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以為是那個游飛揚在後面搞鬼呢。沒想到後面還有個刺頭。」說這句話的時候,秦洛轉過頭看了眼旁邊的王九九。

「我不認識他。以前沒有打過交道。」王九九心虛的解釋道。她說的是實話,之前也確實不知道有華鶴這個人物。每次都是游飛揚出面來邀請她參加各種聚會,她也以為自己的追求者就是游飛揚。沒想到後面還有一個隱藏這麼深的傢伙,甚至一個電話就能調動軍隊。

王九九很清楚,軍隊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夠調動的。這是國之利器,憑什麼為你私人服務?

可是,當你的級別——或者說當你爹的級別到達一定的高度后,就沒有了這方面的約束。一個小隊長帶隊出來接『私活』,回去后可能是要撤職查辦。可是,要是發布命令的是一軍之長呢?誰敢關他的禁閉?

她只想讓秦洛小小的表現一番,但是,看情況這已經不現實了。

看到王家的小公主在秦洛面前乖巧聽話的小模樣,孫仁耀不得不佩服這傢伙的御女之道。說實話,孫仁耀的女人比秦洛的多上太多,玩過的更是不計其數。可是,論質量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

最最重要的是—–這可是王家的小公主啊。他可沒有玩過這種級別的女人。

「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不要顧忌。」孫仁耀說道。「以後自然有人和他們打嘴皮子官司。我就不信了,這還是他們有禮了?」

這句話,就是孫仁耀最大限度的支持了。

意思是說,干吧兄弟,就算我來背這個黑鍋也不會白白讓你受了委屈。

對於孫仁耀的到來,陳友善一點兒也不覺得意外。

相反,如果他不來,陳友善才會覺得這很不尋常。

他這是執行孫大少的命令,同時也是為民除害。可是,當軍隊的人過來插手后,他再做任何事情都得束手束腳。軍隊平時不干涉政府事務,可是,如果涉及到他們的權力範圍,那麼,警察還是乖乖的靠邊站吧。

他知道這麼做的後果,所以他不能輕舉妄動。

但是,如果有人願意在後面支持的話,那情況可就不一樣了。

他在這邊犯了錯,可是能夠在孫大少那邊撈了分——人不是不能犯錯,關鍵是要看這錯值不值得犯。

「仁耀,把人拷了?」陳友善笑呵呵的問道。

「拷。」孫仁耀斬釘截鐵的說道。

「徐彬。」陳友善得了支援,膽子也壯了起來,大喊一聲就準備調冰遣將。

「慢著。」秦洛喝道。

陳友善轉過臉,問道:「秦洛,你的意思是?」

「等等。」秦洛說道。

「等?」陳友善看向孫仁耀。

秦洛點了點頭,轉過身對孫仁耀說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也知道孫叔叔他們會幫我—–可這種事情太敏感了,還是不要讓他為難了。我都有些日子沒去看望老爺子了,哪能一回來就給他惹麻煩事兒?」

「那這件事情就算了?」孫仁耀反問道。他知道秦洛是為他好,為他們孫家好。孫家再強,難道就沒有對手了?做了這樣的事情,不是擺明了把炮彈送到對手手裡讓他們來轟炸自己的老子嗎?

