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覺得呢?」傅時寒眸色幽深了些許,他低下腦袋,柔軟的發頂在女孩精緻的側顏蹭了蹭。

小姑娘縮了下腦袋,沉吟了片刻,她輕聲開口:「夜禎要把GX實驗組織的底細都弄出來,清除掉他們,這樣才不會讓他們傷害到別人。」

「夜禎想要滅GX組織?」還沒等洛桑回答是,傅時寒冷冷地說了一句:「你不許跟著。」

《偏執傅少的心頭肉》第278章研究院風波(3) 說實話,迪恩當初選育魔鬼浮遊魚的時候,真沒想到它能被開發出這麼生活的用途。

看着滿臉笑容的露西身影逐漸遠去,他抬手摸了摸突然湊過來的某隻魚頭,從它身上摘下來了兩片菜葉子。

都不知道是給誰背菜的時候沾上的。

該說真不愧是女性嗎,魔鬼浮遊魚在她們手裏,簡直被玩出了花來。

逛街、買菜、運貨一條龍。

自從魔鬼浮遊魚出現以後,迪恩雖然沒怎麼出門,也感覺到自己的鄰居們活躍了許多。

開業這麼久連面都沒見過的人,最近已經在頭上飛過去好幾圈了。

懷裏還抱着許多五顏六色不知道是些什麼的東西。

這是真的開發出了魔鬼浮遊魚的花式用法,要不是目前影響的區域還小,並且魔鬼浮遊魚飛得也慢,出事的概率不高,恐怕早就有人找上門來了。

當然,迪恩認為這跟自己這一片都是騎士家屬也有很大關係。

雖然這些女士們看起來平平無奇,似乎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但在13區,還真找不出來幾個比她們更強的關係戶。

只要魔鬼浮遊魚能抓住這些人的心,那麼至少短時間內,是不可能會有人因為這個來找迪恩麻煩的。

不過如果他打算繼續推出新的飛行魔寵,騎士團那邊肯定就不會再這麼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到時候說不定還會推動異世界空中交通法規制度的誕生,出現什麼不考出飛行駕駛照,就不許亂騎魚的規定。

自娛自樂的想了一會兒,迪恩把從包裹裏面拿的盒子一一擺放整齊,開始思索之後的計劃。

露西的回歸,帶來了許多他急需的東西,其中就有選育熒惑蝶和胡說鏡所必須的核心材料,有了這些,迪恩總算是可以把自己手裏握著的完整方案給落實出來了。

把最長的盒子打開,迪恩戴上手套,把裏面的東西取了出來。

這足有他小臂長的木盒裏面,裝的是一截散發着綠色熒光的枯枝。

正是選育熒惑蝶所需要的熒枯樹樹枝,雖然不算珍惜,但比較難找,在13區這裏只有少數幾個渠道能拿到。

還有另一個盒子裏的小鏡靈,因為是具有逃脫能力的低智慧生命體,所以迪恩只通過上面的玻璃小窗口看了一眼,並沒有打開木盒,不過小鏡靈的品質從它的顏色和通透感上就能看出來,倒也沒什麼打開細看的必要。

有這兩樣東西支撐,熒惑蝶和胡說鏡是沒什麼問題了,不過選育屋面臨的問題還是沒有解決。

因為迪恩還沒有推演出來一個合適的方案。

這其實也不怪他,他倒是也很想一個靈感噴涌,就拿出來了一種極品魔寵,然後順順利利的和騎士團搭上線,可惜現實往往比想像艱難許多,他的新方案彷彿難產了一樣,怎麼也出不來。

好幾次迪恩都覺得快成了,結果還是逃不開失敗的結局。

最後只能選擇先回來炒冷飯。

比如說熒惑蝶,胡說鏡,以及劍印天鵝。

特別是最後那一種魔寵,關於它的下一代,迪恩已經推演出一種十分不錯的方案了,這也是他閉關以來最大的收穫。

不過在查看具體信息的時候,他發現,除了已經得出的這種方案以外,似乎還可以有別的選擇。

這說明劍印天鵝是十分難得的,有多種優秀配種途徑、適配性很強的種獸,讓迪恩很是驚喜。

所以他才決定先不選育推演出來的魔寵,等什麼時候把其他途徑補全,再一起進行選育,也便於進行更加合理的資源配置。 「果然!」劉瑛心中篤定這就是一把七星靈器,如果沒有這樣的效果才顯得奇怪。

只是這樣的七星靈器到底是哪位大師煉製的?這也太丑了吧?

