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貝殼已經拍下了,我們回去吧。」

宗石身影一閃,出現在單千里的身旁,沈傾還沒注意,就將單千里拉了過去。

單千里眉頭一皺,「我都說了不回去不回去,我要跟著傾姐姐,難道你聽不懂嗎?」

單千里使勁將宗石的手甩開,準備走向沈傾。

「我陰陽宗豈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

宗石很生氣,打算出手拿下單千里,看他還敢違抗命令。

宗石的一隻手剛伸出去,古岩看著沈傾,

「沈長老,需要我出手嗎?」

沈傾笑著搖了搖頭,完全不擔心的樣子。

只看到單千里身影一躍,直接踩在宗石的肩膀上,然後狠狠一跺腳。

原本一個小孩子,再怎麼跺腳都沒什麼,不會有人放在眼裡。

但是單千里不是普通小孩啊,這一點只有沈傾知道。

沈傾嘴角噙著微笑看著單千里。

「啊!」殺豬般的大叫,宗石的肩膀發出了卡擦卡擦的聲音,他整個人面容扭曲。

單千里輕輕一步,如同閑庭信步一般,從宗石的肩膀上走了下來。

所有人都驚呆了,在空中走就如同是在地上走一般。

古岩也是如此,一般人根本傷不到宗石,宗石的防禦力連他這個千古派的掌門都很難對付。

可是這麼一個小孩,居然這麼一跺腳,就傷了宗石的筋骨?

還可以虛空踏行?

古岩這才明白,為什麼沈傾不出手,還這麼淡定自若了。

古岩這才想起來,沈傾曾經說過,她這個弟弟比她還厲害。

所以說,宗石根本不是單千里的對手!

古岩頓時便大笑了起來。

「果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沈長老,你這位弟弟真的是少年天才。」

看著單千里站在沈傾的身旁,千古派的那邊。

宗石恨的咬牙切齒,「你們以為這樣就可以帶走他?哈哈哈,你們做夢!」

沈傾眉頭一皺,「你是不是在單千里身體里放了什麼東西!」

「是又如何?想跟我斗,簡直是找死!你們帶他走啊走啊,我看看他還能活下去嗎!」

「宗石,你這是找死!」沈傾的聲音很冷。

火眼金睛打開,看向單千里,便看到單千里的身體里有一個小蟲子,一直在動。

「宗石,千里身體內的是什麼蠱!」

「陰陽蠱」宗石很是得意的說著。

「陰陽蠱?」古岩聽著這個詞,面色慘白。

「沈長老,據傳陰陽蠱是陰陽宗已經失傳了數百年的一種蠱,極其的危險,陰陽蠱只要種入人身,就沒有再取出來的途徑。」

「古掌門果然博學,佩服佩服。」宗石此時差不多已經恢復了氣色,即便肩膀的疼痛很重,似乎也壓了下去。

「難道真的就沒有取出來的方法?」

「當然有啊,」宗石笑著說,「剔骨刮肉,就可以取出來了。要不然,陰陽蠱可是會在他的皮肉里徹底的生長下去,與他融為一體。」

「你到底想做什麼!」沈傾看著宗石,讓她給單千里剔骨瓜肉,那是不可能的。

「很簡單啊,單千里註定是我陰陽宗的食物。」

「古岩,難道你是用沈長老的弟弟,研習能讓你們陰陽宗突破詛咒的藥液?」

宗石的表情很是陰毒。 古岩接著說,「我知道你們這個邪惡的獻祭,是需要用童男童女來作為獻祭的藥引,沒想到你居然把沈長老的弟弟作為了童男藥引。」

「古掌門,你知道的可真是不少。你能奈我何?」

宗石的表情和語氣,都很囂張。

「若是不信,你們試試看,單千里能不能離開這裡。」

宗石很是自信,帶著人便轉身回了包間。

「傾姐姐,我似乎不能離開宗石很遠,否則就會痛。」

單千里很是乖巧的對著沈傾說。

「千里,你比那個壞人厲害多了,怎麼會讓他在你身體里種蠱呢?」

古岩不明白。

「我那個時候似乎昏迷了,醒來傾姐姐便不見了,就遇到了他們的人,他們對我很好。我根本不知道什麼裡面有蠱/」

這種哄騙的伎倆。 名門閃婚:陸少的心尖寵 實在是可恥。

獨家佔有:全球通緝小前妻 「沈長老,咱們從長計議?」

古岩看著沈傾,徵求她的意見。

沈傾點了點頭,便帶著單千里一起回了包間。

陰陽宗包間內。

「掌門,難不成就讓那個小孩就這麼離開了?」

「怎麼可能。「宗石笑著,眼底全是陰狠「放心吧,他們連拍賣會都不會離開,就會來找本掌門的,哈哈哈。」

一張拍賣會,除了陰陽宗和千古派的相爭之外,也出了不少的寶物。

「沈長老,那枚貝殼真是抱歉,沒有拿到」

「沒關係,要那貝殼也是為了千里,如今千里就在我面前,一切都不需要了.」

趙無極卻是盯著單千里看個不停。

「師傅,這個小娃娃就是你弟弟啊,長的可真好看,粉雕玉琢的。」

趙無極的目光實在是有些炙熱,單千里不由的紅了臉。

「不過沒想到師傅的弟弟這麼厲害,我覺得在上域估計也沒人比師傅弟弟更厲害,真是厲害。」

趙無極不斷的感慨著。

「大少爺,你在上域也是天才。」趙大哥在趙無極的身旁,提醒了一句。

可是不提醒還好,一提醒,趙無極覺得自己的臉都不知道該往哪裡放了。

原本以為,自己在域界絕對是數一數二的天才,從來沒有怕過誰,也從來沒有覺得誰比自己厲害。

可是自從遇到沈傾,趙無極第一次覺得似乎域界卧虎藏龍,這麼小的小姑娘,恐怕父親也不是她的對手。

然後趙無極拜師沈傾,心裏面便平衡了不少。

可是現在,突然出現了一個六七歲的小男孩。

這個小男孩,居然比沈傾還要厲害?

