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屬狗的吧。」葉皓軒無語的搖搖頭,他沒有想到李言心竟然還有這功能。

「咯咯,那你剛才豈不是跟一條狗滾床單了?」李言心並不著惱,「只要我願意,你的那種酒,我完全可以複製出來。」

「那你倒可以試試。」

對於李言心的話,葉皓軒是一點也沒放到心上,她就算是知道了自己養生酒的配方又如何?關於整個流程以及葯特淬鍊提純,她是無法複製的,給她一百年,她也研製不出來。

「你好象一點也不提心我會複製出來。」李言心道。

「第一,你根本不可能複製的出來,因為有些藥物的提純淬鍊,必須是我親手去做,第二,你也沒有必要去複製,因為你是李家千金。」葉皓軒淡淡的笑道。

「咯咯,你挺了解我的嘛,我突然發覺我越來越喜歡你了。」李言心嬌笑道,她的手往葉皓軒的肩膀上一搭道「別去纏陳若溪了,咱倆湊成一對得了。」 「哼,隨便你怎麼說,反正只要拿住你,將你送往最近的江家據點,便能得到那份獎賞了!」洪門的領頭,林茵未來的道侶一聲輕笑,甚為不在意。

「那不知,一件頂級靈器,你們兩家準備如何分割呢?」杜風不緊不慢,笑著問道。

「你不用挑撥我們兩家的關係,如何分割靈器那是我們兩家自己的事。」林茵的那個道侶卻是沒有上當。

杜風見狀,亦是無所謂地一笑,而後道:「好吧,不關我的事,其實呢,我也很想得到那件頂級靈器,不過可惜不是一見到我就能立即交付的,否則我倒真的願意陪你們走上一趟。」

「你什麼意思?」林茵的道侶臉色一變,沉聲道,同時緊緊地盯著杜風,暗中戒備著。

「沒什麼,只是說我沒興趣陪你們去江家,不過呢,還是謝謝你告訴我這個消息,原來這裡不遠的地方,還有著江家的據點!雖然沒興趣陪你們一起去,但是我一個人的話,倒是可以!」杜風臉色一冷,寒聲道。

隨著杜風話音剛落,他的身體亦動了,展開了大鵬鳥一族的極速身法,嗖地一下子人影便消失在原地。

「小心!」林茵的道侶與林家那名高級戰神最先反應過來,齊聲大喝,同時法力運轉,朝著前方撲去,兩道龐大的靈壓透體而出,滾滾的法力巨浪朝著杜風消失的方向狂卷而去。

林茵道侶身邊那個四十來歲面白無須的中年人亦是反應較快,他心中一凜,沒有攻擊,而是選擇了自保,法力瞬間湧出,在身前形成一個黑色的法力護罩,將自己牢牢地護住,如此尚且不放心,右手一揮,一個方形的黑色盾牌浮現,表面泛起烏黑的光芒,在其身前懸浮著。

林家與洪門其餘的幾名族人亦是在提示聲中驚醒過來,臉色一變,均是做出了與那面白無須中年人同樣的選擇,那就是自保,以防被杜風偷襲,他們之前可是清楚地看到了杜風的實力。

青光一閃,杜風的身影在林茵身前出現,臉上帶著讓人心寒的笑意,右手兩指伸出,裂天指施展開來,一股龐大的令人心顫的威壓瞬間湧出。

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杜風和那越來越近的兩根手指,林茵心中一驚,臉色一變,她當然知道自己不是杜風的對手,想閃亦是已經來不及了,只能硬接。

不過此刻這裡有這麼多人,她相信只要自己稍稍擋住杜風一下,其餘諸人特別是自己的道侶就一定會助她解圍。

因此,林茵一咬牙,心中狠下決心,邊後退邊調動全身的法力,在身前形成一層又一層的護罩,足足有三層,三層藍色的法力護罩猶如一道厚實的牆將林茵擋在後面,令她心中安全感大升。

「姓杜的小子,很快你就要完蛋了!」林茵看著杜風,眼中含著一絲嘲諷。

然而,沒等她臉上的笑容完全綻放,便聽得咔嚓咔嚓咔嚓三道清脆的聲響,她身前的三層護罩在杜風裂天指面前,就像是紙糊的一般,無比脆弱,在裂天指一按之下,全部破碎,連遲滯片刻功夫都沒有。

「不可能!」林茵臉上的笑容僵住了,轉為駭然失色,張大嘴巴,無法相信,同樣是中級戰神境,自己竟然連杜風一指都防不住嗎?這怎麼可能?

