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你知道嗎,這是老祖宗的意思」。

「老祖宗?他怎麼知道這事,而且還瞎摻和」,王蕊吃驚道。

「其實開始時我也很難接受,但是老祖宗說了,天奇的老師不簡單,我們得罪不起」。

王蕊卻又疑惑了,「天奇的老師再怎麼不簡單,我們也不至於要把菲利帝國的未來交給一個孩子啊,而且他的老師現在都不知道在哪裡」。

「可你知道伊天奇的老師又多大的來頭嗎」,王菲頓了頓,眼神中閃現一絲敬仰的眼光接著道:「老祖宗跟我說了,聖地神冰谷給老祖宗傳來了話,只要伊天奇在菲利帝國一天平安,而又不要過分干擾他的生活,那麼神冰谷便保我們菲利帝國一天平安,其意思不言而喻,只要我們保護伊天奇平安,則我們菲利帝國就平安了,如果伊天奇在菲利帝國出了什麼事情的話,我們菲利帝國就真的完了」。

「什麼,聖地神冰谷都介入了此事?而且居然還肯幫我們,只是為什麼神冰谷居然只提出這樣一個要求?」王蕊真是喜極而泣,車轍之魚見到汪洋大海,只是也如同墜入雲端一般,迷惑不已。

「不知道,但是老祖宗從來使的言語中看出,應該是伊天奇老師所為,但是不管如何,聖地神冰谷都如此看重他,你還認為伊天奇是個簡單角色嗎」。

「真是沒想到伊天奇居然有這麼大的背景,姐姐,我還真是…」王蕊說著臉上不由得泛起了一絲羞愧之色。

「妹妹,你也別介意,你又不知道這事情的原委」,王菲笑了笑,不過眼神依又突然低落了下來,「但是妹妹,我們應該記住聖地神冰谷縱然可以保我們菲利帝國,但是伊天奇總是留不住的,像他這樣的小天才,遲早是會離開菲利帝國的,那時候就值得靠我們自己了」。

王蕊一聽,眼神中也閃現一絲失落,但是還是笑了笑道:「姐姐,再怎麼說我們現在還是安全的嘛,這畢竟是件好事」。

王菲也笑了笑,鼓勵自己道「嗯,妹妹說的沒錯,這畢竟是件好事」。 第六十三章《赤練訣》

天奇沒有經歷過太多的人事,而且又還小,雖然對院長為什麼或憑什麼會給自己令牌有些疑惑,但是並沒有進行深入的研究,而是興奮奮的揣著這塊約巴掌大小的令牌,歡喜不已。

「院長說持此令牌,可以進入藏寶閣內閣,我現在只學了赤練拳,不會其他什麼高階點的武技了,我就去藏寶閣看看,不知是否有什麼好的武技」,天奇把令牌收入乾坤戒內,便一溜煙的去了藏寶閣。

藏寶閣本是學院的重地,而且還是由大長老親自管理,一般人等只能進入外閣,但是天奇此行的目標是內閣。

雖然天奇以前有空的時候來過外閣,但是此次前來對藏寶閣的宏偉建築還是有許多的感嘆,光是占的地方便上萬平米,甚至更大,古樸的大理石砌成的石階,白玉石紫製成的石柱,檀木建成的閣樓,流光溢彩,靈氣氤氳,滄桑古樸,讓人肅然起敬,嘆為觀止。

天奇仰頭仰頭觀望了片刻這藏寶閣,才整頓整頓了衣裳,闊步前進。

門口有衛士守護,但是他們已經都認識天奇了,知道他是火院的學生,而且還是英雄聯盟的老大,相視一笑,便讓天奇進入了。

天奇並沒有在外閣做過多的停留,直接上了最頂層——內閣,不過天奇剛打算進入內閣時,便憑空在天奇面前出現了一位老者,擋住了天奇的去路。

天奇心裡一驚,這老頭是怎麼出現的,一看這老頭,比之白陶立恐怕還要老的多,只見這老頭長長的白髮,長長的白須,還有長長的白眉毛,但是鶴髮童顏,容光煥發,精神爍爍,絲毫沒有老者的羸弱。

