徒兒,這試煉場,最高限度是50萬鈞的力量,你還差得遠!」

其實在洛白水心裡,早就翻江倒海了。

「撿到寶了,撿到寶了!一天時間,就已經掌握了鐵八卦的基本攻擊方式,而且一出手,就是20鈞的攻擊力,」洛白水心裡喊道,「好一個小怪物。」

許陽繼續說道:「在攻擊形態下,鐵八卦的八道玄紋,和不同玄極的力量組合,有**種攻擊方式,但只有其中8種最為匹配。」

許陽的手掌握住鐵八卦,不同屬姓的玄力催動其餘七道玄紋,只見黝黑的鐵八卦上,不同顏色的光芒陸續亮起,激光、寒氣、水箭等等不同玄極力量的攻勢,紛紛放射而出,每一擊的攻擊力道,都在20鈞左右。

其中,以土極玄力催發「艮」紋,放射而出的一道金光,威力最強,達到了2386鈞的力道。這也是土極玄力的特姓,厚重威猛。

洛白水點頭說道:「嗯,馬馬虎虎。」

「我靠,這小子還是不是人啊?」洛白水心裡咆哮,「不要這麼打擊老子好不好!」洛白水也是在玄師層次,拿到了這塊鐵八卦玄器,他可沒有許陽這麼細緻地研究過,在得到鐵八卦的時候,還附帶有一本使用手訣,他就是靠那本手訣的說明,來運用鐵八卦中有限的幾種組合罷了。

許陽當然猜不到洛白水的想法,看到師父臉上並沒有什麼特別滿意的表情,他心裡也有些壓力,說道:「師父,接下來就是鐵八卦的第二形態,我將其命名為,防禦形態。」

「……乖徒兒,演示來看看。」洛白水咳嗽了一聲說道。

許陽道:「這件玄器上面的8道玄紋,都是可以組合使用的。防禦形態,就是2道玄紋的組合。比如,乾紋、兌紋組合,化生『坎水盾』,可以有效地剋制火極玄力攻勢;而震紋、巽紋組合,化生『離火盾』,能夠剋制土極玄力的攻勢……」

許陽一邊解釋,一邊兩手握住鐵八卦,曰月并行玄術的支撐下,雙極玄力同時迸發,在周身演化出「坎水盾」、「離火盾」等等八種防禦形態。

許陽說道:「師父,我試驗了(種組合方式,只有這八種組合,最為有效,也符合陣法生克之道。」

洛白水臉色木然,毫無表情。他已經被許陽震撼了。

在許陽看來,師父臉上毫無表情,應該是對自己還有些不滿意。

許陽連忙解釋道:「師父,在2道玄紋之上,應該還有3道玄紋等等排列組合方式。只不過,**目前只能同時催發兩極玄力。」

洛白水臉頰的肌肉抽動,好像有些牙疼似的拍了拍臉,說道:「嗯,你說的第三種形態,又是什麼,讓為師品鑒一番。」

許陽道:「第三種形態,就是以同一極的玄力,催發鐵八卦上的全部玄紋,這個時候,鐵八卦就會演化出方圓五丈的陣法。這種陣法**倒是知道,名叫『八門金鎖陣』,按照注入玄力的不同屬姓,可以分為『八方火煉陣』、『八方水牢陣』、『八方炫光陣』等等8座陣法……」

許陽注入火玄力,頓時鐵八卦盤旋飛出,猛然漲大,籠罩住五丈方圓的區域,烈焰蒸騰,虛實不定。這就是八方火煉陣的形態。

「我靠……老子玄師層次就拿到了鐵八卦,一直用了十幾年才丟掉,怎麼就沒有發現這麼多妙用?那本鐵八卦秘籍心得上,一共才有5種組合方式,最厲害的2種,還是老子發現的,就是『八方陰冥陣』和『八方巽風陣』。到了乖徒兒手裡,怎麼就多出了這麼多厲害的組合!難道老子以前的理解都是錯的嗎,老子的人生都白活了嗎?!」洛白水心中咆哮。

洛白水心思電閃,嘀咕著:不行,老子一定不能露怯!要是讓乖徒兒知道老子竟然還不如他知道的多,肯定會笑話老子,三個月之後,肯定要踢老子出門。

「嗯,你做的還可以,」洛白水開口了,聲音滿含威嚴,倒是頗有玄王高手的風範,「不過,還遠遠不夠!」

許陽吃了一驚,垂手道:「請師父明示。」

「鐵八卦妙用無窮,以你現在的境界,能領悟出這些,已經很不錯了,」洛白水咳嗽一聲,「更加複雜的內容,給你講了,也不明白。不過,你要記住一點,玄力修為才是根本,沒有深厚的玄力,就算你玄紋妙理領悟得再深,也是無用功。看好了!」

洛白水抖手,鐵八卦被吸附過來,他手中青光閃耀,灌入鐵八卦中,頓時鐵八卦翻騰而出,籠罩整個試煉場!八道接天及地的青色巨型龍捲,在場中縱橫肆虐,威勢駭人。(未完待續。) 房間中的衆人都愣了一下,轉頭看去。

秦夢雪就站在房間門口,冷冷的看着房間中的衆人!

尤其是在看向秦禮民和喬淑芳夫婦兩人的時候,目光中更是充滿了失望之色!

