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恭喜宿主成功投資《太古仙緣》遊戲,此遊戲評分值高達85分,特獎勵宿主30000網路銀幣,宿主當前網路銀幣餘額為98000+。」

遊戲投資支線,再次推進了。

而且讓他有些出乎預料的是,這款《太古仙緣》遊戲的前景和潛力,確實非常高,達到了八十五分。

看起來雲文熙剛才確實沒有誇大,這遊戲確實有著大火的可能。

要知道就連上次投資的《位高權重》手游潛力值也不過八十分而已。

而自己以二百多萬投資進來,算是非常划算的。

不僅得到了三萬網路銀幣,更是獲得了一款可能大火的遊戲百分之四十股份。

當然,這其中很大一部分功勞得歸功於許金環。

畢竟這款《太古仙緣》遊戲是她找尋到的。

就在慕白看著遊戲支線的光影小字時,雲文熙就又客套的說了兩句,然後就揮手轉身離開了。

在他離開后,房間里就剩下了慕白和許金環兩個人。

這個時候,一旁的許金環好像想到了什麼,她咬了咬紅潤的嘴唇有些不好意思的對慕白說:「慕豪,我剛剛沒有做錯什麼吧?」

其實許金環在和雲文熙壓完價格后,就後悔了。

她本來認為談投資,壓價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而且心底也是想為在最困難的時候幫助她的慕豪做些什麼,所以便自作主張的幫慕豪對《太古仙緣》這款遊戲,進行了下壓價。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她總感覺自己好像莫名的破壞了慕豪身上那一種看不見,摸不著,但卻有真實存在的神豪氣場。

此時慕白看著身旁乖巧的許金環,笑著搖了搖頭說:「傻丫頭,別胡思亂想了,對了,你上次的銀行卡號沒變吧?」

「嗯嗯,沒變,怎麼了呀,慕豪。」

許金環不清楚慕豪問她銀行卡的原因,但還是很認真的回復了。

她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悅耳好聽。

說完之後,只見身旁的慕白溫和道:「沒什麼,壓的那二十萬價格當做獎金給你轉過去了,不要推辭,如果想感謝我的話,那以後多給我物色幾款不錯的遊戲就好了。」

聽完這話,許金環張了張嘴,卻什麼都沒說出來。

但是她清楚的感覺到,自己剛剛自作主張為慕豪壓價的行為,確實多此一舉了。

畢竟一個連幾百萬投資都不怎麼在意的神豪,又怎麼會在乎二十萬的價格差呢? 二十萬,這對於一個高級白領來說,都是整整兩三年的工資。

對於普通底層人民來說,則是需要努力五六年,乃至更長時間才會賺到的錢。

就算對於一個經營狀況不錯的遊戲工作室而言,二十萬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可是許金環現在能真真切切的感覺到,眼前的慕白是真的沒有在乎過這二十萬。