「小友,此乃學院重地,一般人等不得入內,我念你年小不懂事,便不與你多計較,回去吧」,老者的一看到天奇,眼神中閃現一絲詫異和讚許的眼神,而話語慈祥而又帶有幾分威嚴。

不過天奇並沒有轉身離開,他聽說過大長老看管內閣,所以他上來之前便猜到會有此一出。

天奇躬身作揖道:「想必前輩便是王輝大長老了,我是此屆火院的新生,伊天奇,今天特此前來,便是想進入內閣的」。

「嗯?原來是新生,看來你不知道進入內閣要由院長口諭的,今天我便與你道明,下次記得不要亂闖了」。

「大長老,我沒有院長的口諭,院長說我拿著這個便可以進入內閣」,天奇說完便掏出令牌來,呈給王輝看。

王輝有些詫異的一把接過令牌一看,認定是真的,吃驚的道:「怎麼院長會給你這個」。

「額,這個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院長看我比較聽話,討人喜歡便給了我吧」,天奇說來真的不知道院長為什麼會給自己這個只得如此猜測道。

不過王輝長老額頭頓時冒出三條黑線,心裡思索道:「這麼貴重的東西豈是看說順眼便賜給誰的,這裡面必有內情,看來我整天呆在內閣內修靈,竟有點與世隔絕了」。

「嗯,你有這個是可以隨便出入內閣的,不過裡面的東西只能在裡面看,不可帶出來,知道嗎?」王輝遞還給天奇令牌道,並讓開了道。

「學生知道了」天奇接過令牌,便也不多說,進去了。

天奇一進入內閣內,便打量了起來,「這內閣竟比外閣小了四分之三了,不過這裡的靈氣卻是比外閣多了四分之三都不止啊,這裡的靈氣恐怕與靈界第三四層的靈氣相當濃了,真是快好地方,就是不知道是怎麼辦到的」。

看著這濃厚的靈氣,天奇真想在這修靈,不去靈界修靈了,但是天奇卻決定,以後還是去靈界修靈,天奇相信,憑著這塊小令牌,自己想什麼時候進入靈界就什麼時候進入,而且想進入第幾層就進入第幾層,自己不好好利用這個機會氣氣白陶立就太不該了。而且天奇也感覺到王菲給自己令牌的原因之一便是要自己惹惹白陶立,呵呵,就當做是成人之所願也行。

天奇晃晃悠悠的在內閣轉悠著,而大長老王輝早已不知去向了。

內閣和外閣一樣,分為丹藥庫,兵器庫,史部,藥材庫,法技部,但是只有史部和法技部的門開著,其他的天奇打不開門,進不去。

天奇有些惋惜,丹藥庫和藥材庫都打不開,不過他也明白這些東西萬一被裡面的人偷著吃了或煉化了就糟了。所以這兩庫定是不會輕易讓人進去的。

天奇先進入了史部,想找找是否有關於伊族的傳聞文獻,但是令天奇失望的是史部裡面全都是一些關於菲利帝國皇家學院的歷史書,沒有任何的關於伊族的傳聞記載,甚至連靈界的傳聞都幾筆模糊帶過。

天奇失望的從史部出來,進入了法技部,而此時在院長辦公處,剛才與天奇談話的王輝竟然到了那裡去了。

「菲丫頭,聽說你把令牌給了一個叫伊天奇的新生,這是為何?」王輝竟然叫院長菲丫頭,而院長居然不怒反而看見王輝很興奮的道:「王輝叔叔,你有所不知啊,這也是老祖宗的意思」。

「你是說這是太上皇的意思?」王輝滿臉的驚訝,十幾年未露面的太上皇居然跟一個才十來歲的小孩子認識?太上皇為什麼如此關乎一個非王姓的小孩子?

王菲看著自己叔叔一臉驚訝的表情,解釋道:「其實整件事情是這樣的」。

於是王菲又把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才令得王輝茅塞頓開。

「原來是這樣」,王輝深思道,「沒想到伊天奇這小少年背景這麼不一般,對了,你說王丹那死老頭跟他很熟,而且還有意收他做徒弟,只是由於伊天奇有老師了,便也取消了這個念頭,怎麼說他兩的關係還很近」?

