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兩、兩、兩、兩、兩億?!」金髮的少女跳了起來隨即很快的撞到車頂直接捂著頭坐在了地上:「等等,我算算,我們五個人分兩億,一人能分到……能分到……」捂著腦袋含著淚搬著手指怎麼也算不清的少女是芙蘭達賽維倫,是道具組的火力支援專家,能力不明,和爆炸有關。

「唉……」電視的對面雖然看不到人卻明顯的能夠聽到一個感嘆聲。「不是日元……是美金。」

「美金……」現在整個道具組的人都有些暈乎乎的了,「為什麼那麼多錢?」麥野沈利終於問到了關鍵。

「因為這一次的目的地是英國……為了盜取英國清教的聖物……holycross……」

「聖十字嗎?」麥野沈利抱著胸挎著二郎腿毫不淑女的坐在了座位上皺著眉頭思考著。她雖然有著嚴重的精神潔癖,但絕不是什麼腦殘,這種攤上大事的事情還是要謀而後動。

她是item組的領袖,所以大家都把目光看向了她。

「做了。」她咬了咬牙:「這單做完我們能三年不用做事了!」

「yeah!」大家都歡呼起來,那邊也鬆了一口氣,畢竟不是她拚命,她只要負責支援就好了,但日後分贓么……

哼哼哼……

「喂喂……我可沒有聽過,聖十字是這麼大的東西啊!」背著比她還要大的純白色不明材質的十字架。麥野沈利氣喘吁吁地走在往學園都市的路上。

這是一個棺材一般大的東西,只不過從棺材是直線的,從兩邊延伸出去的白色方塊讓這玩意看起來像是個十字架一般。

據說這玩意恆古之前就存在了,一直被英國清教當成寶貝。供奉在最高教堂里,當然,羅馬天主教幾次三番發動聖戰想要奪回這東西都被隔著英吉利海峽打了回去,俄羅斯東正教。中東的伊斯蘭教也對其虎視眈眈,但是因為勢力不及天主教,故此一直都沒來得及下手。

這一次為了奪取這玩意學園都市不單出動了暗部之中的item組。甚至還將暗部school組也派遣了出去,school的目的是阻擋清教的追殺部隊。

本來是一切順利的,結果在快要接近學園都市的時候對方居然直接將hsb00能夠達到六倍超音速的超音速噴射機給直接在九千米高空打爆了。

道具組四個人全部分散各地下落不明,唯一帶著她們的大飯票的是最強的麥野沈利。

背著如此巨大的十字架走在學園都市外圍的麥野沈利覺得自己蠢爆了!

「不對!」麥野沈利猛地發現了附近的不對勁,人呢……

日本人口一億三千萬,全部都擠在小小的島鏈上,按理說就算不論什麼時候都不會缺人的。

但是現在什麼時候都不缺人的日本街頭卻明顯的連一個人都沒有了。

「魔法師嗎?!」麥野沈利冷笑了兩聲,並沒有丟掉沉重的負重,因為對方是魔法師,不知道用什麼手段就有可能將她的戰利品給奪去,費勁千辛萬苦若是在最後一步被人給搶回去麥野沈利真的會爆seed的!

懷著l5的有恃無恐往前走了一段時間的麥野沈利看著前面穿著白襯衫的刺蝟頭一下子怒氣就爆發了任誰抱著一個快500公斤重的玩意走了差不多快500米都不會覺得有趣吧?!

「所謂的魔法師,就是你這小子嗎?!」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麥野沈利猛地跑了兩步掄起了那聖十字就往對方的身上砸去,反正是他們的聖遺物,而且也應該不會壞掉,對方怕壞掉估計也不會躲開,所以……痛快的砸把!

「誒?誒?!誒!誒誒誒!!!」看著在自己面前放的越來越大的東西,上條當麻終於反應了過來:「怎麼又是我!不幸啊!!!」

當然,以他的速度是躲不開的,手舞足蹈的打算阻擋一下,最少也就是個雙手骨折的上條當麻其實還是懷著兩三分的希望的。

如果是對方用能力的話,大概……沒問題的吧?