可是,事實便是如此,任林茵再不信,杜風的手指已經突破她的三層防禦,點在了其眉心處。

錯愛:冷情總裁無心妻 噗!一道血柱衝天而起,林茵的額頭一個血洞汩汩地往外冒著血,她的嬌軀瞬間失去生機,緩緩地倒下,眼中全是不可思議,或者還有那麼一絲悔恨,悔恨自己為何要來參與截殺杜風。

「杜風!」杜風身後,林茵的道侶目眥欲裂,雙眼充血,髮絲都豎起了,杜風竟然當著他的面斬殺了自己的未婚妻,簡直是不可原諒,「我要將你碎屍萬段!」

隨著那充滿殺意的話語,林茵道侶撲到杜風身後,雙手一抬,一股龐大的法力便如潮水般將杜風淹沒。

與此同時,林家那名高級戰神亦是趕到,手持一把金色長刀,猛地一揮,從空中砍下,一道凌厲無匹的刀芒如同閃電般劈落,瞬間將下方的大地斬裂出一道深達數丈,長達數十丈的巨大裂縫。

面對著兩名強者的全力一擊,杜風亦是不敢小視,同時,他也不想硬拼,身形猛然一個側轉,掉轉方向,便朝著離他最近的洪門高鼻子老者撲去。

前進過程中,雙拳一頓猛揮,無雙拳連連打出,剛猛地拳風如同海嘯般,將四周的空氣帶動,周圍的樹木被吹得劇烈搖晃,傾倒一邊。

洪門的高鼻子老者沒料到杜風竟然選擇了他,剛才杜風一指點死林茵的情形他可是完全看在眼裡的,此刻見杜風將目標對準他,不由得大驚,駭然後退,同時手中靈器一揮,無數道劍芒鋪天蓋地,迎向杜風。

砰砰砰!一陣沉悶的聲響,漫天的劍芒瞬間消失不見,被杜風之前打出的那幾拳全部擊碎。

看著已經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杜風,高鼻子老者臉上浮起一絲恐懼,「師兄救命!」他失聲大呼,目光投向杜風身後那急馳而來的林茵道侶,既有著希望,但更多的卻是絕望。

砰!一道清脆的聲音,高鼻子老者身軀高高飛起,而後一連撞斷十餘顆樹后,掉落在地面上,動也不能動了,他的胸口已經完全凹下去了,那是被杜風一拳打進去的。

杜風的身形再次一轉,這次的目標不是高鼻子老者身邊的另一個洪門老者,而是林家那個臉上有疤痕的中年人了。

林家只剩下那個高級戰神與此人了,殺了他,林家就只有一個了!杜風眸中泛著冷芒,銳利如刀鋒,所有人見到杜風的目光后,都是一陣心驚,那種眼神太犀利了,太有壓迫感了!他們只在門內、族中那些戰皇境前輩的身上見識過,杜風一個中級戰神,竟然會讓他們這種壓迫感,實在是太過駭人。

。 「杜風,你只有這個膽量嗎,竟然連正面交手的勇氣都沒有!」林茵的道侶臉都綠了,不由得大聲喝道。

他的速度竟然沒能趕上杜風,在其身後追趕著,眼睜睜地看著杜風斬殺了自己的未婚妻與門內師弟,這口氣實在是咽不下去。

洪門那個面白無須的中年人稍稍鬆了口氣,看到杜風出手如此凌厲威猛,他亦是大為震驚,自忖以自己的實力,也不可能一招就打死一個中級戰神,而杜風從動手到如今,幾乎每一個對手都是被他一下子斬殺的,這太恐怖了!

