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723病人這事,你要一直不承認,事情會跟滾雪球一樣,越鬧越大,到最後你自己都不知道怎麼說明白。」

慕安安給了忠告,從台階上起身,走下台階。

霍顯還坐在原地,沒有回話,也沒有起來的意思。

慕安安無所謂。

偷病曆本、傷人這一事也算是破案了。

至於霍顯究竟是繼續偷,還是跟主任那邊坦白或者其他辦法,慕安安就不干涉了,她意見已經給了,聽不聽隨他。

「我先走了,值班呢。」

慕安安擺擺手,便打開安全通道的門。

剛走出去霍顯的聲音就響起來,「喂。」

慕安安回頭。

外面燈光亮著,裡面光源黯淡,顯的坐在台階上,盯著一頭金黃捲毛的霍顯黯淡許多,只有煙的星點。

隔了大概三秒,才響起霍顯的聲,「從第一次見面到現在這麼幫我,喜歡哥么?」

「不喜歡。」慕安安回的很殘暴。

「哦。」

那邊回了一個字,卻故意拉長了尾音。

慕安安莫名其妙,也沒打算搭理,結果背後又響起一句話——

「崇拜你顯哥就好,別愛,沒結果。」

「傻逼。」

慕安安很不留情面砸了兩個字,懶得再搭理。

離開這邊走廊,慕安安剛好碰到值班的護士,聊了一些晚上病房的情況。

至於霍顯那邊,並不提。

回到辦公室,慕安安就給宗政御回電話。

「對不起,你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很快到了拍戲時間,她飾演的應緋璃這時候已經是宰相府的丫鬟了,這天她負責去街上採購,無意間看見一伙人跟上了一頂轎子,鬼鬼祟祟的,看上去嚇人極了。

應緋璃不敢輕舉妄動,自己一個弱女子,又不能隻身一人跟上去送人頭。

透過馬車轎子上的標識,她隱隱看出了個「宋」字,而整個京城會乘這樣的馬車的,也就只有宋太傅一家而已,看車帳的顏色,裏面多半是女眷。

想到這裏她心下有了主意,便請了身後跟着的三個小廝幫忙,一個把採購的東西送回府中,一個去宋府報信,不管能不能成,反正信是送到了的。

她留下的是個身手最好的。

等她跟上去時,馬車孤零零地停在小巷道上,車上的人已經不見蹤影,只有一個丫鬟模樣的人昏死在地上。

將人搖醒之後勉勉強強問出了個大概——宋家小姐宋湘上街玩,被一夥混混給盯上了,想拿她來要挾太傅府,趁機撈點錢,如果沒有人來送錢的話,他們不敢保證會對小姐做點什麼。

應緋璃眼神一暗,和小廝對了個眼神。

他們一路尋找,最終在一個廢棄的小院子裏聽到了女人的尖叫聲和男人粗獷的威脅聲。

「你家裏沒人來找你,今兒要我們白跑一趟,還折了兩個兄弟,我們要你血債血償!」

「老三,給我上,撕了這小娘兒們的衣服,撈不到錢咱們也要嘗嘗這官家小姐的滋味兒!」

「你們放開我!爹爹知道了定將你們千刀萬剮!」

「啪」的一道耳光聲,緊接着便是男人罵罵咧咧的聲音,「臭娘們給你臉了是不是,還敢跟我們哥倆嗆聲!」

「老大說得對,我們要是怕你那當官的爹,會來擄你么!」

……

難聽的污言穢語一字不落地落在偷聽的兩人耳里。

應緋璃握緊了拳頭,指了指房外的幾根大木棍,眼下,已經確定裏面就只有兩個男人,且處在極度興奮當中,警惕會相應降低。

賭一把。

再不進去,宋小姐的清白就真的沒了。

大門敞開着,應緋璃和小廝月辭一人拿了一個大木棍,輕手輕腳走進去,給背對着他們的兩個男人一人來了一悶棍。

左邊的男人應聲倒地,吭都沒吭一聲,但右邊的男人可能因為體格壯,也可能是因為應緋璃力氣小,沒能一下子將他砸暈,還轉過身來目眥欲裂地瞪着應緋璃。

「快帶着她跑!」月辭大喊一聲拉了應緋璃一把,伸出把自己的大木棍狠狠地掄在了清醒著的男人身上,而後一個漂亮的轉身將他和木棍一起卡在了牆角里,暫時是動彈不得了。

「月辭你當心!」

應緋璃不敢久留,拉着衣衫不整幾欲昏死的宋湘出了小院子的門朝灌木叢鑽去。

中途江蕪間隔了一段時間畫上了臉部受傷的妝,之後才繼續開拍。

「唉喲!」宋湘腿一軟就摔在了地上,她早已被一路的驚嚇嚇得沒了力氣,這下崴到腳了,便再難站起來。

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應緋璃咬着牙背起了宋湘跑了好長一段路。

臉上,也真的被身邊的樹杈子劃破了幾道血痕。

「咔!」林方恪喊停,撓了撓腿,「心彤你剛剛的表情不太對,人宋湘都那麼虛弱了怎麼你還雙眼迷離跟要撿前面地上掉的錢一樣嘞?」

「抱歉導演,我是被樹枝打到臉了一時有些不適應。」毛心彤滿眼歉意,手足無措地站在一旁。

林方恪又撓了撓被毒蚊子寵幸了的腿,還算寬容地開了口,「那再來一條,注意表情知道嗎?」

拍攝繼續進行。

在路過一拐彎的溝時,兩邊的樹枝過多,毛心彤為了躲避即將刮到自己腿上的樹枝,忙把腿輕輕蹬直了些,也就是這一蹬,成功把江蕪帶趴到了地上。

她剛想驚呼,江蕪一個翻身捂住了她的嘴,「不要叫喊,我聽到有人的聲音。」

成功噎住,毛心彤瞪大了眼睛看她繼續演。

「你不要哭知道嗎,已經得救了,如果你現在喊,會把惡徒引進來,我們兩個弱女子是斷然敵不過一個大漢的。」江蕪的表情很是嚴肅,直到看着毛心彤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才長出了一口氣。

