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從刑警變成了交警,希望你不要有什麼心理負擔,畢竟路是要人一步步走出來的,只要你表現好,很快就又能當刑警了。」楚雪靈語重心長道。

唐風忍住笑意,嘴角露出一抹邪魅:「你說的很對,要不怎麼說你人美,心靈更美呢。」

楚雪靈的臉頰噌地又紅了,因為唐風一向只會和自己作對,何時說過這樣的馬屁話。

唐風繼續:「你不用為我擔心,我覺得做男人就應該心胸寬闊,拿得起放得下,就算前面的路鋪的是燙紅的烙鐵,也要有脫下鞋赤腳走過去的勇氣,嘎嘎,所以說,別說是當交警,就算是讓我去土瓜灣守水塘,我唐風眉頭也決不皺一下!」

楚雪靈一時之間竟然被唐風無意中散發出的男人氣息激了一下,眼神露出欣賞的意思。

年輕公子的觀察力很是強悍,一看楚雪靈此時的神情,就知道自己不能再無動於衷了,於是就道:「雪靈,難道你認識這位阿sir?」

楚雪靈瞬間就恢復了常態,不愧是女督察,處變不驚的本領已經是爐火純青了,紅唇輕啟道:「他曾經是我的同事。」

「同事?」年輕公子拿異樣的眼光看了唐風一眼,笑道:「你的同事可真鐵面無私啊,多一些像他這樣的棟樑,香港一定會建設的更加美好。」語氣中卻沒有絲毫讚揚的意思。

唐風才不鳥他呢,笑著看了楚雪靈一眼,然後回過頭道:「你攀完交情沒有?完了的話就拿出駕照,你坐著不嫌累,我站著還嫌累呢!」

「你……很好啊。」年輕公子忍住怒氣,從懷中掏出駕照,隔著車窗遞了過去。

唐風從他白皙的手中接過駕照,打開念道:「原來你叫黎彼得啊,你的駕照快要過期了,趕快辦理。下次千萬不要再讓我給逮著。」又看了黎彼得一眼,:「你有沒有喝酒啊?我看你臉蛋紅潤潤的,比女人擦的胭脂還要紅。」

黎彼得的臉色有些難看了,不過為了表示自己紳士的度量,忍著道:「沒有,我正準備帶著楚小姐正準備去『星期五』餐廳就餐呢,你要知道那個餐廳可是全香港最高級的地方,平時很難訂到位子的。」

微微一笑,「怎麼樣,阿sir,要不要一起去啊,反正你和雪靈曾經也是同事嘛。」

嘿嘿,看你這個低素質的傢伙,好不好意思去那麼高級的餐廳?估計你這一輩子都沒有機會啦。黎彼得臉上露出得意洋洋的神情。

「和你們一塊兒去?「唐風很是顯擺地看了一下四周,「本來我是準備回家吃泡麵的,不過看你們這麼有誠意邀請我去那麼高級的地方,我怎麼也給你們一些面子是不是,尤其要給我們美麗的楚督察面子,廢話少說,那就一起走吧!」說完遞過駕照,自動地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你……」黎彼被雷了。

可惜他手中拿的是駕照,要是飛鏢的話,早飆了出去。

試問,有誰見過這樣不要臉的傢伙?!

人家隨便說了一句客氣話他就當真了。

我靠,靠死他!!!!

斯文公子不再斯文。 眼看黎彼得還在發愣。

「開車呀?怎麼還不開?」唐風坐在楚雪靈旁邊,在車裡面二五八萬地叫嚷道,那神情那模樣,彷彿前面的黎公子就是他的專用司機一樣。

黎彼得氣結。

還是楚雪靈說了一句話:「唐風,難道你要曠工不成?這還不到你下班的時間。」

唐風略帶調戲地瞅了楚雪靈一眼:「為了你,別說是曠工,就是丟掉性命,也是值得!」

媽的,老子主要是為了能吃上一頓免費的晚餐,就算自己現在家大業大,能省還是要省啊。

有道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瞬間,楚雪靈忽然覺得自己的心中竟然像揣了小兔子一樣蹦跳起來。

他說的,可是真的?!

難道……他喜歡我?!!

