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蘇不凡你也很能打,就把我家純爺們雪兒讓給我吧,我要嫁給他。」

「你們這幫變態,只有我是最喜歡雪兒的,雪兒我愛你。」

「原來你是這樣的姬凝雪,為什麼我這麼喜歡你呢。」

………………

當黎天通過月依紗的手機微博看到這些消息的時候,頓時不樂意了,記憶中他也註冊過微博,只是還沒有認證。

但是這並不妨礙黎天發布消息啊。

主持人剛剛叫人將六號選手抬下去,黎天就已經編輯好信息,選擇發布。

「@姬凝雪,我家的女漢子,我要送你一首詩,詩名《紅豆》。

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

願君多採擷,此物最相思。」

然後他拿過月依紗手中的手機。

「我說老婆,你這學的也太快了吧,我如果沒去過另一個地球,還真沒你適應的快呢!」

月依紗聞言也是一笑。

「這個世界雖然沒有什麼武力,但是卻擁有難得的一份安寧,這是三十三重天世界,多少人夢寐以求而不得的東西,老公,能來到這裡真好。」

黎天正在努力的打字,沒有注意到月依紗的語氣,只是隨口說道。

「那是自然,只要和老婆在一起,那就最好,不過現在竟然有這麼多人打我老婆的主意,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這時,他正好打好最後一個字,連忙點擊發送。

「好了!」

黎天開心的將手機還給月依紗,月依紗也好奇的看去。

「@蘇不凡,我也有一首詩送給你,詩名《上邪》

上邪!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然後她又看了一下黎天寫的那首《紅豆》,臉上露出複雜的表情,有些幽怨的看著黎天。

「老婆,你這是怎麼了,如果你覺得我做的不對,就直說,我你一定改,這位看著我,我這心裡發毛啊。」

月依紗翻了一個好看的白眼。

「你為什麼要告訴我,你去過另一個地球,直接說這是你給我寫的多好,哼!」

女人,不管是哪個世界的,原來都一樣。

黎天知道這時不是解釋的時候,解釋也解釋不通,正好他聽到主持人的聲音傳來。

「由於六號選手品行不端,將被清退比賽,所以接下來,將由七號選手出場…………」

還不等他說完,黎天已經飛奔到舞台上,打斷主持人的話說道。

「別啊,說好的六號結束,我就和那個誰比試的,我已經準備好了,現在就開始吧。」 他問:「除了駱青和,兇手還有誰?」

彭先知沒有立刻回答,遲疑思索了半晌,招了:「是她指使我的,我就只知道她。」另外,他停頓了會兒,補充說,「駱懷雨是知情者,當年,我答應駱青和之前,去請示過他。」

果然,駱懷雨也逃不掉。

江織問:「他說了什麼?」

彭先知搖頭:「什麼也沒說,他做了旁觀者。」

旁觀者?

江織手指敲著檯面,有一下沒一下地響著:是借刀殺人吧。

「第二件,」江織繼續,語氣不緊不慢著,「錄一份口供,等他日開庭,你作為證人出席。」

彭先知猶豫。

江織也不急,慢慢悠悠地說:「信不信?你要是不答應,活不到開庭那天。」

他要是不答應,就不止駱家不放過他了,還有眼前這個深不可測的江家小公子。彭先知說:「我做。」

他或許在與虎謀皮。

江織就是那隻虎。

還有第三件事,他說:「去見駱常德,他說什麼,你就做什麼。」語氣從容自若,卻是命令。

彭先知不明白:「什麼意思?」他投靠的可不是駱家。

江織並不解釋:「這你不用知道,你只需要服從。」

十分鐘會面時間到。

江織起身,出了會面室,外面走廊里迎面過來兩個人,一個監獄管教,還有一個戴著手銬的犯人。

管教見了江織,點了點頭,然後便去一旁,點了根煙。

那戴手銬的犯人人高馬大,左看右看后,才走向江織,規規矩矩地叫了一聲:「江少。」

這人,正是昨日給彭先知的肚子吃了一拳的傷疤男——是個混混頭,小弟遍地,在西部監獄頗有地位。

他一個大哥,他為什麼要聽江織的?

不聽江織整死他呀,大魚吃小魚!