怎麼會這麼丑?

而且使用起來很不方便。

而蘇譚眼下已經沒有心力去思考那個問題了,一口鮮血噴涌而出之後,蘇譚的臉色蒼白了許多,她很難相信剛才只是餘威而已,便已經令她身受重傷。

是那個鐵疙瘩!

柳疏影此刻感受到體內幾乎快被抽空的靈氣,一陣虛弱感油然而生,果然是七星靈器,現在催動這七星靈器確實是有些吃力了。

「那個鐵疙瘩……到底是什麼東西!」蘇譚強忍著虛弱的身體疑問道。

「你輸了。」柳疏影微微一笑,她現在看起來輕鬆寫意,其實她已經很難再次出手了。

「我確實是輸了,只不過我想不明白,那個鐵疙瘩到底是什麼東西!?」蘇譚百思不得其解,命名看起來本身就是一把糟糕的連靈器都算不上的東西,怎麼會有那麼強大的能量?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秘密,就像我沒有問你,為什麼你的實力會突然暴增。」柳疏影淡然回答道。

【難道我煉製的那個鐵疙瘩真的是七星靈器?】

余凡想不明白,那個鐵疙瘩是他煉製的第一把靈器,沒有什麼經驗,至於到底什麼等級,他是真的不清楚,他只知道那個鐵疙瘩是一個失敗品。

……

「看來還是家妻更勝一籌啊。」

「得了吧你,剛才你還給蘇譚姑娘加油來著。」

「你瞎了你的狗眼,不過我感覺這兩人的戰鬥還是非常精彩的,就像那樣的反應能力跟戰鬥能力就已經值的我們可以。」

柳疏影的手掌拍了拍蘇譚的肩膀,頓時原本蘇譚還在遏制的火焰瞬間被柳疏影抽出了體外,戰鬥已經結束,分了勝負,她也就沒有必須繼續為難蘇譚。

蘇譚看了看柳疏影雙眼之中突然湧現出一絲的感動。

「我們都是碧海學院的學生。」淡淡的一句話令蘇譚對柳疏影突然有了好感,他們相互爭鬥了兩年的時間,一直都沒有分出勝負,早已經把對方當成了惺惺相惜的對手。

殊不知,兩人早已經把各自當做朋友一般,這次的戰鬥結束,也是給兩人的爭鬥畫上了一個小句號。

「柳疏影,今天的賬,我早晚會找你還回來的!」蘇譚擲地有聲的肯定道,她原本以為這一次的勝負會篤定了她的心性,也抱著必勝的決心,這麼多人的注視,如果輸了,以後還怎麼有臉在碧海學院?

但是真到了輸的這一刻,她忽然發現,失敗有時候也並沒有那麼可怕。

可怕的是失敗之後,一個人再也沒有繼續的勇敢。

「我等著。」

……

五馬山,土匪窩。

這裡原本是附近所有的修士都鏢車都害怕的區域,但是現在已經是一片狼藉,屍橫遍野,蕭瑟的山風傳來,吹到了幾個水桶。

寒風帶來了一股血腥撲鼻的味道,令石圖眉頭一震。

隨後神識爆發,開始搜尋著一切的蛛絲馬跡。

「看來這裡似乎經歷過了一層慘烈的戰鬥,這裡原本有一隻築基圓滿為首的土匪,看這情況,這土匪似乎是被團滅了。」石圖感嘆道,很遺憾他並沒有發現什麼其他可疑的線索,這裡已經沒有了一條幸運的生命。

「李浩呢?」雨凝疑問道。

石圖搖了搖頭,嘆了口氣:「應該已經離開了。」

「我用玉簡看看有沒有線索吧。」石圖立馬拿出了玉簡,略微施展了法力之後,玉簡便是懸浮在了空中轉動著,這玉簡攜帶著李浩的氣息,在三百公里內便可以直接判斷出本人的位置。

玉簡轉動了一番之後最終還是落了下來。

這也就是意味著,李浩已經離開很遠了。

「唉,這件事情恐怕沒那麼簡單,對了,雨凝我記得你有一件法寶,可以看到近期一定區域發生過的事情,是嗎?」石圖疑問道,對於雨凝擁有的那個寶貝,石圖也只是聽說,還沒有真正的見過。

