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你的異能天空海!而我——」斗笠人衝天而起,「我有我的能力冤魂海!」

「就讓你成為我冤魂海里的冤魂吧!」

一大片烏泱泱的海洋出現在空中,海洋里怨氣衝天,鬼哭狼嚎。

嘩~嘭~

沉悶的海浪拍擊,兩片海洋猛地碰撞在一起,一時間新城西邊的天空,一片藍,湛藍的海洋甚至能透出陽光來;一片黑,墨黑的海洋就像能夠吞噬一切的深淵。

兩片海洋相吞噬相互排擠,壓在新城人的心頭,壓得所有人喘不過氣來。

「看到了么?這就是劣人的強大。」

紫銘小區,馬江拉著李巧芸來到樓頂看著遠處的戰鬥。

「人類遲早要滅亡的,這個世界必將成為劣人的天下。」馬江臉色通紅,滿是激動,「而我們的兒子,我將讓他成為最強的劣人!」

「它將是最強大的劣人王!」

李巧芸面無表情地看著馬江,「馬江,你已經變了。」

「是不是變得更加有魄力了?」馬江哈哈大笑。

李巧芸搖搖頭,「最初我認識你的時候,你上進、勤奮、踏實,到了結婚後,不知道你什麼時候開始染上賭博,你逐漸墮落,變得又懶惰,又容易情緒暴躁。」

「甚至,你還會家暴。」

李巧芸吸了吸鼻子,面露悲色,

「那時候我心裡一次又一次想要離婚,但是你一次又一次哀求,跪在我面前求我,求我給你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

我答應你了。

為了孩子,為了感恩你以前對我的好!

我覺得以前你對我好我不能忘恩負義,所以我心軟了。

現在想來,我以前何嘗沒有對你好過呢?

我他媽真傻!」

「以後不會了,以後咱們孩子就是劣人王,整個世界都是我們的!」馬江搖頭道。

「不會的,我們的孩子不會變壞的。」李巧芸堅定道。

「你這麼自信么?」馬江冷哼,眼神變冷。

「這個世界還有很多溫暖,我相信那些溫暖一定會照亮小滿的。」李巧芸仰起頭,看著頭頂烏雲磅礴的天空,不知為何,她想到了周陽。

「溫暖?呵呵,這個世界對付無能者只有欺壓和毀滅!」

「你是在說你自己無能吧?」李巧芸冷冷地看著馬江。

「你……」馬江瞪大了眼睛,一巴掌扇了過去!

啪!

李巧芸被扇倒在地,眼角流出鮮血。

「你為什麼總不能支持我?為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我想做點事,你總不能支持我?為什麼?為什麼!」

馬江暴躁地怒吼,在屋頂不斷地蹦跳著,雙手胡亂揮舞,面容猙獰,瘋狂吼道,「為什麼你就不能理解我?為什麼!」

嘭!嘭!嘭!

樓頂被他踩出一個一個坑,金屬護欄直接被他掰下來,瘋狂敲擊著屋檐。

「為什麼?為什麼!」

「你還不懂么?」李巧芸看著發狂的馬江,再也不抱一絲希望,「你變成劣人之後,還不是一個德性?」

「不,我不信,你等著,你等著,我們的兒子一定會劣化的!」

馬江通紅著雙眼,像餓狼一樣兇狠地盯著李巧芸,緩緩道。

這個墮落得沒有底線的男人,越來越顯得瘋狂。

……

育人小學。

雨下得很大。

操場上,田老師終於找到了躺在地上的馬滿。

和她一起的還有西皮士。學校這些場所,自然是需要重點守護的。

「小滿,小滿,你怎麼樣了,你沒事吧?」田老師看到馬滿枯槁的小老頭模樣,只是片刻的遲疑就毫不猶豫把小滿抱到懷裡。

「田老師……」馬滿蒼老的眼睛看著田老師,聲音沙啞道。

「小滿,我們先進教室,別淋雨了。」田老師抱起馬滿,拒絕了西皮士的幫助,朝著一旁的教學樓小跑。

她滿是心疼,現在馬滿的體重竟然和兩三歲的孩子一般,他現在可是八歲啊!

馬滿枯槁瘦弱的身體看在田老師的眼裡,她不由自主地落下了眼淚。

教學樓都是空的。

沒有人。

所有小學生和教師在警報聲響起的第一時間就進了避難所。

田老師將馬滿帶回自己的辦公室,將馬滿放到椅子上,然後找了毛巾給馬滿擦拭。

「馬滿,沒事的,有老師在。」

田老師看著馬滿,柔聲道。

而就在這時,一旁的西皮士豁然轉身,喝道,「誰!」

同時,一塊西瓜皮被扔了出去!因為西皮士看到了地上濕噠噠的腳印!