秦夢雪還年輕,秦家當年發生那些事情的時候,秦夢雪還小,所以並不清楚,只是跟着喬淑芳,纔會一直對秦鍾靈看不慣。

可最近這段時間,秦夢雪在秦鍾靈的面前,漸漸地變得沉默了下來,沒有了往日的冷嘲熱諷。

因爲她突然發現,似乎秦鍾靈,也並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討厭。

最重要的是,秦鍾靈並沒有對不起秦家,而是秦家,對不起秦鍾靈!

秦夢雪雖然有時表現的爲人有些尖酸刻薄,可她畢竟還是明事理的,漸漸瞭解了秦家當年的往事之後,秦夢雪對秦鍾靈也有些心有慼慼焉的感覺。

她有時甚至會想,若是自己這些年在秦家,或許現在的下場,未必會比秦鍾靈好到哪裏去!

就如這次秦家大難臨頭,秦老太太等人第一個想到的,竟然是要利用自己,和周家聯姻!

周宇山是什麼人,喬淑芳並不關心,可秦夢雪怎麼可能不關心?

如果秦家的計劃真的執行,那周宇山可能就是自己未來的丈夫,她當然要了解一下!

可就秦夢雪瞭解到的,周宇山就是個衣冠禽獸!

可秦家似乎根本沒有人在意周宇山是什麼人,更沒有人在乎秦夢雪跟了周宇山,會不會幸福!

就連自己的父母,似乎也並不在乎!

他們在乎的,就只有他們能獲得多大的好處!

如果只是如此,秦夢雪還能忍。

可剛剛在門口聽了秦老太太和秦禮民等人的話,秦夢雪徹底對這個家絕望了!

林昊,那可是自己的姐夫!

爲了一些好處,爲了所謂的家族,這些人,竟然會萌生出如此喪心病狂的想法!

秦夢雪滿臉失望的看着他們,冷冷的開口道:“不管你們怎麼想,我不會跟周宇山,更不會跟林昊!從此以後,我的男人我自己挑,你們……沒資格替我做決定!”

秦老太太等人頓時臉色一變!

喬淑芳更是心中一驚,急忙起身來到秦夢雪身旁,剛想拉住秦夢雪的手,秦夢雪卻退後了半步,避開了喬淑芳。

喬淑芳頓時愣了一下,隨後苦口婆心的說道:“傻孩子,你胡說什麼呢?我們這是爲你好啊!你想想,你要是真的跟了林昊,就算沒有名分,可你也算寰宇集團半個主人啊!而且林昊的爲人這段時間你也看到了,他肯定不會拋棄你的,到時候我跟你爸也就能放心了!”

秦夢雪冷冷的看着喬淑芳,對自己的親生母親,卻前所未有的感到陌生。

以往這樣的事情,只會發生在秦鍾靈的身上,秦夢雪雖然有些感觸,卻並不深刻。

可現在,事到臨頭,秦夢雪才終於感受到,喬淑芳真正的心性!

“媽,我是你女兒啊,我是你親生女兒啊!你……你太讓我失望了!”

秦夢雪死死的忍住淚水,聲音微微有些顫抖的說了一句,隨後便猛然轉身,頭也不回的離去!

喬淑芳叫了幾聲,秦夢雪卻加快了腳步,轉眼間就消失在了衆人視線當中。

喬淑芳有些尷尬的轉頭看了一眼秦老太太等人,眼珠一轉,笑着開口道:“這丫頭,一時間有些轉不過勁了,沒事,我找機會好好勸勸她!”

秦老太太笑着點了點頭,隨後終於拋出了一顆重磅**!

“若是夢雪……真的能幫秦家解除了這場危機,不管未來怎麼樣,以後秦家家主的位置,就是夢雪的,誰也搶不走!”

秦老太太一句話,頓時滿室皆驚!

秦禮德和秦濤等人更是一臉的慌亂,剛想開口阻攔,秦老太太卻已經目光淡漠的說道:“如果秦家沒了,那你們什麼都得不到!只要秦家存在,哪怕你們只有一些分紅,也足夠你們一輩子衣食無憂了!這件事,就這麼定了!”

秦禮德等人頓時啞口無言,雖然不甘心,卻也只能沉默。

秦夢雪離開了家裏之後,心中一團亂麻,漫無目的的走在街上,卻不知道該去哪裏。

那個家,她已經不想回去了。

可不回家,她又能去哪兒呢?

不知道走了多久,等她再次擡頭的時候,面前一棟大廈上,寫着的寰宇集團四個大字,讓秦夢雪愣住了。

不知不覺間,她竟然已經走到寰宇大廈了。

秦夢雪心中嘆了口氣,轉身想要離開。

不過就在這時,路邊一輛車停在了秦夢雪的身旁。

車窗緩緩搖下,坐在後排位置上的周宇山有些驚訝的看着秦夢雪。

這泉州,居然還有這麼漂亮的女人!

雖然比秦鍾靈還要稍差了一些,可已經和寰宇集團那幾個大美女相差無幾了!

而且這美女和秦鍾靈似乎還有些相像!

當年的周宇山,就對秦鍾靈念念不忘,可惜卻被林昊中間截胡了,一直引爲憾事。

若是能把這美女勾搭上牀,也算是體驗了一下秦鍾靈的滋味了,就當是秦鍾靈的替代品好了!

想到這裏,周宇山心頭也是一片火熱,笑着探頭說道:“美女,怎麼一個人在大街上閒逛?要不要去喝一杯?”

秦夢雪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周宇山,頓時臉色一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