可是,有些事明明知道結果,卻不能不做。

「我覺得,既然是軍隊系統,就讓他們內部處理好了。」秦洛說道。「我給賀陽打個電話。」

孫仁耀的臉色就變得難看起來,說道:「用不著他。他能做的,我也照樣能做到。陳局,上拷。」

說出這句話的孫仁耀就像是和大房爭寵的小三一般委屈,你幹嘛不愛我你憑什麼不愛我?她能給你的—-我也可以的嘛。

「孫仁耀,理智一點兒。」秦洛低聲喝道。「現在是義氣之爭的時候嗎?我知道你們孫家不怕麻煩,但是今天的事情就完全沒必要搬出孫叔叔—-」

「——-」

看到孫仁耀不沉默的樣子,陳友善的眼珠子差點兒驚掉了。

要知道,孫仁耀可是個『瘋子』啊。發起瘋的時候六親不認,連他的親爺爺都管不了他。可是,秦洛喝了一聲他就乖乖聽話跟個剛進門的小媳婦似的—–

他知道秦洛和孫仁耀的關係很好,也知道孫仁耀很照顧這小子。但是,他以為兩人之間的關係是由孫仁耀來佔據主導地位。

現在看來,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兒啊。

陳友善再看向秦洛時,眼神就發生了變化。

「有些傻逼,你不告訴他是傻逼,他就不知道自己是個傻逼。」一個爽朗的聲音傳了過來。

接著,人群分開,一個身材高挑的年輕男人帶著一個戴著眼鏡的中年男人緩步走來。

只有兩個人,卻仿若麾下千軍萬馬。 「白天的馬庫斯港是諾頓王國北部最繁華的城市,但是到了晚上也是王國北部最混亂和黑暗的城市。」

——————————————————————————某位吟遊詩人

「這個東西好討厭!」

愛德華此時正坐在旅館的床上整理著自己的頭髮,他原本一頭亞麻色的頭髮被伊芙琳染成了金黃色,剛剛染過的頭髮還在散發著一股刺鼻的味道,不過等下完全乾掉之後,愛德華的這頭金毛就會開始飄散一股香味,按照伊芙琳的說法這是現在最流行的的染髮劑。

角落是正在憋笑的艾比等人,艾比此時臉上已經因為憋笑而變得通紅,還是不時噗呲噗呲的傳出嗤笑。

而摩西倒是沒有笑,不過他的臉色非常奇怪。也怪,深淵惡魔更喜歡直來直去,恨不得全身都練出能夠擦出聲音的肌肉,對於這種女裝大佬的行為摩西自然是很難理解,他的三觀在這一瞬間受到了巨大的衝擊。

「這個可是高級的香水,這種清新自然的香味可不是街邊那些妖艷貨能有的,她們的那股劣質香水味隔著老遠都能聞到。」伊芙琳朝著愛德華和羅莉安的身上噴洒著香水說道。

在艾比提出計劃之後,伊芙琳反而是參與熱情最高的,現在在伊芙琳的眼中愛德華和羅莉安就彷彿兩個逼真的洋娃娃一樣任由她梳妝打扮。

而羅莉安這個成天就知道訓練和祈禱的聖武士實在是和這些琳琅滿目的化妝品扯不上關係。

德克看著伊芙琳的動作眼皮子又是一跳,這下子又是多少金幣沒有了。

在離開的魯尼男爵宅邸的時候,孟德斯管家按照魯尼男爵的吩咐還遞給了艾比他們1000枚金幣,足足有兩大袋子了。當伊芙琳說做這項計劃需要購買相關物資的時候,德克一開始還覺得無所謂。

不過當德克付錢的時候才知道女人們到底有多敗家:光是一瓶伊芙琳巴掌大的香水就要50枚金幣,而且按照伊芙琳的說法這還不是最好的品牌的。

要知道50枚金幣是可以買兩件相當不錯的皮甲了,就這樣的50枚金幣不過是為了那持續不過一兩天的香味?德克頓時覺得自己的頭又開始疼了。

「好了!大功告成!」伊芙琳滿意地拍了拍手,然後將還剩下大半的香水塞入了自己包包。

此時愛德華還有些扭扭捏捏地不敢面對大家,不夠伊芙琳一把拉住愛德華將其和羅莉安一起推到了眾人面前。

「哇!沒想到啊!各有千秋啊!」艾比眼前一亮,羅莉安因為本身長相就比較稚嫩,現在她被伊芙琳打扮成了一個楚楚可憐的鄰家少女一般,白色的絲襪包裹著羅莉安修長的腿,潔白的連衣裙配合當初伊芙琳贈送的草帽(PASS:其實我也是喜歡這種風格啦!)讓人看著就忍不住想要用棒棒糖將其誘拐到某個地方進行不可告人的事情,不過這些都是是羅莉安本身的氣質使然。