楚雪靈只覺得臉頰火熱地滾燙,想起唐風對著自己笑的樣子,想起唐風矗立在擂台上的樣子,想起唐風對著自己大吼大叫的樣子,想起唐風……心中那扇自己從沒有察覺的大門,緩緩地打開了。

唐風,嘎嘎嘎,女人啊,就是這麼感性,一句話就把你給嚇懵了,「老黎,怎麼還不開車?」

唐風乾脆用大腳板踹了踹前面黎彼得的座位。

黎彼得:媽的,你還真把我當司機了,最好走到半路摔死你。

微笑再微笑,我是斯文人,不能和這樣的粗人一般見識。

「呵呵,請系好安全帶哦,我這就開車了。」

名貴的寶馬車開始緩緩運行起來。

後面,幾個交警:「風哥執勤怎麼執進人家車裡面去了?他做事的方法總是讓人不理解。」

「這就叫做事事出人意料,事事一鳴驚人!」一個胖交警賣弄道。

眾人紛紛點頭稱是。

……

很快,寶馬車就到了「星期五」餐廳的門口。

從車中下來,自有彬彬有禮服務周到的泊車小弟幫助他們停車。

在進門口的時候,唐風被人給攔住了。

「不好意思,先生,我們這裡有明文規定,衣冠不整者不能入內。」把門的接待員禮貌地說。

原來唐風身上一直都在穿著交警專用的斑馬制服,就是那種晚上能夠發光的,有黃色斑馬線的制服。從坐到寶馬車裡起,他就沒有換下來。

楚雪靈剛要開口替唐風說話,黎彼得制止住了她,用看笑話的眼光看著唐風,心說,臭小子,這一下看你還不滾蛋?

誰知唐風哈哈一笑,用手很是親切地拍了拍接待員的肩膀,接待員顯得很不自然,自己接觸過的都是名流紳士,哪裡會有人像唐風一樣「動手動腳」的。

「你剛才說什麼?衣冠不整不整者不能入內么?」唐風的眼神好像在看一個白痴。

接待員不知道自己錯在了哪裡,有些底氣不足地回答道:「是的,這是我們餐廳的明文規定,還請先生見諒。」

「那你告訴我,什麼才算是衣冠工整?」唐風眼睛邪邪地望著他,有些窮追不捨的餘味兒。

「咳咳,」接待員咳嗽了兩下,「至少,至少也要像你身邊這位先生一樣,穿著西服,打著領帶。」

「穿西裝打領帶就是衣冠工整么?」唐風一臉笑容,不過馬上笑容就消失殆盡了。

「荒謬!那你知不知道,像我穿的這身制服有多少個細節要求,知不知道每個扣子都要扣好,知不知道上衣要經過燙熨才能上身,知不知道馬甲更要能夠發光才能穿上,還有這筆挺的褲子,黑亮的皮鞋……你知不知道我今天是第一次上班,我從來都沒有穿得像今天一樣光亮整潔,而你竟然敢說我衣冠不整,我要是穿回我的皮夾克,那豈不要髒的嚇死你?娘的頭,你簡直是秀逗了,讓開!」

大手一揮,將接待員直接推到一邊,然後回頭鄭重道:「告訴你,世界上最工整的衣服有兩種,一種是軍裝,另一種就是老子穿著的警服!」

染指成婚:總裁大人饒了我 接待員徹底啞巴了,想要辯駁,卻找不出合適的理由。

是呀,穿著警服算是衣冠不整嗎?

沒有明文規定啊。

走進餐廳,唐風想到要和美女督察楚雪靈一起進晚餐,旁邊還有一個「跟班的」,他的心中就一陣暗爽。

媽的,讓你們二人共進晚餐,我老唐橫插一腳,足令你們這對苦命鴛鴦有苦無處訴啊。

我這是為了什麼,

是吃醋了么?

為了這個美女督察?

不過想到她那飽滿的身材,嫵媚的臉龐……

唐風心說,值啊,該吃,最好是把她直接撬過來,讓我老唐在床上好好地教導她一番,讓她知道什麼才是女人的三從四德,什麼才是陰陽協調,閨房之樂。

嘎嘎嘎,某人淫蕩地笑。

#################################################

冤枉啊,和群里的傢伙們打賭,,我是說早上,一睜眼就三萬,不是快過十二點啊,可悲啊,世紀大冤案啊,,嗚嗚嗚~~~~~俺找俺媽去~~~~~!!! 金色光罩消失,台階裡面的四個身影也完全展現在柳逸等人視線之中。

