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次,我來此,就想把他祖傳之物還給他。」

問心見莫凡示意他坐著說話,便看向劍絕,與其來了個眼神交流,又將桌上的劍拿起,

「祖傳之物?我看看!」

莫凡聽見問心說道祖傳之物,好奇心大起,便想看看這天劍山莊的『祖傳之物』有什麼獨特之處,

「先生,您請看!」

問心將劍雙手遞給莫凡,沒有半分猶豫,在問心心裡,莫凡是什麼人?那是修為高深的強者,對於這『祖傳之物』只是好奇,肯定沒有任何貪念,

「嗯?」

莫凡接過劍身,感覺一隻手還不能將其拿起,連忙用另外一隻手將其拿住,雙手將劍放於胸前,掩飾尷尬,

「系統對其進行檢測!」

莫凡也不是什麼鍛造大師,讓他怎麼看,他也看不出來,這柄劍有什麼獨特之處,在他看來這只是一柄普通的長劍,除了有點重之外,與普通的劍沒有什麼區別,

因此,莫凡直接讓系統對其進行檢測,畢竟系統才是永遠的神,它給出數據,是不會出錯的,

「開始檢測!」

「檢測目標:鐵劍

檢測結果:嗜血魔劍

品階:天神級(封印中,屬於神級)

功能:以宿主之血催動,以敵人之血充能。

背景:原嗜血魔帝貼身佩劍,隨魔帝征戰天下,后因魔帝身死,流落世間。

註:此劍需以血開鋒,以血養劍。一旦開封,便不能停,否則吞噬宿主,直至宿主死亡。」

『我去,這是一柄魔劍啊!』

『還是天神級的神器,雖然被封印,但還是神級,看來這天劍山莊滅門看來與這柄魔劍有很大關係!』

這系統檢測出來的數據,直接把莫凡嚇了一跳,天神級的神器,難怪天劍山莊會被一夜之間滅門!

「這是一柄魔劍!天神級的魔劍,現在雖然被封印,卻還是神級!」

「它還是一柄會吞噬宿主的魔劍!」

「但它卻能給你力量,助你完成你的復仇,劍絕你如何決斷?」

莫凡直接將系統給的數據與自己對嗜血魔劍的看法說了出來,最後看向劍絕,將魔劍的利弊之處對他說道,讓他做出選擇,

「魔劍?」

「這居然是魔劍?」

問心與劍絕,聽到莫凡的解釋后,均表露出驚訝的神情,就連莫凡身後的雷影也被震驚到了,

莫凡卻暗暗吃驚,劍絕的神色讓他擔心,劍絕一開始是對嗜血魔劍的震驚與恐懼,很快他的眼睛里流露出狂喜,對魔劍有著強烈的狂喜,

這表明劍絕已經做出決定了,他要魔劍!他要用魔劍報仇!我要用魔劍報天劍山莊的滅門之仇!

「劍絕!」

「這是一柄魔劍,它還是會吞噬宿主的魔劍!」

「我知道你想報仇,它的恐怖之處是你不能理解的!我希望你能想清楚!」

「它名為嗜血魔劍,是你祖傳之物,你做出任何的決定,我都不會幹涉!」

「但是,我希望你自己想清楚!」

莫凡如驚雷般大叫到劍絕的名字,希望將他從魔劍的狂喜中叫醒,莫凡知道自己低估了劍絕對力量的痴迷程度,他希望劍絕做出正確的決定,而不是墮入魔道!

雖然他是神魔學院的院長,神魔學院無論人神魔都會收為弟子,但他不希望劍絕是由人入魔,從此踏入魔道,

「咚!」

劍絕被莫凡從魔劍的狂喜中驚醒,聽著莫凡對他的教導,似乎是下了某種決定,他突然雙腿直接跪下,

「院長!」

「我身負血海深仇,我想要力量,我想要能報仇雪恨的力量!」

「別說它是一柄魔劍,就算是它會要了我的命,我也要它!」

「最少,在我死前,能為天劍山莊慘死的無辜之人報仇雪恨,我也死得其所了!」

「為了報仇,是人是魔?對我來說,已經無所謂了!」

劍絕突然下跪后,對著莫凡大聲說到,此時他對魔劍的執著,對力量的執著,讓他忘記了對莫凡的尊敬,可見這魔劍對他的吸引力有多大!

劍絕口中,訴說著他對力量的渴望,對報仇的堅決。

是啊!天劍山莊獨留三公子存活於世,他的壓力得有多大啊!他也只是個孩子啊!

「唉!」

「我說過不會幹涉你的決定!我只是將嗜血魔劍的利弊之處告訴你!」

「你如何決定,那是你自己的事!」

莫凡輕嘆一聲,他已經知道劍絕的決定了,身負血海深仇,現在一柄魔劍便讓他有復仇的能力,誰又能拒絕呢?

「咚!」

「謝,院長成全!」

劍絕聽見莫凡不會幹涉他的決定后,直接一個響頭磕下,對莫凡表示感謝,可他卻不知道莫凡心裡所想,莫凡真不想他被仇恨蒙蔽了雙眼,

但是,換作莫凡經歷了他的遭遇,莫凡也許會比他更瘋狂!

父母之仇,不共戴天!

更何況是滅門之仇呢?

