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死!」數個人偽裝成屍體的人,瞬間引動了自爆。

應對方案1:將敵方斬殺於力場展開前。

偽裝的還挺像,反正乾陽是沒發現。

不過想要將其擊殺在力場展開前,未免就太過天真了。

別忘了,意識超頻這種東西啊。

放慢一千倍的世界中,乾陽猛地向後退去,將身後猶大重重在地上,同時展開矢量力場將自己和坤月護住。

「中和!」1號下令道。

三十多個人同時展開力場,原本如天塹一般的力場立即告破。

乾陽就算再怎麼強,也不是眼下三十多個人同時發力的對手。

無論矢量如何修改,也會被對方迅速糾正。

廢物力場。

乾陽輕啐一口,用克萊因力場替換了矢量力場。

好在替換及時,攻擊全被擋住了。

但也只是一輪攻擊,克萊因力場陷入了飽和狀態。

得將能量釋放出去。

乾陽猛地一掌拍在猶大上。

猶大的誓約——展開!

瞬間向兩側展開的武器架上,整齊的擺放著十三枚聖槍。

「兵裝設定更改,神擊。」

乾陽也是暴脾氣,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攻擊,真當生的可愛就是rbq了?

「都給老娘去死!去死!去死!」

乾陽笑容猙獰的高舉起右手。

吸收的能量被盡數投入聖槍,即便如此依然是杯水車薪,完全不滿足於神擊的要求。

「造神基因模擬,烈陽星女神,太陽之光蕾娜。」

解析當前恆星信息。

解析完畢。

能量充能。

1%

20%

50%

100%

充能完畢。

神擊待命中。

射向高空的十三枚聖槍,將本是昏黃的天空點亮。

眾人目瞪口呆的仰望著天空。

排除西沉的那一輪夕陽,現在的蒼穹高高掛著十三枚太陽。

這些太陽在墜落。

正如之前所說,這是匯聚無數天擊聚集而成的神擊。

源自於樹狀圖,是機凱種的兵裝。

但因為沒有精靈迴廊的緣故,乾陽選擇利用另一種方式去填補這能量的空白。

太陽之光的蕾娜。

樹狀圖中有記錄該生物信息。

每一發神擊都還原了百分百的力量,足以清洗當前行星地表的一切,而這裡有十三發。

就算不對準地心。也足夠讓這顆行星支離破碎。

「你們不是很跳嗎,來給老娘繼續皮!」乾陽驟然落下的自己的胳膊,天空墜落的太陽也因此而加速。

敲里嗎,老娘不發威,真當我是貓咪嗎?

一號已經說不出話了。

乾陽的強大遠遠超出了預料。

找不到任何的對策。

一號苦澀的發現,自己面對著十三枚太陽,居然沒毫無辦法。

無論何種想法在如此強大的力量前都是笑話。

自己就像是馬戲團的猴子。

除他以外,其他也是如此,皆是一副面如死灰的模樣。

有這樣的怪物保護坤月,又怎麼可能完成擊殺,就算擊殺了那又能怎麼樣。

人類,終究還是完了。

「果然歷史重要的事件節點是無法改變的嗎?」

在這生命的最後時刻,一號想到了王莽,也想到了劉秀。

閉上眼。

靜靜等待再度輪迴。

這是現在唯一能做的。 再度輪迴什麼的怎麼可能。

乾陽目前瘋是瘋了點,但還沒到石樂志的地步。

坤月就在身後。

難不成再次輪迴刷新坤月?

之前的自爆式攻擊為了提升攻擊力,都被壓縮在很小的範圍,這也使得日月港幸運的保留下來。

畢竟是坤月喜愛的土地,乾陽也不是很希望它變得坑坑窪窪的,又或者消失什麼的。

那天上神擊自然也不可能落下。

它的存在倒不如說是,倒懸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主要目的還在於震懾。

君不見眼下蹦躂的螞蚱都乖乖站在了原地?

「老東西,把眼睛睜開。」

乾陽的聲音就出現在一號的身前。

下意識的,一號睜開了眼。

迎接他的則是以一枚巨大的十字架。

火車撞擊般的力道,一號被這天空落下的猶大,一鎚子砸入地底。

「轟!」巨響掩蓋了一號痛苦的哀嚎。

解氣!