「把話放出去,誰都不準動彭先知。」

大哥:「是。」

當天下午四點,駱常德去了一趟西部監獄。

駱青和後腳就收到了消息。

「小駱總,」沈越上前,道,「駱總去西部監獄了。」

駱青和翻閱文件的手停下了,抬頭,眼裡驟起了波瀾:「彭先知肯見他了?」她去過了好幾次,可每次都吃閉門羹。

沈越點頭。

駱青和立馬起身,快步出了辦公室。

等人走遠了,沈越撥了個電話:「江少。」

冬天晝短夜長,才五點多,夕陽就落了。

江織的住處添了個吊籃椅,今天剛到,是周徐紡網購的,她給了五星好評,並且曬了圖,她特別喜歡,還在吊籃椅里鋪了粉色的小毯子,也放了粉色的抱枕。

「他們畢竟是父女,會自相殘殺嗎?」周徐紡在吊籃椅上盪著。

吊籃椅太小,窩不下兩個人,江織站著,總覺得這玩意不結實,他怕她摔,便一直扶著。

「如果沒有利害衝突,駱常德或許會顧念幾分父女之情,若駱青和對他有威脅,那就另當別論。」江織問周徐紡,「你要是駱青和,這時候會怎麼做?」

周徐紡抱著個粉色兔子的抱枕,想了想:「投誠。」

目前駱青和處在弱勢,不能硬拼,只能投誠。

「要自保,要一勞永逸,光投誠還不夠。」江織說,「得拖延時間養精蓄銳,得拿到更多可以談判的籌碼。」

駱青和不是個會束手就擒的性子,肯定會反擊,何況她知道駱常德做賊心虛,就更不可能任人宰割。

周徐紡蹬著兩條腿,在吊籃椅上蕩蕩悠悠,想了一下,問江織:「那她會用苦肉計嗎?」

寵寵欲動,總裁愛到最深處 江織說:「會。」

噠。

周徐紡開了一罐牛奶:「然後呢,我們怎麼做?」她在吊籃椅里放了很多牛奶和棉花糖。

就因為放了零食,江織坐不進去了。

但是,她還是要放,江織的話……就讓他蹲著好了。

她剛要喝牛奶,江織把她的牛奶罐拿走了:「不能再喝了,你今天喝太多了。」喝多了,她就不怎麼吃飯。

「哦。」

她等會兒再偷偷喝。

江織把她的牛奶喝掉了,才回答她剛才的問題:「她用苦肉計的話,我們就用離間計。」

他什麼結果都想了,各種對策也想了,耍著這群人,讓他們狗咬狗,而且得心應手。

周徐紡不說話了,就看他,直勾勾地看。

江織被她看的想做壞事,舔了舔唇,突然覺得牛奶的味兒太淡,有點想吻她:「怎麼了?」

「誰教你的?」她問。

「嗯?」他沒聽明白。

「你會很用計。」周徐紡本來想說他很奸詐的,但怕江織不開心。

江織把罐子里的牛奶喝完,隨手一扔,穩穩噹噹地丟進了垃圾桶里:「老太太教的。」

他父母早逝,自幼長在江老夫人膝下。

「我七八歲的時候,就是她帶著我。」他說,「江孝林他們都請了老師,我沒有,我是她親自教,教的全是些殺人不臟手的東西。」

他也青出於藍,用得遊刃有餘。

七八歲就教陰謀詭計,周徐紡不太理解:「為什麼要教你這些?」

「老太太說:自保。」

可才七八歲的孩子,還在學字的年紀,就開始自保,未免太早了點兒,太急於求成了點兒。

為什麼呢?不是最疼愛的孫子的嗎?

「如果是我,只要我有庇護你的能力,我不會讓你攻於算計。」如果是她,她教的會是善,而不是惡,不是殺人不臟手的東西。

「殺人不臟手,會不會……」她看著江織,「會不會她也想借你的手?」

如果是這樣……

江織啞口無言,答不上來。

「江織。」

「嗯。」

周徐紡把手伸過去。

江織走過去,牽著她的手,蹲在她面前。

她另一隻手放到他頭上,碰了碰他軟軟的頭髮:「或許你奶奶不是真心疼愛你。」

或許她在磨刀。

江織仰著頭,把臉貼在她掌心下面,輕輕蹭著:「我不確定。」他說,「我只確定你是。」

她用力點頭:「嗯,我是。」

江老夫人的世界里有太多東西了,所以會有舍、有得。周徐紡不同,她只有江織一個,不會舍,舍了就是全部。

江織勾著她的脖子,拉過去,吻住,嗯,一股牛奶味兒。

西部監獄。

駱常德從裡面出來時,外頭的天已經黑了,他剛走到門口那條道,路邊停著的一輛車就打了車燈。

「爸。」

駱青和從車上下來:「等你好一會兒了。」

駱常德片刻驚訝:「你消息可真靈通。」

她不置可否,也不兜圈子,開門見山地問:「彭先知都對你坦白了嗎?」不等駱常德開口,她猜測,「應該都說了吧。」

駱常德沒承認,也不否認。

「你手裡也有錄音,接下來,要把我送進去嗎?」她語氣平靜得出奇,不求饒也不談判。

駱常德反唇相譏:「你不也在查我?」

「你覺得我要是查到了什麼,會真把你送進去?」她笑了笑,「你外邊兒是有一堆女兒,不缺我這一個,可我外邊兒沒有一堆父親。」

駱常德無動於衷,打住了:「不用跟我打親情牌,只要你不再查那件事,我也會收手。」

他說完就走了。

駱青和還站在原地,拿出打火機,點了一根煙。電話響,她接了,電話那邊問:「小駱總,要停手嗎?」

她吐了一口煙圈,說:「繼續。」

約摸過了半小時,駱常德的車已經開上了高速。通往西部監獄的這條路,車輛不多,晚上更安靜。

除了駱常德的車,只有正前方有一輛麵包車,在旁邊車道,與他的車迎面相向。

突然,麵包車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