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哦,反正我呆在這邊也沒啥事,過去看看也無妨。」

計劃完成一半!

多來戈有些興奮地想到。

「那麼,聖龍大人您擁有單獨穿越的能力嗎?我實力太過弱小,沒辦法把您帶過去。」

聖龍撇撇嘴,說道:「你說我有沒有?我要是有的話,我會不會變人魔法嗎?你應該猜出來了吧!」

「我的傳承不完整,傳承中缺失了很多東西,變人魔法和位面穿越的能力,我都沒有。」

聖龍坦白道。

多來戈扶額,假裝為難地說:「那就只有、、、」

「只有什麼?」聖龍表現得很在意。

「只有等我通知我父親,然後讓我父親來接我們回去了。」多來戈說道。

「但是我父親可不是什麼好說話的人,他很可能會為難你的~」

「唉,難弄的話,那就算了吧!」聖龍似乎打了退堂鼓。

「唉唉哎,沒關係,我好好勸說下我父親,您不用擔心!」見聖龍想要退卻,多來戈立刻打包票。

「好吧!這就麻煩你了,我要繼續去吃東西了。果然,人類做的食物是最好吃的!」說著,聖龍又顯露出吃貨的姿態,離開了院子。

看著聖龍遠去的身影,多來戈不禁喃喃自語道:「這聖龍果然有古怪、、、」

而聖龍在離開遠處之後,也不禁說道:「那個小輩一定是在撒謊。」

兩人沒有想到,對方都是在做戲給自己看,他們的演技都很高,但卻都看出了對方的不正常之處。

但良好的自我感覺讓他們都覺得自己表演得很好,對方怕是怎麼也看不出來吧!

不過,對於多來戈來說,現在怎麼都得把父親叫來,因為他確實沒法帶這位聖龍閣下回蘭斯位面去。

因為,他隱約感覺到,這聖龍已經是三階巨龍了。

三階啊!跟父親傑藍狄一個等級。

這已經完全不是自己所能夠處理的事情了。

所以他才那樣裝傻,那樣表演。

為的就是掩飾自己,保護自己。

稍微整理下情緒,多來戈準備去找愛蜜莉雅聊聊。

剛剛明示自己身份的時候,女孩是怎樣的震驚,多來戈自然看到了。

所以,他自然得趕緊去安慰解釋一下,不然將來自己老婆跑了怎麼辦?

但沒等他走兩步,愛蜜莉雅的身影就出現在了院子中。

「莉雅、、、」多來戈看著女孩清麗的模樣,不由輕輕呼喚道。

而愛蜜莉雅也如受到召喚的小動物一般,噔噔蹬跑到多來戈身前,伸手環抱住了他的腰。

多來戈也是伸出一條胳膊攬著她的後背,另一隻手輕撫愛蜜莉雅後腦勺的頭髮。

「為什麼不早告訴我、、、」愛蜜莉雅在他懷中,聲音顫抖著說道。

「莉雅,我是有苦衷的。」多來戈說道,撫摸愛蜜莉雅腦袋的動作更加輕柔了幾分。

「因為我要防著羅茲瓦爾,你可知道?他是想要屠龍的!」

「啊!屠龍?!」愛蜜莉雅抬頭,不可置信地看著多來戈。

「沒錯,屠龍啊!」多來戈說道,「你想下,我還這麼弱小,要是給他知道了我的真實身份,那我還能和你這樣安全待到現在嗎?」

「一定不行的。羅茲瓦爾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屠龍的機會。」

「而且,莉雅,你知道之前指使艾爾莎刺殺咱們的人是誰嗎?」

「誰?」

「是羅茲瓦爾。」多來戈一字一頓地說道:「這是艾爾莎親口給我說的,她在見到羅茲瓦爾第一眼起,就發現這個事情了。」 「為什麼?為什麼羅茲瓦爾要刺殺我們?」愛蜜莉雅有些不能置信,「羅茲瓦爾既然決定支持我參加王選,那為什麼他又要找人來刺殺我們?」