乾陽抬起猶大望向坑中。

「怎麼不開矢量立場啊,哦,忙著壓制我呢。」乾陽自問自答,用著言語刺激著眼前老人。

世人常道尊老愛幼,可若是老人做了人神共憤的錯事呢?

見一號被如此欺凌,其他旁觀的輪迴者又如何站得住。

「你該死!」二號怒斥一聲就要引動自爆。

乾陽嘲諷的望向他,還有四周那些意圖搭救的人:「別動哦。」

手指戳了戳天空,神擊再度接近了地面,其威脅的意思不言而喻。

「咳咳,都別動手!」深陷地底的一號沉聲道。

已經有所感悟的一號,不想自己再次毀掉一個世界。

「大哥!」二號咬破嘴唇終究還是順從的退了回去。

「這就對了,最好聽他的,不然哪顆掉下來,那是我自己都沒法解決的難題。」

說完,乾陽冷下了臉來,繼續操控著猶大狠狠砸在了一號的身上。

「你不是喜歡針對我嗎?」

「現在站起來反抗啊!」

「不是很nb嗎,不是很跳嗎,你們知道自己是多麼自以為是?」

每一句話結束,伴隨著猶大狠狠的砸擊。

沒有矢量的力場的防護,對方正以肉體硬扛攻擊。

「一個神和我說自己無法改變過去,而你們卻妄圖做到神也做不到的事情。」

乾陽抓住猶大一角,頓時整個猶大染上血色,變化成了一柄與身高不成正比的巨型戰斧。

「你們是猴子請來逗比嗎?」

戰斧落下,縱使一號是半荒的身體,也在這一擊下受到重創。

「意圖改變過去,穿梭時間之前,你是否想過歷史的修正性?」

「肯定沒有吧,不然也不會成為歷史的一部分。」

「哦,這些只是些無用的表象。」

乾陽再度高舉起了戰斧,這一擊,一號必死無疑。

「你們不過是些被灌輸了記憶的克隆人罷了,真以為世界會毀滅,真以為沒了你們人類必然完蛋?」

「扯犢子,真當我不存在啊,坤月敢毀了這個有趣的世界,信不信我啪到她哭!?」

「姐姐!」坤月聞言,一跺腳怒氣沖沖的叫道:「你都在說什麼啊。」

「所以你會毀滅世界嗎?」

坤月連連搖頭,堅決的否定這種可能:「怎麼可能,我母親還有你都生活在這裡呢,哦還有個父親。」

坤月喜愛這個世界,又怎麼可能去毀滅它。

若真的去做了,也一定是被誰逼迫的。

忽然,一人站出怒視這乾陽,不甘的吼道:「儘是些胡言亂語,不許你無視我們的努力。」

「你們的努力?」乾陽裂開嘴來,再次笑出了聲:「有人被你們的笑話笑死了嗎?」

笑聲依舊,血色瞳孔中卻看不到絲毫笑意,只剩下輕蔑。

「你們的努力就是一次又一次的將世界推向末日!?」

「哦,對了,這是世界灌輸的設定,為的也只是讓你們推動劇情,以便迎來最終結局BADEND。」

「換而言之,只要你們在,末日必定會產生。」

如果說有人會去逼迫坤月的話,那一定就是眼前的這群人。

「她或許說的是對的。」一號制止了那人的繼續發言,無可奈何的合上雙目:「也許我們的存在就是錯誤,對不起。」

戰斧落下,碾碎了一號身體也切開了核心。

「對不起有用還要警察幹嘛。」乾陽啐了一口。

對方死亡,信息掠奪,一號的記憶湧入乾陽腦中。

「你們一個七十二人,共同經歷輪迴百次有餘,也就是說你們親手毀掉了近百個世界。」

呵呵,還真是勤勉的一群人。

「你們知道口中的奇迹加護是什麼嘛?」

「是世界在保護坤月。」

「那麼你們又是如何誕生的呢,也是世界啊。」

千陽微微一頓后,笑看向四周眾人:「想明白了嗎?」

說到這裡,相信不是傻子都能發現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