這麼說,這個小男孩不是域界第一人了》?

而自己比小男孩大了十幾歲,卻這麼菜……

儘管這個小孩子是師傅的弟弟,可是趙無極的心裏面,依舊是無法平靜。

「無極,你已經很厲害了。」沈傾安慰了趙無極一句。

這麼說完,沈傾突然間覺得不應該安慰。

「我等你變得更厲害,我們可以在其他地方再見面。」

「好,師傅,我們一定要再見面!」

趙無極心裏面暗暗的發誓,自己一定要努力,爭取沈傾離開了,自己有力量可以追上她。

否則,這會成為他終身的遺憾。

拍賣會結束之後,大家準備離開。

像千古派陰陽宗這樣的來參加拍賣會,都會有貴賓通道離開。

沈傾一行人走到貴賓通道出口的時候,便看到宗石帶著人站在那裡。

「再給你們一次機會,放下單千里,否則別怪我不留情面。」

「是嗎?」

沈傾直接走上前,速度很快的一腳踹了出去,宗石想要躲卻沒有躲得開,就被踹了出去。

「沈傾,你這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單千里敢離開這裡,我馬上就讓陰陽蠱發作,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那你可以試試。」沈傾很是輕蔑的看著宗石。

然後帶著單千里離開。

果不其然,約莫兩千米遠的時候,單千里的肚子痛了起來。

沈傾能夠看到,那個蟲子在單千里的身體內不斷的撞擊著。

橫衝直撞,就如同是受到了什麼刺激一般。

一行人停著沒有前行,看著沈傾,似乎在等她做決定。

「麻麻,好笨笨,單千里本就不是人,即便被種了陰陽蠱,也是因為他特殊的原因,導致身體愈發的接近於人類身體,才會有這本疼痛的感覺。」

沈傾一聽到小不點的聲音,立馬開心了起來。

「小不點,那要怎麼樣才能將這個陰陽蠱取出來?你也不願意千里一直被這般折磨吧。」

小不點嘟起了嘴,「當然有,單千里自己就可以取出來,只是他一直都不懂罷了。」

「麻麻可以讓單千里引導他體內的氣息,他的身體實際上是自己自由變換形體的,到時候順著氣息,自然就可以將這個陰陽蠱引出來,不過要注意的是,陰陽蠱如果出來,那必定再次鑽入人的受體內,所以在場的各位都有危險哦,如果進入,他們就死定了。」

似乎不忍看著沈傾皺眉頭,小不點再次說道,「陰陽蠱憑藉你們是無法毀掉的,不過單千里要是可以將它從固定的出口引出來,那麼可以將它引入玉瓶之中,加以封印。」

「好,就這麼定了!」 豪門老公:前妻你好毒 沈傾一拍手,便看到大家都在看著她,似乎還目瞪口呆的樣子。

「大家……為什麼這麼看我?」

「師傅,你是不是傷心到走火入魔了?」趙無極說著伸出一隻手想要摸一摸沈傾的額頭。

被沈傾一把打掉。

「我只是想到了辦法,將陰陽蠱取出來。」沈傾很是自信的笑著。

「真的?」

「什麼辦法?」

「嘿,我們現在找個地方,到時候大家就知道了。」

古岩聽到這麼確定的回答,便引著大家走向一家就開在拍賣行附近的客棧。

「派人盯住外面。」

「放心吧,沈長老,我已經派人嚴密防著了。」

隨後沈傾便將小木點說的,如何變換形體用氣息將陰陽蠱引出來的話,告訴了單千里。

「千萬不可啊!沈長老,這樣會害死單千里的。」

古岩還以為是什麼辦法,一聽到便覺得有些荒唐。

可他哪裡知道單千里與人類的不同,沈傾又怎麼會將這些事告訴他們呢? 只是沈傾一意孤行,古岩也不好說什麼。

其他人倒是沒有懷疑沈傾,尤其是單千里。

「我相信傾姐姐的話,她說可以就可以。」

軟軟糯糯的聲音,此時聽起來一點兒擔心都沒有,反倒是很有自信。

現場的人站的離沈傾和單千里稍微遠了一點,留給她充足的空間。

單千里按照沈傾所說,變換形體的時候,所有人都驚呆了。

因為他們沒法想到,人體可以如此的肆意妄為。

到後來的引導氣息,原本沈傾還挺擔心。

因為小不點在說的時候似乎還比較慎重。

可是看著單千里這麼輕鬆,沈傾有點懷疑了。

卻還是拿出了玉瓶,放在指定的位置,等著那蟲子從單千里的身體中出來,然後爬進了玉瓶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