而愛德華那邊就誇張了,本來還不覺得,現在伊芙琳將愛德華打扮一番后反而有一種中性美,加上愛德華本身的亡靈法師的氣質,居然讓艾比他們覺得愛德華現在像一個高冷的女學者。

「還真好看呢!」艾比在心中想到,怪不得當初在島上那麼多海盜喜歡摸愛德華的屁股,艾比認為現在的愛德華=被掉丟到那個島上的話一定會被糟蹋的。

伊芙琳對於自己的作品是相當的滿意,在捏了下羅莉安的小臉之後伊芙琳說道:「我敢保證現在這兩個人出去的話絕對能讓街上的男人們全部都走不動道。」

愛德華對於伊芙琳不知道是不是讚美的話表示了無奈,隨即低聲說道:「我就要一直這樣?」

「安啦!放心,只要把那些暗處的人釣出來之後你的任務就完成了,如果你比較喜歡你現在這個樣子今後也可以繼續保持啊!我們沒有意見的,是吧?」艾比詢問著德克和摩西,兩者點了點頭,的確愛德華現在的樣子要比以前賞心悅目多了。

「算了,我只想快點完成這個任務。」說完愛德華下意識的扶了下眼鏡,但是他摸了個空之後才想起來伊芙琳已經摘掉了自己的眼鏡。

「沒眼鏡我怎麼走路啊?」愛德華抗議道。

「讓羅莉安拉著你唄,這樣看上去你們兩個才更加無害,增加你們被襲擊的概率!」伊芙琳理所當然地說道。

而一聽到這話,愛德華突然安靜了下來,現在的他不敢去看坐在自己旁邊的羅莉安。

「嗯!」羅莉安輕聲應許,愛德華不知道怎麼的心中懸著的一塊石頭放下了。

看到這一幕的艾比等人又想笑,不過伊芙琳對著艾比等人突然說道:「笑什麼?你們也要化妝的!」

「啊?我們?擔任誘餌的不是他們兩個嗎?」摩西不解道

「難道你們就這樣一副打扮跟著他們兩個嗎?看到你們這幅殺氣騰騰的樣子,對面肯定是不會出手的。」

「好像有那麼個道理!」艾比摸著自己的下巴說道,「那我們該怎麼做呢?」

「嘻嘻,看我的吧。」伊芙琳笑著說道,艾比此時覺得在伊芙琳身後有著一支小尾巴在搖晃。

……

夜晚,馬庫斯港西城區的某條巷子。

兩個身影正在緩緩地向著北城區的海神殿前進,正是愛德華和羅莉安兩人。

本來愛德華是想就在北城區活動的,不過艾比說怕一時半會兒不會有襲擊者,所以乾脆從穿過整個馬庫斯港從城西走到城北,以及增加被襲擊概率。

愛德華本想抗議下自己的腳受不了,不過這一切抱怨都在羅莉安拉著自己的手前進時煙消雲散。

「我覺得這個場面好有愛啊!」伊芙琳走在後面看著前面的兩人不禁說道。

此時的伊芙琳的頭髮已經被她自己染成了灰白色,臉也變成了一張老奶奶的面孔,臉上連老人斑都有,伊芙琳微微佝僂著身子將手搭在了旁邊差不多同樣打扮的德克的手臂上,現在的兩人扮演的是一對老年夫婦。