腳踩西瓜皮,滑到我這裡!

哧溜一聲,一個半透明的海族劣人滑到了西皮士的面前。西皮士一腳將對方踢飛,然後一發電漿槍!

一聲慘叫,海族劣人露出了真容,摔在地上。

電流沿著濕滑的地面傳播,好在西皮士已經跳開。然而,通過地面導電,海族劣人竟然還有一口氣,一個鯉魚打挺從門口逃了出去。

「你們呆在這,我去追!」西皮士追了出去,同時耳麥里不停呼叫,「錢猛你們請注意,有海族劣人出現!」

……

辦公室只有田老師替馬滿擦身子。

咯吱~

沒有關閉的空調響了一下,一股熱風吹了出來。 三天後,聖光一族的族人盡數從解除詛咒的虛弱中恢復了過來,一個個因為服用凈化丹的原因,血脈更加精純,一個個修為不減反漲!

而且經過各族融合交流,相互之間的提升也是難以置信的增長著,這種增長絕對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很多部落在很久以前都是一脈傳下來的,相互之間的功法都能互補有無。

如今整個荒蠻之地在聖女的牽頭之下已經親如一家,一個個再也不敝掃自珍將自己的功法藏着掖着,而是紛紛拿出來共享,這也是促進了眾人修為暴漲的主要原因!

上百萬的原住民,如今在凈化丹和功法的雙重作用之下,一個個修為的增長都是肉眼可見的!

林天成在一旁是看的真真切切,要不是他提前就知道這些原住民原本的實力情況下,他都難以置信這是真的,修為竟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提升不是沒有過的情況。

但是……高達上百萬人普遍修為晉級的情況這絕對算是絕無僅有的!

「小枯藤,類似凈化丹這樣的仙丹還有沒有,趕緊給我來上幾顆,等我吃了神丹,還怕那什麼荒野主宰?我一劍送他歸西!」

「爸爸,煉製凈化丹的藥材那是聖光一族數千年祖祖輩輩積攢下來的,其中有很多都是無法複製的存在,就連葯童都表示沒有辦法,你讓我去哪裏給你煉製?」

「而且……煉製這凈化丹是數百位修士在不惜燃燒生命為代價的前提下輸送靈力,輔於那特殊的丹爐才成功的,就算是讓我再試一次我都未必成功,你確定還要煉製?」

雖然早就知道這樣的成功是無法複製的,但是當林天成親耳聽聞的時候還是多少難免有些沮喪。

詛咒清除的第二天,林天成就帶着自己的異靈小隊和劉朵朵還有葯童枯藤等一眾人和聖女告別準備返回人族。

而此時,整個荒蠻之地現場一度失控,眾人喜極而涕,相互擁抱慶祝他們重獲自由。

從今日起,聖光一族將再也不用被囚禁在這資源貧乏的荒蠻之地了,當天聖女就帶着百萬大軍浩浩蕩蕩的舉族遷移走進了荒野。

而距離荒蠻之地最近的傭兵城也是第一時間發現了荒野之上這突然出現的百萬大軍,頓時整個傭兵城都轟動了。

「我的天,你們看那是什麼?怎麼一個個都穿着荒蠻之地的人的衣服?」

「趕緊稟告城主,荒蠻之地的人走出來了,疑似要進攻我傭兵城,強者眾多……」

一時間眾人憂心忡忡,沉寂了數千年的荒蠻之地的原住民突然找到了剋制,甚至是解除詛咒的方法重新站在了世人的面前,那意味着七重天的實力很快就將迎來新的洗牌!

於此同時,時隔將近一年,林天成重新踏上了前往人族仙軍的征程。而此時的氣候正涼爽,人族和魔族的交戰戰場上時不時的依舊爆發着一場場規模不小的戰鬥。

對此,林天成本不願意過多干擾,但是戰場之中林天成卻發現有幾道熟悉的身影,於是不得不轉身朝着戰場逼近,準備為熟人解圍。

混亂的戰場之中,四名修為高超的強者正在圍攻一位魔族強者,雙方之間戰鬥的餘波四溢讓將士們根本無法接近。

那魔族的強者修為也算是頂尖,以一敵四竟然絲毫不弱下風,甚至還隱隱有壓過一頭的趨勢。

周圍雙方,人族的將士顯然超過了魔族,但是魔族卻用他們悍不畏死,以及強悍的修為將一波又一波的人族攻勢給擋了回去。

魔族雖然個體強悍,但是每個人都要以一敵多,時間長了,恐怕還是要落敗,顯然這一次勝利的天平偏向了人族!「鐵莽,你當年刺殺我人族仙王,冷焰仙王,今日落在我們手中算是你的報應,念在你也算是一方強者的份上,你自裁謝罪吧!我們會給你留個全屍!」圍攻魔族強者的四人當中的唯一一位女子出聲道。

