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華夏語說的很好。你是華夏人?」秦洛繼續問道。

「你到底想說什麼?」男人有些不耐煩了。

「看在同胞一場的份上,能不能放過我們?」

「——」

男人有些抓狂了。他舉著相機,食指按著快門按鈕,說道:「我已經沒有耐心了。聞人小姐,如果不想他死的話,請跟我們離開吧。」

「看來你拒絕我了。」秦洛說道。他猛然出手,一根銀色物體飛一般的往男人面門上刺去。

一聲慘叫聲傳來,男人的眼睛被那根尖頭物體給扎了個正著。

在隨手甩出那根物體的時候,秦洛已經動了。他的身體前撲,轉眼間就到了男人身邊。然後一帶一轉,男人的相機就落入了秦洛的手上。他用相機的鏡頭對準男人的腦袋,然後把男人的身體拉到自己面前,像是個擋箭牌似的,擋在了他和聞人牧月的前面。

剛才被劫持的人質轉眼間成了劫持者。角色的快速轉換,只是在電光火石間完成。

而直到現在,聞人牧月才發現,扎在男人眼眶上的東西是自己之前戴在頭上的簪子。

她還以為秦洛把這個也一塊兒送人了呢,沒想到卻被他偷偷藏起來了。

「我準備晚些時候再還給你的。」秦洛不好意思的說道。「現在看來,你肯定不會要了。」

直到這個時候,背靠背男的那些假裝在看風景的同伴才發現局勢逆轉,各自掏槍來對準秦洛。

這個時候,他們也顧不得會驚動其它的遊客了。 353章、廝殺(下)!

「啊!」

一個陪著男朋友夜遊的女學生最先看到這一幕,凄歷的尖叫聲劃破夜空,接著,就捂著腦袋落荒而逃,連男朋友的手都顧不得牽上。

其它路過的遊客也注意到了這邊的情況,一個個狼狽的向山下跑去。一個人跑,沒有關係。一群人跑,就證明山上發生了什麼事故。

像是有什麼洪山猛獸在後面追擊似的,整條山道的人都開始跑起來。

有人跌倒,有人從跌倒的人身上踩過去,然後更多的人摔倒—-尖叫聲、慘叫聲、哭泣聲、嘶吼聲不絕於耳。

綿長的山道上亂成了一鍋粥,但是,在半山腰一小塊凸起的石塊上的人們,卻保持著緘默和暴風雨即將來臨前的寧靜。

秦洛把背靠背男的身體擋在最前面,並且用那個可以發射子彈的照相機攝影孔對準他的腦袋。而背靠背男的幾個同伴卻分別拿槍指著秦洛的方向。

「把你們手裡的槍放下。不然我就要開槍了。」秦洛威脅道。他看的出來,一直都是這個背靠背男在和他們交談溝通,可能就是這群人的頭頭。

擒賊先擒王。他們的大王都被自己拿下,他們還有什麼好抗爭的?

那群人彼此對視一眼,卻沒有人說話。

「我沒有那麼多時間讓你們浪費。」秦洛氣憤的說道。「我數三個數,你們把槍放下,不然的話,我就要開槍了。一——-二——」

砰!

秦洛的三個數還沒有數完,槍聲便響了。

不過,這次不是秦洛開槍的,而是背靠背男的同伴們開的槍。

而且,他們命中的目標不是秦洛,而是擋在秦洛前面的背靠背男。

殺人滅口?

秦洛心裡一驚,沒想到他們的手段竟然殘忍至此。

背靠背男胸口中彈,身體猛地一震,支撐他站立的那股力道便突然間消失,雙腿一軟,便要往地下倒地。

秦洛趕緊用力托著他,一隻手提著被子彈擊中的背靠背男,另外一隻手抓著相機就對準那幾個黑衣人按下了按鈕。

相機的玻璃鏡頭向兩邊自動收縮,一顆銀色的子彈彈了出來。

那些黑衣人看到秦洛的動作,立即飛快的向四周散去。

嘭!

被子彈落中的石壁上,被炸出一個大洞出來。

這哪裡是子彈啊,分明就是枚小型炸彈嘛?

難怪剛才背靠背男特別提醒不要小看了這個相機,他的威力確實非常驚人。而背靠背男的同伴們自然也是知道這個相機的子彈威力,不然也不會在看到秦洛舉起相機的時候,就開始閃身躲開。

秦洛沒有就此罷休,他體驗到了這種子彈的威力后,立即再次對著匪徒密集的方向按動了快門。

嘭!