「搞不懂!我真的搞不懂這些事情!!」

愛蜜莉雅有些痛苦地低下頭去。

又一個人,背叛了她~

看到愛蜜莉雅這副樣子,多來戈連忙伸手將女孩摟在懷裡,「羅茲瓦爾的目的我多少應該能夠猜到一些。」

老公,這次來真的 「他其實也有著悲催的命運和生活。」

「福音書你知道嗎?」

「知道。」

「羅茲瓦爾就有一本福音書,福音書能顯現未來可能出現的事情,羅茲瓦爾的一切都是按照福音書上的來做。」

「無論是支持你參加王選,還是收留雷姆拉姆,再或者派人刺殺我們,都是福音書上讓他這麼乾的。」

「那個人就是那本書的傀儡,只要能夠完成他的目標,即便變成傀儡他也心甘情願。」

「他的目標就是屠龍,屠龍之後便用龍血復活他想要復活的人。」

「所以,無論是他的支持,還是他派遣人來刺殺,都是沒有理由的。只是因為那樣做會讓事情的走嚮往福音書上所顯示的靠攏,只有能夠達成這個,羅茲瓦爾什麼都願意做。」

「但即便如此,他做了某些事情,就應該得到一些懲罰。」

多來戈看著有些心軟,似乎想要為羅茲瓦爾開口說情的愛蜜莉雅,一字一頓地說道:「苦衷,誰都有苦衷。每個人只要活著,甚至死了都是有苦衷的。」

「但是,苦衷並不是你傷害別人的理由。」

「錯了就得認,挨打要立正!」

這一番話,讓愛蜜莉雅無話可說,但是她還是希翼地看著多來戈,似乎希望他能明白什麼一般。

多來戈嘆了口氣,說道:「我知道了,如果可以,我會饒他一命,但是他若不好好接受,那麼我就不會手下留情。」

「這樣就足夠了!」愛蜜莉雅說道,「我不是可憐他而讓你手下留情,我是不想你變成他那種人才阻止你的。你能理解的話,最好不過了。」

聽到這話,多來戈心裡的疙瘩徹底消失,他抬手摸摸女孩的頭髮,正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愛蜜莉雅踮起了腳。

「唔~」

親密舉動過後,多來戈有些驚訝地看著愛蜜莉雅,而愛蜜莉雅也似乎被這目光看得害羞,紅著臉解釋道。

「你為我做了這麼多,而且還這麼理解我,我當然不能吝嗇啦!況且,我也想試試接吻的感覺~」

「嗯,你體驗到了嗎?」

「體驗到了!」

「但是我還沒有,所以繼續吧!」

、、、

雷姆站在角落裡看著院子中間正在親吻的男女,臉上有掩飾不住的羨慕之情。

不過,除了羨慕,雷姆還有一種焦急的情緒。

她是隨著愛蜜莉雅一起過來的,但在愛蜜莉雅進去之後,她卻沒有跟著進去。

在少女眼裡,打擾兩個相互喜歡的人獨處,是一件罪惡的事情。

儘管她也喜歡那兩人中的一個。

不過,雷姆也不準備一直委屈自己,她是想等愛蜜莉雅離開,然後再進去找多來戈的。

於是,藍發少女便站在外邊聽牆角。

這也不是她的本願,但誰叫這堵牆的隔音效果太差了呢?

沒辦法~

然而,不聽不要緊,一聽嚇一跳。

雷姆居然聽到了關於羅茲瓦爾收留自己跟姐姐的事情。

對於羅茲瓦爾,雷姆很感激。

畢竟對方是在那種情況下,還依舊收留了自己跟姐姐兩個累贅的大好人。

儘管雷姆從一開始就感覺到了,對方收留自己姐妹兩人是別有用心。

但這並不能打倒雷姆對羅茲瓦爾的崇敬之情。

幫了就是幫了,誰都無法抹去這樣的恩情。

但現在,雷姆聽到多來戈那樣說,心中卻有了不一樣的感覺。

雷姆不笨,只是有些單純,所以在聽到羅茲瓦爾是為了屠龍才收留自己和姐姐的時候,她一下就想到了最壞的情況。

姐姐待在羅茲瓦爾身邊,一定會有危險。

王都動蕩,羅茲瓦爾卻只將拉姆帶走,而將自己留下來,這不正說明在羅茲瓦爾心中,拉姆的重要性遠高於自己嗎?