還好剛才杜風沒有盯上自己,若是杜風全力攻擊他的話,他不知道結果會是什麼樣子,此時他不禁暗暗有些後悔,此行似乎並不像原本想像中的那般輕鬆。

臉上疤痕的中年人駭然失色,無心硬碰,當即後退,同時雙掌猛然拍出,一連十餘道雄厚的法力噴薄而出,在身前形成一個旋渦,呼嘯著要將杜風吸入旋渦中間。

只是,杜風的速度太快了,攻擊的力量也太強了,他的防禦在杜風面前根本不夠看,轟鳴聲中,法力旋渦直接潰散,一隻碩大的拳頭出現在此人面前。

在疤痕中年人恐懼的目光中,那隻拳頭落在了他的胸口,砰!夾雜著骨頭斷裂的聲音,林家中年人身軀飛起,倒退十餘丈遠,方才重重地落地,噗!一口鮮血噴出,頭一歪,便沒有生機了。

杜風出手太過迅速與狠辣,片刻功夫,便連殺三名中級戰神,這令得場上的三個高級戰神又急又怒,「你們兩個後退!」林茵的道侶臉色陰沉如水,朝著洪門另外兩名弟子喝道。

與此同時,林家的高級戰神亦是咬著牙道:「我們三人一人一個方位,合圍此人,同時出手,我就不信了,他還能以一敵三,打敗我們!」

洪門剩下的兩人早就臉色發白了,特別是那個初級戰神的年輕人,這麼多人里屬他實力最弱,眼見幾個實力比他強的人轉眼間便被杜風一拳打死,心中早已撲通撲通恐懼得不得了,聽得老大此話,當即遠遠後退,離杜風等人百餘丈遠。與身旁的那個鬍鬚老者相視一眼,均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恐懼之情。

林家一臉冷漠的中年人、洪門面白無須中年人,還有林茵道侶三人分處杜風的三個方位,將他包圍住,全都高度戒備著。

「如今看你還能如何?」林家的高級戰神此刻已經再度恢復其一臉冷漠的模樣了。

杜風斬殺了三人之後,身形亦是停了下來,當然他也不得不停,因此只剩下兩個了,而剛才又各自被一名高級戰神保護著,他沒有了突襲的機會,而且他已經達到目標了,接下來可以將注意力集中到三個高級戰神身上了。

「接下來嘛,便是你們了!希望你們待會兒夠勇氣,不會逃跑!」杜風一聲輕笑,神態甚為輕鬆。

「哼,逃跑?應該逃跑的恐怕是你吧,只不過你沒有機會了!」林茵的道侶異常憤怒,他的未婚妻被杜風給打死了!

「動手!」林茵道侶看了一眼其他兩人,一聲低喝,便出手了。他右手一翻,一把黑色長劍握於手中,朝著杜風凌空斬下,一道粗大的劍芒如霹靂般落下,朝著杜風急斬而去。

劍芒所過之處,下方巨木被勁風吹起,地面裂開一道數丈寬的大地縫,綿延數百丈長,氣勢太過驚人,其手中的長劍赫然是高級靈器!

林家臉色冷漠的中年人則是雙掌掐訣,而後輕輕一推,一個如同磨盤般大小的藍色光碟閃耀著璀璨的光芒,如同一輪烈日般飛向杜風。

洪門面白無須中年人將手中的黑色盾牌一個翻轉,右手握住裡面的把手,一個橫削,便朝著杜風腰部斬去,勁風呼嘯,如同風刃般刺得令人肌膚生疼。

三大強者從三個不同的方向同時攻向杜風,全都沒有留手,若說剛開始對杜風還有一些輕視的話,那麼通過之前短短的時間,已是令得完全改變了看法。

因為他們知道,若是不認真對待的話,只怕會一不小心如同林家那個身材魁梧的中年人般,被杜風瞅住機會,一擊必殺!