「系統可有辦法解決嗜血魔劍的副作用?」

莫凡還是不忍心,讓劍絕為了復仇,被魔劍引入魔道,向系統求救,

「以血為引這是嗜血魔劍的力量源泉!這是不能避免的,想要抵消,魔劍的力量將會大大削弱!」

「只有一個辦法,那便是劍靈認主,讓其以宿主血為引,以敵人之血充能!增加嗜血魔劍吸收血液時間的間隔。」

「如此一來,便能避免劍主墮入魔道。」

『還好有辦法能解決!不然我收的第一個徒弟就變成大魔頭了!雖說劍絕是人是魔,對我沒有任何影響,但是我收他為徒,他就像我的孩子一樣!』

『哪有自己的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一生下來就是壞孩子呢?』

莫凡看著系統給出的解決方法,心裡頓時感覺輕鬆了很多,畢竟劍絕不用墮入魔道,便能使用魔劍了,這也算是一件好事啊!

不過,劍絕還是高興的太早了,嗜血魔劍的劍靈哪有那麼容易認主呢?嗜血魔劍的劍靈陪伴嗜血魔帝征戰天下,見的多少強者猶如天上繁星,數不勝數。

怎麼可能甘心認廢物一般的劍絕為主呢?或者說沒有莫凡的幫助,這是絕對沒有可能的!

「劍絕,你先起來!」

莫凡看著跪在地上的劍絕,輕聲說道,

「是,院長!」

劍絕在幾人的目光下,從地上站了起來,看向莫凡手中的嗜血魔劍,隨後看著莫凡等著莫凡的下一步指示,

「唉,我知道你想要這嗜血魔劍,我又不是不給你!」

「你先聽我說,我這有個方法,可以讓你安心使用魔劍,卻不墮入魔道。」

劍絕起身後,先看向嗜血魔劍的小動作是瞞不了莫凡的,莫凡先是調侃他,又將他可以使用魔劍,不用墮入魔道的事,說了出來,

「其實,這個方法說簡單也簡單,說難也不難!」

「難的話,你就只能墮入魔道了!」

「你只需認這嗜血魔劍的劍靈認你為主,你便不會墮入魔道了!」

「但是,你能行嗎?」

莫凡不等劍絕說話,便繼續說道,將系統給出的解決方法說出,讓劍絕想辦法,讓嗜血魔劍的劍靈認他為主,藉此解決入魔的危險!

「劍靈?這嗜血魔劍還有劍靈?」

「劍靈認主,就可以避免入魔了嗎?」

劍絕很是好奇,他卻不知道這嗜血魔劍是有劍靈的,他現在知道劍靈認主,能避免入魔,很是開心!

誰也不是傻子,誰會好好的人不當,非要去做那人見人怕的摸頭呢?

「你還是別高興的太早,這劍靈認主,可不是什麼容易之事!」

「普通劍靈認主就不常見,更何況是這嗜血魔劍的劍靈,你想讓它認你為主,難啊!」

莫凡看著劍絕,內心很是無奈,普通劍靈認主,本是世間少有,跟何況是天神級魔劍的劍靈,你憑什麼讓它認你為主呢? 對於小小的知更鳥而言,它所見到的、有關愛麗絲的一切都是不可思議的奇迹。

它從懵懂中睜眼,因她隨手施予的靈智啟蒙而重獲新生。

天空還是那片天空,花草仍是原本模樣的花草,但它頭一次認知到了「自我」,從基於生存的本能之中脫離,擁有了屬於它自身的思考。

儘管稚嫩,儘管對世界有太多的不了解,但小知更鳥相信,只要跟在她身邊,自己一定能夠看到與各種各樣截然不同的風景——

它蹲在少女肩頭,目光獃滯地掃視了一圈周圍的環境,如歌唱般啾啾鳴叫起來。

「愛麗絲,愛麗絲,如果我沒看錯,這裏正是下水道,最臟最臭的東西都在這裏匯聚,而你卻說讓我迎來蛻變……」

一身白襯衫加黑色過膝裙裝扮的愛麗絲只瞥它一眼,繼續向通道前方的幽邃邁步而去,帶有小高跟的牛皮短靴敲擊在濕冷臟污的石磚路上,發出不那麼清脆的空曠迴響。

「當然不可能在這種地方舉行儀式,我們要去郊外,去遠離人煙的地方,以避開麻煩……唔,走到這裏應該差不多了。」

她停下腳步,將手中提着的煤油燈放至地面,便就從隨身攜帶的材料包里倒出之前就調製好的混合粉末,在地面上勾勒出簡樸的橢圓圖案。

隨後,施法材料配合著咒語和施法手勢,陰濕昏暗的下水道中乍然而起了一道如驚雷般暴烈、幾乎能震得人耳聾的巨響。

與之同時,原本空無一物的面前被撕扯出了晦暗深邃的豁口,如同形狀不規則的大門般敞開着,並伴隨有低沉的嗡鳴聲傳來。

「走了。嗯……這是傳送法術,除了動靜太大,施法過程太久,再沒什麼明顯缺點,所以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要來這裏、就連流浪漢也不願靠近的下水道深處。」見停在肩上的小傢伙張著喙嘴,綠豆小眼滴溜溜地打轉,愛麗絲抬指揉了揉它毛絨玩具般輕軟的腦袋,簡單解釋一句算是安撫。

當然,她自己也不想在這種惡臭熏天的地方多待,轉身提起之前放在地上的煤油燈,便踏入了面前的傳送通道入口,帶着肩上緊緊抓住襯衫布料的小知更鳥,瞬息之間跨越了數萬米之遠。

宛如空間裂痕般的傳送通道於身後緩緩關閉,愛麗絲的身影出現在了一座二層結構的住宅房屋前。

四周接近漆黑一片,緋紅之月的光輝被陰雲籠罩,沒有燈光,也沒有人聲,只有樹叢里的蟲鳴嘹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