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知道?」江楠眨著眼睛看著他。

「我當然知道,因為我也想這樣抱你!」楊振鋼笑,低下頭吻住江楠,「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我也是!」江楠笑著回應。

楊振鋼就這樣抱著她走進房裡,直接倒在床上用力吻上去。

「先吃飯!」江楠推了推男人。

「我要先吃了你!」楊振鋼喘息吻住她的唇,溫熱的長舌衝進她的口腔,江楠被吻得天昏地轉,一時意亂情迷。

事後,江楠把飯菜熱了一下兩人吃起飯來。

「在學校沒發生什麼事嗎?」楊振鋼問。

江楠一頓,他是不是知道顧長語的事了?

不由點了點頭,把顧長語陷害自己的事說了一遍,然後猶豫地說道:「她是顧將軍的女兒,你知道嗎?」

楊振鋼的臉有點黑,「不管是誰的女兒,只要和你過不去都不要客氣,出了事我會幫你收拾!」

江楠聽了好窩心,愉快地點頭,「知道了!」 「今天的會談看來沒什麼進展。」電視機之前,黃希光正在感嘆著,似乎是非常希望國家能夠給他們創造一次穿越古代發財的機會。但是現在看來,或許古代人的觀念有問題,但是他們的頭腦一點也不差,哪裡會那麼容易就上當。

當然他不知道的是,那些古代人背後還有很多現代人的腦子在為他們服務,尤其是諸葛亮那個腦子。

這個時候,黃希光的孫子黃小花興奮地從外面跑了進來,在家門口上大學的好處就是,他可以隨時回家看望自己的爺爺。

黃希光看到自己的孫子如此的高興,好奇地問道:「什麼事兒啊?讓你這麼高興?」

「爺爺,你知道街頭上那些古代人的事情了沒?」

「知道了。」黃希光說道,「門口開雜貨鋪的老王早就跟我說過了。好像是來我們這裡買東西的。他們古代人啥都沒見過,當然見到什麼就想買回去了。」

「那你可知道他們都是從哪個朝代過來的。」

剛看完新聞的黃希光哪兒能不知道啊,於是不無炫耀的說到:「別看你爺爺我不出門,但是卻知道天下事。那外面的古代人應該是齊國的、宋朝的、還有明朝的吧。」

頓了頓,黃希光又繼續問道:「怎麼,難道這就是你這麼高興的原因。」

「當然不是了。」黃小花坐到爺爺身邊說道,「我再回來的路上看到一名宋朝的士兵想找人問路,但是周圍那些本地居民都像是欣賞動物那樣看著,他沒敢問現代人,就找了一個齊國裝束的人先套起了近乎。『兄弟,你是京東的吧』,那名齊國士兵登時就傻了,他哪裡知道京東是說哪裡,旁邊一名明朝士兵就笑道:『他明明是sd的好不好』。那名齊國士兵這才反應過來,很嚴肅的糾正道:『俺是齊國的』。看得我……都快笑死了。」

黃希光一聽,登時也是哈哈大笑起來。sd、京東、齊國,所指的範圍其實相差不大。也就是宋朝的京東路還包括現在的js-省,也就是明朝的南直隸,戰國時期應該是楚國的地盤。不過這點出入倒是不算什麼,關鍵是三名士兵因為所在的時間不同,對幾乎是同一片區域的地方,用了三個稱呼,這才是最大的可笑之處。

當然如果對這些歷史地理方面的東西一無所知的話,那恐怕也是笑不出來的。從此可見黃小花最近的學問看漲,這讓黃希光更加的高興。

反正孫子都已經回來了,他索性準備讓黃小美炒幾個菜,家裡人好好聚在一起樂呵呵的吃上一頓。

黃小美聽到爺爺這樣吩咐,喊上自己的丈夫斯特林就出了門。黃小花本來也想和他們一起去的,但是黃希光卻讓他留下來,分析一下以後能不能通過這個穿越掙到錢。

不過兩人的討論還沒有開始,黃小美就急匆匆的跑回來說道:「爺爺,小花,你們還是跟我一起去買東西吧。市面上的東西都快被賣光了,我們得多儲存一些,鬼知道什麼時候新貨才被運來。」

黃希光一聽,頓時恍然大悟,一定是那些來自古代的人把東西都買走了。

想通這一點之後,黃希光馬上帶著一家人衝出了家門,但是迅即就被街道上密密麻麻的人群堵住了去路。

在這裡生活了將近一輩子,黃希光也不知道這裡竟然還有這麼多的人。以前的時候,只是在新聞里看到過錦繡國的人口嚴重,但是從來沒有如此切身的感受到過。看來那些平素里窩在家裡的人,如今也得奮不顧身的出來囤積糧食了。