一聲巨響之後,碎石飛濺。有人發出慘叫聲,不知道是被子彈所傷還是被那些破碎的石頭所擊中。

「快走。」秦洛伸手拉住聞人牧月的手就要往山下跑去。

「往上跑。」聞人牧月提醒道。「下面人多。」

秦洛暗自佩服聞人牧月的鎮定和危急關頭的思維敏捷,按照正常人的邏輯,在被人追殺的時候,一定想儘快的脫離險地。所以,如果有選擇機會的話,大家的第一反應便是往山下跑。

可是,如果往下跑的話,就有可能會傷害到無辜。而且,經過剛才的騷亂,山下必然會發生踐踏踩人事件。他們帶著這群奪命的死神過去,有可能引起更大的恐慌,加重此時的險情。

前方的路被堵住了,他們到時候進退兩難,正好被他們這些人來個瓮中抓鱉。

秦洛快速的調轉方向,拖著聞人牧月的手往山上跑去。山上的人比較少一些,道路比較暢通,所以兩人跑的比較順利。

當然,匪徒在後面追的也比較順利。他們一直在後面緊追不放。而且看情況,他們也很樂意把這兩隻小羊羔給趕上山頂。

「你先走。」秦洛對聞人牧月說道。

「你呢?」聞人牧月一邊跑,一邊問道。這不是拍電影,男女主角一有對話的戲份時,敵人立即停火,槍炮聲音都消失了。這個時候還處於危險期,他們可沒功夫停下來好好的商量一番。

「我攔住他們。」秦洛說道。

「小心。」聞人牧月沒有說『不要,我要和你一起走』或者『不行,那太危險了,要死我們一起死』之類的蠢話。她叮囑一聲后,便很沒義氣的獨自往山頂跑過去。

而秦洛看到她跑遠后,反而持著那枚相機往山下跑去。

秦洛早就知道聞人牧月是一女唐僧,無論走到哪兒,都有一群妖魔鬼怪在旁邊覬覦著。上次她來學校看望自己,結果有人半路上捅刀子。這次兩人夜遊陽明山,又被人劫持—–難道我就是跟在唐僧屁股後面斬妖除魔的孫悟空?

雖然不知道匪徒出於什麼目的來綁架聞人牧月,但是,既然他們想要活的人質,必然是對她有所求的。

再說,管他有沒有求—-想要從自己身邊把女人搶走。

兩個字:老子不同意!

秦洛算過,綁匪那邊共有五個人。他們的老大背靠背被他們自己人給做掉了,剛才自己對著他們發射了兩顆子彈,聽到有人慘叫聲,不知道有沒有人中彈。所以,他們現在的戰鬥力只有三個或者四個人左右。

做為龍息創造者之一——銘牌的擁有者,難道連這幾個人都搞不定?人家離可是十幾個威猛大漢都沒辦法近身的。而且,她的級別還沒自己高,見面都得敬禮呢。

秦洛不傻,他沒有就這麼直直的直接跑過去面對四個匪徒的槍口。

而是跑了幾步,身體一側,就躲到這條石道的一個拐角處。

接著,便屏住呼吸守株待兔。

幾名匪徒都是職業的,幹這種事兒不是一回兩回了。在看到前面有障礙物體的時候,腳步明顯的放慢了一些。

四人握著槍,小心翼翼的向石壁走過來。

「沖!」

有人喊了一聲,接著,四個人同時往拐角處沖了過來。

他們的意圖很明顯,即便拼掉已方的一個人,也不能讓聞人牧月跑了。

他們很順利的衝過去了,石壁後面根本沒人。

「在前面。」有人指著往山上跑的聞人牧月,喊道。

「快追。」一個戴著灰色棒球帽,身後還背著個雙肩背包的男人喊道。他的腿在流血,走路的姿勢有點兒彆扭。正是被秦洛那發子彈打碎的石頭濺到的倒霉鬼。

有人應了一聲,四人快步就往山上追去。

秦洛從石壁上面爬起來,舉起手裡的相機,對著跑在最後面的一個男人按動了按鈕。

轟!

一聲沉悶的響聲傳來,那個男人的上半身整個炸裂開來,像是被一鍾子砸碎的西紅柿,果肉和汁水四散飛濺。

「他在後面。他在上面。」有人嘶啞著嗓子喊道。

轟!