悲劇帝上條當麻據說右手能夠吸收幸運,也能破除以一切幻想,超能力或者魔法,於是乎被他的右手碰到的女性就會變成他的後宮慢慢的愛上他,被他右手碰得到的男人就會變成他的基友,甘心獻出菊花……詳情見土御門元春和一方通行。

然後當上條當麻的右手碰到了純白色的十字架的時候,十字架猛地發出了juliè的電流,麥野沈利和上條當麻同時被電了一下,兩個人都撒手,開始往後退去。

神裂火織,身為清教聖人,日本天草式神教教皇,對於這次任務的嚴肅性心知肚明,新教幾乎已經炸鍋了,據說日本這邊的神教激動非凡,而清教,天主教,東正教,基督教,伊斯蘭教都開始積極的準備聖戰,一個處理不好就是第九次十字軍東征的世界大聖戰!

所以她不但用大規模的驅散閑人符文將附近一大片的普通人都驅散了,然後急急火忙的趕了過來。

然後……就看到了讓她整個人都快崩潰的一幕……聖十字,崩潰了!

然後……一個光溜溜的男人站了起來,如同大衛一般完美的男人。

一時之間這個裸男把大家都給嚇呆了,反而上條當麻這個無關係者為何會出現這裡,又為何會破壞掉聖十字,反而是一件讓人無視掉的事情了。未完待續。

♂♂ 第440章學院生活二日晨

ps:嘛,第一更,等我第二更啦!

ps1:求打賞啊!訂閱啊!

ps2:今天踢了30個vip群,入群從未說過話的,如果誤踢了我很抱歉,但是現在要進群就沒那麼容易了,要先加1,2群其中之一,然後在我在線期間在書評區發帖子,證明自己的粉絲值,然後我會加好友拉他進去,現在vip群,已經不再直接加人了。一些混進來的人也要被慢慢請出去的。

————————————————

第二日起來,仍然如同日常一般,只不過這回大家是自發的聚在一起——凱拉爾和三笠,約修亞和艾斯蒂爾,凱拉爾和科洛絲,等等的幾個人複雜的關係,反正就是聚在了一起吃了早餐,然後再分開來。

昨天凱拉爾說要教三笠,結果偷偷跑出去和科洛絲幽會了,三笠來了男宿舍一趟結果沒找到凱拉爾,各種鬱悶。

吃完早餐,大家各自分開,反而是平淡的如同喝水一般的日常,正是因為一切都按照日常所以才叫做日常。

中午,大家聚在一起,反而不怎麼好說話了,科洛絲一直想問的事情,結果因為課程的原因還有艾斯蒂爾和約修亞幾人在所以沒說出來。

這讓她就算偶爾回過頭來看看凱拉爾都是氣鼓鼓的樣子,十分可愛。

凱拉爾雖然笑,但是卻已經在自己的筆記本上寫了不少東西了。

是用利貝爾王國文字寫成的。

兩節課的課間科洛絲都沒來找凱拉爾,看來學生會的事情還是挺忙的,面對繁忙的科洛絲,凱拉爾也沒有去找三笠,而是輕輕地在紙上寫著什麼。

和獨行特立的凱拉爾比起來,大家都不太願意去找凱拉爾搭話,一個是因為凱拉爾的年齡很大,二十八歲的年齡。就算光明魔法讓他的身體保持在24歲左右的年輕狀態,但是不經意露出來的神態和氣質很明顯讓他和這些學生不一樣。

不一樣就不合群,不合群自然就無法發和對方聊到一起去,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人物,凱拉爾也沒想過和對方打好關係——你見過一個國家領導人和一個普通學生打好關係過嗎?

一個學生的代名詞本來就是熱血,憤青,容易被煽動,心智未成熟。等等的辭彙,除了能夠反映出這個國家的真實教育水平之外對於一個國家領導人來說其實並無太大的意義。

所以凱拉爾無視。

將筆插回了墨水裡,凱拉爾輕輕吹了吹自己的紙,看著上面漂亮而工整的字體。等墨水幹了之後凱拉爾折了起來放入了自己的懷中,然後開始畫利貝爾王國的地圖起來。

他的記憶里極好,當初在大廳里不到半個小時就已經把利貝爾王國的地圖記得清清楚楚,畫起來也是遊刃有餘。

「唔……」凱拉爾畫開了地圖,然後開始在上面標註一些什麼,本來就不大的地圖被他寫的密密麻麻的。

他排版極好,就算密密麻麻的但是卻也根據他字體的大小能看清楚他在上面到底標註了什麼。

能夠通過字體大小粗細來將一個地圖完全的標註好很多東西其實在美術上的造詣必須很強大才行。

在美術上越簡單的東西越難表現出美感,就好像很多美術家需要用顏色來表達出自己的心裡想法一般,但是實際上頂尖的高手用黑白兩種顏色就能夠表現出那種擴展的力量美感出來。

至於很多油畫能賣那麼高的價錢——說實話。都是在人死了之後炒作出來的,死之前那麼多畫家懷才不遇……死之後反而賣出了百萬千萬的天價,賣點何在?