四個絕色女子,看樣子二十三四歲的樣子,個個都是絕世無雙的容貌,要是在其他的地方,眾人都不會為之變色,最多為四個女子的容貌傾倒。

但是在現在,所有的武者臉上露出恐懼的神色,因為在這個廣場裡面,這個洞府明明就是一個古洞府,而且這個光罩,最少也是幾千年上萬年,甚至幾萬年之前的。

幾個女子在光罩裡面,除了不能動彈,其他的根本就看不出是死是活,能夠在這裡生存下來,肯定不簡單。

「噓。」

眾人看了很久,終於噓了一口氣,稍稍的輕鬆了一點,因為台階上面的四個女子沒有絲毫的動靜,就像是被禁錮了一般。

柳逸將四個絕色女子看在眼中,四個女子沒有一點的生機,但是全身沒有絲毫的變化,就像是靈魂出竅一般。

看四人的樣子,應該是守護台階上面的寶物,並沒有一點要爭奪寶物的樣子,火紅色的衣衫,將四個女子襯托得更加的艷麗。

「難道各位想食言不成。」

這個時候,所有的武者都看向了台階上面的十幾件寶物,眼神之中露出了貪婪之色,都朝台階走去,想將寶物據為己有。

柳逸自然將這些武者的動靜看在眼中,開口冷冷的說道,臉上露出了絲絲的殺機,要是這些武者敢先動這裡的寶物,他肯定不會放過這些武者。

與此同時,神識鎖定台階上面的幾件寶物,在台階上面,一共有十餘件物品,這些物品,柳逸也是驚喜無比。

神識之中,三塊玉簡,六個玉瓶,還有五件強大的寶物,這些寶物都是天器級別的存在,雖然是低級的天器,但是對於青洲的武者來說,低級天器幾乎都不曾出現過。

除了這些物品,還有一柄古樸的尺子,尺子上面沒有一點的靈氣,要說是寶物,根本就沒有人相信。

「那你打算怎麼處理這裡的寶物?」

司馬成都等人的腳步停了下來,面對寶物,完全忘記了柳逸的存在,也忘記了先前跟柳逸約定好的事情,但是聽見柳逸的聲音之後,也驚醒過來。

這些寶物很重要,但是有一個柳逸,確實不敢輕舉妄動,柳逸的實力他們都有目共睹,絕對是一個恐怖之極的人物。

「我說過,這個寶物我要先選擇兩樣。」

柳逸冷聲的說道,這些寶物,他的神識已經全部掃視了一遍,每個人可以分到一件,不過他要先選擇兩樣才行。

等他選好之後,其他的寶物才能分配,這也是事先約定好的,說話的時候,一步步的朝前面走去,來到了台階的邊緣,眼神盯著四個絕色女子。

雖然這四個女子沒有絲毫的氣息,也沒有絲毫的生機,但是心裡總是感覺,這四個女子很危險。

「好,你先選擇兩樣,其他的,我們再分配。」

看到柳逸的動作,幾個天武境也只有答應下來,他們也有擔心在裡面,就是讓柳逸去冒險,再說了,神劍閣有一個天武境,紫玉宮有一個天武境,加上柳逸,這裡根本就沒有人可以戰勝。