而艾比則是摸了下自己嘴唇上的小鬍子之後,按著自己的禮帽在街道左側向著北城區走去。

現在的艾比看著就像是一位普通的馬庫斯港小商人,平淡無奇,在馬庫斯港的眾多人中是最不起眼的那種。

而對於摩西這個深淵惡魔,伊芙琳是在想不出用什麼辦法能讓摩西看起來人畜無害,畢竟摩西這幅尊容光是笑一下都能嚇著不少人,所以艾比便讓摩西隔著老遠跟著自己一行人,不過摩西的視力非常好,即使離艾比他們很遠依然能看清這邊的動向,能夠及時做出應對。

在旁人看來艾比他們現在這樣的組合似乎是挑不出什麼毛病,根本沒有人會將幾人同冒險者聯繫起來。

看著街上依稀的行人艾比覺得馬庫斯港的確是要比科恩城繁華一些,雖然都沒有宵禁制度,但是這個時候就算是科恩城主要的商業街也不會有多少人類,而馬庫斯港就算是比較偏僻的這裡也能偶爾看到一些行人。

「能有效嗎?」德克保持著僵硬的步調走著,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將身上的衣服直接撐破,讓這樣一位強大的盾戰士扮作一個老爺爺實在是有些不適合,不過艾比還是以自己有女友了為理由拒絕了和伊芙琳扮演夫婦。

「你身體不要那麼僵硬,這樣很容易被別人看出來的。」伊芙琳小聲地提醒著德克。只是將手搭在德克的手臂上,伊芙琳都能感覺到在那衣袖下硬邦邦的肌肉。

「抱歉!」德克聽后很快的調整自己的身體狀況,面對這樣的行動德克還有有點緊張,本來應該被自己保護的施法者現在正在前面當著誘餌,如果等下自己救援遲了,愛德華真的被掠走了,那自己會相當的自責。

隨著時間的流逝一行人已經從西城區走到了城中心,可是一路上並沒有預料中的襲擊發生。

「難道是愛德華他們還不夠迷人?」艾比在後方想到。

可是就在艾比疑惑地時候,愛德華和羅莉安終於是被人給攔了下來。

看著這三個長著一副猥瑣面孔的大叔,艾比都有著一種想要一拳打上去的衝動。

「兩位小妹妹!這麼晚了要去那裡呀?不如跟叔叔說說你們要去哪裡,讓叔叔送你們一程?」其中一個染著彩虹色頭髮的男子說道。

「對啊!我們可是很熱心的,要知道現在你們這個樣子在外面晃蕩可是很危險的,要不先在叔叔這兒過夜,等到明天在走嘛。」另一位男子說道,他鼻子上的鼻環隨著他的嘴唇的動作上下擺動著。

剩下最後一個男子並沒有說話,因為他光顧著站在原地咽口水了。

羅莉安聽到這些話之後將右手抵在了自己嘴唇上,她正在思考怎樣擺脫這三個地痞流氓,這三個顯然不是他們此行的目標,所以羅莉安並不想三拳將他們打倒在地,這樣說不定就暴露了。

愛德華此時並不敢開口,雖然伊芙琳將他打扮了一個女學者的模樣,但是以他們現有的能力還做不到改變愛德華聲音的程度。

當一個漂亮的女性用著男聲說著:「嘿!大兄弟我們不約!」

這個畫面想想就刺激。

艾比見到出現了突發事件便想要上前替愛德華兩人驅趕開三個不懷好意的壞叔叔。

不過艾比剛剛輕咳一聲,就聽到旁邊傳來一個怒喝。

「住手!」

接著在艾比的眼中看到一個男子從前方走了過來,直接走到了愛德華兩人和那群流氓之間,將愛德華兩人護在自己身後。

看到了這一幕,艾比三人頓時停下了自己的腳步,就當做一個普通的市民看熱鬧一般遠遠地觀察著愛德華那邊。

「小子!你想要幹什麼?我們只是關心下這兩個小妹妹,你可別妨礙我們。」彩虹頭嘴上這樣說著,但是他的手還是伸向了自己的腰后。

所有人都知道他摸的絕不是什麼好東西,很有可能就是一把小刀,此時這位彩虹頭要表達的意思已經不言而喻了

「不想死就別多管閑事。」

對於馬庫斯港來說,每天死在陰暗巷子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不過面對這樣的威脅,這位看上去不過是比艾比他們大上一點的男子說道:「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心裡那齷齪的想法嗎?現在我勸你們趕緊回去,要不然等下我把你們揍得滿地找牙的時候你們就來不及後悔了。」