雖然從一開始雷姆就知道。

但現在,龍出現了。

龍出現了,那麼對龍有想法的人,難道會按捺住自己躁動不安的心靈,做一個乖寶寶嗎?

雷姆從來不認為羅茲瓦爾會是一個乖寶寶式的人物。

那麼羅茲瓦爾會對這麼強大的龍出手,姐姐拉姆待在他身邊,可不就會有危險嗎?

不行,我得把姐姐從羅茲瓦爾身邊拉開才行!即便她不願意,我也必須這麼做!!

這就是雷姆此刻的想法。

但想法雖好,實施起來還需從長計議。

想要將拉姆從羅茲瓦爾身邊拉開,必須做到兩點。

第一,先讓拉姆出現在自己面前,第二,擁有抵抗羅茲瓦爾的力量。

這第一點就不用多說,拉姆可不是那種用嘴巴就能說動的女孩,即便勸說她的人,是她的親妹妹。

必須要用強制手段來讓拉姆離開羅茲瓦爾。

而第二點的話,就比較好理解了。

需要用強制手段,那羅茲瓦爾可不會坐視自己的工具被雷姆拉走,他一定會出手阻攔。

那這樣的話,如果沒有能夠對抗抵抗羅茲瓦爾的力量,一定沒辦法將拉姆從羅茲瓦爾身邊拉開的。

雷姆努力思考著,但最終卻只能想到一個辦法。

那就是求助於多來戈。

多來戈與羅茲瓦爾有間隙,而且羅茲瓦爾還曾對多來戈和愛蜜莉雅出手過,多來戈想來應該不會抗拒對付羅茲瓦爾吧!

而且,如果幫助自己的人是多來戈的話,雷姆還有報答的方法,以身相許之類的都是可以的。

但若是其他人的話,雷姆都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人家了。

有恩報恩,這是雷姆永遠不會忘卻的準則。

就是不知道,多來戈大人會不會答應、、、

雷姆心有忐忑,轉身走進了院子里。

愛蜜莉雅此刻正準備出來,碰到了雷姆,便有些好奇,問道:「雷姆,你、、、」 遇到愛蜜莉雅,雷姆也沒有慌亂,而是淡定自若的說道:「愛蜜莉雅大人,我想要尋求多來戈大人的幫助。」

「哎,是什麼事情呢?」愛蜜莉雅有些好奇。

她本以為雷姆現在來找多來戈的目的與自己一樣,但現在看來,好像不是那樣的。

對於愛蜜莉雅,雷姆也沒有特意隱瞞,直接說道:「我姐姐待在羅茲瓦爾大人身邊,可能會有危險,我想讓多來戈大人幫忙將我姐姐從羅茲瓦爾身邊拉開!」

說完,雷姆就向愛蜜莉雅輕輕一點頭,轉身朝多來戈的位置走去。

不隱瞞愛蜜莉雅,但不代表雷姆會覺得愛蜜莉雅能夠幫忙。

或者說,就算愛蜜莉雅能夠幫到什麼忙,遠近親疏的緣故,雷姆也更願意讓多來戈來幫忙。

愛蜜莉雅聽完雷姆的話后,意有所動,但不等她說話,就看到雷姆離開的身影。

無奈,她只好跟上雷姆,朝剛剛才告別的多來戈那裡走去。

多來戈看到兩位女孩出現,沒有太過在意,而是出聲詢問道:「雷姆,你有什麼事情嗎?愛蜜莉雅你還有什麼事沒處理完嗎?」

愛蜜莉雅還沒說話,一向嚴律於己的雷姆卻先半精靈一步開口說道:「多來戈大人,我想求您幫我做一件事!」

「這樣啊!我答應了。」多來戈沒怎麼想,就回應道。

「哎,您不問問說是什麼事情嗎?」雷姆有些詫異。

多來戈笑道:「雷姆你不會害我,而且你肯讓我幫忙的事情,一定是你認為我可以做到的。那麼,我相信雷姆的判斷。」

這話讓雷姆一下子感動到幾近落淚,就連一邊的愛蜜莉雅都有些吃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