「先要買面,咱家是不會斷水的。哪怕是天天啃饅頭,咱也能撐得過去。」黃希光一看這場面,就立刻做出了最壞的打算。

但是孫子黃小花似乎是沒有聽到他在說什麼,眼前不斷四處奔跑中的人,就像是找不著北一樣。還有那些開著車出來的人,不斷地摁著喇叭,死命的想要即開眼前那些人,但是卻被絲絲的陷入了人流的沼澤之中。

黃希光伸手切斷孫子的視線,這才把黃小花從一臉迷茫之中解脫了出來。

「別發愣了,快跟著我去買面!」

「哦,知道了。」

一家人浩浩蕩蕩的衝進最近的一家雜貨店,也就是先前黃希光提到的那個老王家的店。

「黃老哥,你怎麼才出來呀。現在出去買也已經來不及了。到處都是在搶購的人,有很多人還在趁機抬價。那幫古代人也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人民幣,見到什麼都買,就連我那個心血老朝進的輪椅都賣出去了,那傢伙可是在哦這裡積壓了三年多呀。想不到今天竟然賣出去了。」

黃希光可沒有時間去聽老王唧唧歪,他立刻帶著全家人沖向黎明區最大的麵粉廠,想要直接從那裡購買麵粉。

但是等他們奔跑了三里路,趕到那裡的時候,卻發現已經被人擋在了外面。

裡面也全都是過來購買麵粉的人。

廠子的經理拿著一把擴音器,大聲地向過來購買的市民喊道:「一百五十塊錢一袋,不願意買的趕緊去別的地方,以免耽誤了你們,也耽誤了別人。」

黃希光一聽這個價格,不由得破口大罵。周圍有很多人也都是這個表現,但是那名經理旋即就說到:「現在是特殊時期,你們要是有意見,就像那些古代人找個說法。貨少錢多,價格當然得張,這是客觀經濟規律!誰也不能說什麼。」

他這話一出口,立刻就分化了購買麵粉的人。幾個小青年可能是來錢不容易,就衝上去要求他們降價,但是他們身後的一些中年人就嚷嚷著讓他們閃開,別影響他們買麵粉。

雙方隨即大罵出口,然後紙條衝突隨之而來。慌亂之中,一名青年拔刀捅傷了一名中年人,隨即騷亂的規模頓時擴大。一些人開始衝擊櫃檯,終於有人揍翻了那名囂張的經理,然後帶著人衝進了倉庫之中。

像這樣的騷亂,此時已經發生在了黎明區的很多角落。 「隱藏在繁榮之下的灰暗,正是在變化中造成騷亂的原因所在!」

這是諸葛亮在聽聞城內接連發生大規模騷亂之後,在緊急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所說的話。其意思非常簡單,即便是國家過的富裕了,也沒有把那些隱藏在人心中的惡魔殺死。用朱由檢的話來概括,那就是零號首長等人教化不力。

這一句教化不力,穿越了數百年乃至數千年的時光,重重地砸在了零號首長等人的頭上,雖然有幾名部長級別的高官對此話打不以為然,但是零號首長還是沒有就此作出任何評論,似乎是已經準備好接受這些來自古代的非議了。

但是,那些針對古代人的現代非議,似乎比這些更加可怕。坊間已經開始流傳,正是那些古代人的到來,才是騷亂的源頭。由於沒有足夠的數據作為依據,所以他們並沒有得知引起物價飛漲並導致騷亂的原因是那次大搶購。但是前些天的錦衣衛們給他們帶來的傷害實在是太大了,以至於類似的說法實在是太有市場,於是很快的就傳開了。

但不幸的是,齊國、明朝和宋朝此次派出的隨行人員都是禁軍之中最能打的部隊。宋朝更是冒著被西夏爆菊花的風險,調來了最精銳的西軍。所以即便錦繡國的市民們不斷地用最為引線的驗光盯著他們,但是在沙場上連死人都不怕的將士們僅僅對他們笑了笑,也就那麼過去了。

除了一小撮的腦殘份子之外,沒有人會拿著自己不頂用的腦袋去觸犯那些習慣了使用冷兵器的軍人。那些不識趣的人,也被狠狠地教訓了一頓,然後按照事前的安排送進了最近的公安部門。

等到騷亂爆發之後,所有的古代人都集結在名人大學附近,對於任何膽敢進攻這座高等學府的所謂的平民,黑衣社控制下的周邊警衛力量都會毫不猶豫的乾淨利索的處理。

所以,將這次騷亂的原因推給這些古代人,在原理上,在邏輯上都是講得通的。但是諷刺的是,這些邏輯和原理,卻偏偏不是百姓們認為的那樣。

所以,諸葛亮只好哭笑不得的出來解釋一切。於是就有了這場連夜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但是在發布會上,顯然有很多記者對他的惡意也十分明顯。就在剛慘哪句話過後,馬上就有記者站起身來問道:「您這是在推卸責任嗎?要是沒有穿越,怎麼會有這些事情?」