「王丹叔叔一心沉迷煉丹,所以對煉丹有天賦的人,他都喜歡,自然他對伊天奇也不例外,而且甚至還想讓他進入丹界學習煉丹,由此可見,兩者關係應該很好」,王菲想了想道。

「關係好就好,如果伊天奇想進入丹界就讓他進入吧,我們要學會放長線釣大魚」。王輝思索了一會兒道。

「老祖宗也是這個意思,只是我怕萬一線放長了,斷了怎麼辦?」王菲自然明白王輝的用意,但是這存在很大的風險。

「呵呵,這個無需擔心,狗都不會咬主人,何況是有感情的人呢,你對人好,人家會懂得報恩的,如果伊天奇是那種愛忘情忘義之人,反正現在這條魚可是我們在圈養著,我們可以教會他感恩嘛。我們可是他的老師啊,這麼優秀的傳統自然要傳承給下一代。」王輝摸了摸鬍鬚笑了笑道。

「我明白了,王輝叔叔果然是高瞻遠矚啊」王菲思緒一通,便知王輝所指何意。

「嗯,明白就好,我先回去了,他還在內閣轉悠呢」王輝道了一聲別,便回到了藏寶閣內閣。

當王輝再次回到藏寶閣內閣時,天奇還在法技部里晃悠,不過王輝回來后,並沒有去打攪天奇,而是回到了自己在內閣的住所修靈,任由天奇去東瞧瞧西看看,不怕天奇幹什麼貓膩。

「法技部還真是大,各種武技都有,甚至一些法訣都有」,天奇看到這多如牛毛,恆河沙數般各種武技、法訣,頭都有點大,有點暈,心裡暗嘆,這比之自己家裡的那個藏寶閣,就好比是一個是皓月,光照萬里;一個是恆河一沙,小的可憐。

「咦,《玄水決》,這不是歐芬娜學的法訣嗎,我且看看」,天奇伸手向此法決的封印注入一絲靈氣,還算輕易的拿到了這部法訣。

天奇隨意的一翻,有些驚嘆和歡喜的道:「沒想到歐芬娜使出的《玄水決》第二決才發揮出此法決一半左右的威力,而且《玄水決》至高決,玄水一擊,歐芬娜都根本沒有實力使出來,如果她那次真的有實力使用那至高決玄水一擊的話,想必我若有幸不死都要終身殘廢了,原來初階人決的法訣都有此等威力,那《幽龍訣》會是有多大的威力啊,焚山蒸海,當之無愧!」

天奇猶豫再三,還是沒有為自己選定這部《玄水決》,原因無他,老師說過,世界上的法訣千千萬萬,不用什麼都學,要學會挑一些好的,適合自己的法訣學,而天奇覺得這《玄水決》不適合自己,畢竟自己現在是在火院學習,水火相剋。

天奇放下《玄水決》后便繼續尋找適合自己法訣,不過天奇左看右看,大多都是些初階人決,天奇想要一部更高點的,「看來這邊的應該是放初階人決的法訣,更高階的法訣應該在那邊」。

天奇也不停歇的跑到了最那邊,只見這邊的法訣的封印明顯比之剛才看到的要堅固的多,也更流光溢彩。

「啊,還有高階人決的法訣」,天奇仔細一看,便發現有些封印的流光異常晃動的居然是高階人決的法訣,差點不顧形象的尖叫了起來。

「我且看看這高階人決的法訣有何更強之處」,天奇照例伸手向封印注入一股靈氣,但是封印只是略微的晃動了一下,之後又平靜了下來。

「沒想到我居然打不開這高階人決法訣的封印,看來我只能選更低階的了」,天奇試了好幾次,但是結果依舊如此,天奇也是有些失望的喃喃道。

天奇按著順序,找到了中階人決法訣的存放位置,天奇試了一下,自己能勉強打開這中階人決法訣的封印。

天奇有些欣喜的繼續尋找著,找了半天,天奇眼睛一亮,心中有一絲的莫明的悸動,「《赤練訣》!這個名字不錯,我且看看」。

天奇花費了一點靈氣打開這封印之後,取出了《赤練訣》一看,眼神中閃現出一絲說不出的歡喜,「我說為什麼我練得赤練拳威力居然可以抗衡歐芬娜的《玄水決》第二決,原來赤練拳居然是《赤練訣》的第一決,只是不知為何會如此巧,在這裡找到了《赤練訣》,不過不管如何,就選你了」。