柳逸慢慢的朝台階上面走去,十丈高的台階,一階比一階小,在最上面只有半丈大小,所有的寶物都在上面。

而且在四個女子身邊,還有不少的玉瓶和儲物袋,相信就是開始的那些死掉的骷髏所擁有的。

這個光罩,可以讓時間禁止,也就是說,這個光罩與外界隔絕一切,只要被這個光罩罩住了,就只能留在裡面。

柳逸來到台階上面,眼睛看著台階上面的物品,眼神中閃動著欣喜的光芒,不過神識卻注意著四個女子。

其他的武者也看著柳逸,擔心柳逸多拿一件寶物,只有神劍閣和紫玉宮的兩個天武境沒有防著柳逸,柳逸得到多少寶物,都是他自己的本事,而且對自己一方也有好處。

早來到台階上面的時候,柳逸就已經選擇好要得到的寶物了,沒有絲毫的猶豫,單手一探,施展出強大的真氣,將真氣裹住右手,龍氣也在手中纏繞著。

「絲絲,絲絲。」

當手接觸到一個玉瓶的時候,突然發出絲絲的聲響,玉瓶上面散發出神秘的侵蝕力,這道侵蝕力快速的吞噬著柳逸的真氣。

這個情形,讓所有的武者都驚駭無比,臉上露出了幸災樂禍的表情,要是自己前去,肯定也會吃虧。

但是接下來,就讓所有的武者給愣住,隨即變成了驚恐之色,因為柳逸的真氣快速被吞噬,但是就在真氣被吞噬的同時。

柳逸手中出現了一道灰濛濛的氣息,這道氣息出現之後,快速的抵擋著玉瓶上面的侵蝕力,這道侵蝕力,反而被柳逸施展的氣息給吞噬煉化。

「收。」

柳逸臉上露出一絲的笑意,心裡也是驚訝,幸好自己施展了龍氣,這個龍氣就是在神龍宮得到的,在龍氣淬體之後,他身上的龍氣也不少,而且修鍊了神龍九變之後,實力更加的強大。

龍氣居然將這個侵蝕力給吞噬煉化了,同時也驚訝玉瓶上面的侵蝕力,太過詭異了,片刻的功夫,玉瓶上面的侵蝕力被龍氣給吞噬,隨即單手一抓,將玉瓶抓在手中。

「四品青靈丹。」

柳逸臉上露出笑意,這個青靈丹,就是真正的靈丹,四品的丹藥就是靈丹,在聖龍大陸,真靈丹少之又少,多半都是偽靈丹。

他來到台階之前,就盯上了這瓶丹藥,其他的丹藥,雖然也是四品丹藥,但是卻沒有這瓶四品丹藥好,這瓶四品丹藥,可是天武境武者提升修為的寶貝。

在四品丹藥裡面,青靈丹絕對算的上是頂級的存在,他現在雖然沒有煉製丹藥,但是對丹藥的品質和重要性很了解。

收走青靈丹之後,眼神就盯向了那一柄兩尺長短的尺子,尺子古樸,沒有絲毫的靈氣,兩尺長,一寸寬,整個尺子半透明。

「絲絲,絲絲。」

同樣,當柳逸的真氣接觸到尺子的時候,尺子上面散發出神秘的侵蝕力,柳逸跟上次一樣,用龍氣吞噬這個侵蝕力。

很快,尺子上面的侵蝕力消失一空,隨後尺子朝柳逸的手中飛來,但是沒有來到柳逸的手中,就被柳逸收進了神龍戒裡面。

柳逸得到兩樣寶物之後,就自信的走了下來,來到柳青月身邊,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自己的兩件物品已經得到了,現在就看他們怎麼分配了。

「我的兩件寶物,已經選好了,現在上面,還有十件物品,我們正好每人一件,在下也不會得寸進尺,現在你們去選擇吧。」

柳逸淡淡的說道,遞給了一個羅峰和輕妙仙子一個眼神,阻止他們前去爭奪寶物,別人看柳逸收走兩件物品很輕鬆,但是柳逸明白,幸好自己有龍氣和大輪迴決的功法,要不然早就死了。

「好,我要一件天器。」

「我也要一件天器。」

「自然,我也要一件天器。」

幾個天武境強者看著台階上面的天器,臉上露出了貪婪之色,只是好奇,柳逸為何不選擇天器,而是選擇一個玉瓶和一個沒有靈氣的尺子,玉瓶可以說,裡面是丹藥,但是尺子卻沒有什麼用途了。

「各位,台階上面的寶物,暫時你們是分配不到了,但是可以等到之後爭奪,下面的這些儲物袋和靈器,是這裡古武者留下的,清理出來分配了吧。」

柳逸臉上帶著笑意,朝台階上面的儲物袋和靈器指了一下,這些儲物袋,可是上千古武者留下來的寶物,裡面自然寶物豐富。

隨後二十幾個真武境就快速的來到了台階面前,將所有的儲物袋收集起來,他們在這裡得到了不少的靈器和財富,雖然看著台階上面的寶物和天器眼紅,但是也明白自己的實力,不敢和天武境競爭。

「啊。」

就在這個時候,最先走上台階的一個天武境試探著將真氣運轉,伸手朝一件天器抓了過去,但是剛剛接觸天器的瞬間,一道侵蝕力朝他整個人傳了過來。

全身的真氣運轉抵擋,但是卻沒有絲毫的抵擋能力,侵蝕力不斷的蔓延全身,心裡驚駭若死,這個時候,所有的武者都驚駭異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