看著面前矮了一個頭的男子,鼻環男一聲輕笑說道:「呵呵!等下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殘忍,我可是…..」

鼻環男的話還沒有說完就看到一個拳頭離自己的臉越來越近,隨後他感覺到自己鼻子一酸,一股巨大痛楚就通過鼻尖傳到了他的腦中,面對如此巨大的痛楚,他的大腦及時做出了應對措施。

那便是頭一歪直接暈倒過去。

「你!」鼻環男的兩位同伴驚怒交加,他們沒想到這個男人居然不按規矩來辦事,自己這邊連狠話都沒有說完便先動手了。

另外他們更是震驚於對方居然只用了一拳就將自己的同伴給放到,雖然自己的同伴並不是什麼職業者,但是兩者的身高體重差距擺在那裡,對面看上去也不是多強的人,按理實力不應該如此懸殊。

「對付這種人不需要太多的言語,兩位小姐請先往後躲一躲吧。」這位男子還有空提醒愛德華和羅莉安遠離這塊戰場。

羅莉安很快進入「弱女子「的角色,拉著愛德華便向著後方走去,然後靜靜地看著這位見義勇為的「英雄。」

「你小子!」彩虹頭終於是掏出來自己的別在腰后的匕首,不過他剛剛舉起匕首刺向這位男子的時候,他的手突然被對方抓住了,他還想要掙扎一下,不過對方手上出人意料的巨力讓他的攻擊被強行帶往了旁邊。

「啊!」這把匕首最終插在他剩下的那位同伴的大腿中,後者非常不堪的因為疼痛軟到在地。

而彩虹頭隨後便被這位男子一腳揣在肚子上昏了過去。

「不用擔心!他們都死不了。」男子笑著對看上去有些害怕的兩位少女說道。

那把匕首並沒有插在致命處,只不過對方實在是太弱了,因為一點點疼痛就失去了戰鬥力。

「晚上的馬庫斯港可是很危險的,你們要去哪兒?如果我順利的話可以送一送你們。」男子露出一個和煦的笑容說道。 「聖武士與牧師的搭配是光輝教廷最經典的戰鬥方式,在牧師的支援下,被各種神術加持的聖武士能碾碎一切邪惡的力量。」

———————————————————————————《各教派實力分析》

愛德華和羅莉安跟著這名叫斯圖爾特的男子向著北城區走去,當得知羅莉安兩人是要前往北城區的親戚家時,斯圖爾特表示自己也要去北城區。

就這樣在羅莉安一時想不出拒絕的理由的時候,兩人只好讓斯圖爾特擔任護花使者。

一路上斯圖爾特非常的健談,不停地說著自己身邊的一些風趣的事情,可惜他的這套撩妹手段對羅莉安而言還不如討論劍術來的實在,至於愛德華可是一點都笑不出來,因為現在可是有別的男人在他面前撩羅莉安,反正有些緊張的愛德華全程就盯著斯圖爾特看。

斯圖爾特還很納悶這個少女為何一直不說話而且還用冷漠地眼神看著他,不過愛德華這樣子倒是與自身的高冷氣質比較貼近。

「你們兩個不知道馬庫斯港晚上是很混亂的嗎?光是每天的失蹤案件就有不少,這些大多數都被抓去賣為奴隸。你們出門連保護的人都沒有嗎?還好剛才我正好路過那裡,不然後果不堪設想。」斯圖爾特說著話的同時目不斜視的看著前方。

作為外鄉人的羅莉安並不清楚馬庫斯港的淳樸民風,只能默默地點頭表示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