「沒錯。」雨凝在大是大非面前也沒有吝嗇,頓時一件寶圖法寶便是憑空出現,通體晶瑩的翠綠色,散發出高級法寶獨有的尊貴氣息。

這寶物名為時間寶錄,擁有看穿短時間內當前區域發生的事情。

雨凝輸入靈氣,時間寶錄被催動,寶錄捲軸展開之後便是出現了五龍山的畫面。

畫面開始倒轉,很快便是出現了五龍山土匪被殺的那個畫面,畫面中一道黑影閃爍,輕鬆便是解決了這裡的土匪。

「雨凝!暫停一下!」石圖叫道。

畫面停滯,兇手的模樣也顯露了出來,那是一名身著紫晶鎧甲長靴的中年人,手中的一雙寶爪,光輝流轉,寶爪蘊含足足八道陣紋。

「那是……陣紋,而且還有八道!八星靈器!」石圖巨震。

這八道陣紋也恰恰表明了這件靈器的等級,八星靈器,靈器煉製之多,還有多種提升的方法,而增幅,便是其中一種。

增幅需要由陣法師將獨特的攻擊陣法或者防禦陣法,速度陣法加持於靈器之上,由於陣法所蘊含能量的巨大,一星靈器只能增幅一次,二星靈器就是兩次,而八次則需要最少八星靈器。

「八星靈器,還好沒有找到,就算找到,我們恐怕也不是動手。」雨凝后怕道。

「繼續。」石圖已經意識到這次的事情不簡單了,單單這八星靈器,而且增幅過八次,這靈器的價值,甚至可以直接換取十座城池,而且還是中等以上的城池。

可謂是真的價值連城。

畫面繼續倒退,很快便是看到了李浩,甚至還有葉塵。

而兩人只是如同死狗一般的被另外一名修士拖著。

另外一名修士全身紫黑色的鎧甲,獨特的紋路也同時象徵著鎧甲的珍貴,八道陣法在鎧甲上刻畫著,八星防禦靈器。

「八星防禦靈器!天吶,他們到底是什麼人!」

。 「莫言瑾?」

聽到男人一口一個阿曦,鴻霄的臉色陰沉更甚。

遮天國狼族和家,管家莫寬海之子莫言瑾。

他怎麼不知他和曦兒關係如此之好。

莫言瑾今年算來也不過十七歲,看模樣卻已有成年男子的身量。

不知怎的,鴻霄總覺得莫言瑾的一聲聲阿曦讓他覺得很刺耳。

「你……認識我?」

莫言瑾看着鴻霄,臉上有一絲驚訝。

鴻霄生的和李寧一模一樣,氣質卻完全不同。

而且李寧已三十多,為人極其成熟。

鴻霄模樣卻分明是個十六七歲的少年郎,縱使眉宇間與李寧一樣有着目中無人的傲氣,卻終是顯得稚嫩許多。

莫言瑾看着鴻霄,思索了片刻問了一句:「不知李寧與公子是何關係?」

鴻霄沒有理會他的疑問,只眯眼盯了他一會兒,隨即移開了目光。

「不該你管的事少管。」

「莫言瑾,我不管你是因為什麼靠近我。」

「我只勸你收起那些小心思。」

「廣仁曦,是我的女人。」

鴻霄說完這句話,細長丹鳳眼泛著冷意,直接錯過莫言瑾向客棧大門處走去。

莫言瑾看着他離開,眼神閃過一絲陰鬱,卻瞬間恢復平靜。

…………

廣仁曦的心思鴻霄知道,也了解。

怕追殺她的人傷害到他,所以廣仁曦才不肯帶他示眾,並且弄暈他直接跟着林樂殊去了玉仙宗。

將戰火引開,什麼事都自己一個人解決。

鴻霄對此有氣也有心疼。

說到底,還是他拖廣仁曦後腿了。

「為什麼不弄醒我?」

行走至街道偏僻處,鴻霄停下往後看了一眼,突然說了一句。

一個身形高大的男人立馬顯身走了出來。

「我將你弄醒,你又能如何?」

「別忘了,你現在只是一個普通人。」

男人整個身體都籠罩在寬大的斗篷內。

對於鴻霄會知道他的存在以及準確方位,他似乎一點也不覺得奇怪。

「我現在的確是普通人。」

「可你別忘了,你的任務是保護她。」

「如今福緣宗王鳳舞對曦兒是真的下了殺心,才會如此對待廣家人逼她出來。」

「玉仙宗只派了一個林樂殊將曦兒帶往玉仙宗,中途王鳳舞的人必定會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