面對三人的聯手攻擊,杜風眼睛微微一縮,他雖然說得輕鬆,但是卻也不敢隨意對待,右手一抓,一座黑色的小塔出現,瞬間漲大,足有七八丈高,將杜風身後護住。

這塔有七層,渾身黑漆漆的,不知用何種材料築成,進階中級境界后,杜風便把身上的所有高級靈器都研究了一遍,掌握它們的不同功效。畢竟,以他如今的實力,催動高級靈器已經能夠發揮八、九成的威力了。

這黑塔便是其中一件,別的不說,單這防禦力便極為嚇人,杜風曾經試過,讓烈五以高級靈器全力攻擊,短時間內也沒能攻破其防禦,可見防禦力之強了。

其他的他覺得頗為奇特的幾件,有小鍾、有燈座、還有三足圓鼎,都是具有一些奇特的功效,在對敵時能夠起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

有著這黑塔的保護,杜風便不管身後兩人,而是盯著前方的林茵道侶。他也看出了,這三人中,以此人最為狠厲,決心也最強,若是將此人解決了,便能極大的瓦解另外兩人對抗的信心。

或者這便是俗話所說的擒賊先擒王的道理吧。

滅世訣瞬間施展,兩倍半的戰力提升,將杜風原本就已經極為強橫的實力更是提升到令人恐怖的地步。

杜風右手在腰間一抓,一把紫色長劍出現,劍式古樸,劍身上銘刻著圖案,杜風將體內的法力貫注其中,手一揮,朝著林茵道侶劈下。

兩人均是使劍,一黑一紫,對比太過明顯。而同樣的高級靈器,不知誰會更強一些。

「嗷吼……」!一聲低沉的咆哮,杜風長劍劈出,一頭紫色的麒麟出現,神武而威嚴,像是一隻遠古的神獸,立足天地間,睥睨世間一切。

這劍名為麒麟劍,裡面封印著一道神獸麒麟的魂魄,雖然只有一絲神識而已,但是已經非常強大了。

。 「對不起,我不習慣跟一個隨時都會要了你命的女人湊成一對,也沒有人喜歡會這樣。」葉皓軒把她的手放下。

「沒趣。」

李言心幽怨的掃了葉皓軒一眼,然後正色道:「開始談正事,到底合不合作?」

「為什麼會找上我?」葉皓軒道。

「因為我這次要去的地方不簡單,我進不去,你是唯一一個實力不低於我的人,而且,跟他們那邊沒有任何瓜葛。」李言心道。

「這京城,還有你李大千金進不去的地方?如果有的話,我想那地方也不亞於龍譚虎穴,李大小姐,你是古武者,你們有你們的江湖,我不想牽扯到你們任何一方去。」葉皓軒淡淡的說。

「難道你不是古武者?」李言心反問道:「就算你不想牽扯到江湖之中去,但是江湖裡面,已經有了你的傳說,現在我們那個圈子,又有誰,不知道你葉醫生手裡的天心玉露丸,只要在回爐煉製,加入數種天才地寶,就能起到洗髓伐骨的功用?」

葉皓軒腦海中轟的一聲,他沒有想到,自己還是惹上麻煩了。

關於他用太歲和野參煉製的藥丸,他只是用來危急關頭救命用的,並沒有其他的想法,但是沒有想到還是被別人注意到了,上次他用這個葯去救陳家老太爺,京城圈子裡傳的人尺皆知,沒有想到,竟然被江湖中人知道了。

而且正如李言心所說,他的天心玉露丸在回爐經他浩然真氣重新煉製,然後在加入一些天才地寶,的確可以洗髓伐骨,能讓古武者的修為大幅提升。

「那又怎麼樣。」葉皓軒反問道。

「我們古武,有古武的圈子,所幸的是這件事情只有我知道,如果我不小心宣揚出去了,那後果可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李言心半帶威脅的說。

「你在威脅我?」葉皓軒掃了她一眼道。

「別說威脅這麼難聽嘛,我只是在提醒你。」李言心咯咯笑道。

葉皓軒的臉上陰睛不定,他知道,他手中的這葯的效果如果泄露出去,會給他帶來多大的麻煩。

古武的圈子,不同於普通人的圈子,世間的一切準則,對他們說是無效的,他們有自己的生存法則,那就是,弱肉強食。

洗髓伐骨,那就代表自己的修為能在上一層樓,是多少古武者夢寐以求的事情,如果這件事情傳出去了,自己手裡的六顆天心玉露丸絕對會引起一場腥風血雨,甚至會禍及葉皓軒的家人。