無他,作者已死而已。

已死,就再也沒有這種畫會出現了,所以這些都是燒一幅,少一幅的。就好像流水線的東西反正沒有手工的值錢一樣。

現代科技流水線的東西會差過手工嗎?未必,但為何手工的始終要比流水線的東西貴五到十倍?

因為是手工的。

人類心理就是這麼怪的東西。

凱拉爾花了兩節課間的時間來做這些事情,然後中午吃飯的時候卻沒有和艾斯蒂爾和約修亞在一起。

科洛絲和凱拉爾打了飯就來到了她的學生會的房間中。

學生會是這個學校比較奇怪的一個群體,他們管理著學生和整個學校,除了老師之外沒有他們不管的,但是他們有極大權利的同時也要負責很多的事情。

比如說這一次的學院祭,一般都是靠學生會來運作的。

這樣一來校長的事情就輕鬆了很多。

學霸從改變開始 儘管凱拉爾一直覺得這是那位校長特意交給科洛絲的事,為了磨練科洛絲而做的。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認,從其他的角度上來看,作為傑尼絲王立學院的傳統來說其實並沒有太過分。

科洛絲本身也很出色,這幾乎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也沒有人會說科洛絲什麼。

這實在是一件很完美的事情。

凱拉爾也說不出什麼來,只是暗暗敬佩後面做這一手的人。對方完全不落把柄,就算直接通話校長也可以藉由「對方是王立學院的校長」這一事來掩蓋。

在特蕾莎院長的孤兒院里對方沒什麼渠道聯絡科洛絲,估計只能通過她的白隼聯絡,但是在外面之後聯絡科洛絲的渠道恐怕就不少了吧?

凱拉爾心中暗暗的想到。

「凱,你在想什麼?」由於昨天晚上關係大大的進了一步,就連科洛絲也開始稱呼凱拉爾的昵稱起來。

說到底西方的人的昵稱都差不多,是直接省去繁雜的稱呼然後取頭尾兩字又或者直接稱呼簡體。

所以被科洛絲叫出那麼熟悉的聲音來凱拉爾也不禁呆了呆。

「沒什麼。」凱拉爾笑了笑,然後從自己的口袋裡拿出了自己早上在課間畫的東西。

「這是?」科洛絲有些奇怪。

「利貝爾王國強國十策。」凱拉爾口氣很大,但是科洛絲卻很鄭重的接了過來打開看著,這份信任不禁讓凱拉爾有些感動。

然後又拿出了地圖來。

「這個又是?」真要打開剛才那張紙的科洛絲奇怪地問道。

「利貝爾王國地圖。」凱拉爾笑了小,展開了紙,然後兩顆腦袋就湊了過來,三笠看著凱拉爾和科洛絲親密的樣子眼角抽了抽,又是一個公主……

勾搭速度太快了。她壓力好大。

「科洛絲,你把利貝爾王國的礦場都標註出來。」凱拉爾的圖上面除了路線,城市,關卡,要塞和其他的之外並沒有其他的東西,但是凱拉爾的註解卻寫得密密麻麻的。

比如說艾爾雷登關卡被他標註了:可以拆毀,又或者:可作為觀光景點盈利/無任何戰略地位意義。

然後其他幾個關卡也是如此,當然並不是所有的關卡都要被拆毀或者解除駐兵的。但是凱拉爾在一些地方設置了一些關卡上面標註著:需要駐兵觀察對方飛空艇奇襲。之類的東西。

科洛絲對於這些事情並不在意,反而聽話的在紙上標記出了利貝爾王國幾處巨大的礦山,按照道理來說的話其實普通人都不會知道這玩意的,但是科洛絲既然已經這麼標記出來了那麼換句話說其實兩人都沒有挑明但是卻已經都已經清楚了。