二十萬或許在他眼中,並算不得什麼。

撩愛成癮:帝少寵妻夜夜忙 她不清楚,慕白到底是處於南京城何等層次的人物。

不過許金環知道,那個層次恐怕是她窮其一生,也只能仰望的。

就在她這般想著的時候,一旁的慕白抬頭掃了眼客廳萬年曆上的時間,發現不知不覺間已經五點了。

然後扭頭看了看窗外,果然夜色也開始逐漸降臨。

冬天的夜晚總是來得很早。

慕白想著等會兒還要網上聯繫下康韻韻,邊境老越倒客交流會的事情,所以就起身對身旁很漂亮動人的許金環輕聲說:「五點了,我差不多該走了。」

「慕豪,這麼晚了,要不吃完飯再走吧,你看都到飯點了嘛?」許金環也起身客氣的挽留道。

聽到許金環這麼說,慕白覺得現在確實到晚飯點了,等會兒一個人吃也是吃,倒不如有個伴。

所以便點了點頭道:「嗯,也好,不過我請你出去吃吧。」

「不用了,慕豪,在家吃吧,我給你做,我做飯很快的,而且今天我妹還給我訂了一份蛋糕,不吃就浪費了。」

許金環搖了搖頭,輕聲說著。

聲音很綿綿好聽。

「嗯?蛋糕?今天你生日?」

此時慕白有些詫異道。

然後略微扭頭,看向看一旁餐桌處放著的生日蛋糕

在他印象中,城市白領,不,許金環已經可以算是金領了。

所以像她這種有著自己事業的優秀女孩兒,尤其是單身的女孩兒,過生日都應該是三五成群的朋友在一起搞個生日party。

可現如今眼前很顯孤單的這一幕,很出乎慕白的預料。

大概是看出了慕白眼中的詫異,許金環便連忙點頭解釋道:「嗯,我生日,本來以前我都是和我妹一起過的,不過今天她有事出去了,就只剩下我自己了。」

「哦,這樣啊,那好,在家吃就在家吃,上次嘗了你做的飯菜,覺得很好吃呢。」

慕白聽著這話,沒有再拒絕。

畢竟留下許金環一個人孤零零過生日,顯得有些不近人情。

而且他嘗過許金環做的飯菜,不得不說,這丫頭做的飯菜確實很好吃,甚至比一般四五星酒店大廚做的都要好。

「嗯嗯,慕豪,那我這就去給您做飯,您稍微等一會兒哦。」

在聽到慕白肯定的回復后,許金環漂亮的小臉上露出了開心的微笑。

然後又客氣的聊了兩句,便轉身去廚房中忙碌了。

幾分鐘后。

慕白聽著廚房中鍋碗瓢盆的聲音,看著許金環忙碌的身影,他心中莫名有了些家的溫馨。

記得在以前沒有獲得神豪系統的時候,他所夢想的生活就是能在南京城擁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再有一個不求美若天仙,只求廝守一生的老婆,每天他出門賺錢,老婆在家做家庭主婦,兩人其樂融融的生活在一起。

現在眼前這一幕,就是他以前幻想的生活。

所以這讓慕白心底有些觸動。

不過也僅僅只是觸動罷了。

自從獲得了神豪系統后,他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心態在一天天中潛移默化的改變著。

變得很難再被外界的事情所觸動。

慕白依稀記得像以前剛獲得神豪系統時,賣株仙人掌賣幾千元就樂得合不攏嘴,見韓夢雲那種身價過億的老闆時,心情還十分忐忑。

而現在呢?

這種心態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就連前些天,熱銷二十五億,他心底都沒怎麼太過喜悅。

並且,除了心態變得有些超乎尋常的冷靜外,慕白還能感覺到有些其餘的說不清道不明的變化。

是人有錢后,都會變嗎?

他也不清楚。

不過心態的變化,和系統的推波助瀾絕對有著最直接的關係。

系統好像是在將自己往一個無懼任何規則的神豪方面培養。

就比如一人當道支線一般,鬥魚官方只是想要利用一下自己而已,而系統觸發的支線任務,卻是一個註定會讓鬥魚官方為之後悔一輩子的任務。

也比如神豪氣場的支線任務,僅僅只是因為自己驚嘆了下韓夢雲腕錶的價格,就觸發了後續一系列奢侈品的任務。

愛妻入局:前夫請溫柔 這有點像什麼?

就好像古代的君王一般,他們凌駕於一切規則之上,無懼任何人,也不會去驚嘆任何東西,畢竟天下都是他們的。

而一旦有人或者勢力招惹到他們了,那勢必就要付出最慘重的代價。

所以在這種心態中,慕白以前夢想的平凡生活,卻已經漸行漸遠了。 在他出神想著的時候,手機中簡訊獨有的消息提示音使得慕白收回了思緒。

「尊敬的用戶,於11月28號21:02分,您尾號2868的賬號收入1900000.00元,當前餘額為39708658.18元,銀行理財餘額為1200000000.00元。」