「所以說,這個社會是個不習慣變化的社會,是個沒有能力承受變化的社會。主要原因就是,他的灰暗因素太多了。以至於變化到來的時候,這些灰暗的東西都會被無限的放大。」

那名記者不以為然的笑道:「我們是個每時每刻都在接受日新月異的社會,怎麼可能是個接受不了變化的社會。我們所不能接受的,只不過是不應該屬於我們這個社會的動亂而已。」

他的這番話,立刻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鳴,但是諸葛亮卻沒有被他們的壓力所壓倒,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丟下一句「終究還是太嫩了」。就緩緩的離開了這裡。

街頭上,剛才的騷亂沒有進一步的擴散。整個錦繡市都被軍隊給戒嚴了,哪裡還有什麼機會留給那些破壞分子。

發生在黃希光身邊的那一場騷亂,是整個錦繡市規模最大,死亡人數最多的一場騷亂。好在錦繡國的軍隊出動及時,也好在斯特林這個特工偷著漏了兩手,輕鬆的解決了一群準備趁亂騷擾黃小美的小地痞。

當警察和軍隊趕過來控制局面的時候,黃希光等人早就為了躲避災難而逃回了家中。所以沒有看到軍隊和警察兇猛的抓捕行動,最終被從這裡抓走的肇事者超過兩百名,其中絕大多數被認定觸及刑法。

隨後的夜裡,軍隊開始在大街上巡邏,並且不斷地用大喇叭在街頭高喊:「物資明天就能運到,到時候會平價銷售,請大家不用驚慌。」但是依舊有很多人嘗試開車去附近的先驅購買食品等物資。

「大越國的補給物資到了。」

這一聲喇叭喊響之後,整個黎明區逐漸的恢復了寧靜。在上一次的錦衣衛危機之中,有很多在星貓工廠做工的人由於工廠保衛嚴格而幸免於難。此後他們對於星貓集團的印象大大提升。和另一撥人形成鮮明對比。這幫人對於星貓集團幾乎處於一種盲目信任,而諸葛亮顯然不會辜負他們這種信任。

於是在他的提早安排之下,舒婷貝和司馬懿運送的大量物資最終還是趕了過來,並且搶在零號首長的國家救濟之前趕到了錦繡市。一時間很多人都放了心,當然也有人不買到東西是不會放心的。

基於對這種心裡的擔憂,軍隊不得不挨家挨戶上門詢問需要買什麼東西,然後由軍方出動車輛和人員前往大越國物資集結地採購。

由於人手並不是很夠,尤其是巡邏分散了大批力量,已經做好進一步合作準備的古代人們紛紛伸出了普壽物化的援助之手。他們不會開車,就推著小車將物資挨家挨戶的分發下去,有很多人感動的出來要掏錢,但是他們不認識錦繡國的貨幣,雖然那紙張看上去很精美,齊國的士兵甚至不知道那玩意兒叫紙,但還是沒有人要。

零號首長已經承諾會補償一點五倍的物資,所以舒婷貝也沒有必要在這件事情摳門,而經過這異常騷亂之後,很多人開始考慮零號首長在錦衣衛危機之後發表的那一系列講話。

穿越技術的確是一種技術,他是被用來作好事還是壞事,取決於掌控它的人。而如今看來,掌控這項技術的人似乎不想用它來做壞事。

這種類似的想法很快就在錦繡市裡蔓延開來。當太陽再度升起的時候,那些來自古代的客人們,已經幾乎看不到敵意的目光了。 吃完飯楊振鋼去洗澡,江楠收拾了東西回房。

把背包里的東西拿出來,看到那本《性知識宣傳手冊》,臉上不由飛上兩朵紅雲,抿嘴笑起來,把它拿出來放在床頭柜上,等會兒楊振鋼出來應該就能看到。

等楊振鋼出來江楠拿了睡衣進浴室洗澡。

楊振鋼進了房一眼就看見放在床頭柜上的東西,好奇地拿了起來。

看了幾頁嘴角勾了起來,媳婦拿這個回來幹什麼?嫌平時的姿勢不夠用?