天奇選定這《赤練訣》之後,便仔仔細細的從頭看了一遍,這時天奇的才華顯現出來了,但看一遍,過目不忘,只是天奇感覺有些生澀難懂。

記下《赤練訣》之後,天奇把《赤練訣》重新放了回去,也沒有再看看其他法訣的心思了,於是自己便出了藏寶閣,不過今天此行,收穫巨大。 第六十四章商定計劃

夜已降臨時,天奇也回到了自己的竹林小屋。

不過對於他來說,今天又是一個不眠之夜,因為他發現自己的赤練拳還有點不完善的地方,需要改進。天奇在回來的路上便一邊走著,一邊想著怎麼改進,到了竹林小屋之後,便也忍不住進行試練和改進了,只是沒想到一改進,就改進了一個晚上,不過第二天起來的時候,總算對自己的赤練拳感到非常滿意了。

而此時英雄聯盟總部火院裡面,也開始熱鬧了。

沒想到英雄聯盟的高層都聚到了一起,像是開什麼會議似的。

雷豹有些不耐煩,正踱著步子,在英雄聯盟高層的成員之間晃來晃去。

「我說豹子,你能不能別這麼在我們眼前晃悠,晃得我頭都暈了」王妮妮有些惱火的道,不過她的眼神中也閃現出一絲煩躁。

說來雷豹比王妮妮要大上好幾歲,但雷豹對王妮妮管叫他豹子並沒有什麼怒意,不得不說,因為他已經聽習慣了,只是瞥了一眼王妮妮,心裡反而生出一絲憤慨和歡喜交加的矛盾的悲催之色,心裡嘀咕著,「你這丫頭這幾個月里,好好的防衛部不呆著,卻偏偏跑到了我們傭兵部來玩,幾次都差點要了我的命,嘿嘿,不過這次回來了,你也該纏纏盟主了吧,我也可以落得個輕鬆啊」。

雷豹想著想著,嘴角不由得露出個久違的微笑。

「唉,豹子,你一個人傻愣愣的站在那裡傻笑,幹什麼呢,有什麼好玩的嗎?」王妮妮看著雷豹突然停下腳步,站在一大群人面前,傻愣愣的想著東西發獃,而且還時不時的傻笑兩聲,便好奇的問道。

「啊?哦,沒,沒什麼」雷豹被王妮妮這麼一聲,才回過神來,但是神情煞是又憨又呆,正好見到熊子回來了,便笑了一聲,道:「我這不是看見熊子還來了嗎」?

王妮妮看著他,冷哼了一聲。

「熊子,怎麼就你一個人回來了,盟主呢?」雷豹上前問道。

「盟主他那個,還在睡覺」,熊子撓了撓後腦勺,憨厚一笑道:「所以我不好意思叫醒他」。

「什麼,現在都日上三竿,快吃午飯了,盟主也太懶…額,能睡了一點吧」雷豹很是憤慨,等了半天,別人居然在睡大覺,但是望著旁邊幾女射來的厲聲厲色的眼光,雷豹還是把懶字改正了一下。