秦洛再次對著他瞄準,又一個炮竹被他點燃。

秦洛的槍法不好,但是使用這種大規模性的殺傷武器卻非常的得心應手。準備著回頭也去搞上這麼一台相機。沒事兒拍拍裸照殺殺人什麼的—–挺實用。

另外兩個殘存者終於反應過來,也顧不得路邊的碎石荊棘,就一頭撲了進去。

然後從路邊的小樹林里伸出槍口,對準坡頂上的秦洛射擊。

秦洛從上面跳上來,反而往後面退過去。卻也不敢退遠,擔心他們放棄自己,追上去對付聞人牧月。

他們不露頭,秦洛也沒辦法射擊。雙方開始對峙起來。

秦洛很淡定,一點兒也不著急。他已經聽到地上有警車的聲音,還有人在大聲的吆喝著維持秩序。

很快的,警察就要上來了。何家知道聞人牧月消失,必然也會考慮全面的解救辦法。今天晚上台灣有個風吹草動,他們都要考慮是不是和聞人牧月有關係。自己耗的起,他們耗不起。

代表著正義的已方,是不會被邪惡勢力給干倒的。

果然,他們急了。

一個光頭跳出來,對著秦洛連續的射擊,而另外一個身材消瘦的跟一根電線杆似的傢伙則飛快的往山上跑過去。

一個掩護,一個追擊,兵分兩路。這對他們來說無疑是最好的選擇。直到這個時候,他們還沒有放棄執行任務。

當然,這麼做也增加了秦洛的工作難度。

他必須以最快的速度把這個負責攔截的傢伙幹掉,然後去追上前面的那個瘦子。

秦洛靜靜的等待著,等到光頭槍匣里的子彈打完后,秦洛雙腿用力猛蹬,一個凌空前撲,如雄鷹展翼一般,人在空中的時候,對著那個傢伙躲藏的地方按動了手裡相機的快門。

喀嚓!

屏幕定格。鏡頭裡面留下了那個光頭驚恐至極的影像。

可是,他的那顆光頭卻沒有爆炸。

拍照?這怎麼是拍照呢?

這個時候,怎麼能拍照呢? 354章、你會開車嗎?

秦洛急了。難道自己碰到了什麼按鈕?

不然的話,怎麼突然就不能發射子彈了呢?

他像只受驚的兔子似的,又飛一般的退了回去。

直到這個時候,那個光頭男才驚魂未定的發現,自己還活著,自己沒有死。

做為一名殺手,他有著極強的心理素質和快速的反應能力。

嗖!

他連續幾個翻滾,快速的轉移了目標。

秦洛還捧著那個相機在研究,翻來覆去的看著。明明是殺人的,怎麼就成了拍照?

他很痛苦。他想不通。他的時間很寶貴,他要趕著去救牧月。

他又連續的按了兩次快門后,仍然傳來『喀嚓』『喀嚓』的拍照聲音。

現在沒時間研究這高科技的玩意兒,他乾脆的把手裡的相機往口袋裡一塞,然後飛一般的往那個殺人的方向沖了過去。

他知道,他彈匣里的子彈打完了。如果他沒有另外一支槍的話,他們雙方所要面對的局面就是近身博擊。

近身博擊?

這是秦洛所擅長的。至少,他覺得這是自己所擅長的。自從跟著離學了龍息的博擊術后,他的自信心便膨脹的厲害。

秦洛是以S型的方式奔跑的,這樣可以避免被人當做活靶子。

果然,槍聲沒有及時的響起來。

他衝進石徑旁邊的密林里時,那個光頭男恰好也裝好了子彈。

「去死。」光頭男獰笑著,舉槍瞄準了秦洛的腦袋。

剛才他差點兒死在這個混蛋的手上,現在他要給對方同樣的待遇。

「自己人。」秦洛情急之下,大聲喊道。

光頭男微愣,然後更加憤怒更加用力的扣動了扳機。

也正是他在恍惚的瞬間耽擱,秦洛的身體猛然前撲,一把把他給按倒在地上。然後像是個急色鬼似的,狠狠的壓了上去。

砰!

光頭男的身體失控,子彈打向了天空。

秦洛的體溫升高,心跳加快,氣喘吁吁,伸手在光頭男的身子上一陣遊走摸索,然後按在了他胸口的『屍人穴』上。

『屍人穴』其實是一個統稱,即用力按之能夠讓人身體像是屍體一般不能動彈的穴位。而人體上有三十六個屍人穴,分佈在身體的各個部位。秦洛對這種古怪的知識很感興趣,所以對每一個穴位的位置都掌握的非常清楚。

光頭男的身體一麻,便不再動彈。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