他現在的勢力還不成熟,雖然對付一些殺手雇傭兵什麼的沒問題,但是要是對上古武者,還是很薄弱。

「跟我合作,我們等於就是結盟了,就算是真的出了事,有姐罩著你,你怕什麼?況且,這件事情對你有利無害。」李言心嬌笑道。

「你要我做什麼?」權衡了一下利弊,葉皓軒淡淡的問,看著眼笑厴如花的李言心,他恨不得把這個妖精給扒光了圈圈叉叉一番,這是他第一次向人妥協。

「很簡單,你只要帶我進白雲廟一次便可。」李言心微微笑道。

「白雲廟?就是一品夫人剛剛建成的那坐廟宇?」葉皓軒詫異的問。

「不錯,因為某些原因,一品夫人的人處處提防著我,所以我進不去,你只需要和我假扮情侶,帶我進去就行了。」李言心道。

「你進去那裡做什麼?」葉皓軒問「一品夫人和你背後的勢力,不對頭?」

「這就不是你該問的了,你只要帶我進去就可以了,而且據我所知,這裡有一個天才地寶交易市場,一般人不知道,到了那裡,你可以找到三花桂露酒中的任何材料。」李言心道。

「那好,僅次一次。」葉皓軒淡淡的說。

「咯咯,當然。」李言心嬌笑道。

交房卡,退房。

一名服務員拿著一張賬單道:「兩位,我們房間里的物品有所損壞,這個,你們需要照價賠償。」

李言心的那一記六象般若,沒有壓到葉皓軒,反而把那張實木大床給壓壞了,所以必須照價賠償。

「都怪你,折騰的太厲害了。」李言心故做幽怨的掃了葉皓軒一眼,只是那抹羞澀以及她臉上微微的潮紅讓人不難想出,兩人剛才經歷過一場大戰。

只是服務員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能把一張實木大床給折騰斷,這對開房的小情侶,到底搞的多麼驚天動地啊?

「貌似,是你在上位壓斷的吧。」葉皓軒毫不客氣的回應道,想讓自己負全責,門都沒有。

「小氣鬼,刷卡。」

李言心氣惱的掃了葉皓軒一眼,然後不情願的拿出自己的銀行卡。

服務員邊結賬邊搖頭,這算什麼?開房還要女的出錢?難道這男的是典型的六塊錢的麻辣燙,天啊,那可太佔便宜了,這個女孩好漂亮,身為女人的自己都忍不住微微有些妒忌了。

「老公,你真威猛哦。」

李言心順勢挽住了葉皓軒的手臂,玉手卻是在葉皓軒的手臂上狠狠的掐了一下。

葉皓軒痛得直咧嘴,這娘們兒,太狠了。

他手一伸,右手順勢滑到了李言心的短裙里,他咬牙切齒的笑道「要不,在來一次?」

「喔……」

猝不及防之下,李言心不自由主的輕呼出聲,她吃驚的看關葉皓軒,這傢伙,真是一點虧也不吃的傢伙。

直到上了車,李言心才惱怒的把葉皓軒的手推開,「你這個混蛋,你不要得寸進尺。」

「是你找我來非要我做你男人的,沒有酬勞我忍了,但是不讓我占點便宜,我忍不了。」葉皓軒搖頭。

「咯咯,我以為你是個正人君子呢,沒想到也是一個色鬼。」李言心淺淺的一笑。

「我只是風流罷了。」葉皓軒淡淡的說著,啟動了汽車。

在後車廂的李言心突然把她那件短外套除了下來,然後那件迷你小短裙微上一攬,把那雙玉腿上的肉色絲襪也除了下來。

葉皓軒一個哆嗦,這個女人想幹什麼?

「看什麼看,沒見到換衣服嗎?」

李言心瞥了葉皓軒一眼,似乎是當他不存在似的,依然一件件的換著衣服,直到她身上只剩下一件文胸以及勉強能遮住重要部分的小內內,潔白纖細的身材幾乎是毫無保留的呈現在葉皓軒的眼前。

葉皓軒目瞪口呆,這個女人的身材真的是無可挑剔,因為她身具古武的緣故,身上的線條極符比例,就好象是一件完美無暇的藝術品一樣。

他不好意思光明正大的看,只得透過車的後視鏡猛吞口水。