「也許,天奇太累了吧,就讓他休息一下吧」韓薰坐在側排最右端的位置,瞥了一眼自己身邊,也是整個高堂正端的空位置,道。

韓薰神情有些激動,心裡暗嘆道「也不知道天奇的修為如何了,自己這段時間的閉關修鍊,應該縮小了點差距吧」。

不過克雷克卻瞥了一眼韓薰,韓薰的目光也在那一刻與他的目光相會,韓薰卻慌張的底下了頭,臉上徒留一絲緋紅。

「葉菲,你去看看天奇是怎麼回事吧?」葉影目光看向自己的妹妹,只見自己的妹妹眼神中有些愧疚之色,也從未正視過韓薰,便起身對著自己的妹妹道。

「哥哥,算了吧,可能是天奇練功或是煉丹練著累了,就讓他休息一下吧」。葉菲低聲道。

「這會議怎麼能少盟主呢,不行!老鼠你去叫他起來」,雷豹不耐煩的道。

不過大家一想,也知道要是沒有盟主的做最終決定,一切都是白談,也都沒說什麼了。

不過場中最怪的還是老鼠,平時總是唧唧歪歪的吵個不停,今個兒一見,還真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這好歹也等了半個時辰了,老鼠卻一言不發的端坐在韓薰的對面,讓人一看,啊,真是個成熟穩重的好小夥子啊!

不過當老鼠聽到雷豹的聲音后,便如同老鼠見到貓,匆忙起身,打算去叫伊天奇,但是卻被王妮妮攔住了。

「我去看看」。

「啊,你一個女孩子耶」這時大家都異口同聲的道。

「怎麼了女孩子就不行啊,剛才葉影都叫葉菲去看看,我就不行?我偏偏要去瞧瞧」,王妮妮說完,也不理別人詫異的目光。

唯獨葉菲滿臉通紅。

而此時,老鼠心裡卻愁苦的嘀咕著:「王大小姐,你去傭兵部就自個兒去唄,便便叫上我,你是不怕雷豹,雷豹也不敢動你,可我只有被人虐的份啊,如今這回來了,我本想幾次機會去老大那訴訴苦,你連這機會都跟我搶,我真是倒霉到家了,沒有天理啊」。

許久,王妮妮總算把昏昏欲睡的天奇拉了過來,王妮妮本以為大功一件,但是沒想到卻迎來了眾女憤怒的眼光。

天奇伸了一個懶腰,蹣跚的走過去,坐在了正位上,「你們有什麼急事嗎」?

「盟主,是這樣的」,雷豹開頭道「現在天氣開始轉暖了,大量的低級魔獸也開始往北遷徙,故而望魔峰的魔獸也在逐日增多,而且其中不泛有一些高級一點的魔獸,以往這個時候,每年都曾出現過大量的傷亡事件,所以我建議把傭兵部先調回來,編製到防衛部,等過了這個危險期的話,再回到原位」。

「言之有理」,天奇聽后覺得甚是有理,只是臉上有些不快,「但是也美譽必要為了這麼一個決定,搞的如此興師動眾吧,還擾我清夢」。

「喂,我的好夫君,我們叫你來當然不只是為了這件事情」,王妮妮白了一眼伊天奇,沒好氣的道。

「你這丫頭,怎沒見你嘴巴乾淨過」,天奇見王妮妮還是那副德行,滿嘴胡言亂語,而且剛才居然還不管不顧的把自己從被窩裡拉了出來,都市來氣。

「我嘴巴怎麼不幹凈了」,王妮妮也有些來氣,心裡道「我好心好意的叫你起床,還幫你梳洗打扮,你居然怎辦對我吼叫,有悶死我了」。

「雷豹,你們還有什麼事情就說吧」,天奇自知王妮妮不可理喻,也不想與王妮妮多費口舌,而王妮妮見天奇居然不當她的話當回事,嘴巴一嘟,轉身也不理天奇,想到自己幾個月來第一次見到天奇,居然出現了這般悲劇的收場,頓時眼角便掛了一絲晶瑩的淚水。

大家看把天奇和王妮妮等人在眼裡,但是都不好說什麼,便乾脆都不吱聲了。

而天奇突然感到有些古怪,王妮妮怎麼沒說兩下就哭哭啼啼的,這不像以前的她啊,而且自己沒說什麼罵她的話吧,唉,只是天奇不知道女孩子在十一二歲的時候,心理發育就開始了,處於這個階段的女孩子,很容易多愁善感,也很容易內心受傷,當然也很容易「早戀」。所以葉菲也是沒氣的白了天奇一眼,弄得天奇都暗自忖度,為什麼他們都認為我錯了,我真的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