江楠洗好澡出來見那本手冊還放在床頭柜上,也不知楊振鋼看了沒有,又不好意思問。

「快,到床上來!」楊振鋼向她招手。

已是十月中旬,北方的天已經挺冷的,但四合院里是沒有供暖的,他們也沒有燒炕,房裡很冷。

「我的頭髮還沒幹!」江楠一邊擦頭一邊說道。

「我幫你擦!」 予你纏情盡悲歡 楊振鋼站起身接過江楠的毛巾把她抱上床。

楊振鋼輕輕擦拭江楠的頭髮,順便還按摩一下她的頭皮,她舒服得想睡覺了,不過頭髮太濕又不能睡。

她突然想到如果有電吹風就好了,這時期似乎還沒有電吹風,明天可以讓肖景文加上這個項目,這樣小家電就又多了一項。

電吹風原理簡單,就是一組電熱絲和風扇,電熱絲插電發熱,用小電機帶動風扇,吹出來熱風很容易就把頭髮吹乾。

「想什麼呢?」楊振鋼見江楠似乎在思考什麼便問道。

「我剛有一個靈感,設計一款能吹熱風的吹風筒,這樣頭髮很快就能吹乾了。」江楠轉過身笑著看向楊振鋼,眼睛亮晶晶的。

「我媳婦就是能幹!」楊振鋼笑著低下頭在江楠唇上啄了一下。

「擦好了!」楊振鋼把毛巾往旁邊的椅子上一丟,拉江楠在身邊坐好,把被子幫她蓋在胸前,「蓋好了,別感冒了。」

「你在部隊怎樣?這兩周忙嗎?」江楠把頭倚靠在楊振鋼的肩膀上問。

「還好,和平時一樣,這兩周沒有特別的任務,不過之後就有了,所以經常有急訓。」楊振鋼說道。

「你們中隊有沒有女兵啊?」江楠開玩笑地說道。

楊振鋼沉吟了一會兒,說道:「有,前兩天剛調了個女軍醫過來!」他不想瞞江楠,以免她以後誤會。

「還真有啊?」江楠吃了一驚,以前就吃過女軍醫的虧,現在又來個女軍醫?

「我也不想要女軍醫,想要一個男軍醫,可是軍部的人說那個女軍醫是師長的親戚不好推辭,我也沒辦法。」楊振鋼無奈說道,「不過你放心,我心裡只有你,不會多看她一眼!」

江楠笑笑,捧起楊振鋼的腦袋轉向自己,「你說的,不會多看別的女人一眼。」

「嗯,我媳婦這麼好,我是傻瓜才會看別人。」楊振鋼點頭。

江楠笑得燦爛,啵一下親在他臉上,「賞你的!」

坐了一會兒江楠見楊振鋼沒有問那手冊的事,心想他不會沒有看到吧,便拿起手冊。

男人嘴角勾了起來,終於忍不住了?

「你看看這個!」江楠把手冊遞過去。

「為什麼要看這個?」楊振鋼明知故問。

江楠臉一紅,「你看看第10頁!」

楊振鋼笑,直接翻到第10頁,看到裡面的姿勢,上面也有寫這個姿勢對於子宮后位的人有利於懷孕,心裡很是感動,媳婦想要給我生個孩子了?

楊振鋼湊到江楠的耳邊,溫熱的氣息噴在她的耳後,聲音低沉動聽,「那我們按這上面的試試?」

江楠的臉轟得一下爆紅,點了點頭。

兩人縮進被窩裡,楊振鋼從背後抱住她,灼熱的身軀貼了上去,溫熱的唇吻上她的後頸,手上開始煽風點火。

又是一個旖旎溫情的夜……

第二天江楠醒來時楊振鋼已經買了早餐回來。

「起來吃飯了!」楊振鋼低下頭輕吻一下江楠的臉,唇上帶著外面涼涼的冷意。

「好冷!」江楠縮了縮脖子睜開眼。

惺忪的朦朧睡眼帶著點點濕意水汪汪的,好像溫順的馴鹿,看得楊振鋼心裡痒痒的,壓上去朝她唇上又吻了上去。

「別來了,起床,我餓了!」江楠忙推了推他。

昨晚折騰了好久,第一次嘗試新的體位,得到了不一樣的意趣,男人食髓知味,樂此不疲。

楊振鋼見她那樣子不由失笑,「好,不逗你了,起來吃飯。」

拿了江楠的衣服過來,幫她穿衣服。

江楠任他擺弄,現在真的是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真是太幸福了。

楊振鋼也樂意,江楠比他小了九歲,在他眼裡她還是個小丫頭,而且平時自己也沒時間照顧她,現在有空就想多對她好一點,補嘗對她的虧欠。

吃過早餐江楠跟楊振鋼說了自己投資安易縣城食品廠的事,楊振鋼點頭,江楠自己的錢她自己做主,他不會幹預。

「那等會兒我去銀行匯款,你和我一起去嗎?」江楠問。

楊振鋼點頭,「我先送你去銀行,我去找一趟呂振北!」

「哦,好!」江楠點頭,也沒問他找呂振北什麼事,肯定是有事才找他,也懶得問。

到了銀行,江楠下車。

「等我問點事就回來找你,你就在銀行門口等我!」楊振鋼說道。

「好!」江楠點頭。

進了銀行,裡面的工作人員聽說江楠要匯一萬五千塊錢連主任都出來了,這年頭個人匯這麼多錢的人是少數,一般人都是幾十幾百,上千的都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