「咔!」林方恪快步走過來,臉上帶着顯而易見的笑意,「小江你這反應,可真行!」

他差點就直接喊咔了,結果江蕪一個翻身,他就及時收住,給攝影們做了個手勢示意他們繼續拍。

沒想到雖然江蕪給自己加了臨時的台詞,但獲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毛心彤站在一邊神色莫辨。

江蕪應付著笑了聲,轉身就一瘸一拐地挪出了草叢。

廖了了最先發現她的不對勁,趕緊上前掀開了她的裙裝下面的褲子,因着沒穿護膝,剛剛那股衝勁兒把她的膝蓋磨破了一大塊,現在正絲絲的滲著血。

看上去猙獰又可怖。

江蕪憋著淚意,深吸幾口氣之後才開口,「了了扶我一把,回化妝室。」

這結結實實的一摔,剛好,跟之前摔的那條腿來了個完美的對稱。

就是「禍不單行」唄,一條腿剛好,另一隻就跟上了。

這一邊,林方恪正欣賞著攝像機的回放,冷不丁地被剛剛扮演月辭的演員給拍了一下肩膀。

「導演,江老師剛剛摔倒了,我那個視角看着還挺嚴重的,要不要叫醫生來看看,她走路都一瘸一拐的了。」

「是啊是啊,我剛剛離江老師最近,她剛剛趴地上不像是演出來的。」剛剛拍近景的攝像也

「嗯?有這事?」林方恪把剛戴上的眼鏡又拿了下來,「走吧,咱們一道去看看。」

幾個人浩浩蕩蕩地來到了江蕪的化妝室。

廖了了早就幫她找了跟組醫生幫忙包紮,心疼得小臉全程皺着,彷彿痛的是她自己一樣,見人來,尤其是後面跟着的毛心彤,她的小臉兒頓時垮了下來。

「怎麼樣了?」林方恪湊到跟前,戴上老花鏡仔仔細細查看了一通。

「就是看着嚇人,其實也還好。」江蕪低着頭,輕輕吹了吹微微有些發熱的膝蓋,「待會兒繼續拍吧。」

「不行!」

一向慫慫的廖了了漲紅了臉,「噌」一下站起來幫她回絕。

剛剛不管是無心還是有意,都是因為毛心彤突然的一伸腳,江蕪才栽到地上的,接下來的戲份還是要背着毛心彤跑,江妹腿都傷了難不成還要再摔一跟頭嗎?

林方恪看了眼廖了了。

「聽你助理的吧,看腿傷成這個樣子,總不能還讓你背着心彤跑來跑去,就先拍你和小顧你們幾個的室內戲份吧。」

廖了了勉強點頭,她很想直接把江蕪扒回家不拍了,但這是她的本職工作,如果真的不幹了又會被人說成是耍大牌……

真難。

還好幾人演技在線,接下來的一場戲很快拍完,迅速就能收工了。 鍾睿燕給了蕭毅一個白眼,說:「這種方法我還是第一次聽說,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無聊的時候在網……」

蕭毅差點說出了他是上世無聊的時候,在網上瞎逛的時候無意中看到的,好在他立馬醒悟過來,立即改口說道:「我無聊的餓時候總愛往人多的地方湊,別人打屁聊天的時候說起,我聽到的。」

「你竟然那別人吹牛說的話糊弄戴亞鳳,你這傢伙真的太壞了。」鍾睿燕狠狠地白了蕭毅一眼。

蕭毅說道:「我覺得這話非常有道理啊,要是真的能做到那好處可就大了,別說能解決眼前的問題,以後去參加人多聚會的場伙,答辯會,畢業後面試什麼的,總之凡是人多,讓人感到緊張的場伙,一用這種方法就不會緊張了……」

鍾睿燕再次白了蕭毅一眼:「不愧是能考狀元的傢伙,這口才,無理都能說出三分道理來,想不佩服都不行。」

鍾睿燕發現,自己和蕭毅這傢伙在一起的時候翻的白眼,比任何時候都多,自己這是怎麼了,難道……

「呸,呸,我才不會呢,蕭毅還是一個小毛孩,我怎麼會……」、

鍾睿燕紅著臉不說話了。

見鍾睿燕的臉莫名其妙地就紅了,也不在和自己說話了,蕭毅不由在心裏臭美着,這鐘睿燕不會是喜歡上自己了吧?

……

沒過多久就輪到蕭毅上台演出了。

「從步入學校以來,伴隨我們的有老師、有同學,但是伴隨我們最多的還是同桌,老狼的一首同桌的你,唱出了同桌與同桌之間那種微妙的感情,這首歌雖然今年四月份才推出,但卻已經成為了今年最火的校園歌曲,今天,就讓我們隨着企管一班蕭毅同學給帶來的這首同桌的你,一起回味……」

在主持人的報幕聲中,蕭毅走上了舞台。

隨着伴奏的音樂聲響起,蕭毅瞬間就進入了狀態。

明天你是否會想起,昨天你寫的日記。

明天你是否還惦記,曾經最愛哭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