他的身邊環繞着三柄飛劍,宛如蛟龍戲海一般在她身邊飛舞,劍身之上湧現出的氣勢極為駭人。

而她的身邊則是一名男子,同樣身邊環繞着三柄飛劍,只是氣勢比之她強了不止一份,顯然對於劍陣的操縱和嫻熟遠在她之上!

鐵莽冷哼一聲,「就憑你們四個也想殺我?要不是看致癌物兄弟的份上,我今日就斬了你們!算了……我也不為難你們,你們現在退兵還來的急,否則我也沒辦法給你們留條生路!」

遠處,正在奔赴過來的林天成搖頭苦笑,交戰的雙方都是他認識的熟人。

一方是魔族的好兄弟鐵莽,雖然不知道他怎麼又進入魔族仙軍了,但是如今對方出現在戰場上顯然是有自己的打算,林天成也不想過多試問。

而另一邊這是當初林天成在六重天的時候就認識的雲飛揚和谷龍,谷靈兒等人!

「話說他們這兩撥人怎麼遇到一起了!一段時間不見,連谷靈兒都成為仙軍偏將軍了?雲飛揚都中將軍了?這可以啊!」

不過以林天成對這幾人的了解,估計四人聯手仍然不是鐵莽的對手。

鐵莽的魔炎滅魂大陣林天成是深有體會,實在是過於霸道,而且就他在場怎麼也不可能坐視雙方交戰!

「想讓我們退兵?你簡直就是做夢!今天我們就要用你的人頭祭旗!」

說罷,谷靈兒操縱着飛劍英姿颯爽,氣勢不減的殺向了鐵莽。

「各位,我覺得你們是不是先放放手上的事情歡迎一下老朋友?」

突然,一個聲音響起。在場的人一聽到這個聲音,全都一臉震驚的尋聲望去。只見不遠處,林天成身邊環繞着眾人無比熟悉的標誌性的神劍,身邊跟着貔貅獸正緩步踏空而來。

看清楚林天成的模樣,原本勢如水火的五人全部驚訝到目瞪口呆的地步。

「林天成!」

「老弟!」

谷靈兒等人一臉難以置信的站在原地,鐵莽索性將魔炎滅魂大陣散去,朝着林天成飛了過去,狠狠的給了林天成一個大大的擁抱。

他清楚,林天成都出現了,這場架是可以免了!

「靠,你要是在用你胸大肌頂我小心我翻臉!」林天成笑着給鐵莽一個擁抱,「好久不見!」

鐵莽興奮的點着頭,拉着林天成贊了一圈仔細的看了一遍才放心。

「的確好久不見,自從你進入荒蠻之地我就失去了你的聯繫,我派去找你的人也沒有你的消息,我還以為……」

「你以為什麼?放心吧,我命硬的很,而且我的實力你又不是不知道,能要我命的還沒出生呢!」林天成笑着給了鐵莽肩膀一拳頭。

「哎,我說你們是不是先讓你們兩撥人別打了,你看看他們狗腦子都要打出來了。」

聞言,鐵莽當即毫不猶豫的傳令下去,「魔族仙軍所屬,退兵!」

一聲令下,魔族仙軍也不戀戰,紛紛撤出戰場朝着後方以防守姿態撤離集結。見狀,林天成將目光落在了谷龍的身上,輕笑,「你呢!」

谷龍見狀,馬上也下令,頓時間人族仙軍也紛紛撤出戰場。

此時,人族和魔族的仙軍將士的目光都紛紛落在了林天成的身上,無比好奇。

「這人是誰啊,明明我們都要大獲全勝了,結果他一句話就讓我們放棄了唾手可得的戰功,簡直就是……匪夷所思!」

「你別說,還挺眼熟的,我好像在哪見過他!」

「你們看他們和大將軍的關係好像不一般,眾所周知,谷龍大將軍是六重天飛升至無極門,後來加入我仙軍的年輕強者,在七重天沒聽說過有熟人啊,你們說他會不會是大將軍的舊相識?」

「那他和魔族將軍是什麼關係?」 「那麼,既然你王兄圭統現在繼承王位成為新王,為何又要回來。是位奪回王位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