她是公主。

他不介意的。

「哎呀呀。科洛絲學妹,你又在偷懶了~艾斯蒂爾和約修亞他們兩個都在好好的排練哦。」一個推門走進來的男人語氣輕佻,帶著一絲輕浮的笑容走了進來看著科洛絲笑著說道。

科洛絲臉上浮現一絲無奈,這位前學生會長不知道為什麼退了學生會之後就一直在遊手好閒起來,而她作為學生會會長候補經常被這位前輩刁難,因為這位前輩快要畢業了,所以就算校長都對他刁難自己而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她想開口解釋,但是凱拉爾卻已經先開口了。

「誰准你不敲門就擅自進來的?沒教養的東西,給我滾出去!」他臉色冰冷的看著對方。他手裡拿著的是決定的機密,而對方正是昨天商量著如何覆滅利貝爾王國三人其中之一,既然是敵人,就算不能當場殺了他,嚇嚇他也好。

凱拉爾沒有架子是因為已經站的比普通人要高很多了,再端架子就會讓人感到生疏和疏遠。

但是若是有人說凱拉爾沒有殺氣?

尼祿,亞歷山大等人都能送你兩個字。呵呵……

一路殺出來的人沒有殺氣?這玩笑可開的有些大。

凱拉爾和其他人比起來只不過是能夠更好的收斂自己的殺氣而已,至於沒有殺氣……

這真是一句不好笑的笑話。

劍眉倒豎的凱拉爾看著對方,怒喝一聲之後,對方也是個不大不小的高手,頓時渾身被那刺骨的殺器刺激的手腳冰涼,冷汗瞬間密密麻麻的遍布了他的額頭和後背。

「是,是,我現在就出去。」連滾帶爬的關上了門。對方連一句狠話都不敢說,那種如同被上千把刀劍指著,身處寒冰地獄一般的感覺……

實在是太恐怖了。

他是什麼人!

紅髮的男人苦笑著抹了抹額頭上的汗,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臉上帶著悠閑地表情走了出去,沒錯,剛才只不過是為了自保而偽裝的狼狽而已。實際上他完全沒看出來凱拉爾只不過是要嚇退他,凱拉爾表現出來的只是戀愛被打擾了的怒火,至於桌子上真正的東西他並沒有看到,不過知道凱拉爾和科洛絲走得比較近就是了,「戀愛的王女……呢?」他微笑起來:「戀愛這種東西,可是會降低智商的啊。 第441章將計就計

無獨有偶。

在房間里,凱拉爾也在問科洛絲這個問題。

「他是誰?」凱拉爾問的當然是他的名字。

「學校里的一個前輩,」科洛絲甜甜一笑,並沒有在意這個問題。

「不,我是指他的更加具體詳細的信息。」凱拉爾輕輕地撐著自己的下巴對科洛絲說到。

「具體的信息?」科洛絲愣了愣,蘭心蕙質的她自然一下子就能猜到凱拉爾做為她的男朋友的立場了。

「難道他是……」她的立場自然是利貝爾王國,凱拉爾做為她男朋友的立場當然是利貝爾王國的立場。

回想起昨天凱拉爾說的大問題她就能猜的差不多了。

能夠讓利貝爾王國亂起來的無疑只有幾種方法而已。

既然被稱之為陰謀,那麼很顯然大舉進攻利貝爾顯然不可能,那麼唯有在小道上做一些事情了。

但是小道其實也沒什麼太大的問題,利貝爾王國各個區域之間關卡排查極為嚴格,很多利貝爾人終身都沒有出過自己家範圍之外去,所以能夠動手腳的地方極少,那麼利貝爾王國的弱點也就只有,女王,她,還有她那不成器的叔叔了。

王室人丁稀少其實這是致命的。

凱拉爾也深深地知道這一點,和卡美洛同樣的是,亞歷山大家也是如此,烏魯克也是如此。

如果硬要說的話,尼祿殺自己兄弟姐妹殺的很爽,一乾二淨,導致羅馬尼亞帝國其實也是如此!

硬傷啊。

凱拉爾嘆息一聲,點了點頭:「沒錯。」

「昨天在舊校舍那邊我聽到了他們說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