這是一條銀行的入賬通知。

看起來剛發出去不久的拍品,已經開始有人收到了。

以風神快遞專業到位而且快捷的服務和速度,應該用不了多長時間,二十五億的拍品就都會全部送到。

到時候扣除十個億的返利,那就是十五億RMB。

十五億,或許聽上去是不怎麼震撼人心。

但要知道,全國範圍內十四億多的人口能擁有十五億身家的,明面上不過寥寥一兩萬人,算上許多隱形富豪,也超不過五萬人。

可以說,這十五億足夠一個人從普通最底層人民,一躍成為全國範圍內最頂尖的富豪名流。

十五億足夠很多人奢侈淫逸一輩子了。

但想著這即將入賬的錢,慕白沒有打算將在黑色天網中抵押的十五億先還上,畢竟有著三個月的無息期限,不需要這麼早還。

宋先生你又裝病 最主要的是即將要去參加老越倒客交流會,多準備些資金還是應該的。

畢竟慕白打算這次去,是多購買些珍稀動植物,將神奇空間空閑的種植養殖位填補完畢。

要知道收集珍稀動植物,是需要花費很多的。

「嗯?對了,還是先問問康韻韻倒客交流會具體時間吧。」

想到這裡,慕白便隨手關閉了簡訊,然後切換到了手機QQ上。

在最近聯繫人的好友列表上翻動了下,找到了康韻韻的QQ,繼而打開兩人聊天頁面,談起了關於老越倒客交流會的事情。

慕白:「在嗎?邊境老越倒客交流會具體什麼時間召開清楚了嗎?」

康韻韻應該正在玩手,所以在他剛發送過消息沒多長時間后,就回復了過來。

康韻韻:「慕豪,我在呢,具體時間是後天早上十點正式開始,以往倒客交流會都是一天就結束的,不過這次是年度交流會,來了好多大牌的倒爺,也帶來了很多稀世奇珍,所以持續三天呢,慕豪,據我知道的,就單單您想要的黑鬱金香就有不下兩株。」

慕白看著這消息,忍不住點了點頭。

本來這次倒客交流會,他是主要奔著黑鬱金香去的,但現在聽康韻韻的話,看起來這次交流會上還有著不少奇珍。

這讓他更加有興趣了。

看起來這次去,應該能收穫不少。

就在他這般想著的時候,康韻韻再次發消息道:「對了,慕豪,雖然後天才開始倒客交流會,不過您盡量明天就到吧,明天是需要審核進入交流會名單的,而且我們上次交易物品時,我看到您地址是在南京,南京和老越離得很遠,您怎麼來呀?是自己開車么?」

「嗯?怎麼了?問這做什麼?」

慕白打字問道。

路途遙遠,他是不準備開車去的,要知道布加迪威龍雖然炫酷,速度也是當世跑車中最頂尖的。

但耗油量極其恐怖,以最快速度行駛時,油耗最多也就支撐半個小時。

所以長途旅行不適合開這輛豪華超跑。

當然,慕白在水墨林居地下車庫,還有著一輛適合長途旅行的寶馬越野車。

不過歸根到底,這次出行沒有時間沿途旅遊,做高鐵和飛機更加快捷,也更加方便一些。

此時在慕白思索了幾秒后,便再次和康韻韻聊了起來。

慕白:「對了,老越倒客交流會中都是用什麼貨幣進行交易的?」

康韻韻:「(大兵表情)慕豪,這點我正準備說呢,您應該也知道像這種倒客交流會中,有許多珍稀物品來路都不太正當,所以不適用各國貨幣交易,都是用交流會中提供的沒有任何印記的黃金來交易的,每個進去的客戶都需要從交流會中購買黃金,在那裡面買的黃金比市面上要高出百分之五,雖然有點坑,但不買的話就沒有辦法在交流會中進行交。」

發送完這條消息后,康韻韻再次道::「至於您出行的問題,我是覺得如果您方便的話,就開車來,順便帶幾個身手比較好的人隨從,畢竟交流會中很多物品都是不能進入高鐵和飛機的,而且交流會中不提供快遞服務,每次在交流會結束后,都會發生很多沿路搶劫的事件,而且大多都是在臨近邊境線存在爭議的地區,就算髮生了什麼事情,各國也都不方便出手。」

看著最新發來的這兩條消息,慕白略微皺眉。

其中第一條在交流會中需要購買黃金來進行交易的事情,他沒什麼別的想法。

但對於第二條出行方面的事,卻有些啞然。

看起來這一趟的出國之旅,還會有許多有意思的事情呢。

當然,慕白並不擔心什麼,畢竟以他現如今恐怖的身體素質,足以應付這種局面。 「嗯,知道了,我會考慮的,老越交流會中還有別的需要注意的嗎?」

慕白聽完這話后,便又和康韻韻聊了起來。

不過之後的交談,康韻韻只是提了些關於快遞的建議,別的倒沒說什麼。

幾分鐘后,慕白大概了解清楚了在邊境處的老越倒客交流會。

這算是一個魚龍混雜,但卻又有著不少奇珍異寶的交流會。

豪門宮少:摯愛獨家狂妻 去參加的有手中有著不錯物品的倒客,也有本地人,剩下的就是像慕白這種外地人。

但是敢跨過國境線去外國參見這樣一個混雜的交流會,自然都是有著幾把刷子的人。

「呵呵。」

想到這裡,慕白輕聲笑了笑,不管怎樣,他去參加的目的只是收購一些珍稀的動植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